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黎家的人

    在房间里?他抬眼往爹娘的房间一看,门窗都是紧紧关着的。不可能啊,没啥事他们是不会快到中午还在睡觉的。

    



    浩然一阵纳闷,难道是体不好?但这个想法一出,立即就被他自己给否决了。开玩笑,昨天才去城里最大的医院检查过体,一切正常,难道医生都是吃干饭的?

    



    “爹,娘。在屋里不?”尽管觉得不可能,但他还是上去敲了敲房门,屋里没人应声,显然是一个都不在家。

    



    “奇怪,这人都上哪里去了?”他自言自语道,刚想转去厨房里给自己整点吃填饱饥饿的肚皮,却发现黑狗又跟了上来。这一回它死死地叼住了自己的裤脚管。

    



    “放开啊,这条裤子我买了才一个月不到,别给我拽坏了。”浩然赶紧去赶小黑,但那狗却是死都不放嘴,还一个劲地拉着他往外走。

    



    “难道有什么事发生了?”浩然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低下头来,摸了摸狗头道:“你是要带我去什么地方吗?”

    



    “汪。”小黑自然不会说人话,但叫声听起来却带着几分人化。

    



    浩然趁它张嘴,赶紧把裤角救了回来。娘啊,湿漉漉的,全是狗唾沫。

    



    “汪。”小黑张嘴再咬他的裤子,浩然赶紧一个闪,跳出去老远,道:“行了,行了,你要去哪里,我跟着你去好了。”

    



    浩然也搞不清楚这条看家狗是不是真成精能听懂人话,不过俗话说了,一只成年狗能有三岁小孩的智商,被他这么一叫,小黑果真没有再去衔裤管。

    



    黑狗径直跑到了门口,回头又冲着浩然叫了两声,那意思明摆着要他跟上。

    



    唉,这年头怪事多啊。浩然心想,父母也都不在家,莫非真出了啥事?跟着这精灵鬼去看看也好。这么想着,便也跟在了小黑后。

    



    此刻,在村子的东头正上演着他意想不到的一幕。

    



    两辆商务车和一辆银色的宾利轿车正停在田梗旁,十多个戴着黑色太阳镜的人齐齐地围在轿车的四周,态度极为恭敬,似乎是车内有什么了不起的大人物。

    



    可惜隔着浅褐色的车玻璃,外面的人根本无法看清里面人的模样。村子地理位置相当偏僻,平里难得会来几辆汽车,村民们哪里见过这阵式?至于宾利车,许多人更是头一回见过,光是看一下都觉得豪华得亮眼。

    



    很快,三辆车的周围,便围满了好奇的村民,许多人都带着探究的目光,交头接耳地议论着,想知道此处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回事?难道是政府下来的人?”有人忍不住开始猜测。

    



    “不像,有点像电视里黑社会的。”有人明显抱着怀疑的态度。

    



    “嘘,轻点声,别让他们听见。”边上赶紧有声音提醒前面那人。毕竟,如果是黑帮的人,几个小小的农民可惹不起。

    



    私下议论的虽然不少,但因为贫穷惯了,他们普遍带着一丝对有钱人的敬畏,十几分钟过去了,也没见一个人上前询问一声。

    



    被众多村民的目光聚焦着,十多个保镖似的墨镜男却并没有什么动作,只是懒洋洋地在阳光下摆着POSE,一句话都没有。

    



    浩然的父母也在人群之中,听到消息出门时,他们看到儿子还在熟睡,就没忍心叫醒他。毕竟,昨天一天,基本都是他带着在城里医院跑上跑下,想来是累坏了,还是让他多睡一会儿。

    



    村民们的议论声越来越大,但不论是轿车里的大人物,还是外面的保镖,都很是沉得住气,没有一个开口的。

    



    “我是这里的村长,能请问一下,你们来这里究竟是做什么的?”村长终于挤开人群迎了上去,事已至此,他为一村之长,总得弄清楚来龙去脉。

    



    “村长?有政府认命的文书吗?”宾利轿车的后座传出一个中年男人的声音。

    



    “政府的文书自然是有的。”村长心头一顿,看得这声音的主人极是傲慢。这人不出来也就算了,居然连窗玻璃都不愿意摇下。不过,这人一看就是极有权势之辈,根本不是他一个小小的村长得罪得起,当下他也只能小翼翼地以平和的语气应对。

    



    “拿来我看。”那声音又传来,态度仍是倨傲至极。

    



    “请问您是政府的人?”村长见他口气这么大,不由得又加了几分小心。

    



    “非要政府的人才可以看吗?马秘书,你下去和他谈谈。”那个声音明显带着不屑。

    



    “是。”一辆商务车的门再度拉开,从里面下来一个三十多岁的白面书生型人物,显然就是大人物口中的马秘书。

    



    这位秘书下了车,似乎是觉得正午的太阳太过刺眼,用手挡了挡,才慢悠悠地走到村长面前,手一摊,不耐烦地道:“文书拿来!”

