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入住别墅

    “师傅,为什么刚才你一直不肯超过那辆桑塔那?”望着窗外不断飞驰着倒退的景色,孙浩然不解地问。他看得清楚,方才路上明明有好多次机会可以超车的,可那个司机老李只是一味地跟在桑塔那后面慢行。

    



    “你也知道前面那辆出租车是桑塔那?居然连这个都不懂?”司机老李没好气地撇了他一眼道:“我开的是奔驰,要是跑到它前面,岂不变成了‘奔丧(桑)’?”

    



    “哦,我懂了。”这种说法孙浩然是第一次听到,细一品味顿时感觉非常富有哲理

    



    车子继续向前行驶着,可能是郊外的路并不好走,车厢里略微有些颠簸。在轻轻摇摆的车厢内,浩然不知何时又迷迷糊糊地陷入了梦乡。

    



    “到了,下车吧。”不知睡了多久,有人轻轻地推了下他的肩膀,将他从美梦中拉了回来。

    



    “这里是……”浩然赶紧擦了擦落在衬衣上的口水,定晴向外张望。

    



    车子停在了一栋白色别墅门口,罗天成早已跳下了奔驰,极有绅士风度地替他拉开了车门。

    



    孙浩然晕晕乎乎地下了车,在车子上待了那么久,他包着纱布的脑袋又有点痛了。

    



    “老李,多谢了。”罗天成将低头靠近驾驶室,道了声谢。

    



    “罗先生,客气了。”老李受宠若惊地连连点头,从他的表看来这个罗天成份绝然不低。

    



    “我们进去了,你先回公司吧。”罗天成很有礼貌地告辞。

    



    “罗先生再见。”老李一踏油门,黑色大奔绝尘而去。

    



    浩然略略伸展了一下四肢,随着大量新鲜空气入肺,头部的不适感略微减弱了一些。

    



    这是一个临湖的别墅区,左右大约十栋形态不一的巨型建筑均匀地分布在四周。正对着自己的是一幢欧式风格的独立别墅,从外院几百平米的花坪和来回走动的保安可以看出主人的价不菲。

    



    盯着眼前的豪华建筑,孙浩然一时觉得它在阳光下泛着银白色光泽,耀得自己的双目有些发花。他走近仔细一看才发现原来是夹杂在大理石墙面中晶粒,在阳光下一闪一闪地折光。

    



    大门被漆成很雅致的咖啡色,两旁各立了一只张牙舞爪的石狮。每头石狮都拥有一只石制的绣球,不同的是左边的那只将球含在嘴里,右边那只却用一对前爪扑着球,似乎是在玩耍。两只石狮的神、动作,在精细的雕功下表现得栩栩如生。

    



    “愣什么呢?”看到孙浩然对着门口的一对石狮发呆,罗天成微微一笑,轻拍了他一下。

    



    “这对狮子,刻得真好。”浩然喃喃地道,他虽然对工艺品的价值不是很了解,但他自幼长大的村子里,大多数人都有一手很好的石雕艺术。不过,绝大部分乡亲包括自己的父母都是没有能力雕出这样一对作品,或许,只有老村长的技艺能与之相提并论。

    



    “很有眼光嘛,这是雕刻大师范思通的大作。”提起这对石狮,罗天成的嘴角不由得弯起一个弧度,道:“今年二月份,小姐花了30万从拍卖会上得来的。”

    



    “30万?放门口不怕人偷?”浩然暗中咽了口唾沫,能在湖畔风景最佳处买这么一幢豪宅,又用两头价值几十万的石狮看门,那个罗天成口中的小姐绝不是个普通人。

    



    “呵,没关系。这里24小时都有红外线摄像监控,保安也是非常尽职的。”罗天成对他的话抱以微微一笑,这里的安全措施,他显然是放心得很。

    



    孙浩然闻言仔细环顾了一下周围,果然发现几个摄像头被安置在了别墅四周的隐蔽处。而不远处几个穿制服的保安,正时不时地向自己投来一道探究的目光。

    



    “进去吧。”罗天成笑了笑,没有对浩然的举动有丝毫的轻视。

    



    按响门铃,开门的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

    



    “是罗先生啊。”中年妇女见到眼前的罗天成,立刻在脸上堆满了笑容。

    



    “吴妈,这是小姐的客人。”罗天成和她打了声招呼,一指边上的孙浩然,介绍道。

    



    “你好,我叫孙浩然。”浩然很有礼貌地报上自己的名字,虽然这吴妈一看就只是保姆一级的人物,但他感觉至少要比自己这个没钱、没工作、没后台的三无产品好多了。

    



    “哦,小姐走前交待过。让你先住在二楼东面的房间里。” 吴妈上下打量着浩然,似乎想看出他究竟哪里出色,能让小姐看上。

    



    “哦。”浩然应声,他也不知道自己在醉酒时到底签了一张什么样的卖契出去,只能先听从安排。

    



    “怎么,小姐又出去了?”罗天成闻言面上倒是闪过一丝失望,看得出他还是很想见到那位司徒小姐。

    



    “是啊,工作室眼看就要成立,她忙得很啊。昨天又是一夜未归,早上回来一趟,匆匆喝了点粥,又有事出去了。她这样不眠不休下去,体怎么吃得消?”吴妈的语气中明显带了一丝心疼,看来这位小姐平待她不错。

    



    “唉。她子太倔,办事也太拼命。”罗天成叹了口气道:“吴妈,先带这位先生去房间吧。哦,对了,他到现在还没吃过东西,能不能先弄点吃的?”

    



    “想吃什么?”吴妈将头转向浩然。

    



    “有蛋炒饭吗?”浩然的肚子早就咕噜作响半天了,立刻想起了香喷喷的蛋炒饭。

    



    “还有别的要求吗?”吴妈一听这小伙子的要求如此简单,不由得乐了。

    



    “如果能多加点葱花就更好了。”浩然脸一红,在这么豪华的别墅中,他却要求一碗蛋炒蛋,肯定又惹笑话了。不过,此刻,经历了昨夜的汹酒后,他还真的只想要一碗有着浓浓家常味的炒饭。

    



    “呵呵,不错的孩子。先跟我来,去你的房间吧。”吴妈的样子却是很高兴,现在的年青人,这么朴实的不多了。

    



    “你先在这里住下吧,小姐应该快就会回来。”罗天成想了想,又伸手掏出一张名片给浩然道:“这上面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有麻烦,也可以Call我。”

    



    “住在这里?需要做些什么?”浩然很有些茫然,似乎自己酒醉之后突然交了好运,这一切莫名其妙的事搞得他晕头转向的。

    



    “等小姐来吧,她会详细和你说的。”罗天成知道司徒慕云做事,一向有自己的想法,不想妄加揣测。

    



    “那,一路上谢谢你了。”浩然接过名片,仔细地收好。这个罗天成一路给他的感觉非常好,从他不凡的气度来看,绝对不是池中之物。

    



    “不客气。”罗天成淡淡地笑着,他对眼前的大男孩谈不上什么感觉,如果一定要加之一个定义,那么只有三个字——“不讨厌”。他与浩然的接触,完全是因为司徒慕云的嘱托。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纵横无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