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十七章 恶有恶报

    “真是大快人心啊!”浩然一口气读完了所有的报道,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整个眉角都舒展开来。

    “什么事啊?这么开心?”母亲在一旁将儿子的绪变化尽收眼底,忍不住问道:“然然,有好事,也说来给娘听听呢。”

    “呵呵,好事,大好事!”浩然放下报纸,一把将脚边上的京叭狗小白给抱了起来,心愉快地抚摸着它的长毛。

    “呜,汪~”小白在主人的抚下,不由得眯着眼哼哼起来。

    “黎家倒了,终于倒了。”浩然冲着父母一呲牙,说话时乐得险些连嘴角都有些合不拢了。

    “黎家?你说的是想强占我们村的那个黎家吗?”父亲这一回反应比母亲要快,男人对土地的远胜于女人,当然对那个曾经想侵占自家土地的人恨得更深,更过敏一些。

    “真的?”母亲闻言也是眼前一亮,除了土地的问题,她又如何能忘记儿子曾经被他们派人绑架过。当时,若非那场突如其来的地震,说不准然然的小命都会丧在这家子人手里,

    “真的!报纸上写得可详细了,这一回除非玉皇大帝下凡,否则谁也救不了这帮杂碎了……”浩然开始细细地将报纸上读到的消息讲给父母听。

    原来,前些子政府为了降低房价针对房地产开发商出台的一系新法规。这直接促使房地产业巨头黎氏家即将遭受巨大的经济损失。

    黎家的人,自然不甘心放弃那些大好的利润。于是,黎天南的父亲便开始走起他一贯的路来:请客、送礼、塞红包。按他所想,只要出得起价,将有权为自己谋利的官一个个摆平了,不但可以避过巨额损失,甚至还能逆风小赚一笔。

    本来,这官商勾结,为不法者开绿灯一事虽然不能上得台面,但暗箱作的况倒也并不算罕见。可惜,天不助黎家,黎天南的父亲一路在外撑着场面,自以为事进行得天衣无缝,但偏偏是家贼难防。黎天南他二伯,这个老牌二世祖出了漏子,在这关键引爆了一枚重磅炸弹。

    这个老花花公子,从陕西回到了sh市后,因为在外面坏了事而被大哥训斥,还卸掉了他在家族中的一项重要职务。这老家伙嘴里不敢说,但心里但是极不不满的,怒气没处发泄,就天天带着他的相好--包苏媚的表妹,招了一帮狐朋狗友,以继夜地派对狂欢。

    要知道,富豪的私生活,一向是娱乐界津津乐道的话题。黎家二当家到处,自然也是狗仔队成堆地追着。也就在前几天,黎老二醉酒后头一,率众殴打了冲得太靠前的娱乐记者,事发又当着一群狗仔队的面,叫嚣着sh市政府中都是他哥们,打了也是白打。记者们自然不服,两厢口角之下,这家伙居然不小心将黎氏家族如何行贿官员的事给抖了出来。

    他这一酒后失言,顿时令所有狗仔们面面相觑。本来嘛,这些人的职业是娱乐记者,跟经济政治方面的活并不搭界,但为记者,总有一定的职业敏感,一些人立即就将这事,包括用针孔摄像机拍到的全部录像交到给自家报社的主编,以求褒奖。

    第二、第三天,各大娱乐周刊,包括地方报纸争先恐后地报了了这一爆炸新闻。四天之后,网络上开始流传起黎家二老爷酒后吐真言的录像。一时之前,此事成了网络上继“微笑表哥”和“雷政富事”之后,最火的话题。

    接下来的事态发展,已经超出了sh市级领导所能控制的范围。就在第七天,一个从首都过来的检察团来到了sh市。由于此事涉及了众多地方名政府官员,又直接牵扯到一再飙升的房价,在民众中的影响极其恶劣,中央高层不得不严阵以待。很快,大批涉案官员被双规,而黎氏企业则是第一时间被冻结了所有的银行账户,检察团将要彻底调查他们所有资金流向。

    “……黎家,并于要恶有恶报了。”浩然嘴角一弯,做出了总结的发言。想到自己当初差一点就死在黎天南的手中,他心里大有一种大仇即将得报的快感。这种经济加政治的案子,除非上面有人强行摆平,否则查十个,十一个都得出事,而中央这回大张旗鼓地任媒体宣传这事,明显是想拿这些人开刀,以平民忿。

    “黎氏企业,当初还想强买我们村子呢,真是恶有恶报!”父亲也很痛快。

    “没错,这下整村子的人都可以出一口恶气了。”浩然心大好,冲着京叭狗小白打了个响指,道:“乖狗狗,跟主人出去,一会儿边上肯德鸡的烤翅任你吃个饱。”

    “你自己高兴就行了,别惯坏小狗了。”母亲嘴角也挂着笑,叮嘱一句道:“小白已经吃饱了,那个肯德基啥的就免了吧。再说,报纸上讲了,那洋快餐的鸡都有问题,还是别祸害它了。”

    母亲在前不久的新闻里看到了关于肯德基的鸡的报道,对这什么“基”不“鸡”的东西,还是有几分抵触绪的。

    “好吧,你说啥就是啥了。”浩然呵呵一乐道:“我到外面陪它玩丢飞盘总可以了吧?”

