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克拉级的钻戒和精品男人

    ( )    紫菡的爷爷被宋舜两口子气的浑发抖,老人的修养亦不会多说什么,一路沉默着回了家。

    把紫菡和楚磊叫进卧室里,从枕头下面摸出一杆裁衣服用的尺子,问紫菡:“丫头,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就是木紫菡所谓的家法,小时候教她做家务和女红,任不想干或者做不好的时候,就会用这根尺子打她的手,有时候犯了错误也会被打。她看了一眼,默默的点了点头。

    不再看紫菡,转脸对楚磊说:“你们两人今天订婚了,虽说还没结婚,我们就已经认定丫头就是你的人了,如果将来她敢跟你大声说话,就用这尺子打她的手!”一边说着一边将尺子递给了楚磊。

    楚磊笑着说:“紫菡从来没有大声对我讲话,如果将来有,一定是我做错了什么让她生气了!”

    紫菡明白的意思,从小老人家就教导自己要温柔贤淑,女孩子不仅要坐有坐相,站有站相,说话不许大声,吃饭不许有动静,在家里更是要全心全意的伺候男人,饭菜一定要丰盛可口,自己丈夫的衣服永远要熨的平平整整,鞋子永远擦的干干净净……她对说:“您放心,我不会像我妈妈一样!”

    楚磊疼惜的看一眼紫菡又对说:“,您把紫菡交给我是让我疼的,再说我怎么舍得打她,您还是留着吧!”说着将尺子重新给放到了枕头下面。

    两人服侍爷爷睡下,楚磊又给王智名打电话,问酒店的况。王智名急忙说都处理好了,紫菡在一边还是听见自己父母的叫骂和亲戚们的劝架声。眉头不自然的皱了起来。楚磊见她有些不高兴的模样嘱咐王智名抓紧时间处理,便匆匆把电话挂掉了。紫菡泡了茶跟楚磊和刘平一起在客厅里聊天。看着她忙碌的影楚磊笑着说:“如果以后你敢对我大声说话,我就用尺子打你!”

    紫菡正倒好了茶端给他,听他这话冲他翻了个白眼,转而将茶杯放在一边的桌子上不理他。

    楚磊笑的更加厉害了,抓住紫菡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边说:“呆会醒了我得问问,翻白眼能不能打!”

    刘平听着他们的对话不解的问:“什么尺子?要打什么?”

    楚磊也不回答他,只是看着紫菡笑,紫菡看着他们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三人正说着话,突然听见外面吵嚷,紫菡急忙起出门。就看见妈妈在前面唧唧咕咕的嘟囔,爸爸借着酒劲在后面大声的骂:“放你娘的狗臭!”小姑在一旁连声劝:“算了,别吵了,让人家听见笑话!”而其他人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木紫菡有些手足无措的看着眼前的一切,楚磊看见王智名,皱着眉头低声问:“你怎么回事?怎么送这边来了?”

    王智名哭丧着脸:“楚总,您岳母一定要来这边……”

    楚磊忍不住骂道:“你个白痴……”说着抬手就想捶他。

    紫菡急忙拉住楚磊说:“我妈一定是过来拿钱的!”

    紫菡妈妈根本没搭理他们两个人,嘴里一个劲的说着别人都听不懂的话,径自进了放聘礼的房间,两个姑姑还有婶婶也跟了进去。

    楚磊帮着王智名把宋舜扶到沙发上坐下,刘平也赶紧给他倒了一杯茶。宋舜没有接茶水,反而拽着楚磊的胳膊大发感慨:“楚磊啊……你丈母娘就是个疯子……我呢……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罗切斯特……”

    楚磊劝道:“爸爸,您喝多了!”

    宋舜一子,扭着头说:“我没喝多!我脑子很清醒,她有病,叫做歇斯底里症,楚磊……我这一辈子,苦啊!没有,更不知道为何物……”

    “爸爸,您还是先休息休息吧!”楚磊说着示意刘平和王智名将他驾到另一个房间里睡下来。

    紫菡妈妈一边埋怨着宋舜这个那个的不是,一边将楚磊送来的聘礼拿出一些分成几份。又掀起衣角从贴的口袋里掏出一把精致的小钥匙,打开了木箱子上的铜锁。揭开箱盖的一刹那,包括紫菡小姑在内所有人都惊呆了。大姑几步跨到紫菡妈妈跟前,眼睛却盯着满满的一箱子现金:“这是多少?”紫菡妈妈骄傲的笑着,脸上漾着自豪和满足,没有回答,而是开始一沓接一沓的点钱。大家各怀心事的看着她不停的用舌头着自己的食指,一五一十的数着手里的钞票。紫菡的大姑眼珠仿佛都不会动了,睫毛不眨的盯着箱子里的钱,如果仔细观察恐怕瞳孔都已经放大了,恨不能从那箱子里拿出几沓掖到自己包里。婶婶眼睛也看的红了,心里暗自懊恼自己生了个男孩,若是女孩说不定也能有这么一笔意外之财。小姑看着箱子里的钱,这才明白紫菡先前为什么要她妈给楚磊十万块的改口钱,忍不住叹了口气。突然紫菡烦躁的声音从大家后传来:“你不用点了,都答应了,难道还少了你的?”

    妈妈没有理会紫菡的话,又一次用舌头了一下右手的食指,专心致志的继续着手里的动作。

    大姑见到紫菡进来,拉着她急忙问:“这礼金是多少?”

