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抓住男人的钱还是男人的心

    ( )    这一个月里,楚磊积攒了很多工作,第二天很早就去公司了。木紫菡正在家里帮着黄大姐忙家务的时候,赵冬晴打来了电话。一接通就责怪她:“你怎么回事?去世了怎么没告诉我?”

    “我……”紫菡没有解释什么,当时况人多事杂她就给忘了。冬晴继续责怪说:“住了一个月的院,你都没吭声,我也该去看看的!”紫菡满脸愧疚的说:“我忘了!”“算了,不和你计较了,告诉你,我现在就在Q市!”“真的?”紫菡听了心里非常高兴急忙问:“你在哪?我马上去接你!”“我和田蓉做的大巴,再有十分钟就到车站了!”“好好好,我马上去接你们!”紫菡内心里有点激动,虽然楚磊很疼她,黄大姐也一个劲的安慰她,可是自己更需要朋友的关心。她急忙给楚磊打电话,嘴里掩饰不住的兴奋说:“老公,冬晴和田蓉来看我了!”

    电话的那一段,楚磊笑着问:“是不是没告诉她们去世的消息怪你了?”

    “是啊,她们马上就到车站了,我现在要去接她们!”

    楚磊想到车站附近车水马龙,紫菡一个人开车去自己有点担心,商量着问:“让刘平去接不行吗?”

    “不不不,我自己去好了,拜拜!”

    “那你路上千万小心,车站那里……”

    楚磊的话还没说完,紫菡就已经把电话挂了,他笑着摇了摇头。自从住院,紫菡心就一直很坏,尤其去世后家里发生的一切更加糟糕了,有好朋友抚慰一下也许能好一些。他一边想一遍又给黄大姐打了个电话。

    在车站见到冬晴和田蓉的时候紫菡心里更加难受了,但她还是强忍着没有流眼泪。冬晴见她一黑衣,显的愈发的消瘦。脸上没有施妆,尽显劳累后的憔悴和疲惫。她只喊了声:“紫菡……”就哽咽着说不下去了。田蓉也难受的说:“我们本来想过几天来看你,冬晴怕你难受就急匆匆的来了!”紫菡感激的看了冬晴一眼,发现她比过去也瘦了很多,原本她就不喜欢化妆,如今却更像个黄脸婆了。她愣了半天才说:“冬晴,你……你怎么……怎么变成这样了?”冬晴一听这话眼圈顿时红了,田蓉一边说道:“还不是她老公和婆婆闹的……”紫菡打断她说:“走吧,回去再说,住我家里愿意吗?”冬晴问:“方便吗?”紫菡笑了笑说:“没什么不方便的!”说罢帮着她们两人将行李放在了自己车上。

    紫菡带她们两人到家的时候,正巧黄大姐拎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门。紫菡问:“您去哪了?怎么买了这么多的东西?我和你一起多好,这样提着多累啊!”“没事,楚总打电话来说你的好朋友来了,特意让我去买好吃的,马上就给你们做!”田蓉一听有好吃的急忙问:“有没有螃蟹?我就喜欢吃螃蟹!”黄大姐笑着说:“有有,我买了最大个的螃蟹!”紫菡取笑她说:“你个谗猫!”

    紫菡又将两人让进客厅,黄大姐给她们泡了茶便去忙了。冬晴见她走了悄声的问:“她是谁啊?”“我们家的保姆,你们也叫她黄大姐就行了!”田蓉撇了撇嘴说:“我觉得也是,要是你婆婆不会关系这么融洽,再说了,一个保姆,用的着这么客气啊?”冬晴对田蓉说:“她一直就这样,在马路看到个要饭的也是客客气气的说:‘给您五毛钱,请您去买个馒头吃吧!’”冬晴学着紫菡有点嗲的腔调说话,睫毛微微一眨,表也学的惟妙惟肖,田蓉哈哈大笑,捂着肚子在沙发上前仰后合,木紫菡气的推了她一把。冬晴将手里的杯子放在茶几上,站起舒展了一下,眼睛环视了四周说:“先看看你的房子怎么样,我还是第一次住别墅呢!”紫菡带着她们一个房间接一个房间的看了看。

    在书房里,冬晴和田蓉看到紫菡和楚磊的合影,指着楚磊问:“你老公?”紫菡点了点头。田蓉感慨道:“哎呀,帅哥呀,还是年龄大点的男人有味道!”冬晴也点了点头说:“没想象的那么老,很有气质,没想到你们两人还配的!”紫菡听了撇了撇嘴。田蓉见她这个表问:“怎么了?就说你老公帅,你也吃醋啊?”紫菡翻了个白眼,没说话,从她手里将照片夺了下来。冬晴说:“她倒不是吃醋,她是觉得咱们挖苦她!”接着又问:“你们打算什么时候结婚?”“本来准备今年五月的,没想到去世这么快……”紫菡没再说下去,想到一直都盼望着自己和楚磊的婚礼,最后还是没有能满足她,也许这是自己一生中最深的遗憾,眼神里再次流露出无尽的落寞。冬晴也有些失落的问:“那岂不是要等到周年以后才行?”紫菡无力的点了点头,虽然她心里知道楚磊非常疼自己,可是现在的她还是想要那一纸的婚约。冬晴安慰说:“推迟一年也好,把这房子重新再装修一下,这哪像个新房的样子!”田蓉却说:“我要有这么好的别墅,不装修就这么结婚就够了!”紫菡调整了一下绪说:“我们已经买了新的房子,马上就装修完了,本来……唉!”紫菡不由得叹了口气,想想楚磊为了两人结婚辛辛苦苦所准备的一切,心里更加不是滋味了。田蓉问:“紫菡,你老公到底有多少钱啊?”紫菡笑着说:“我哪知道!”“唉!”田蓉和冬晴同时叹了口气。紫菡又说:“我真的不知道,再说跟我也没有关系,知道又能怎样?”冬晴说:“紫菡,像你老公这样的男人,长的不错,会有很多女孩子靠的,过去也风流惯了,你要是不抓住他的钱,等别的女人把他勾走了,你哭都来不及呢!”紫菡微微一笑,有些俏皮的说:“我干吗去抓他的钱呀,抓他的心不可以吗?”冬晴叹了口气说:“男人的心哪那么好抓!”

    下章预告:赵冬晴谈起自己的不幸婚姻,三人各抒己见,得出了一个有名的结论!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总裁温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