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奶奶的输液反应

    ( )    订婚后的第二天很早紫菡就醒了,看楚磊在一旁沉沉的睡着,便轻手轻脚的起来的。她简单的梳洗去了厨房,黄大姐已经在准备早餐了。

    黄大姐见她起,笑着问:“你怎么这么早就起了?刚刚订婚就要起来做早饭吗?”紫菡有点不好意思,没有回答,系了围裙帮着黄大姐忙碌。黄大姐一边忙着手里的活一边问:“昨天回来累吗?酒宴还顺利吧?”

    “好的,就是喝多了!”

    “楚总喝多了?”

    “他倒没有,是我的家人都喝多了,而且我爸和我妈还吵起来了!”紫菡又想起了昨天的那个场景,心里也觉得有些无奈。

    “唉”黄大家轻轻叹了一口气说:“都老夫老妻了还吵什么呀,你也别放心上,只要你和楚总好就行了。”

    紫菡点了点头:“我们倒没什么,就是爷爷生气了,确实也有点不大象话。”

    两人正说着昨天订婚仪式的事,突然听见楚磊在喊她,黄大姐笑着说:“你别弄了,快上去吧!”

    紫菡放下手里的东西出了餐厅,看见楚磊穿着睡衣正站在楼梯上,笑着问他:“怎么了?”

    “你去哪了?”楚磊一睁开眼,发现紫菡没在边,心里竟涌上一阵莫名的恐慌,也顾不得什么,爬起来就四处找人。

    “在餐厅里!”紫菡随着楚磊一起回卧室洗漱换衣服。楚磊也觉得自己有点过于紧张了,开玩笑说:“你怎么突然起的这么早,醒了没看见你,还以为跟哪个帅哥跑了呢!”

    紫菡嗤嗤笑了起来:“我能跟谁跑呀?跟黄大姐在厨房准备早餐呢!”

    楚磊看着她的表突然觉得可至极,宠溺的在她粉腮上轻轻掐了一下说:“你又不是让公婆欺负的小媳妇,乖乖的多睡会!只要让我每天早上起能看见你不吃早饭也行!”

    ☆☆☆☆☆

    因为一直忙于订婚的事,紫菡有几天都没有去新房监工了,周末趁楚磊休息一起去看了看。两人到了新房的时候,依旧是乱七八糟,院子里一堆一堆的水泥和沙子,锨和筛网就那么随意的丢着,进了屋子窗台上摆着这样那样的刷子,四处堆着用完了的油漆桶,地上还有砸下来的碎石块和砖头。紫菡有轻微的洁癖,看到这些状况皱着眉头将工头叫了过来,说道:“我希望你们以后每天干活后把这些没用的东西都清理干净或者摆放整齐了,不要让我来的时候看到满眼的垃圾,下次再这样,我就要扣掉你们运送垃圾的钱!”

    工头一脸的尴尬,想解释什么还没有说紫菡接着问:“我有一周没过来,说说工程进展吧!”工头脸一红说:“我没有带!”

    紫菡惊讶的看着他,很不理解的问:“你要带什么?每天该干什么和干了些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除了负责我们这房子,还有其他的吗?”

    工头见紫菡有点误会,急忙摆手,连声说“没有没有!”

    “那你怎么会什么都不知道?我不可能天天来,但是我要知道你们都干了些什么,根据计划水管和电路昨天就应该布完了,但是现在三楼和厨房都还没有做,为什么这么慢?”

    工头突然发现眼前这小女子有点不好对付,急忙说:“您放心,我们会加班加点的!”

    “你们加班加点?那么质量能保证吗?”

    “放心,我们一定小心!”

    紫菡见他说的斩钉截铁,心里更加的不放心了,提醒说:“你是工头,自己心里应该有数,后面的工程你看着办,如果耽误了或者质量有问题,我是会扣你们工钱的!你们公司恐怕也不会答应!”

    “是是,知道了!”

    楚磊在房子里左转转,右转转,一言不发的听着紫菡跟工头的对话,话语依然是那么温柔,可是又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威严,让人不寒而栗,暗想自己果真没看错她,嘴角也忍不住扬了起来。

    ☆☆☆☆☆☆☆☆☆

    九月又是一个新学期的开始,紫菡内心里虽然不是很愿意再读书,但还是按照楚磊的意愿去学习MBA。读MBA的同学和先前的大不一样,基本都有自己的公司和企业,紫菡对此是非常的不感兴趣,但是楚磊对她说过要好好学习,所以她还是很认真的去学每一门课程。

    紫菡每天都有些忙碌,忙功课,忙装修房子,还要照顾楚磊的生活。一天傍晚黄大姐有事早早回去了,突然小姑姑来电话说输液反应非常厉害,让她赶紧回家,晚了恐怕就见不上最后一面了。紫菡听了只觉得浑发冷,惶恐的有些不知所措,也许是幻想的急速扩大,她竟看到气息奄奄的躺在病上等待着死亡的来临。她完全被恐惧包围了,眼泪流水般的往下淌。两只手哆哆嗦嗦的给楚磊打电话,却都没人接,再打刘平的电话也是处在关机状态里。她更加的害怕了,感到自己上的每一根骨头都在发抖,咬着嘴唇恍惚的站了一会,拿起衣服和钱就去找楚磊。到了公司发现楚磊没在办公室,刘平的办公室里也是空无一人,整个公司只有代理部寥寥数人低头忙着自己手里的工作,她突然看见李高永在,急忙跑过去问:“师傅,楚磊呢?”

    李高永正忙着分手里的单据,突然听见紫菡哽咽的声音吃了一惊,再看她牙紧紧的咬着着嘴唇,大大的眼睛里却蓄满了泪水,他急忙说:“楚总在开会,你这是怎么了?”紫菡双唇战栗,却说不出话来,眼里的泪水溢出眼角,顺着脸颊滚了下来。李高永急忙安慰她说:“你先别哭,我马上去喊楚总!”

    楚磊从会议室出来见到紫菡眼皮红肿,脸色苍白,神也有些呆滞,满脸已经分不清鼻涕泪水和口水了。想她来的路上就已经哭过,秋风一吹,稍有些皴,两个脸颊红的特别显眼。看到楚磊,紫菡极度压抑的绪一下爆发了出来,冲过去抱着他放声大哭起来。

    楚磊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只觉得自己五脏六腑被她揉的四分五裂,心里是又急又疼,紧紧的搂着她问:“菡,这是怎么了?”

    木紫菡已经是泣不成声,断断续续的说:“……快不行了,咱们……赶紧……回去吧,老公……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楚磊吃了一惊,订婚的时候辛毅还告诉自己老太太体不用担心,回来还不到一个月,竟然……心里忍不住暗骂辛毅王八蛋,医院那敷衍病人的做派竟然用到了自己上,又见紫菡在自己怀里哭的如同带雨梨花,急忙安慰说:“我们马上就走!”一边说一边拉着她去了自己的办公室,让紫菡在沙发上坐好,又倒了一杯水说:“先喝杯水,我去安排一下就走,就一分钟!”紫菡捂着脸点了点头。

    楚磊快步回到会议室跟在座的两个副总交代了一下就急匆匆的走了,刘平见事有些蹊跷也跟着出来,追上他问道:“要不要我做什么?”

    楚磊摇了摇头,脚下步伐更快了,他的走一边说:“老太太不太好,我和紫菡得赶紧回去,有事我会给你打电话!”

    下章预告:在回去的路上,楚磊想起了去世的父母和弟弟,木紫菡的安慰让他感到从没有过的温暖。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总裁温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