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老爸做媒

    ( )    自从有了木紫菡的联系方式,刘震伟便经常约她一起散步。每次晚上九点前准时送她回家,偶尔紫菡会客气的请他进门喝杯茶再走。久而久之,他和紫菡的父亲也相互熟悉了。木紫菡的爸爸宋舜是Z市广播局的局长,政界里官职小的犹如池塘里的鱼虫子。好歹沾了文艺界和娱乐圈的边缘,大小也算是个知名人士,自己也颇有点沾沾自喜。在同辈人中思想也比较前卫,而相对于工作来讲他更喜欢上网,写博客,泡社区,当斑竹。

    一天晚上木紫菡因为公司加班,回家很晚。破天荒的,爸爸已经做了晚饭,摆好桌子等着她。紫菡看着丰盛的饭菜,心想自从家搬回来住这半年的时间里,父亲基本没有进过厨房,更别说做饭了。她含笑问:“爸爸,今天怎么突然高兴,亲自下厨了?”

    “我今天在家休息,最近看你特别忙犒劳一下!”

    紫菡急忙谢过,笑着在餐桌前坐了,随手夹起一块红烧茄子放到嘴里说:“让我先验证验证您的手艺!”宋舜见她咽了下去急忙问:“味道怎么样?”紫菡点点头,对他翘了翘大拇指说:“很不错!”

    “觉得好吃就多吃点,正好我还有别的事找你谈!”

    听爸爸这话,木紫菡将筷子一放,故意长长的叹了口气说:“古人说的好,无事献殷勤……”她没有说再说下去,停下来直直的看着他。宋舜听了不好笑说:“我是你爸,能害你吗?”紫菡笑了笑问:“是不是我妈不在家,最近手头又紧了?”宋舜一听这话脸上显出些许的尴尬,毕竟总是问孩子要钱花总是有点难为,他淡淡的说:“这个只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你的终大事!”

    “终大事?”木紫菡没想到爸爸会跟自己谈论这个话题,一时间愣住了,正色问:“爸,您这是什么意思?”宋舜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反而问道:“你今年二十三了吧?”紫菡点了点头,宋舜又继续说:“在法律上讲已经到了国家规定的晚婚年龄!”紫菡嘴里应着,重新拿起了筷子,心里猜测自己父亲到底想说什么。“我觉得你也该谈个男朋友!”木紫菡抬头看了看他,脸上的笑容略显僵硬,刻意掩饰过的眼神告诉自己一定还有其他所不知道的事,她没有回答,等着爸爸继续往下说。宋舜等着木紫菡接话,没想到她却沉默着吃饭,一时也拿不准她的心思,于是直截了当的说:“接触了这么久,我觉得刘震伟人就很不错!”听他说这个,木紫菡释然了。她忍不住轻轻的哼了一声,言语和表都微微的带出一点不屑的问:“您怎么看好他了?”宋舜不假思索的说:“当然是他老爷子!”说完点了支烟,升腾的烟雾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香味。木紫菡见他大有长谈的架势,索饭也不吃了,两只胳膊撑在餐桌上听他讲。“这烟是刘震伟下午刚送过来的!”木紫菡瞥了一眼烟盒,点了点头说:“软中华,好烟!”宋舜看出自己女儿有些很不在意,他皱了皱眉问:“你对刘震伟不满意?”

    “谈不上,还不熟悉!”

    “刘震伟他爸爸就是咱们Z市的市府秘书长刘新南!”

    “嗯。”

    “刘震伟现在在市法院工作,全院最年轻的法官!”

    “嗯。”

    宋舜好像是说给木紫菡听,又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依这样发展下去,刘震伟不到三十五就有可能是院长了!”

    木紫菡不冷不的问:“你是想我不到三十五成为院长夫人?”

    宋舜觉得自己说了半天,她总挂着这副不以为然的表有点恼怒,也不想再跟她兜圈子,直接说道:“今天下午刘震伟来咱们家了,给我带了两条烟,他说他很喜欢你,又不好意思跟你直接说,所以让我帮忙……”

    木紫菡突然觉得十分可笑,嘴里说出的话也变得有些刻薄:“您这是说媒拉纤来了?真的是吃人家的嘴短了吧?”宋舜一直在想如果能和刘新南成为亲家,对自己的将来还是大大有利,况且看上去刘震伟脾气格也还说的过去,事业前途更是一片光明。再看自己女儿,也许是自己见过太多的美女,又觉得她长的也不是那么出众,能找到刘震伟这样的简直是祖宗积德。于是又接着说:“你是我女儿,我当然希望你幸福,他家有房有车,有钱还有权,跟他结婚,你一点也不吃亏……”

    听他说这个,木紫菡突然有些烦躁。她觉得自己父亲说的这些东西跟根本没有关系,于是站起冷冷的说:“那你嫁他吧!”宋舜见她这样排斥,也不好再说下去,眼睁睁的看着她回了房间一个人在餐厅里生闷气。

重要声明:小说《黑道总裁温柔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