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奶奶去了天堂

    ( )    体越来越虚弱,每天话很少,总是垂着头坐着打盹。紫菡看在眼里,心里针扎般的难受。有时候劝她躺一会,总是笑着安慰自己说:“还是坐着舒服,我现在坐几天几夜都没事!”看着她憔悴的脸色,因为太瘦,皱纹也愈发的深了,形成了一道道的沟壑,紫菡总觉得这次住院再也回不了家了。突然门开了,楚磊一只手提着饭盒,另一只手搀着爷爷走了进来。看见爷爷原本黯淡无彩的眼神一下亮了起来,有些兴奋的说:“你怎么来了?”爷爷笑着回答:“怪想你!”说完便坐在边的椅子上,关心的问:“今天感觉好点吗?”微微点了点头。爷爷看见紫菡在忙着摆弄饭盒,又说:“这是楚磊今天一早起来煮的鲍鱼粥!”紫菡一听这话,惊讶的看着楚磊问:“真是你煮的?”楚磊眉毛稍稍上扬,含笑点了点头,有一点的骄傲。紫菡也笑了,其实心里很不是滋味。住院这段时间,自己很少顾及楚磊,他跟爷爷在家里竟学会了很多家务,过去从不曾动手的事做的也有模有样。

    楚磊站在窗边,看着紫菡一勺一勺的给喂粥,爷爷在一旁不停的跟说着家里的况,什么马桶堵了,楚磊修好了;保姆衣服洗的不干净被楚磊骂了;家里的蟹爪兰开了是紫色的等等等等,时而小心的抬手擦去嘴角的米粒,咳嗽时眼神中闪过的疼惜,喝粥时显现的满足都让他感动。也是在这一瞬间里,他好像真正明白了的含义,不像玫瑰花那么绚烂鲜艳,却有一种隽永的暗香。没有一句“我你”,可是那相濡以沫的牵手才真正的见证了天长地久。他开始想如果没有生病一定会给爷爷做更香的饭菜,如果体好好的也会给爷爷织温暖的毛衣,如果……可是一切只是如果……

    因为爷爷在,特别的好,鲍鱼粥也全都喝完了,爷爷看她脸上有些疲倦,说:“我回去了,你好好听大夫的话,配合他们治疗,我在家里有楚磊和保姆,你就放心好了!”依旧是点了点头,眼里是难以割舍的眷恋,直到爷爷出了门,才滴下几滴泪来。

    楚磊送爷爷回家,靠在软软的靠垫上,她拉着紫菡的手问:“楚磊快一个月没上班了,公司里不要紧吗?”紫菡笑了笑说:“不要紧,他是公司里的闲人!”慈祥的看着她说:“看着你和楚磊在一起就让我想起了我跟你爷爷年轻的时候,当时也这么相亲相,这辈子都没有吵过架!”紫菡稍有艳羡的说:“您二老现在也是相亲相的,让我们看着都眼红!”笑了,脸上飘起一丝红晕,竟像窦初开的女孩,她又对紫菡说:“你和楚磊在一起都是神安排的,我也能看出来,他是发自内心的疼你,自己一定要好好珍惜!”紫菡没有回答,只是点了点头,一个劲的嘻嘻傻笑。正笑着,楚磊回来了,看见她那痴痴的表问:“你在傻笑什么?”紫菡也不回答,反问他:“怎么不在家里好好休息休息?”楚磊宠溺的拍了拍她的头说:“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会担心的!”又见很好,商量着说:“,我们吃个香蕉吧?”微微点了点头。

    楚磊将剥好皮的香蕉全部放进碗里,用勺子压成泥,掺上蜂王浆干粉,搅匀后一点一点的喂给吃。一边吃,一边问楚磊:“我看你在这里还要忙工作,很累吧?”楚磊摇了摇头,很轻松的说:“不累,我只是看看文件,很简单!”伸手轻轻的抚摸着楚磊的脸,又看了看紫菡叹了口气说:“你们两个都瘦了!”接着又说:“磊,我死了,你和丫头多回来看看爷爷!”楚磊心里一阵难过,拿着碗的手轻轻颤了一下,硬挤出一个笑容说:“您现在比原来好多了,还是专心养病,爷爷有我和紫菡,您不用担心!”点了点头,突然眼中涌上泪水,哽咽的嗓音中还有些哀求:“磊,你得答应我,将来不要让丫头受到任何伤害!”听到交代后事,楚磊是心如刀绞,很久都不曾有的眼泪一个劲的往上涌,嗓子如同噎了一个大馒头,梗在喉头说不出话,他低着头,沉默了一会,努力控制着自己的绪,使劲点了点头,声音还是有些颤抖的说:“放心,我会好好她!”

