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 闺房惊艳

    “浩然,你手头还有多少金币,趁早全抛了吧。眼下的行是装备是一个劲涨,金币一个劲地跌。”小圆叹了口气道:“早先有些囤积金币想财它涨价的人一个个都惨透了。”

    



    “现在什么行?”浩然听他这么说,连忙问。

    



    “一枚金币连二十人民币都卖不到了。”小圆叹了口气道:“有人预言,到了最后汇率可能会跌至1:1。”

    



    “这么惨?”浩然大吃了一惊,前些时候来,汇率还是在1:50~1:60之间,没想到几天没关注,一下子跌得这么惨。

    



    “没办法的事,单单是拍卖所里接到的金币卖单,一天就多达几十万枚,根本就是供大于求啊。”小圆晃了晃脑袋道:“浩然,听我的话没错,有金币得赶紧拿出来卖,越早损失越少啊。”

    



    “说得是,那我这里的一点存货就全交给你了。”浩然点了点头,他上连打怪带务奖励的金币还有两万一千多枚。他留下了一千多以备不时之需后,剩下的两万枚全都以底价十四元挂上了拍卖。

    



    “十四元,这倒是眼下市面上的最低价了。”小圆一吐舌头道:“你可别后悔啊。”

    



    “我一下子就出手2万枚,出货量大,不便宜点也不行啊。”浩然无奈地道:“再说了,游戏里的代价货币的价格肯定是一路狂跌,我现在不顺应潮流,早些抛掉,难道还等着它贬值?”

    



    “也是,明亏暗赚,反正你也不缺钱。”小圆想了想,笑了。

    



    拍卖所的事务处理完,浩然重新回到了望月主城中人来人往的主干道。由于关闭了玩家ID和装备的特效,他混迹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居然没有引起任何一人的注意。

    



    此刻,他终于想起要查看一下好友面板。打开之后, 他倒吸了一口冷气,这留言足足有三四十条。

    



    “狂生小白,听说你一人横扫了幽暗之心带领的队伍,好帅啊。”这一条是那个睡觉至上中所谓的冰山美人望夫崖发来的。

    



    “帅哥,怎么一直都不理我啊?”又是望夫崖美女,浩然大汗,这所谓的冰山美女他可消受不起,他直接选择无视。

    



    “小白,我接了个任务,结果被只老虎BOSS定在原地,追杀到了一级,眼下正在新手村里重头苦练呢。”这一条居然来自半夜尖叫的猫,许久不见了看来这厮的运气真不算好的。

    



    “猫猫,真可怜,我有空去看你。”浩然安慰了他一句,这BOSS打的他没办法,若是被一群玩家群殴的,他倒是要替半夜尖叫的猫出个头了。

    



    “小白,刚才有个叫天行者的人发消息说你在碧幽城遇到麻烦了。我才看到,现在怎么样了?”这是司徒慕云的留言。

    



    “小白,你的帮会领地规划得也太简单了,我替你整理了一下。多出的资源又买了几个农民和矿工,眼下发展生产力是最重要的,你没意见吧?”这条消息明显是心碎如尘到了绿野仙踪的领地之后发的。

    



    “小白,发你消息也不响,没出啥事吧?”小云明显是隔了一阵子见他没回音,又发了第二条消息。

    



    “怎么,还不出声?我看你不是在PK,是遇上漂亮美眉,迷晕了头吧?”小云的第三条消息。

    



    浩然一头冷汗,赶紧回了一条过去,道:“小云,我没看到美眉,恐龙倒是瞅到几头。”

    



    “哼,果然是去找女人了!”小云似乎一直开着好友面板,见他出声,立即冷冷地回了一句。

    



    糟了,云美女一定是生气了。浩然赶紧陪着小心,东扯西扯了一通,可惜只换来人家淡淡一句“我在打怪,没空。”

    



    没空还开着好友面板啊,浩然腹诽不已,这女人心真是不好琢磨。他心中叹气,又顺手回了一条消息给心碎如尘:“阿尘,那个领地交给你了,随你怎么整只要到时候有钱分就行了。”

    



    “OK。”心碎如尘的回复简单明了,在所有人中罗天成无疑是最让人放心的,经他手中处理的事清晰明了,浩然根本不需要再动任何一点脑筯。

    



    去药店里补充了大量药剂之后,白光一闪,浩然出现在了魔族的创世神中。

    



    “浩然。”一位穿金色猎装,长发飞舞的美女冲着他奔来,正是若儿。

    



    “让你有了况联系我,怎么一直没声音啊?”美女NPC有些微嗔地看着他。

    



    “事比想象的复杂,我这不是亲自来找你说明吗?”浩然摸了一把她的长发,触手柔软,还带着一丝淡淡的清香。

    



    “难道希尔拉斯国王不同意?”若儿一愣。

    



    “他算是同意了吧。”浩然的离开了她的秀发,道:“不过,我这次恐怕是再劫难逃了。”

