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探望奶奶

    ( )    在楚磊边,木紫菡不仅仅像是人,更多的却像是个被宠的孩子。每天早上,楚磊都会早起给她煮咖啡或者茶,晚上,也会好牛端给她,还会按时放兑好玫瑰精油的洗澡水。同样紫菡会为他做自己拿手的菜,煲养生的汤,现在她才真正的明白给心的人烧饭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楚磊也越来越喜欢和紫菡在一起的感觉,那种家的感觉实在让他向往。紫菡注意到楚磊几乎是天天回家吃晚饭,她很奇怪的问:“您最近好象应酬很少啊!”楚磊忍不住哈哈大笑:“我太喜欢菡儿做的饭菜了,最重要的是我想当个好男人。”

    ☆☆☆☆☆

    国庆节七天假期,楚磊开车带着紫菡回了家。因为紫菡回来,小姑也就回自己家了。紫菡的父母说是体不好一直都没有过去,倒是王智名知道楚磊跟紫菡一起回来,提着很多营养品和贵重的东西去看望老人。听说他每次给送工资的时候都会带很多东西,紫菡心里明白,王智名是因为楚磊才这么殷勤。

    紫菡爷爷1937年就参军了,有着国内少有的将军军衔。因为是离休的老干部,总喜欢教育教育人。家里人都不喜欢听他讲,楚磊的到来,却让爷爷多了一位听众,每天他都会跟楚磊讲一番大道理,从抗战争讲到越南自卫反击战,从秋将到清史,包括苏联,美国,还有现在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等等一大堆,楚磊只是含笑听着,偶尔也会发表一点自己的意见,基本都是在听爷爷说。

    问紫菡:“楚磊是不是很喜欢你啊?”

    紫菡一愣,笑着说:“我们正在恋!”她没有对老人隐瞒,其实也根本无法隐瞒,楚磊和她之间的亲昵,所有的人一眼就能看的出来。

    有点担忧的说:“他年龄好象比你大很多啊!”

    “爷爷不是也比您大14岁吗?”紫菡的爷爷比大了十四岁,两人还是二婚的,但是他们的感非常好,生病以前,还经常一起手牵手的出去散步买菜,让紫菡很羡慕。

    叹了口气说:“你小时候我总让你什么事都跟我学,学做针线,坐家务,可是这婚姻的事你……”

    紫菡笑着打断了的话:“只要两个人快乐不就行了?单纯的说您和爷爷这一辈子不是很幸福的吗?”

    点了点头又问:“你和震伟的事,他知道吗?”

    “我和刘震伟已经分手很久了,只是一直没告诉您!”

    笑了笑说:“我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分了也好,你和震伟不合适!”

    其实紫菡也猜出早就知道了她和刘震伟的事,只是没有说破而已。妈妈曾经对她说过:“老太太城府太深,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

    “,我和楚磊的事不要告诉我爸妈啊!我担心他们会反对的,您也知道他们的脾气非常固执!”

    “他们怎么可能会反对呢?楚磊有钱,你妈绝对不会反对,我儿子可做不了老婆的主!”紫菡知道,一直嫌弃自己妈妈不会做家务,对爸爸的懒散也是耿耿于怀,只是老人的涵养从来没有表现出来。她有时候也对自己父母很有意见,总觉得父母对爷爷的关心实在太少了。可是两位老人总是说,凡是父母的话都要听,有意见也不许犟嘴,尤其是对母亲,十月怀胎给了自己生命,更不能轻视她。

    紫菡笑着说:“人家还不一定愿意娶我呢,我们还需要时间!”本来自己和他就是一段没有前途的,紫菡又能给什么承诺呢?她老人家是最盼望自己幸福的人了,可是如今紫菡却在拿自己的幸福当赌注,赌输了,她将一无所有!

    午饭后,紫菡在家里清理卫生,忙着消毒。爷爷午睡了,没有午睡的习惯,楚磊见天气好,便跟商量:“我们去公园转转吧?”答应了,楚磊推着,两人一起出了门。

    国庆节时分正是秋高气爽的子,出了门心也很舒爽:“磊,丫头的学习成绩好吗?”

    楚磊愣了一下,回答说:“很好!”

    “在Q市有没有任啊?”

    “紫菡很乖!”

    笑了起来说:“菡儿从六个月大就跟着我和他爷爷,是我一手带大的!”

    “难怪她上的气质和您那么像!”

    继续说道:“你知道吗,菡儿的爸爸叫宋舜,可是她却姓木!”

    楚磊从没有听紫菡提起过,听这样一说心里也觉得奇怪:“为什么?”

