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章 一丝生机

    “运气好,想死也死不了。”浩然见魔王如此询问,不得不敷衍一句。

    



    “是吗?你倒是没死,我那外孙女却是再也没法睁开眼睛了!”魔王眼中异色稍纵,却突然凶光一闪,紧盯着浩然道。

    



    浩然额角的汗滴了下来,道:“魔王陛下,其实我这次也是死里逃生,若不是意外了样宝贝,恐怕真得葬生于封印之地,与血魔的尸骨为伴了。”

    



    说着,他从包裹中掏出了那枚月如皇后赠送的意珠取了出来,递给魔王道:“本来我在封印之地里已经没有任何希望了,多亏这珠子,从一具鲑鱼的尸体内吸出了最后一点精神力。纵是如此,我复活之后,也是几乎失去了所有的能力。”

    



    “这珠子,看起来很是眼熟。”魔王将这枚晶莹的玉珠放在手心中仔细端详,突然惊道:“这东西是谁给你的?”

    



    “望月城希尔拉斯国王的新皇后,从前的贵妃月如。”浩然如实相告。

    



    “她多大年纪?”魔王的声音有些急促,道:“快告诉我!”

    



    “大纸二十八、九岁的模样。”浩然回忆了一下,月如皇后是十六岁就成为贵妃陪伴希尔拉斯左右的,而今她与希尔拉斯所生的二皇子也有十多岁了,应该是这个年纪。

    



    “不对啊。”魔王紧捏着珠子,喃喃自语道。

    



    “陛下,怎么了?”浩然奇怪了,又问。

    



    “这意珠是我魔族的宝贝,我一度曾是它的主人。”魔王摊开手掌,掌心之中意珠散发着淡淡柔和的光泽,他的眼中似有水汽散出,整个人陷入了回忆之中。

    



    “事追溯到两百多年前,魔族与神族一场大战。当时,战局危急,为魔族王子的我不得已离开了即将分娩的妻罗莎琳王妃,去最前方指挥战斗。当然回来时,妻子与腹中胎儿皆是不知所踪。”魔王的声音有些沙哑,看得出来强行将记忆拉出,让他颇为痛苦。

    



    “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我妻子的音讯,所有的人都以为她已经死了。”魔王脸上露出了深深的悲凄之色,道:“但我不相信,我觉得罗莎琳和孩子一定还在人世。总有一天,他们会重新回到我的边。”

    



    “他们的死,和这意珠有什么关系吗?”浩然顺着他的话,往下问。

    



    “出事时,这枚意珠正在我妻子上。”魔王缓缓地道:“若是按预产期算来,我那孩子如果还在人世,也有两百多岁了。”

    



    “两百五十岁?!”浩然汗了,这还不得成一白发老翁?

    



    “魔族的二百五十岁,看上去和人类四十多岁相当吧。”魔王顿了一顿,遗憾地道:“可你说的那人,才二十几岁的模样,既不可能是罗莎琳,更不可能是我的孩子。”

    



    “那倒未必。”浩然道:“月如皇后曾说过,这枚意珠是她师父送给她保命用的。也就是说,她还不是这东西的真正主人。”

    



    “看来,望月城,我得亲自去走一趟了。”魔王闻言,眼中又燃起了希望的光芒。

    



    “那个,你去望月城之前,还是让我见见若儿最后一面吧。”浩然想起死去若儿,忍不住又是一阵神伤。

    



    “谁说让你见她最后一面了?”魔王突然眼珠一瞪。

    



    “陛下,怎么说我和若儿也是患难与同的朋友,难道她死了,我还不能去送一程?”浩然闻言,火气又上来了。刚才想到魔王是若儿的外公,份又崇高,他才捺住子,解释了这么一大堆,没想到对方居然连自己见若儿最后一面的机会都要剥夺,这口气,他实在是咽不下去。

    



    “是啊,外公。如果若儿泉下有知,肯定也希望小白能去祭奠她。”美雪也是帮着说话,其实她也对魔王的强硬态度有些不明。

    



    “不准见最后一面。”魔王口气生硬地重复了一遍。

    



    “魔王陛下,我去封印之地,也是为了魔族的利益。若儿的死,是谁也不想看到的。如果你一定要将这个罪责压在我头上,那么我狂生小白宁可与你一战!”浩然的真火上来,抽出了腰间法杖,直指魔王。

    



    死了最多重练,又少不了一根毛!浩然在气头上,一时也不再去权衡利弊。气血上涌之下,便想单挑魔王!

    



    “小白,别冲动!”美雪惊叫,眼见浩然如此大胆,她不由得花容而色。魔族之中,敢于向魔王挑战,胜了倒无所谓,若是败了却会诛连九族。以狂生小白目前的状态,不要说胜,恐怕连魔王的衣服都沾不上就会被毙掉。

    



    “大胆!”两个侍卫模样的NPC再度出声,同时一步踏前,将子挡在了魔王面前。

    



    “退下!”魔王不怒反笑,道:“你们认为他手里那根小孩玩的棒,能伤到我?”

