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楚磊的承诺

    ( )    紫菡不知道楚磊要和谁一起吃饭,也不知道几个人,她只是很仔细的化妆,准备衣服。黄大姐见紫菡换完衣服,感叹道:“年轻真好啊!”紫菡忍不住问道:“大姐,你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男孩,今年刚刚大学毕业!还没有工作呢,我想请你帮忙给楚总说说,到他公司去工作!”紫菡笑着说:“你和楚磊认识那么多年了,比我感深厚的多,你直接找他比我找他还要管用呢!”

    下午很早楚磊就回去接紫菡,路上车堵的厉害,等两人到酒店的时候,楚磊的朋友已经在等他们了,楚磊给紫菡介绍道:“辛毅博士,市立医院的业务院长!”又对辛博士说道:“我太太!”

    辛毅惊讶的看着楚磊,他介绍的非常自然,没有任何的矫揉造作,看来并不是为了讨好眼前的女子,可是自己怎么也搞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就想结婚了。再看紫菡,精致的妆容和搭配的衣服首饰是那么的优雅,有活力不失稳重,时尚又不失典雅,尤其上散发出的气质让人更觉得温柔可亲。

    三人落坐后,楚磊对紫菡说:“辛毅是治疗肿瘤病的专家,你把况仔细说给他听听!”紫菡记起了当初楚磊在飞机上说过要帮她找个好大夫给治病,没想到回来刚几天就真的找了大夫。

    紫菡来不及感激楚磊,急忙对辛毅说道:“我前年查出肺部肿瘤,当时医院的大夫说,肺部的肿瘤是扩散后转移过去,并不是原发肿瘤,接着做了全的CT扫描,查到原发肿瘤在纵隔上”

    辛毅点了点头问:“有没有手术?”

    “没有,一直也没有告诉老人得了癌症!”

    “你的意思是老人的病已经查出两年多了?”

    紫菡听到辛毅的话音里有些质疑,神也变得暗淡起来,她回到说:“当时大夫说我也就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

    “看来还不错,一般癌细胞到了肺部以后扩散速度是相当惊人的!”

    辛毅的话让她的心更加的难受了,眼眶也跟着红了,楚磊看见她的表,骂辛毅说:“你少拿在医院里的那一来吓唬人,他们医院的大夫说两个月就不行了,现在都两年了还好好的呢,你就说该怎么治就行了!”

    辛毅被楚磊骂的脸都红了,急忙辩解:“楚磊,我不是吓唬人的,这是实事求是,我没有见到病人,更没有看到任何的病历和片子,只是听你太太这么简单一说,我也不好下结论……”

    楚磊打断了他的话:“知道了,你准备这周末跟我一起去给老人看看!”

    “楚磊,我可是院长……”

    “星期六一早我去接你!”紫菡见楚磊对辛毅说话丝毫不客气,而且辛毅对楚磊并不是那么非常尊敬,看来两人的关系一定非同一般。

    晚上,回到家里,楚磊跟紫菡商量:“明天让刘平送你回去好吗?你先准备一下的病历,回头辛毅要看的!”

    紫菡点了点头,想想从欧洲回来已经一个星期了,没有给家里打电话,也不知道体如何,早就该回去了,可是想想就要和楚磊分开了,她心里却有了一种不舍,她开始觉得左右为难起来。

    紫菡莫不做声的回房间去收拾东西才发现买的东西太多了,除了数不清的衣服,还有给父母朋友买的礼物。楚磊给她好牛端进去的时候,发现地上放着几个大纸箱,她还在不停的忙着,楚磊笑着问“你这是要搬家吗?”紫菡自己揉了揉酸疼的胳膊苦笑着说:“买的东西每次都让快递回来,现在才知道有这么多!你给我买的衣服够我穿十年的了!”