    “去吧,别玩得太疯了。”母亲点了点头。

    遛足了狗,浩然哼着小曲倒在松软的上,再度上线。他对这一次红星联盟副盟主之位,可是有着志在必得的念头。

    进入游戏,他腾然发现,正式入游戏的序篇动画都有所改变。除了如以往一样血腥兼华丽的杀伐场面外,居然天空中闪现出了一块彩云地图。其中,代表中国游戏区的是大红色,美国游戏区为天蓝色,本游戏区为草绿色,还有相领的俄罗斯游戏区为紫色,越南游戏区、韩国游戏区也各自用不同的色彩表示。

    唔,看来离国战开始真是不远了。浩然最近在新闻里一天到晚听到小本鬼子在不安分地挑衅中国政府以及人民的底线,真是恨不得明天就开国战,好在游戏里打得这帮杂碎哭爹叫娘。

    传送到帮会之后,刚好遇上了阿飞。这个乐天派的小子,自从被浩然直接提拔上帮会将领的位置后,整天心里想的就是怎么把帮会更加发扬壮大。可以这么说,他料理帮会事务的时间,估计快赶上心碎如尘了。

    至于阿尘,发现阿飞除了之外,的确有些小才华。在阿飞办妥了几件大事之后,他乐滋滋地向司徒慕云提议,将阿飞纳入了飘雪工作室的外编人员,按月都有薪水进账。如此一来,这小家伙就可以专心地帮他管理帮会,不用担心游戏之外的生计问问。而阿尘自己,则可以省下大量的时间去升级打怪,准备接下来的国战。

    “小白老大,晚饭吃过了?”阿飞一见是帮主来到,立即满脸堆笑地靠了过来。他现在仅凭着小云发的薪水,就足以过上金领的生活,这一切可都是源自浩然的提拔啊。

    “呵呵,用过了。你呢?”浩然点了点头。

    “没呢,那个帮会西边和江南阁接壤处的矿场又起了纠纷。我正烦着呢,没心吃啊。”提起这个话题,阿飞隐去了笑容,眉头微皱地道。

    “哦,矿场,铁柱一群人就是在那边挖矿吧?”浩然立即想起了他那一帮从小玩到大的伙伴们。

    “没错,铁柱因为气不过,和江南阁的人pk,还被砍了,等级都降了。”阿飞忧虑地回道:“还有其他的十几个玩家,也都被砍翻掉级了。”

    “怎么不早说,应该立即调些帮会的高阶玩家过去保护生产系玩家团?”浩然的眉头也皱了起来,江南阁的人,的确很不安分。此前他们还算小打小闹,就算占了绿野仙踪不少便宜,但问起来对方还是陪着笑脸的,让他们也懒得去追究。可这一次居然发展到打架斗殴了,实在是让人有些忍不下去了。

    “这事才发生了一小时,你、云帮主、尘帮主还有小凰他们都去参加擂台赛了,我怕影响你们发挥,没敢惊动你们。”阿飞说出了心中所想,歉意地道:“我虽然管着帮里的一些事务,可大部分是经济上的,那个能听我调谴的高级玩家,真没几个。就算带人去了,也怕要吃亏。”

    “一会儿你去找烂牛仔和蓝清绝吧,我会发消息和他们联系。他们是老人,和帮里一批厉害角色关系都不错,随便组个队伍,保护下生产系玩家团应该不成问题。如果江南阁还有更厉害的动作,一定要及时上报。不论我、小云还是阿尘,都会密切关注此事的。”浩然想了想,做出了决定。他并非不想自己带人去为铁柱等人出气,而是红星联盟副盟主之位十分重要,在这关键时刻,决不能因为意外而失。

    “好。”阿飞应下。

    “对了,今天的擂台赛最终战果如何?我后面一段时间不在线,你说来听听吧。”

    “波涛汹涌、云梦蝶、心碎如尘、王美希等人都胜出了。不过比赛过程中,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意外。已经荣升中国游戏区刺客第一人的幽暗之心,居然败给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牧师。”阿飞回道。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纵横无极》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