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天玄宗(上)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蜀南望雨 书名:昊天玄
    只见一名穿青衣道袍的青年男子在废墟之中冲冲寻找着,但却不时摇头叹息。而在这出废墟内,共有七人,其中有三人站在废墟之外。中间是一名老者,老者穿淡金色道袍须发微白,颇有仙风道骨,但此刻却满是叹息之色。老者旁是一男一女分排在老者左右,男子一紫色衣袍,虽眼望四处,但眉间的一股傲气却无法隐去,而一边的女子是一袭雪白锦白衣,她看着四处的残破景象,仿佛有些不忍,不时闭眼,引得秀眉微皱,容也由些许苍白。这时先前的青衣男子向这里奔了过来,青衣男子跑到三人处,对着中间的老者拜道:长烈师叔,我已经寻遍此存各处,并未发现任何生还之人,而且昨夜妖孽众多,村中之人都使一群凡夫俗子,恐怕......。青衣男子低头沉默,微抬头看了一眼面前的老者。老者听闻后,叹息了一声道:罢了罢了,哎,之时未曾想到,我天玄宗之错误竟然造成了此地村民惨遭妖孽之祸,实乃我天玄宗对不起这四周的黎民百姓哪。随后老者望了一眼四周的满目废墟,又开口道:我天玄一门自古以正道三大门阀自居,竟然连自己门户周围的平民百姓都未能保护周全,和谈拯救天下苍生,又不知其他正道门派如何看待我等。话毕,老者便闭眼沉默不语,仿佛想着些什么。

    此刻站在村中之人竟然是天玄宗门人。老者旁的那名雪白锦衣女子向着对面的青衣男子道:子路师兄,昨夜妖孽真的很厉害吗?为何我在此地除了看见废墟和一些血迹之外并未看见其他人。随即女子又四处张望,确定并没有想象中得尸骨暴露荒野的残忍景象,然后又对青衣男子道:不知师兄口中的村民都惨遭妖孽毒手之言从何而来?这名叫做子路的男子随即道:子韵师妹有所不知,那群妖孽,乃是三千年前,我派祖师南云真君封印于此处,三千年来那群妖孽都被封印深深压制,可是这次封印破损,妖孽蜂涌而出,并且袭击了距离此处最近的村子......,而且.....。子路皱了皱眉头道:那些妖物被封印数千年,它们本就是食人的。食人?!女子听闻后惊呼道,你是说村民......,女子又看了看四周,突然恐惧异常,脸色更加苍白,随即便捂住嘴转蹲在一旁干呕不止。名叫子路的男子微微的摇了摇头,看向四处,又皱了皱眉。而一边一只未语的紫衣男子哼了一句道:我看此处村民都已被妖物吞食,不如早些赶到新宁镇将残余妖孽斩杀殆尽。

    这时中间的长烈道人微微皱了下灰白的眉头,随即开口道:竟然此事已经发生,我们还是速速前往新宁镇吧,也好汇合门中之人,一起消灭残余的妖孽,也算慰藉此地村民的亡魂吧,哎!老者说完,又向天空看去,只见远处的天空中时不时有几道流光划过,那是天玄宗的弟子在空中御剑飞过。随后又看向面前的青年道:子路,召集其他人吧。子路拜道:是,师叔。随后便又向废墟中走去。之后便陆陆续续有天玄宗的年轻弟子返回,众人都已经聚集。

    长烈道人看了几人一眼道:都齐了,就走吧,说罢正要引诀御剑。突然从远处的一处废墟之内传来响声,微弱的响声,但是对这些敏锐的修道之人来说,这声响却声声入耳。众齐齐望向不远处传出响动的地方,那里的废墟之上是一个很大的灶炉,而刚才的响动就是从炉灶之内传出。这时众人中子路已经先行奔了出去,跑到灶台地方,清理了上面的杂物,炉灶中间是一口盛了水的大锅。咚......,一个微弱的响声清晰的传进了子路的耳中。他扶住大锅边缘,轻轻将其揭开,入眼的,是一双充满恐惧与绝望的眼睛,眼中已经没有了泪水,但却布满血丝。子路随即掀开大锅,回头激动的对方才众人喊道:还有一个孩子。众人之中惊都有些讶然。子路将手伸进炉灶之内准备将孩子抱出,男孩退了退,但终究还是被抱了出来,他浑发抖,气息时高时低,但唯有那一双恐惧的眼睛,却死死的望向四周。但当他模糊的可那件四周的景象时,入目是刺眼的白芒,然后又突然转向血红,他晕睡了过去。子路将男孩抱至众人跟前,长烈道人立即让其将孩子放下,然后伸手看了看男孩说道:还好,只是惊吓过度,并无大碍。随后便掏出一个瓷瓶,从中倒出一粒雪白的丹药,掀开男孩的嘴,喂了下去。随后老者便起,一旁的子路又将地上的孩子抱起。

    长烈道人说道:果然是苍天可怜,这孩子遭受如此痛苦,竟然能够存活下来。长烈边的女子子韵看了看男孩,然后问道:师伯,这孩子如何处理。子路紧紧,看着手中熟睡的孩子,竟有一丝喜。长烈道人沉默片刻,然后望向众人,说道,我要带这位孩子返回宗门,子路,子韵与老夫随行,子慕,你就带其余师兄妹去新宁与门人汇合吧。那名紫衣男子随即便和众人应道:是。

    我还在睡么?很痛苦很痛苦......,为何这场梦做得如此之久,如此的真实可怖,好想醒来,正处一片火之中,感觉有人人轻轻掀开了自己的嘴,喂了一物,入口即化。一种无法言表的感觉流过全。突然觉得很轻松,很安宁,又沉沉的睡了下去。

    有云:人生恍若一场虚空大梦,皓华白首,不过转瞬,唯有天道恒在,不曾更改。

重要声明:小说《昊天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