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决定嫁了

    ( )    刘震伟是个非常会制造浪漫的男人,自从他和木紫菡的关系明确以后,每天都会开车准时到她的公司接她下班,总会在上一束玫瑰花枯萎前送给她新的红玫瑰。曾经有人说过,再坚硬的女人心也会输给带刺的红玫瑰,在刘震伟如此的攻势下,他们之间的恋就火速进展着。突然有一天,刘震伟问她:“这周末你有没有时间?我妈妈想见你!”紫菡听到他说这个有些吃惊,刘震伟对她很好,一直很宠她,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总是让自己觉得不塌实。虽然在内心里已经慢慢的接受了他,可是在她看来拜见对方家长就是婚姻的前奏,而她却还没有准备好。木紫菡用周末加班这个最俗的借口拒绝了刘震伟。刘震伟并不介意,他很体谅的说:“我等你有时间了,再通知我妈妈!好吗?”紫菡见刘震伟如此理解自己,点了点头,心里也有点过意不去。

    紫菡工作一周累的只想睡觉,没想到一早就被爸爸叫醒了。她揉着惺忪的睡眼问:“什么事啊?周末也不肯让人睡懒觉啊?”宋舜在她边坐下,苦口婆心的劝道:“我觉得你和刘震伟已经谈的时间不短了,是不是该去拜访一下人家父母啊?”木紫菡被他叫醒就有些不高兴,又谈到去拜见刘震伟的家长心里更加烦躁起来,问道:“是不是又是刘震伟又求你帮忙了?”宋舜笑了笑,接着说:“震伟人真的不错,抛开别的不说,单说对你也是没得说啊!”木紫菡有点无可奈何的说:“那就先让他去见见爷爷吧,如果他们二老没意见再说!”

    得肺癌有一年多了,紫菡的小姑姑一直住在娘家照顾生病的。因为是周末,木紫菡的大姑和叔叔也都在家里。看着这么多人,刘震伟有点拘谨的坐在沙发上。爷爷上下不停的打量着他,却没多说话。先问道:“听说你爸爸是市政府的秘书长!”

    “是的!马上就要再提拔了!”听到紫菡问自己父亲的事,刘震伟回答的底气十足。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依旧平静的说:“菡儿从小是跟着我们长大的,脾气格难免惯些!恐怕你父母要多担待她才行!”听紫菡这么说话,刘震伟心里一喜,知道这一关算是过了。见刘震伟喜形于色,淡淡的说:“我累了,想去躺一会!就不陪你了。”紫菡跟姑姑赶紧将她扶进了卧室。上歪着,问紫菡:“你们认识多久了?”

    “还不到半年!”

    “唉!”叹了口气继续说:“我看刘震伟可是有点少爷格,跟着他恐怕你会受委屈……”

    紫菡的姑姑笑着打断了老太太的话:“妈,这您就别担心了,人家刘镇伟家庭条件多好啊!先不说别的,有房子两人就可以少奋斗好几年呢!”

    “丫头从小是跟我长大的,格我最了解了,太温顺了。看刘震伟就能知道他父母的教育,特别是他妈妈,若是个挑理的婆婆,丫头就要跟着受累了!”紫菡低着头不吭声,认真的听的话。小姑姑继续劝道:“妈,他们家里有车有房也有势力,震伟又在法院工作,人也不错,到哪去找这么合适的!”摇了摇头,又见木紫菡很沮丧的样子劝她:“你也不要听了的话就这么没精打采的,顺其自然吧!缘分都是上天给订下来的谁也改变不了!”紫菡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小姑姑一边收拾被褥,一边笑着说:“您整天跟我说紫菡是天生的富贵命,还真是让您给说准了,刘震伟现在这么年轻就是法官,将来真是大有前途呢!”摇了摇头,却没有说话,而紫菡心里却渐渐有些不安。

    送走了刘震伟,木紫菡给最好的朋友赵冬晴打电话:“晚上有没有时间?”电话的那一端嬉笑着:“菡大美女要找我,就是有约会也得推了!”紫菡忍不住取笑她:“恐怕你是没有人约吧?”冬晴哈哈大笑说:“谁说没有人约,你这不是在约我吗?”两人约了时间见面,冬晴见她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问道:“怎么看上去绪不高啊?出什么事了?”紫菡苦笑着回答:“我决定去见刘震伟的父母了!”

