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 胜负手

    转眼间,黎天南所化的金龙已离他不足半米。

    战神附体!浩然上冒出了大片金光,全体属瞬息翻倍,在他等级提高之后技能的整体效果也提着升高了一大截,此刻的他整个人如同远古神化中的天神一般散发着阵阵神威。

    金龙并没有如大家所预想的那般直接攻上浩然,而是突然之间急剧缩小,实体化,然后继续缩小,再缩小……直至最后,发出了惊天动地的一声轰鸣,爆成了无数根如头发丝般尖细的微型利刃。

    “叮,玩家南天剑客自爆完成龙王爆裂剑,降低自等级1级,技能威力达到地神级。”系统的提示音在擂台上空响起。

    这一幕,令台下的司徒慕云瞳孔跟着急剧收缩,这个技能,她从未看到黎天南使用过。眼见着浓缩巨大能量的微型利刃着浩然冲去,她心跳加腾然加速。

    说时迟,那时快。能量利刃在大多数人还来不及思考的况下,已经径直扎入了浩然的体。

    “轰”整个场地被能量爆炸引发的白烟覆盖。

    全场观众似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所震慑,一时之间鸦雀无声。

    下一刻,白光重生,黎天南和孙浩然几乎是同时出现在了赛场专门的复活点内。

    “狂生小白,你也有今。”黎天南刚刚受过重生之痛,但想到终于将死对头轰出了场,龇着牙的他心倒也不坏。

    “黎天南,你难得做了件让我看得起的事。”浩然倒是一直经历死亡重生,根本无所谓这点痛。不过,这场战斗,两人都出局场了,这胜负该怎么判?

    “输了还嘴硬。”黎天南扬起了胜利者的笑容。

    “哼,我们两个如今都在复活点内,谁胜谁负恐怕不是你说了算吧?”浩然嘴角闪过一丝冷笑。擂台赛的规则,他在赛前就已摸透,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他有8成的胜算。

    “希望看到了结果之后,你的嘴巴还硬得起来。”黎天南转过脸去,不理浩然。

    两败俱伤?在场观战的诸玩家也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再一同将头扭向了离擂台不远的场分计录仪。

    这一刻,计录仪却是没任何反应。

    “谁赢了啊?”在场围观者冒出了不满绪。

    “我看是狂生小白。”铁杆小白粉们总是支持自己的偶像。

    “谁说的,狂生小白明明是被南天剑客的技能给打败了,怎么可能是他胜?”反对的声音也不是没有。

    司徒慕云和蓝清绝一言不发。事到如今,这胜负如何,只能听凭官方决断了。

    又过了差不多一分钟,场分计录仪终于动了。获胜者显示的是狂生小白。

    “怎么可能?我不服!”黎天南一脸无法置信的样子,他已经拼尽全力进行了自杀式攻击,而孙浩然也明显是在自己的攻击下被扫出场的。

    “就是啊,这个破机器是怎么判的?”在一片小白粉胜利的欢呼声中,确实也出现了不认同的音调。

    “这个我来说明一下。”作为钦定的红星联盟盟主,天行者王勃走上擂台,道:“我刚才和网站技术组人员沟通过。他们认为,狂生小白是过时间胜出的。”

    “时间胜?”众玩家听到这个新名词,颇感意外。

    “对,龙王爆裂剑其实是一项自杀式攻击技能,虽然可以杀敌,在自己也在出招的一瞬间,就注定了死亡。”天行者继续解释道。

    “那狂生小白应该是死在了这轮攻击的进行中,怎么能说谁先死谁后死?”黎天南不服,眼中闪过一丝霾,道:“我听说你在现实中曾是他的老师,该不会是假公济私吧?”

    “我不过是出面作个官方说明而已,这位小公子,你想得太多了。”天行者不悦,话语中“公子”二字咬间极重。

    “哼。那你也得给我个数据,他到底怎么个晚死法。”黎天南极为不满。

    “可以。”天行者短暂地和无极技术运营组取得了联系,一分钟后场分计录仪下方的空白处出现了一连窜的数据。

    “这些数字大家可能不太清楚,我来做个详细的解释。”天行者王勃道:“数据表明,这场比赛,黎天南发动了两次攻击,一次是剑人合一,这次攻击被狂生小白使出了华山剑法抵消了威力;第二次,他使出的是自杀式绝招龙王爆裂剑,这个招式规定在技能施放完的一瞬间,施展者就被判定为死亡。而对付这个攻击,狂生小白应用了五星级技能战神附体,硬接了下来。当然,最终狂生小白人到了复活点,说明此轮强攻,他并没有抗下来。”

    “既然没抗下来,他应该死在了我的攻击之下,怎么说他时间胜我?”黎天南得理不让人。

    “大家可能没有注意到,对抗之中,狂生小白将末之刃换成了法杖,对自己使用了回术,堪堪拉回了三分之一的生命值。当然,这还不是最关键的,因为三分之一的生命值加上之后,他的生命值还是在龙王爆裂剑的威力下归零了。致胜的一招是,狂生小白在最后关头,对自己使用了水系治疗魔法滋润术!”

