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蜀南望雨 书名:昊天玄
    自古天地纷争,时间如白驹过隙,岁月让太多的人忘记,唯有那些一心追寻天之道者,方能感悟其中。自上一次千年之劫已过数百年,神州大地各族修生养,出现不少新兴门派,正邪两道的纠葛也逐渐消失在凡人的视野,成为了茶余饭后的传说与闲谈。而让世人津津乐道就是正道三大门派,地处东海之渊的剑山一门,和自古存在极西的昆吾派,还有一个存在西南的天玄宗,而魔道各派却从未世人所知,仿佛世人并不曾知道这世间还有邪魔之徒。而故事就发生在这个平安而风起云涌的神州—天玄宗,自南云祖师创派以来,一直以五行道法之门自居,传说道尊与天帝云游至西南之地,坐一溪流边谈论天道,溪流潺潺,正直初秋时节,林中飞鸟啼鸣,水中游鱼畅泳。两位大神正谈论惬意之时,忽闻上游林中有哭啼之声传来,道尊大奇,站在溪流边,正见一木盆从上游顺流而下,啼哭之声正是从盆中传出,伸手将之捧起,只见其中有一男婴,哭啼不只,忽见有人正望来,竟止住了啼哭。道尊仔细看着手中婴儿,忽而大笑。天帝笑曰:上天赐此子与你,你便收下吧。道尊应道:老夫正有此意,不过此子从何而来呢?我见此地崇山峻林,深山中凶兽飞禽如此众多,此子竟然毫发无伤,顺流到此处,实乃天命也。天帝闻之,说道:天命者,受之与天,此子将来必非凡人。不过,既然为你弟子,怎能无名无姓呢。道尊笑而道:不知老友可有名字赐予我徒。天帝看着道尊手中婴儿,沉默片刻道:生于南,行与水,男婴,南云如何?道尊听之大笑,甚善!

    天玄宗处天苍山脉群山之顶,顶上五峰,中峰紫金峰,东南西北,各分为,千木崖,天瀑峰,磐石峰,朝阳峰。五行道法在此地传承生生不息。平时山上修士一心修道,不问世事,即便外出行事,也是御剑而行,不曾让凡人看见。即便有山野村夫误入山中,也由弟子将其送反,于是周围之民,都闻之山中有仙人修行,不敢搅扰。

    在天玄宗东南之地有一城镇,名曰新宁。正直初秋,但天空却烈炎炎,唯有一些小巷内还有些摊位,大多数赶集之人都以陆续各自返家了,此时城中一处小巷内却坐满了人,大家围坐一起,中间有一圈空出,只见其中有以老者穿长袍,口如悬河说着些什么,不时让周围之人惊呼不已。只听老者又道:贫道虽然与三大仙门渊源颇深,但一心为天下凡人着想,于是便决定云游天下,救天下苍生与水火之中。说道此处,老者轻咳一下。又道:不曾想天下妖孽横行,贫道也力不足心啊!此刻人群有人传出:道长,既然妖魔横行,那我们这些凡人如何才能躲避邪魔呢?此人一语,人群中不时又有了复合之声。老者,饮茶完毕,嘴角不经意一笑,道;不急,贫道还有办法,贫道早年自昆吾门修行,学习了无数符咒之术。话刚说说完,忽见其手中有一道黄纸,上面花了些眼花缭乱的字符,只见老者口中默念了些,将黄纸望地上一扔。呼!黄纸落地便化作一堆火光。人群瞬间轰动,惊讶不已。老者微笑,道:此符不但能降妖除魔,还能随携带,保护平安。说完老者却收走,这时有人上前道:道长莫走,道长,能不能将符咒卖与我些?老者转看了面前的青年随即惊声道:啊呀,这位小哥,贫道看你印堂发黑,最近貌似被妖魔缠呀!拿年轻人闻之,惊呼道:老神仙,我最近时常整夜难眠,噩梦不断啊。还望老神仙赐我两张符咒保命!老者听闻后确实闭眼沉默不语,那青年立即会晤,伸进衣兜取出些散碎银两,道:老神仙,晚辈这点敬意,老神仙一路为我们世人奔波,我们也应该付出些。老者此刻却有些惊讶,大有孺子可教的想法。但却,将手放在青年手上握紧银两道:贫道一心为天下苍生着想,怎能收取银两......,不过嘛,贫道云游各处遇见些贫苦之人能虽救其摆脱妖魔,却不能解决他们的生活艰苦,实在是.....话未说完,那青年便道:老神仙,这些银两就当老神仙替那些疾苦之人所收,还请老神仙收下。老者微笑将银两收进包裹,从中拿出两张黄纸道:给,此符咒一张烧掉化水喝掉,一张戴在上,则能保你平安无事,去吧。青年急忙谢过,转离开,此刻周围又人已经离去,但大多却看见了这个过程,便纷纷向老“神仙”求符咒防,老者则微笑着应待着众。

    人群边上有一个孩童,年约**岁模样,看着老者,脑中还在回想“老神仙”的仙门法术。突然一个激灵,孩童,惊呼了一声:糟糕,爹还在城中回家,完了.说完,转就跑开出去,嘴中传出一句:估计今天又要挨打了......,