    木紫菡冷漠的说:“一百万!”说完自己打开衣柜,取出楚磊买给她的金银首饰。

    “哎……”妈妈一看见紫菡拿东西急忙停止数钱,拦住她说:“这东西你又不喜欢,也不是什么流行的样式,还是我替你收着吧!”伸手间又看见紫菡指上带的钻戒说:“听说是从比利时买回来的十克拉的钻戒,摘下来让我看看,还从没见过这么大的呢!”

    “什么?十克拉?我也看看!”婶婶又一次凑了过来。

    大姑也惊讶的问:“哎呀,十克拉?那得多少钱啊?”

    紫菡急忙摘了下来,放进首饰盒里,紧紧的抱在怀里就往外走,一边不冷不的说:“你还是赶紧拿着钱去银行存起来吧,比你自己这么点快多了,还能验验真假!”

    妈妈也来不及再去计较紫菡钻戒的大小和首饰:“对对,让王智名亲自开车送我去!”说着将手里的钱放回箱子,小心翼翼的关了盖子上了锁,又见自己的两个姑子和妯娌也在,不放心走开,大声将王智名喊了进去。紫菡见她如此,摇了摇头走了出去。

    楚磊见紫菡出来了对她说:“亲戚们都送完了,爸爸也在书房睡了。一会儿我们也早点回去吧,让爷爷好好休息休息!”

    紫菡点头答应着,将首饰盒递给刘平让他放到车上,然后自己去换衣服。再出来的时候,楚磊正对王智名说:“你跟我岳母存完钱回来在这里听小姑的吩咐,然后把大姑和叔叔他们也送回去!”

    王智名急声答应,连声说了几个您放心。

    ☆☆☆☆☆

    虽然只是简单的订婚,可紫菡是觉得自己是心神疲惫,在回Q市的路上窝在楚磊的怀里睡着了。她真的是太依恋楚磊的怀抱了,给她温暖,让她安心。

    楚磊让她靠着,不敢轻易妄动,生怕惊醒了她。订婚这整整一天是搞得紧张兮兮,自己的这个丈母娘真是够难缠,他想着想着摇了摇头。到了家的时候楚磊见紫菡在自己怀里睡的正香,就将她抱了进去。

    紫菡觉得自己像是在云雾中穿梭一样,知道是到家了,可是觉得脑子还是一片朦胧,就想在楚磊的怀里多赖一会儿。

    楚磊直接将她抱回卧室放在上。紫菡使劲的搂着他的脖子不肯松开,自己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醒了?”

    “下车的时候就醒了!就想让你多抱一会儿!”

    楚磊笑了,轻轻在她额上一吻,说:“再睡会吧!”紫菡摇了摇头,急忙起上跳下来,帮他换衣服,准备洗澡水。等楚磊冲完澡的时候,紫菡已经做好了晚饭。楚磊说:“你给小姑打个电话,说我们已经到家了,让他们放心,顺便问问爸爸酒醒了没!”

    紫菡听话的打过去,小姑说,爷爷已经吃过晚饭了,爸爸还在睡,妈妈已经回去了,让她们不用担心。

    紫菡放了电话问楚磊:“爸爸到底喝了多少酒?”

    “一共三瓶水井坊,爷爷喝了一杯,我喝的红酒,王智名喝了两杯,他一个人喝了差不多两瓶!”

    紫菡有点埋怨楚磊说:“那你没劝他少喝点啊?”

    “你也看见了,根本劝不住嘛,不过妈妈确实厉害!”紧接着又感叹道:“幸好你从小是带大的,要是妈妈……”楚磊见紫菡的脸色不太好看,停了下来,没再说下去,接着又问道:“菡,将来你不会像妈妈那样对我吧?”

    紫菡眨了眨眼故意说:“我觉得我是该学习学习!”

    “你要是敢,我就拿尺子打你的手!”楚磊接着又问:“那尺子是干吗用的?”

    “过去跟学做衣服时用的,小时候学做家务,织毛衣,做不好就会挨打!”楚磊看着紫菡笑了,心里却想自己真的拥有了一块无价之宝。

    晚饭后,紫菡在房间里收拾衣服,看着只穿了一天的旗袍,以后几乎没有机会去穿觉得有点可惜,也只能将它放在一边准备送去干洗。她又看着那些黄白首饰,那个十克拉的钻戒在首饰盒里特别的显眼,内心里一阵悸动。她问楚磊:“为什么你回来的时候没有告诉我啊?”

    “想给你个惊喜,喜欢吗?”

    “说真话吗?”

    “嗯!”

    “不是很喜欢,我更喜欢我们现在带的侣戒指!”

    “……”

    紫菡记的在一本时尚杂志上看过这样一句话,每个女人都梦想有克拉级的钻戒和一个精品丈夫。紫菡觉得自己是幸运的,她感谢上苍赐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男人。想着想着,她笑出声来,丢下手里的东西,跳到上,靠在楚磊边,声说道:“亲的,抱抱吧!”

    楚磊含笑搂住了紫菡,认真的说道:“从现在开始,你是不是该喊我老公了!”

    “好!老公……”紫菡很乖巧的迎合着楚磊的意思,换了一个深深的吻。

    下章预告:小姑突然告诉木紫菡说输液反应,危在旦夕,木紫菡吓的不知所措。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总裁温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