    “滋润术,难道比我的地神级技能还要厉害?”黎天南不解。

    “这个还是由我自己来说吧。”浩然微微一笑,也走上了前台,道:“滋润术只是个小小的水系基础魔法,由于我在刷怪过程中使用得比较多,已经由一级升到9级,每次消耗施术人100点魔力值,被治疗者每秒钟回血5000点,持续10秒钟。在龙王爆裂剑打掉我最后一点气血之前,我刚好被补充了5000点的血值,而这时南天剑客已经施放完技能,被系统判定为死亡。虽然其后技能的余波让我最终也被送去了复活点,但时间上却是比他要晚。”

    说着,他指了一下记录仪上比赛的数据道:“这里,跟据系统做出的数据,黎天南在场上的时间是两分半钟,也就是150秒,而我则是151秒,恰恰就胜在这一秒钟。”

    原来如此,众人这才恍然大悟。他们各自在游戏中都只顾着重视大招,没有想过原来基础类的招式也能在关键时刻派上起死回生的作用。光凭这一点,狂生小白的形象,在众小白粉心目中再度提升了一截。

    “我不服!”黎天南咬牙切齿。

    “没有什么不服的,其实除了时间胜这个因素外,南天剑客你从开始使用龙王爆裂剑的第一刻起就输了。”天行者王勃面色严肃地道:“根据比赛规则,所有擂台赛期间,死亡是不掉级的。而你相当于使用了招,掉级不在此列。你掉了一级,相对而言,狂生小白根本没有掉级。这么一比较,你认为是谁输了呢?”

    “我……”黎天南脸涨成了猪肝色,一时语塞,最后怒气冲冲地冒出了一句话:“你游戏号多少,我要投诉你!”

    “天行者,有不服的尽管向上反映。”王勃可不吃他这一。自己是未来红星联盟盟主,要是连一个胡搅蛮缠的人都压不下去,这盟主之位也可以让贤了。

    “真无耻啊。”黎天南的话,激起了台下玩家的一片愤慨。他们有不少是从事服务行业的,平时最恨那些有几个臭钱就自以为是,动不动就以向上投诉来压迫自己的公子哥儿。

    “输了就滚!”有人开始冲着黎天南咆哮起来。

    “我让你投诉!”人群中飞起一只蕃茄,直接击中黎天南的面门。打得他脸上一片红的白的。

    “哇,杂价店里卖五个金币一只蕃茄,这也有人舍得丢?”顿时有识货者认出这道具的来历。

    “不好意思,听着某人喊着投诉的口号,实在忍不住了。”青青河边草在人群中冒出了声音。

    浩然了然地一笑,小草在现实生活中是个护士。老有神经兮兮的病人自己拎不清状况,却老是以态度不好为由来投诉她。而医院就是个只认投诉的地方,领导们才不管到底她是不是做错了,只要被人投诉了,就是清一色地扣奖金。如今听得黎天南把“投诉”二字挂在嘴上,她反应激动些,实属正常 。

    “妈的,我投诉你们一群人!”黎天南擦着脸上的蕃茄汁,想将凶悍进行到底。

    “敢惹我女朋友不高兴,还不快滚?”又一只蕃茄飞过来,砸在黎天南的鼻子上。

    原来阿飞昨天说的女朋友是青青河边草啊?浩然用锐利的眼神捕捉到了阿飞扬起的手臂,嘴角弯了起来。不错,不错,自己帮会的美眉,有自家的帅哥追,真是肥水不留外人田。

    “就是,快滚吧。”看到有人带头,一堆小白粉也不甘落后,也不管什么金币不金币了,大量的蕃茄和鸡蛋开始往南天剑客的上招呼。

    “君子报仇,十年不……”黎天南“晚”字还未出口,一只鸡蛋飞了过来,刚好打在他嘴里破碎了。

    “滚滚”

    一片骂声之中,这二世祖无奈地选择了就地离线。

    “好,比赛继续进行。下一场,波涛汹涌对雄霸天下。”天行者见一切搞定,微笑地拉着浩然退出了擂台。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纵横无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