    



    “怎么回事?”若儿体一僵,她明明看到狂生小白没有一丝异样地站在自己面前,这“再劫难逃”四个字又是何解?她突然回忆起表姐美雪从望月城中回来时,盯着自己的古怪眼神,不由得一阵心悸。

    



    “是这样的……”浩然简要地将他即将舍命用魔族秘术提升数十倍魔力来镇压血魔的事告之了若儿。

    



    尽管他已经轻描淡写地带过了一些细节,但还是让若儿美女听得泪水盈盈。

    



    “你会死的!我要去求魔王!”她的声音有些颤抖,白晰美丽的面孔沾着点点滚落的眼珠,宛若雨打梨花一般。

    



    “没有用的,你美雪表姐已经说过,魔王上次为了复活你,已经消耗了大量的生命本源,短时间内根本不可能进行第二次。”浩然颇有些感动。

    



    “可我不想你死。”若儿一边抽泣一边说。

    



    “傻丫头,你忘了吗,我是从小就有高人相中过的救世勇士,怎么会那么轻易地死去?”浩然一把揽过她的纤腰,柔声安慰道。

    



    “可那秘术一动,受法者必死无疑。”若儿整个体都瘫软在浩然的怀里,难过地道。

    



    浩然只感觉一阵软玉温香,尽管他潜意识里还是知道若儿并非真人,可此刻他却是有些甘愿沉溺的味道。

    



    “放心,我不会死的,但实力却是会打一些折扣。”他一边说话,一边管不住自己的手脚,开始在美女NPC的体上不安分地摸索起来。

    



    “真的吗?”若儿在他的一番动作下,从脸部开始,所有露在外的肌肤开始变得有些粉红了。

    



    “如假包换。”浩然吞了一口口水道:“明天就要去碧幽城了,今晚我得好好休息一下,若儿你给我准备的房间呢?”

    



    “我这就带你去。”若儿勉强从他的怀中挣扎出来,羞地看了他一眼,走在前面带路。

    



    “怎么,这回不去鬼屋了?”浩然一路跟上,却发觉此次的路径与以前不同,若儿居然一路将他往创世神的三层带去。

    



    “明天是个大子,今晚,你就换个地方歇息吧。”若儿低头在前面走着,回话的声音明显不高,还带着一点点吱唔。

    



    “哦。”浩然却没有留意,他的脑子还沉浸在刚才的**的触感之中。

    



    等他清醒过来时,已经置于一间充满了少女气息的房间之中,映入眼帘之中的尽是一片粉红的光泽。

    



    “这是哪里?”浩然惊问。

    



    “我的闺房。”若儿轻轻推上了房门,一张脸红得仿佛要滴出血来。

    



    “你这是……”浩然心脏开始不规则地跳动起来,他隐隐猜到了一点什么,却又不敢确定。

    



    “我们魔族有个习俗,如果一个女人认定了一个男人,就可以将他带到自己的闺房确定一切。”若儿美眸忽闪,整个人沐浴在粉色的光泽之中美得令人炫目。

    



    “这算是……求婚?”浩然脑袋一阵眩晕,真有这么回事啊?自己居然在这里被一位美得不像话的NPC求婚了???

    



    “浩然,我一直都很喜欢你。”若儿整个体再度靠了上来,红唇主动印上了他的嘴唇。

    



    “唔。”浩然还来不及表达,美人的丁香小舌已经冲入了他的口中,与纠缠在了一起。

    



    什么嘛,自己的初吻,居然就这么没有了?浩然先是一愣,但转眼就迷失在了一片软玉温香之中。

    



    豁出去了,WHO怕WHO?浩然也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如何得起这一番挑逗,当下气血上涌,直接将若儿推倒在了柔软的上。

    



    “浩然~”美女NPC媚眼如丝。

    



    浩然回应她的是一个个动作,金色的衣裙飘飞,转眼一具如玉的躯体已然不着寸缕地阵横在前。

    



    “若儿,你真的想好了?”浩然的声音也有些发颤,他可是第一次啊……

    



    “呃”若儿轻咛了一声,整个房间的灯光突然全暗了下去。

    



    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一个嗲嗲的声音在召唤着浩然:“来~”

    



    拼了!浩然感觉浑血都要沸腾了,十指一插,直扑上去……

    



    片刻后,当浩然终于在现实中自己的房间里睁开了眼睛,满脑子晕晕呼呼的。他一摸下的单,感觉湿漉漉的,一些粘乎乎还带点温的东西不时何时弄脏了一片地方。

    



    晕死了,正宗地没吃到羊,惹一啊?浩然郁闷地爬起来,换单,脑海里飞速闪过游戏中的最后一幕。

    



    黑暗中,他手指触到若儿躯的一刹那,系统的提示音突然响起。

    



    “叮,各位玩家,无极服务器出现意外,将进行12小时的临时维护,请各位玩家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纵横无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