    “菡儿的爷爷是她爸爸的继父,菡儿是随了他爷爷的姓!”

    “原来如此!”楚磊好象明白了为什么紫菡的爸爸跟爷爷的关系看上去并不那么融洽了。

    怕楚磊累了,指着一个长椅对他说:“坐一会吧!”楚磊很听话的坐下了。含笑说:“菡儿的爷爷没有孩子,我的四个孩子只有小儿子和菡儿跟着他一个姓!”楚磊点了点头,在一旁安静的听着。“菡儿出生的前一天,我做了一个梦,梦到了上帝耶和华神,你知道基督教吗?”楚磊依然点了点头,笑着说:“听起来有些神奇,耶和华神说,‘我赐给你一个孙女,你要好好抚养她!’所以我一直认定菡儿是上帝赐给我的宝贝!”楚磊问:“您信奉基督教?”点了点头:“我一直信奉基督教,因为她是神赐给我的孙女,从小我就让她受了洗礼!”听到这,楚磊感叹了一声,“原来是真的!”笑着说:“她爷爷从小教她读了太多的书,长大了她反而不怎么在意了!”楚磊安慰说:“其实她还是很虔诚的,而且知识也很丰富!”

    “菡儿是个乖孩子,可能是从小我跟她爷爷对她严厉了些,她格很温顺,如今这个年代恐怕是不太吃香了!”

    “,你放心,我不会让她受一点委屈的!”

    摇了摇头说:“磊啊,人来到这个世界上这一辈子都是在不停的受的委屈,两个相的人在一起受点委屈没有什么,若是伤了心可就难以挽回了!”

    楚磊若有所思的看着,认真的体味她的话:“,我……”没有让他继续说下去:“起风了,我们回去吧!”楚磊急忙答应,默默的推着老太太回去了。

    晚饭时,看着满桌的饭菜,问楚磊:“磊啊,菡儿做的饭还可以吗?”楚磊看着紫菡,脸上还挂着忙碌的汗珠,有些心疼,回答说:“好的很!我没想到她竟会做饭!”紫菡听到楚磊夸她,有点不好意思的低了头。

    爷爷拿出自己泡的酒,让楚磊陪他一起喝。楚磊一看是白酒急忙摆手,推辞说:“上次紫菡爸爸让我喝白酒,把我都灌醉了!”

    爷爷一听沉下脸去,不满的说:“他就是这个毛病,酒风不好,每次喝酒总是非要把人灌醉不可!”

    紫菡在一旁劝他说:“磊,爷爷也就让你喝一杯,你尝尝吧,醉不了的!”

    楚磊答应了,尝了紫菡红闷的,觉得好吃问她:“菡,你这是做的什么这么好吃?”

    “是狗!”

    楚磊听了笑着说:“这东西可是大补的!”

    爷爷在一旁听见,打开了话匣子:“食物里酸入肝,苦入心,甘走脾,辛走肺,咸走肾!秋天肺为主脏,辛味与肺相应,但是吃的多了就会肺气过盛,既而伤肝,因为五行当中,肺属金,肝属木,所谓金克木,秋上更该吃些酸食品来养肝才对!”

    楚磊听着爷爷说的如云里雾里,紫菡看着他的样子笑着说:“爷爷,您说的太多了,他听糊涂了!”又给楚磊解释说:“刚才爷爷的话是黄帝内经上讲的,其实意思就是五行一定要平和才行!而夏秋冬养生的方式方法是都不一样的。”楚磊点了点头,小声问:“你都明白,对不对?”紫菡谦虚的说:“我只明白一点点!”

    爷爷不理他们两人又说:“人一定要懂的养生才能长寿,每天都应该按摩足三里和涌泉!”

    楚磊问:“我知道涌泉是在脚底板上,这足三里在哪里?”

    “就在膝下四指!”

    楚磊突然想起每天晚上紫菡都给他按摩小腿,于是转脸问她:“你每天给我揉腿的位就是足三里是吗?”紫菡点了点头说:“足三里天天按摩可以补脾健胃,增强人的免疫力!”

    “菡,没想到你……”楚磊没有说下去,他本以为木紫菡每天给他按摩腿只为了给他解乏,没想到其中还有这么多的典故,他发现紫菡是越来越值得他好好去好好的珍惜。

    爷爷砸了一口酒说:“这五脏与五行……”

    “爷爷!”紫菡笑着打断了他的话:“您再说下去,菜就凉了!”

    “好好,先吃先吃!”