    冬晴一脸惊异的盯着她,看了半天问:“你这要把自己嫁了?”紫菡没有说话,表示默认。“木紫菡,那么多追你的,他也不是最好的,谈谈恋就行了,何必当真呢?”

    “谈恋的结果不就是结婚嘛!”

    “我是觉得你决定的太早了!你才二十三岁,过几年也不着急呀!何必这么早给自己上婚姻的枷锁?”

    紫菡淡淡的说:“我想过了,其实说结婚,刘震伟确实是个不错的选择,人长的不错。家庭条件也好,像我姑姑说的至少不用两个人结婚以后再奋斗多年才能熬房子出来!”冬晴好像不认识似的看着木紫菡:“我记得你曾经说过一定要和相的人在一起,如今也变的这么现实了?早知道是这样,大学的时候为什么不和蒋克好?你要比家庭条件,刘震伟家能和他家比吗?蒋克对你可是一往深呢!”

    “不是家庭条件的问题,我在乎的不是这个,我只是觉得刘震伟确实很体贴,细心,是个值得托付终的人,况且我肺癌都这么久了,说不定哪天就……”说到的病木紫菡的眼眶又湿了,她顿了顿说:“我想趁着还活着结婚!”冬晴听着也很伤感,但还是说:“我是觉得你嫁给刘震伟太不值得!那么多比他好的……”

    “算了,不说了!越说越烦!”紫菡打断了冬晴的话。

    周下午,刘震伟很早就来接紫菡,见她脸上虽然带着微笑,眼神中却还是闪烁出一点紧张。一进门,震伟的妈妈很的说:“震伟很早就在家里提到你了,一直就想请你来坐坐,可把你盼来了!”紫菡虽然有心理准备,但是难以掩饰脸上的羞涩和不安。震伟妈妈拉着紫菡的手让她坐在自己边,一眼看去的确是个不折不扣的美女,一合体的连衣裙,长发披在肩后,温柔中带着几分飘逸,柳眉如月,星眸含水,俏丽又不乏多。震伟妈妈盯着木紫菡看的入神,接着说:“震伟说他认识了一个女孩,不光材好长的也非常漂亮,开始还不信,这一见我觉得比他说的还好!”听震伟妈妈如此的夸奖,紫菡的脸更红了,只是微笑听着。震伟妈妈接着问:“听说你爸爸是个什么局的局长……”刘震伟见自己妈妈絮叨起来,急忙打断说:“我爸呢?”“马上就回来了!”震伟妈妈说着起去了另外一个房间,不一会手里捧着一个精美的礼盒走了出来,她递给木紫菡说:“这是送给你的见面礼,打开看看喜不喜欢!”紫菡听话的打开,是一名贵的侣表,还有一个红包。她急忙推辞:“伯母,这也太贵重了!这怎么……”震伟妈妈微微一笑,脸上带着些许的骄傲:“这算什么!只要你喜欢就行!”“可是……”紫菡还想说什么,就听见门响,刘震伟的爸爸回来了。刘新南刚进门就问:“客人来了吗?”紫菡听见急忙站起来。刘新南看了木紫菡一眼,笑着说:“震伟眼光不错啊!紫菡长的真是漂亮!”震伟妈妈看老公回来了,急忙说:“时间不早了,新南,咱们快一起出去吃饭吧!”

    木紫菡听这话急忙推辞:“不用麻烦了,伯母,我爸爸一个人在家里我还是回去了!”震伟妈妈摆了摆手说:“这还不简单,叫上你父亲一起去吃好了!正好吃饭的时候商量商量赶紧把你们两人的事订下来。新南,你亲自给紫菡爸爸打电话,让司机开车过去接他!”紫菡想阻止,可刘新南的速度更快。宋舜巴不得能赶紧和刘新南搭上亲家,电话一来就马上答应了。木紫菡感到有点措手不及,这一切有点太快了,快的让自己跟不上步伐。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总裁温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