    得到他肯定的回答,虽然眼里含着泪水,但还是笑了,像疼自己最亲的孩子一样,轻轻的抚了抚楚磊的头说:“磊,还是你让我放心!”又说:“我累了,想睡了!”紫菡急忙扶躺下,给她盖好被子。

    楚磊见躺下了,不像往那么难受,脸上还是带着温婉的笑容,急忙将紫菡拉到外面的客厅里,对她说:“况不太好,你赶紧给姑姑他们打电话,赶紧来医院,我去找大夫抢救!”说完就要往外走。紫菡有些茫然,今天是住院以来最好的一天了,且不说绪好的多,吃的饭比往常也多,她拉住楚磊说:“精神好的呀!”楚磊来不及给她解释什么,拍着她的肩说:“乖,听我的,快点!”紫菡见他这么急匆匆的出去,“回光返照”四个字瞬间呈现在脑海里,她已经顾不上害怕,急匆匆的给姑姑打电话,让她通知所有的人来医院。

    主治大夫很快跟在楚磊后进来了,拿着听诊器在老人上听了听,说:“楚总,您担心了,没有事!”楚磊皱了皱眉头,冷着脸说:“等有事就晚了,不是要你们能抢救过来,我希望老人能坚持见到子女们最后一面!”大夫犹豫了一下又说:“可是那些呼吸机什么的都很重,搬过来也不是不可以,费用很高的……”楚磊觉得自己耐心已经到了极限,若不是紫菡在边,自己恐怕就要打人了,他烦躁的低声吼道:“你少跟我废话!”

    紫菡静静的趴在前,轻轻的呼唤,但是已经没有知觉了,她焦急的说:“老公……好象真的不行了……”

    主治大夫不敢再看楚磊,飞快的跑了出去,很快便领着众多的大夫护士推着大小不一,也不知道名字的仪器进来了,紫菡急忙让开地方让大夫用仪器抢救。

    两人站在旁边看着医生们手忙脚乱的在上摆弄着各种仪器,几分钟后先前来的主治大夫低沉的说:“楚总,病人的整个体的功能器官全部衰竭了,我们也尽力了,确实没有办法了……”楚磊没等他话说完,冲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衣领骂道:“尽个!”主治大夫吓得浑哆嗦,两手一个劲的摆,想解释嘴里却吐不出一个字。这段时间他对楚磊的出背景略有耳闻,老人住院期间多名重要领导前来探望,不乏省里的要人,可是楚磊的态度都是不冷不,可见势力非同一般,他结结巴巴的说:“楚……楚总……您……您听我说……”

    楚磊根本不听他的话,厉声吼道:“我刚才怎么说的?你嫌麻烦跟我推三阻四的找借口,我看你是活够了!”

    “别……别……楚……楚总……不是……”主治大夫见楚磊眼里是熊熊怒火,顿时觉得魂不附体。上次一个护士不过是打针时说话声音高了些,院长便将她调到了其他科室,自己也被训斥了一番。手下的实习大夫和护士莫不是小心翼翼,如履薄冰,没想到关键时刻自己竟出了岔子,就平时楚磊对的千依百顺,惟命是从的样子,真怕他把自己生吞活剥了……

    紫菡还清醒的记着上次自己染发时楚磊发脾气时的样子,担心这次他又会把大夫给揍了,急忙拽住他:“老公,你冷静点!”楚磊看了紫菡一眼,松了手,依旧狠狠的说道:“算你命大!”

    病房里安静的出奇,只有仪器发出的滴答声,紫菡眼睛不眨的看着屏幕,看着显示屏上的心跳在慢慢变弱,幻想着或许奇迹还会发生。楚磊攥着紫菡的手,感到她手心里全是汗水,神也变得有些呆滞,他实在不忍心打扰她,但还是小声说:“菡,去端温水来给擦擦子,换上衣服!”

    紫菡只觉得自己大脑已经不听使唤了,但是她还是按照楚磊的话去做了。她端了水回来,小姑先急匆匆的赶到了,想想中午要回家的时候老人还好好的,如今却要阳两隔了,哭着和紫菡一起给老人擦子。就在换好衣服的那一瞬间,显示屏里的心跳变成了一道直线,站在一边的大夫宣告死亡。也是在那一瞬间,紫菡的心却沉静了,她看到的脸带着微笑,她确信一定是去了天堂。

    楚磊静静的将一本圣经放在手边,紫菡认出那是从不离手的一本老圣经,也是她从小到大给读的那本圣经。她问楚磊:“哪来的?”

    “是给我的,要我发誓一定要好好你!”楚磊眼里含着泪,回答也那么忧伤,在他心里又一个疼他的亲人离开了自己。

    下章预告:的葬礼,紫菡大姑的作秀和妈妈没有出席葬礼让她感到非常的无奈。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总裁温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