    男孩跑到一处摆摊地点,却见周围人都已经散尽,那里还有父亲的影子,急忙到处寻找,正寻找间,忽闻见风声,只听啪的一声,孩童便被巴掌扇倒在地,此时男孩才捂着滚烫的脸,惊恐的看着面前壮汉。只见壮汉面色极怒,大吼道:臭小子,让你不要到处乱跑,你却这时才回来!你想再这里待到什么时候,你看村中的人还有谁在?哼!说完转就走,男孩惊恐万分呆坐在地上,忽然前面的男子传来一声:还不起来?难道要我扶你?!男孩体一震,随即爬起跟在父亲后面。

    在男孩的心中,爹总是这样严厉和让人害怕,不知道今天回家会不会又让同伴门笑话我,不过忽而一想,他们一定没有听到那位“老神仙”的仙迹,恩,他们一定很羡慕......,殊不知那老者的作为还影响这个男孩内心想法呢。一路上是满目初秋之色,只见新宁镇通往红岩村的道路上有一高一矮两个影在路上行走,路上有预见的熟人男孩的父亲也与他们互相招呼。到了村子,在村中时,孩子便捂住左脸,生怕有同伴看见,正行走在村中,只见前面冲跑过来一群孩童,男孩赶紧捂住脸庞,转道父亲后恐被人看见,但孩童中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他。一位男孩子冲其他人说道:看柴儿又挨打了。其中一个小女孩望到那个跟在壮年男子后面的弱小影道:柴儿好可怜啊,他爹好可怕啊。人群另一位男孩道:莉莉别同他,还不是他不听大人话,活该被卢叔叔打。小女孩望向这个男孩道:你怎么这样说呢,江宁,你不是和柴儿玩得很好吗?这个叫江宁的男孩回道:谁才哭鬼玩呢。走了,我们玩去。小女孩望向村内的铁匠屋,随后转也跟了上去。

    回到家中,壮年汉子卸下上东西放在一旁,随即便走到炉火旁,看了一眼,仿佛舒了口气,自语道:还好没有熄灭。进屋的男孩望着这个简陋但温暖安心的,恐惧与平静在心中沉浮不已,突然想起什么,男孩立即跑到水缸处,从中取出一瓢水,来到壮年汉子面前,说道:爹,喝水。壮汉转望着眼前瘦弱男孩,看着其脸上的红肿,忽有些心疼,但却接过水瓢哼了一声,随即咕咚咕咚的将水饮尽了。男孩看着父亲喝完水,感觉父亲怒气消减不少,心中也有些许宽慰,不过看来见天是不能再出门给那群伙伴门讲自己奇遇了,男孩如是想到,便又接过壮汉饮尽水的水瓢返到水缸边,突然感觉到自己好像今出门滴水未进,随即便又舀了一小半瓢咕咚的喝下,顿时感觉神清气爽,果然痛快。壮年汉子四处观望了一下,揍道一堆废铁器处拿出几块丢入火炉,开始干起活来,背对着男孩吐出两字:做饭。男孩听见后,立马搓了下手应道:是,爹。便冲冲跑向屋后的灶房去了。

    点燃柴火,男孩望着灶中的火苗,心中微温,仿佛这灶房才是自己最安心的地方,或许自己的名字跟其中有些缘故吧。男孩惬意的烧着火,然后熟练的烧水做饭,而屋内也传出了叮叮当当的打铁之声。男孩其实已经十岁了,可能是农家孩子,看上去年纪稍小,但对于烧火做饭之内他早已经熟练。将地瓜切进锅中,用菜铲铲了几下,盖上锅盖,男孩便坐在灶孔面前的小木凳上,摸了摸脸上,红肿看来已经消散了。但随后男孩便又想起城中的那位老神仙,幻想着如果有一天,我也能那样,道法高强,救天下苍生于水火之中,一定很让江宁他们羡慕不已吧,不知觉竟然嘿嘿的笑出了声。柴火蔓延出来,火光印在男孩清瘦的脸庞,感觉到火,男孩回神,呀了一声,便立即揭开锅盖,狂铲两位几下,还好没有怎么烧胡。不然又得挨爹的打了,随后便望了望屋内,仿佛怕父亲从中走出来一般。

    将饭菜端上桌子,男孩给父亲的位置上到了一碗酒,摆好碗筷,向炉火边的壮汉呼道:爹,吃饭了。壮汉仿佛未曾听见,只见他猛地敲打了几下,便停了,擦了擦汗,洗尽手,来到桌前,便自己吃了起来,男孩见此也跟着夹起了菜。饭毕,男孩洗尽了碗筷,在屋后看了看天色竟然已经是夕阳西下了,农村小村大多就是如此,一天吃两顿,这是个习惯,以至于男孩到城镇时,初听城镇中人一天三顿,还颇有奇怪。擦洗了桌椅,吧房屋收拾了下,天色也已经有些渐暗了,屋子里一直回着打铁的敲击之声。男孩坐在屋前看着远处,像往常一样,等待着夜晚的到来。看着四周四周逐渐变暗,虫鸣渐渐的从周围的草丛中传出,远处天空已经有星光闪现,村中各户也点起了灯火,准备迎接又一个夜晚。忽有一阵凉风拂过,男孩紧了紧子,毕竟是秋天了,夜晚微微有些凉意,男孩转望着屋中灯火突然温馨不已,关上了门。壮汉传过来一句,:你先去困觉吧。男孩看着扔在劳的父亲应了一声:是,爹。随后伸了一个懒腰,转走向自己睡觉的屋内,仿佛很来了困意。

重要声明:小说《昊天玄》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