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四章 游子归

    “放心坐你的飞机,出了机场,我自会找人直接送你到家。”司徒慕云却以为他担心的只是表面上那个原因,当即不由分说地道:“事就这么定了,你先去收行李。我现在就打电话安排一切。”

    



    “好吧。”浩然见她这么积极,倒也不好意再考虑那晕机的问题,又道:“那机票钱……”

    



    他刚说了半句,便被小云横了一眼,打断道:“自然公款支出,飘雪工作室自成立以来,收益也算不菲。员工福利又怎么能差呢?”

    



    “那听你的。”看着小云一脸理所当然的模样,浩然笑了。

    



    就这样,仅仅过去了十个小时,浩然已经一脸激动站在了自己家门口。此刻天色已黑,村里人的生活都很简单,天黑之后便基本没有外出了。为了不惊动大家,他早在离村几百米的地方便下了车,他拖着一个大大的行李箱进了村,但由于刻意放低了脚步,一路之上居然没有被人觉察。

    



    “爹,娘,我回来了!”此刻,他很想激动地这么叫上一声,但话到了嘴边却哽咽住了。

    



    村里人都好客,不到睡觉时间,院子门都是畅开的。浩然抬脚往起走,一不小心,踩到了一截横在路面上的枯枝,弄出了些声响。

    



    “啪~”枝条断落的声音在宁静的夜晚中显得十分突兀。

    



    “汪汪~”听到响动,一条小牛犊那么大的黑狗狂吠着从院子里冲了出来。

    



    “你是小黑?”浩然一愣,自己最后一次回家时,它还是条比猫儿大不了多少的小狗崽,没想到已经长得这么大了!

    



    “汪~”小黑似乎在奇怪眼前这个陌生人如何知道自己的名字,叫声没有刚才那么凶恶了,还好奇地靠上去嗅了嗅他的裤角管。之后疑惑地又抬起狗头,它似乎脑海里仍有一些浩然的印象,但时间长了一时却是想不起来了。

    



    “然然他娘,小黑在叫,去看看是不是王二来还锄头。”一个有些沙哑的男声响起。

    



    “知道了。”一个中年女声回应道,紧接着,便是一声接一声厚底布鞋踩着地面的声响。

    



    “谁啊?”母亲那朴实的影阔别两年之后,再度出现在了浩然面前。黑暗中,她看不清门口站着的是谁,但第一感觉并非老王。

    



    “娘!”浩然叫了一声,忍不住泪盈眶。

    



    “你是……然然!”面对着突如其来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儿子,母亲一下子愣住了,过了十几秒钟,才一脸惊喜地向他伸出了双手。

    



    “娘,我来回来了!”浩然一把握住了母亲那双因长年劳而布满了硬茧的手,将它们覆在了自己的脸上。

    



    一股暖流顺着面颊涌入他的心田,浩然舒服地眯起了眼睛,真是久违了的温暖啊。

    



    “然然他爹,儿子回来了!”回过神来的母亲高声往屋里喊着,兴奋地拉着他便往里走。

    



    “汪,”黑狗蹦蹦跳跳地跟着,不过眼下最让它挂记的不是浩然本人,而是他随携带来的几个大包裹。以狗狗特有的灵觉判断,里面必定有好东西!

    



    “然然!”父亲驻着拐杖的影也出现在浩然的视野里,他的腿脚不便利,模样也比起两年前苍老了几分。

    



    “爹,您的腿……”浩然望着他一头灰白的短发,心头不由得揪紧了。若不是为了供自己读书,他又如何会苍老成这个样子——他的真实年龄还不足50啊。在SH市,大多数男人在这个年纪正是精力旺盛、事业中天的时候。

    



    “就是上次在东北打工时受的伤,已经好得不多了。只是驻拐棍子久了,一下子还改不掉习惯。”父亲随意地摆了摆手,怕他不相信,还硬是丢开了拐杖,一瘸一瘸地走了两步。

    



    “好了,他爹你就别逞强了。”母亲连忙拉住了父亲道:“说起上次的事,还多亏了你那个同事和老板!”

    



    “我已经谢过他们了。”浩然明白,母亲口中的两人自然是罗天成和司徒慕云。

    



    “然然,受了人家的恩惠,不是说一声谢谢就了事的。”父亲突然正色道:“咱们人虽然穷,但也有志气,一定要将对咱好的人记在心里。如果人家有需要帮忙的地方,赴汤蹈火也要上!”