    



    “如果不是政府的人,这文书恐怕……”村长不是不想给他们看文书,但那玩艺锁在村子里唯一一只保险柜中,要去拿来回到少得花上个二十分钟。而且眼下这些人的作风,一看就不像上面派来的,众目暌暌之下,他要是被唬住了,那以后还怎么混啊?

    



    “哼,让你拿就拿,这么多废话做什么?”马秘书不耐之色更甚。

    



    “不好意思,这是官方文件,不方便取出来。”村长终于硬气了一回。 不过,话一出,他心中倒是直打鼓,不停地对自己说:关键时刻一定要稳住!

    



    说完这句话,他便站在边上不再作声。如果眼前这些人不将此事由来说个清楚,自己为村长,是断断不能退步的。

    



    “别敬酒不吃吃罚酒!”马秘书见他这副态度,脸色不由得了下来。按照他们一向跋扈的行事风格,他本想扭头便走,但想起此行的目的,这个跑在前面的狗腿子还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句话:“我们是黎氏的代表,今天就是来通知你们一声,这个村子已经被我们老总看上,决定买下来建度假村。”

    



    村长一下子愣住了,底下的村民们也全傻在了当场。

    



    “建度假村,那我们的房子咋办?”

    



    “不会赶我们走吧?”

    



    一时之间,村民的心开始动摇起来。

    



    “大家先别急。”村长做了个手势,他心头也很急,但越急就越要弄个清楚。

    



    “请问车里的领导,这倒底是什么意思?”他目光越过马秘书,盯在了宾利车棕色的车窗上。本来他想叫声车里的同志,但隐隐听一个进过城的人说过,在外头人眼里“同志”二字可不能乱叫……否则会出事嘀。

    



    “什么意思?”马秘书见村长明显不将他放在眼里,不由得话中多了几分恼怒道:“意思就是你们这群乡八佬都识相点,趁早收拾收拾走人吧,省得我们费力气来赶。”

    



    听到对方居然张口就要将自己一村人赶出家园,村长便是有再好的脾气再多的顾虑也忍不下这口气了。

    



    他当下眉头一皱,沉声道:“我们乡下人眼拙,不清楚你们黎氏是个什么样的势力。不过,村子里的土地都规政府管辖,就凭你的一面之词,想将我们赶出去,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

    



    村长也是读过几天书的人,急关头,说出的几句话字字在理,很有震摄力。

    



    “就是,你们凭什么!”

    



    “给我们滚出去!”

    



    “……”

    



    被村长的势力感染,底下几个胆子大些的村长也气焰高涨了一些,更有人作势拿了棍棒在挥舞。

    



    马秘书冷哼一声,后退两步缩到了十几个墨镜男的保护圈中。那些墨镜男也是纷纷冷哼,其中一些人从腰间抽出了明亮刺目的匕首,在中把玩。

    



    “他们居然有刀子!”

    



    “早说是黑社会的吧?”

    



    “嘘,小声点,黑社会都是杀人不偿命的主,我们惹不起!”

    



    “妈妈呀……”有小孩子直接被刀子吓哭了。

    



    马秘书满意地看着这一幕。在他眼里,这个偏僻的乡村里,所有的村民都不外乎是一群不开化的愚民罢了,稍微震摄一下,不怕他们不就犯。

    



    眼见效果达到,他用手指轻轻弹了弹眼镜框,以极为不屑的声调道:“政府的文件,很快就会下来,你们识相一点,早点做好搬家的准备,不要让我们黎氏派人来请!”

    



    最后一个“请”字,他说得格外重,听在村民们耳中,不有些悚然的感觉。

    



    黎氏,哪个黎氏,莫非和市的黎氏家族有瓜葛?此刻,浩然刚刚大黑狗来到了现场,虽然错过了开始的一段,但他眼尖,从人群里找到了自己父母,一问原由,倒也知道了个大概。

    



    “黎氏?请问你家公子可是叫黎天南?”为了证实心中的猜想,他故意挤到前面,大声问了一句。

    



    “你怎么知道小少爷的名号?”那马秘书一愣,打量了浩然几眼,发现他的穿着没其他村民那么土气,皮肤也偏白一些,不狐疑地反问道。

    



    “我前段时间一直在SH市,与他倒是有几面之缘。”浩然轻描淡写地代过,话语之中倒是让人误会他与二世祖有此交

    



    他故意说出这种引人误会的话,并不是想和黎家攀上什么关系,而是想进一步弄清楚黎氏家族这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纵横无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