    看着她将衣服一件一件的放进纸箱,楚磊心头突然涌上一股恐慌,急忙将手里的牛放在一边,抓住紫菡的胳膊,颤声问道:“你这是做什么?把东西全部收拾走要离开我吗?”紫菡也一时无语了,难道不是吗?难道她还是该留在这里吗?楚磊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我只是让你回去准备一下的病历资料,难道你想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吗?”紫菡也紧紧的搂住他的腰柔声说:“你知道我有多么的不舍!”

    楚磊听到她这样回答像孩子一般笑了,“你先回去准备一下的病历,爷爷肯定都想你了,还有你给朋友们买的礼物也该送给人家了!”紫菡点了点头。

    第二天一早刘平准时到别墅去接紫菡。他一边往车上搬东西,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买了不少的东西啊!”天气很,等他搬完东西,上的衣服全湿透了。紫菡也有点难为,这仅仅是带给朋友和家人的礼物,楚磊给自己买的东西还堆在卧室和书房里。紫菡取了一个从法国买的钱包递给刘平说:“这是我挑的,送给你的,你可不要嫌弃!”刘平惊讶的接了过去,笑着说:“谢谢你,没想到你跟楚总出门还记着我!”

    两个月没有见她了,如今回来了心格外的好,急忙吩咐小姑张罗着包饺子。看着高兴的样子,紫菡忍不住笑了,她想起了电视剧渴望里的刘老太太,只要遇到高兴的事就包饺子。紫菡心里很感激楚磊在国外为买了很多药和补品,她开始幻想的病真的会好起来。况且那天辛毅也说了,肿瘤也许是良的。紫菡将所有的病历和CT片子都找出来交给姑姑,告诉她说周末会有大夫来给老人看病。

    午饭后,紫菡安顿好便去看自己父母。给爸爸带了烟草和烟斗,还有给妈妈买了顶级品牌的皮包,衣服和首饰。看着紫菡带回来的东西,妈妈高兴的眉开眼笑,一边看一边问:“你这次去欧洲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那天刘震伟来说他问过你们同事,说是像你这样级别不可能被派到国外交流的!”紫菡听这话很吃惊,暗自猜测刘震伟找谁打听的。紫菡的妈妈接着说:“他非要给你打电话,你爸说等你回来再说,他就是不同意,简直像只疯狗!”紫菡叹了口气问:“他走了以后有没有再来过?”

    “没有,只打过一个电话,说是他妈妈也说了,让你们两个人分手!还说送了你一串珍珠项链,要你还给他,真是抠门!”

    “还给他就是了,本来就是人家买的!”紫菡回想起在夜总会里被抓的珠散链断,是否就预示着将来的曲终人散,或许一切都是命中注定的。妈妈见她发呆,推了推她问:“你到底是跟谁去的欧洲啊?真是那个叫林捷的吗?这东西是他买的?倒很会买东西!”紫菡摇了摇头:“我们华东的老总,公司的董事!”“公司董事?怎么会突然让你去呢?”看着自己妈妈背着包在镜子前面晃来晃去,紫菡编了个瞎话说:“他让我给他当翻译的!”她不知道该不该和父母说她和楚磊的问题,其实更多的是她不知道该说什么,自己都不明白和楚磊到底是什么关系。

    宋舜对紫菡和刘震伟分手的事非常不满,可现在刘震伟先提了出来,他也没了话说。况且紫菡这次去欧洲回来还给他买了喜欢的东西,心里反而气恼刘震伟不懂事,心眼太小,加上对震伟妈妈也没有好印象,也附和紫菡妈妈说分手好,省的将来结婚受气,反正年纪小,将来还有更好的之类的话。

    紫菡在自己的房间里收拾东西,看到刘震伟送她的那串珍珠项链,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虽然秦鹏找人修好了,几乎看不出被修的痕迹,可是她心里明白,这修复的东西永远不能和原来的相比。紫菡忍不住摸了摸颈上带的珍珠项链,是楚磊在法国给她买的,只有一颗,却价值不菲。记得买的时候楚磊曾经说,买一颗珍珠永远都不会散掉。紫菡默默的将刘震伟曾经送他的东西整理了,全部装到一个纸盒里,想找个时间还给他。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总裁温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