第六章 修行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蜀南望雨 书名:昊天玄
    清晨的山中是浓浓的水雾,在山中穿行,不一会儿就会将衣服打湿。子楚轻快的行走在山中的道路上,手持木桶,溅起一路的露珠。虽然清晨的山中有些微冷,但是这一路走来,并没有觉得有丝毫冷意,而且很是享受山中的这一股凉意。一路跑下来,还是有些气喘,子楚坐在水边的石阶上休息着,看着远处的山峦在云雾中若隐若现,已经有阳光开始散落云间了,起,将木桶斜放入水中,打满了一桶清泉,提了提,还不是太重,随后他抬头看了一眼山顶,便提水向上走去了。

    入夜,子楚再次盘坐在上开始修炼,虽然很疲惫,但是他也未曾忘记修行法诀。打起精神,开始默念法诀,最近都未曾在炼体上松懈,打水从开始的半缸,现在已经可以全部打满了,但是聚气这种简单的入门法诀,他还是无法办到。子楚心中不免有一丝失落,便从紧张的修炼状态,松懈下来,但随即想到师父和师兄的期待和关注,他又打起了精神。所谓的引起入体,就是放开自己的心,去感受周围的灵气,然后将其缓慢的引入自己体内,这其实是一种洗髓炼体的上层法诀。“放开心.....感觉周围灵气......放开......。”他口中轻声念道。随后,他就慢慢的感觉周围有些,他无法明悟的东西,竟然成五色各自隐隐闪现,他正要仔细去砍,突然那种感觉就此消失,随后入目的还是一屋的漆黑。他回味刚才的感觉,又慢慢的进入,那种状态,当他再次感觉到周围的五色光点带着条条丝线在空气中随意穿梭,便运起出‘昊天玄诀’中的引木诀,只见法诀刚刚运起,五色丝线中得绿色丝线便开始缓缓的向他得体移动过来,随后无视他的皮肤,穿体而入,随后便在筋脉之中运行。随着绿色丝线进入体越来越多,而他整个人却是疲劳全无,感觉体竟然有一股力量,安宁,温柔而且舒服。

    就这样每天不停的打水,然后夜晚修行,不觉便已经到了深冬,子楚也已经换上了厚实的衣物,但山中那一处水潭,却从未有冰结过。又值午饭时刻,长风道人修行多,又突然问及了子楚的修行如何。当听闻子楚已经可以引气入体,然后子楚将自己的那种感受说出来后,四位师兄皆有些奇怪。听闻此子楚的言语,长风道人深深的看了那个最小的弟子一眼,在衣袍中手竟然紧紧的握住了。随后他便对众人道:“老五的修炼不同也是因人而异,并不是每个人都再开始感受一样的,而且老五现在也有所进步,而你们呢?”说完他便看向众位其他弟子,二师兄子皓缩了缩脖子,其他师兄都沉默不语。这时虚位的子路道:“师父,师弟们都有认真修行的,也都在进步呢。”“进步!哼。”长风道人开口道:“上届本门论道大会上,除了你和子舒进入剑道和法道前十,这几个蠢材竟然连排名都没有!我千木崖首座弟子,竟然连门中排名都未能进入,你让老夫还有何颜面在其他门中抬头?!”说完,便端起一杯清茶饮了起来。众位弟子面面相觑,子楚也第一次看见师父发怒,不由得吧头深深低下,这时二师兄子皓对着大师兄子路,撅了撅嘴,然后眼光看了看长风道人,子路会意,然后咳嗽了一声对着长风道人说道:“师父,这次你放心,我和师弟们定能在十年后的论道大会上给你还有我们千木崖的脸挣回来的。”

    长风道人看向子路点了点头,然后徐徐说道:“五十年一届的论道大会就十年后举行,而且此次的论道大会也与以往不同。”众弟子连同大师兄子路都有些不解,用询问的目光看向上座的长风道人。只见长风道人开口道:“这次论道大会,恰好与我正道三大门派五百年一次的三派会武重合,所以这次能够进入前列的优秀弟子,其实也就是后面的三派会武的人选了,将会代表本门与剑山一脉和昆吾山年轻一辈弟子比试。”饮了一口茶水,润了润嗓子,长风道人又说道:“其实所谓的三派会武,就是对三大正道门派的一次重新排名!”吸!众弟子传出深深的吸气之声,众位弟子相互看了看,表各异。这时长风道人又开口说道:“子斌,你入门稍晚,在上届门中论道没有表现出色,这次,你应该好好展现一下才是。”四师兄子斌点头道:“是,师父,这次门中论道大会,我一定不会让师父失望的。”长风道人又看了一眼向子楚,然后说道:“我最近看见老五时常和你一起下厨,想必也应该会做些饭吧?”子斌答道:“是,小师弟,其实厨艺并不差的。”听闻此言,子楚脸色微微红起。长风道人闻之,说道:“如此甚好,以后就由老五提你吧,这十年内你也认真修行吧,每做饭,倒耽误你不少修行时间。”