    晚饭后,紫菡收拾好碗筷,按照爷爷的习惯,泡了新茶。爷爷高兴的对楚磊说:“我就喜欢喝小菡儿泡的茶,用量和水温都刚刚好,她小姑泡的不行!”

    楚磊急忙说:“我知道紫菡对茶很有研究,上次请她喝茶,大红袍一口就尝出来了!”

    爷爷哈哈大笑,指着紫菡说:“大红袍她泡的最好,不过现在她犯懒,不想给我们喝工夫茶!”紫菡红了脸,低了头说:“喝点绿茶就很好!”说着将手里的茶递给爷爷,又端给楚磊:“现在喝正好!”楚磊接了,跟紫菡商量:“明天给我们泡次工夫茶好不好?让我也见识见识你的手艺!”紫菡点头应了。

    服侍爷爷睡下以后,两人在爷爷的书房里聊天。看着爷爷写的书法,楚磊说:“菡,你爷爷不是亲生的吧?”

    “告诉你的?”

    楚磊点了点头又说:“我从小就没有爷爷,父母去世也很早,也没有兄弟姐妹,从来没有人疼我,我很想让爷爷多疼疼我!”紫菡看着他,脸上虽然带着笑,可眼神里充满了忧伤。这是楚磊第一次跟自己提起他的父母家人,她心也跟着疼了起来,但还是忍不住问:“你父母很早就过世了吗?”

    楚磊点了点头,看到紫菡神有些难过,他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绪,说:“气色比我上次来的时候好多了,看来辛毅推荐的药还不错,下次再让刘平送来继续吃!”紫菡内心里非常感激他,轻轻的说了一句:“谢谢你!”

    楚磊享受着紫菡刚柔并进的给他揉腿,一种感动涌上心头,他轻抚紫菡的长发说:“菡,你对我永远都不要说谢谢,好吗?”又接着安慰她:“老太太心里很豁达,一定会好起来的,你不要总这么担心!”紫菡心里明白的根本就没有希望治愈,可是有楚磊在边,自己就更加安心了。楚磊让紫菡停下来,说:“你告诉我足三里在哪,我来给你揉!”“不用了,我每天晚上洗澡的时候会自己揉的!”

    楚磊又问:“菡,你回来不去看看父母吗?”

    “我也很担心他们的体,可是姑姑不在家里,我不大放心!”

    “这样,你明天一早回去看看他们,我在这里你总可以放心吧!”紫菡还是有点担忧的问:“可以吗?”楚磊点了点头说:“放心!”

    第二天早饭后,紫菡就回去了。听说父母两人一直体不太好,紫菡一直很担心,一进门却见爸爸在上网,妈妈在画画,原本悬着的心放了下来。两人见紫菡带了很多海鲜还有烟和茶叶,心里非常高兴。妈妈急忙拉着她坐下问:“紫菡,你在Q市怎么样?还习惯吗?”“很好!”

    “原来刘震伟说你和你们总部的一个叫林捷的副总关系很好,现在你俩都在一个城市,有没有发展?”

    紫菡苦笑着说:“我一直没见到他!”

    “哦!”妈妈叹了口气,又接着说:“前段时间我的一个同事说要给你介绍个男朋友,他家里是搞房地产的,相当的有钱……”

    紫菡烦躁的打断她说:“妈……我老了吗?这么着急把我嫁走啊?”

    “紫菡,你不懂的,结婚和谈恋可不一样,碰到一个好男人很不容易,别像我选了你爸,这辈子算是完了!”

    紫菡心不在焉的应付着她,不再多说话,每次提起爸爸,妈妈就像怨妇一样,千篇一律的说骗了她,看表面倒是不错,就是没本事挣钱,还说爷爷对她也不好……紫菡不想再听下去,推说家里没有人照顾,急匆匆的走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快中午了,紫菡见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见楚磊上还系着围裙,笑着问:“是你做的?”“在的指点下,我做的!”

    “啊?”紫菡瞪大了杏眼,“指点你做的?不可能!我们家的男人是不会进厨房的!”楚磊微微笑着说:“是真的!”紫菡知道这是楚磊第一次做饭,急忙用筷子夹了一口虾仁,吃过之后说:“味道真的不错哦!”

    楚磊摇了摇头说:“菡,回去还是让黄大姐烧饭,实在太辛苦了!”紫菡见爷爷不在边声说:“那你再多疼我点就行了!”

    下章预告:木紫菡同室的朋友被别的系男生约会,称为灭绝师太的约会,楚磊知道后,心里有些担忧,后悔将木紫菡安排在男生居多的法学院。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总裁温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