    



    “知道了,爹。”浩然点了点头,不用他说自己也是对小云死心塌地的。他心里头暗自好笑,父亲虽然念的书不多,但对于“赴汤蹈火”这个词倒是用得溜。对了,那是自己读小学的时候学的第一个成语,当时摇头晃脑在他面前解释了半天呢,想不到一直让他记了这么久……

    



    这时母亲拴好了院门,道:“外面风凉,进屋再说吧。”

    



    三人进了屋子,母亲立时从灶上取来了一只还算乎的烤红薯。

    



    “然然,赶了这么久的路,你一定饿了吧。这是自家地里种的红薯,晚饭时多烧了几只,你赶紧趁吃吧。”母亲笑眯眯地将食物放进他手里。

    



    “嗯。”浩然的确是饿了,剥开粗皮,迫不及待地咬了一大口。

    



    “好香。”狼吞虎咽之际,他也没忘了赞叹一句。自家种的味道,哪怕是一颗小青菜,也比外面的吃起来香甜。

    



    “慢点吃,喝口水润润喉。”看儿子大口大口地吃着东西,母亲额角的几条皱纹都仿佛被笑容烫平了。

    



    “然然,回来怎么也没事先打个招呼?也好让我和你妈有空去镇上买些好吃的预备着?”父亲掏出一杆老式的烟枪,边说边往里头塞烟叶。

    



    “爹,上飞机前我拨了你的手机,下飞机时也拨的,可语音提示说关机呢。”浩然赶紧申明不是自己的错。

    



    “手机?都关掉有段时。”父亲有些不好意思地道。

    



    “怎么回事?坏了吗?”浩然一愣,罗天成留下的手机,想来不是顶级款也差不到哪里去,按理说不该那么容易坏的啊。

    



    “唉,那手机开着老有人发乱七八糟的消息来,一会儿说什么开免费发票,一会儿又在推荐哪里的别墅。你爹看了就害怕,又怕收消息被公家乱扣费,好久都没敢开机了。”母亲道出了实

    



    “爹,娘,收短消息是免费的,不花线。”浩然笑了,道:“别再关了,按到那种消息,直接删了就是,别害得我下次联系不到你们。”

    



    “知道了。“父亲老脸一红,想了下又补充道:“下次手机再不通就打村长家的电话,有事他一定会转告我们的。”

    



    浩然点了点头。父母亲又急着问儿子这些时候来的况,这么久没见光光凭几个电话还真没让他们搞清状况。

    



    浩然一一回答,就是说到了工作的事上,他有些闪烁。最近自己虽然赚了些钱,但却并没有一个能上得了台面的职业可向父母吹嘘。毕竟,职业游戏玩家一词,对他们那一代的人来说,实在是远得如天边的星斗一般。

    



    “你上次说了在世界五百强的大公司做,那公司叫什么名来着,我和你娘都没怎么搞清楚。”可惜,做父亲的却不想就这么算了。对于他这样朴实的乡村人来说,儿子上过大学,有出息了,就是光宗耀祖的大事,工作方面的事,可不能这么不明不白地糊弄过去。

    



    “我……换了个公司,现在还不稳定,过些时候再细细地和你们讲吧。”浩然吞吞吐吐地道。

    



    “然然,咱做人要踏实。”父亲将烟枪的长杆子在地上敲了敲,道:“你才上社会,一两个月就换份工作,对以后的人生不好。”

    



    “知道了……”浩然连忙点头,转移话题道:“爹,您的老烟枪用得时间久了,一时堵住,我给你买了个新式的。”

    



    说完,他打开包裹,从里面取出了一只精巧的烟斗,是红松木质的柄上还包了一圈银边。

    



    “爹,试试好不好用。”浩然又利索地掏出一包进口烟叶,利索地装了一些进去,献宝似地递了过去。

    



    父亲接过烟斗很开心地点上火,吸了一大口。

    



    “抽着不错,甜丝丝的。”他的脸上尽是笑容,儿子孝敬的东西,哪怕是个破碗,他都会甜到心底。

    



    “娘,这是给你的。”浩然取出了一大盒进口护肤品,递了过去,道:“洗面、润肤水和护肤霜,全的。”

    



    这是临行前小云塞给他的,为司徒家的大小姐,送礼的人太多了。她一个人根本用不完,看着浩然走得匆忙,料想他没空去大行采购,就送给他做个人

    



    小云用的东西,肯定不会是便宜货。浩然看了看那东西的牌子,全英文的“LANCOME”,翻译过来应该是兰蔻吧,他听说过,好像是一款极大牌的法国货。

    



    “娘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管用吗?”母亲脸笑成了一朵花,开心地接过了礼盒。

    



    “娘,你这个年纪上,城里人都还每天化妆呢,哪里老了?”浩然道:“你要化个妆出去,保准比他们三四十岁的人看上去都年轻漂亮。”

    



    浩然说的是实话,母亲的模样当年在村里头也算是属一属二的,虽然年纪大了,但只要稍加保养,恢复些活力,比掉城里同年龄段中绝多大数的女人是不成问题的。他现在心里头还有些后悔,怎么没有问小云再要点彩妆来,反正她那里多……

    



    “看这小嘴甜的。”母亲像珍宝似地收好护肤品。

    



    父亲打哈欠道:“时间晚了,你先休息吧,还睡自己那屋,你娘每天都去打扫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纵横无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