    已经旁晚,子楚正准备打坐修行,这时突然传来敲门之声,推开门。“大师兄?”子楚惊讶道。大师兄子路点了点头道:“小师弟,以后我和众位师兄都要加紧修炼了,没有多少时间照顾你。”说罢,从怀中掏出两卷崭新的纸张,交道子楚手中说道:“这里面是‘昊天玄诀’的第二和第三层的法诀,我以后不在之时你也可以自行修炼了。”子楚认真的点头,对大师兄子路说道:“大师兄,我一定在门中论道大会上为师父争光。”子路哈哈一笑,怜的摸了摸子楚的头,道:“好了,现在你就安心修炼吧,别让大家失望。”“恩!”子楚点头称道。刚刚关门,正准备修行,这时竟又有敲门声传来,莫非是大师兄还有事没有交代吗?推开门,入眼是一个和蔼的面孔,居然是三师兄子舒。子舒微笑着看着面前的小师弟开口道:“小师弟。”子楚愣了一下,随即便答道:“三师兄,你有什么事吗?”只见三师兄子舒来到屋内,看了看四处,说道:“房间很整洁,恩,不错,可是好像少了些什么吧。”随后便转,从怀中拿出几本书卷,递给子楚,然后说道:“这里有几本师兄平时喜欢的书籍还有师兄我的一些对道法的感想,以后我们就要闭关修行,无暇顾及你了,所以希望这些东西对你有些用处。”子楚当即激动不已,三师兄虽然不像其他师兄那样让人容易亲近,经常是不苟言笑,但是三师兄是本门内出名的道法才子之一,也是师父的骄傲。现在三师兄给自己的书籍和对道法的感悟,不知道要减少他在修行路上的多少弯路。子楚接过书后连忙道:“谢谢三师兄,我一定会好好看书的。”子舒微笑着点了点头道:“好了,你慢慢看吧,我也该回去修行了。”说完拍了拍子楚的肩膀,便出门而去了。

    子楚捧着怀中的书籍,做在凳子上,翻开书籍,只见书中有很多圈点,而下面便是一些注解,看来这些就是三师兄对书中道法的一些感悟了。正读的深入,这时门外又传来了敲门声,子楚不知道这又是那位师兄,赶紧推开门,却见外面空空如野,随即他嘴角一笑,便知道来人是谁了,只见一只手从头顶抓下,然后有幽幽声音从上面传来。只听子楚开口道:“二师兄,下来吧,我知道是你。”随着一声蹬地的声音,只见二师兄一脸沮丧的道:“哎,没想到,连小师弟你也熟悉这些路了,看来以后我会更加无聊了。”子楚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位二师兄也是在门中出名的人物呀。子楚对着二师兄子皓说:“二师兄还是这样玩世不恭,真让人担忧呢。”子皓伸出手指在子楚头上一弹道:“你个小孩子,竟然也学会大师兄和师父的口气了,教育起师兄我来了,应该敲打敲打。”说完便自个走进屋内,坐在椅子喝起茶来,然后拿起一本书随意翻着对坐下得子楚道:“怎么,这酒是老大和老三给你的东西么?”子楚点了点头,然后又惊讶道:“二师兄,你早就在外面了啊。”子皓摸了摸下巴道:“那是,师父着我们闭关修行,我这不正想着给你送点东西,就看见老大和老三一前一后的往你这里走了。”子楚又奇怪道:“那二师兄,你怎么不能和两位师兄一起来呢?”只见二师兄子皓神色有些不寻常的,望了望四周,然后悄声对子楚说道:“我给你拿的东西,可不能给他们看见。”说完竟然然后轻轻从怀里拿出一张略微有些发黄的书卷,递给了子楚,子楚接过书卷,以为二师兄又弄出些什么好奇玩意交予他看,不过他也非常喜欢这些。但当他打开书卷,只看见书卷第一行就大惊了一声,说中那几字是‘通玄者,需答道御气随心......’。而师兄子皓,连忙捂住他得嘴道:“这么大声干嘛,不就是‘昊天玄诀’的后面几卷嘛,你师兄我早就看腻了。”子楚这才缓过来,开口道:“二师兄,你给我这些,被师父发现不会责罚我吧?”子皓听后,不已为然道:“怕什么,等你真正练出阁模样,师父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责罚你。”子楚看了看手中发黄的书卷,又道:“二师兄,这些法诀你都已经看完,想必你已经突破到了‘天玄’境界了吧?”“噗......”正喝着茶水的子皓一口喷了出来,擦了擦嘴说道:“天玄.......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只是我入门已久,这些东西就慢慢有了。”子楚沉思片刻,哦了一声,然后问道:“那么二师兄现在到底是什么境界呢?”子皓干咳一声道:“对了,时候不早了,我现回去了,你就好好修行吧,不要辜负了师兄我的一片苦心。”随后便开门冲冲离去了。子楚这才安静下来,开始修行,同时又感觉到了那些绿色丝线更加清晰,体内的灵力愈加的充裕。

重要声明:小说《昊天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