    



    “哼,就算是魔王,也不能以强权压人!”浩然既然已经撕破了脸,口气便也不象刚才那般缓和。

    



    “呵呵呵,你还真有胆!”魔王长笑三声,那模样丝毫不将这只敢于挑战自己的小虾米放在眼里。

    



    “再没胆也会被陛下出胆来的。”浩然不亢不卑,道:“既然你执意不我见若儿,那么纵然死,我也要一战。”

    



    “说得好。”魔王对他的转变,目光中倒是透出一丝赞许之色。

    



    “来吧。”事已至此,浩然只求速战速决。

    



    “我说过不让你见若儿吗?”魔王突然凉飕飕地冒出一句道:“门在那里,你自己有脚不会进去啊?”

    



    “啊~”浩然闻言立时当机,面上憋得通红,好半天才缓过劲来道:“你不是刚才说……”

    



    “没错,我说了不准你们见最后一面。”魔王慢悠悠地道:“也就是说,见了这次,你还得多多地来,至少见个千八百次才行。”

    



    “我……”浩然窘了,一时不知道这位老大葫芦里卖的啥药。

    



    “怎么?不愿意?”魔王目光炯炯地睁着他道:“常言道‘人死如灯灭’,莫非你也是抱着瞅一眼就完事念头来的?”

    



    “小白不敢。”浩然越发摸不清状况了,糊里糊涂地回道。

    



    美雪以及旁边的两个侍卫也是直翻白眼,这是啥意思?莫非魔王陛下想让狂生小白为若儿守灵?

    



    “很好,那你先进去吧。”魔王表严肃,挥手道:“一会儿,我还有事找你。”

    



    “……”浩然被他这么一折腾,脑子晕晕糊糊的。不过,眼下还是先凭吊了若儿要紧。

    



    轻轻推开那扇门,一股熟悉的味道扑面而来。房间正中的灵桌上点着一对白色的蜡烛,倒也不似原先那般黑暗。数只花篮置放灵桌两旁,呈八字形排开,里面插了纯白色的百合花,幽幽的香气散出,却令人更是神伤。

    



    屋内挂满了白色的挽联,被不知哪里传来的风一吹,哗哗地作响着。正中央的一副水晶棺中,若儿正无声无息地躺在里面,宛若睡着了一般。

    



    “若儿,我来看你了。”浩然按照人类的礼仪,站在灵桌前方深深地抑掬了一躬,难以言语的心酸在见到她遗容的一刹那疯狂地涌出。

    



    他绕过灵桌,缓步往水晶棺近前走去,每一步似有千钧之重。隔着透明的棺盖望去,若儿的面容安详,但整个脸上没有一丁点血色。是了,美雪曾说过,她是割脉亡的。

    



    若是自己能早一些从封印之地出来,悲剧就不会发生了,想到这里浩然的心头一阵阵抽痛。

    



    “若儿,为什么不等我回来……”他的声音有些硬咽。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若儿在浩然的心中,早已不是一个普通的数据化NPC,就算不能称之为恋人,也是一位值得交心的红颜知己。

    



    呼~又是一阵风吹过,白色的帷幕乱舞着,蜡烛的火光也在不停地闪动着。

    



    “光是在这里伤心有什么用?”一个声音冷冷地响起,魔王不知何时也进到了屋中。

    



    “陛下有何指教?”浩然止住悲声,发现魔王是只一人进来的,想来侍卫和美雪都被他挡在了外面。

    



    “本王找你,自然是有事。”魔王目光掠过他的面孔,投在了若儿的尸之上,脸上顿时泛出心痛的神色。

    



    “陛下有话不妨直说。”浩然心不好,也没有耐心在此拐弯抹角。

    



    魔王不舍地将目光从外孙女上收回,又定定地望了浩然十数秒钟,道:“我要你帮忙救若儿。”

    



    “若儿还有救?”浩然听到此言,一下子呆在了当场,继而大量的喜悦涌上了心头。

    



    “不,她已经死了。”魔王忧伤地道:“但你的出现,有希望让我招回她的魂魄。只要魂魄回体,我便可以施展魔族的重生**,说不准能令她重回世间。”

    



    “真的?”浩然大喜过望。

    



    “当然,这需要你的配合。”魔王目光一刻都没有离开过浩然,他的任何一个表都没有逃离这位老NPC的眼睛。

    



    “要我做什么?”浩然赶紧追问,又急急地补充上一句道:“只要能救若儿,即便需要我这条命,我也决不会吐出一个‘不’字。”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纵横无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