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无法释怀

    看到惠里奈只是留给一个背面给他,幸村精市的心里不有些生疼。

    他有些麻木的上,然后拉上墙灯。

    同样侧躺在上的他耳边不停萦绕着惠里奈的那句‘如果我说,Tony是我未婚先孕的孩子,你会接受吗’。

    幸村精市心底有无数个声音告诉他,他当然会接受,因为那是你的孩子。

    可是,那时嘴边的话还未开口,惠里奈却像是得到了别的答案一般只留下一个侧睡的背影给他。

    幸村精市只觉得心里很难受,真的很难受。

    不管Tony那个小男孩是怎么来的,他都觉得难受。

    不,更确切的说他应该是嫉妒,非常嫉妒。

    突然附上的温暖,让并未闭上眼睛的惠里奈并未试图挣脱开缠上她的人。

    “惠里奈,如果我说,我嫉妒死了那个让你生下Tony的人呢?”幸村最终转看着那样背对他的影,不自的拥住了她。

    “我真的好嫉妒,嫉妒那个能够抱你的人。可是,我也好开心,只有我才娶到你。但是,我无法不承认我真的很嫉妒。”

    “我是真的很难过,为什么我是现在才知道Tony的存在呢?我一点也不想关于惠里奈你所有的事,我都会是最后一个才知道的人。”

    一边断断续续说着的幸村,不由得更加抱紧怀里的人。

    他知道她没有睡着,他知道她有在听他说的话。

    这么久的相处,他早已可以从她的呼吸声中判断出她是否熟睡。

    算是卑鄙了些,骄傲的幸村精市刻意暴露出自己的脆弱心境,不过是想要换取惠里奈的心疼,换取惠里奈对他们之间关系的一种正视。

    “精市,真的是一个笨蛋。”转同样紧紧抱住幸村,面对幸村精市,她总是摒弃了她做事的理变得很感

    可是,那般睥睨众人之态,那般骄傲的幸村居然会对她放下所有的傲气,这真的让她意外,甚至,也让她有着女人虚荣心的自我满足。

    一次一次刻意忽视他的变化,刻意对他的暗示装作毫不知。这样她比起对她袒露心扉的精市,是多么的自私卑鄙啊。

    “Tony的事,一点也不想对你隐瞒。只是,Tony是爸爸、妈妈还有我爷爷他们若是知道都会反对的存在。Tony他,是不该有的存在。”惠里奈头深山埋在幸村的怀里说道。

    不该有的存在吗?

    惠里奈不知道,她的话是对幸村的完全误导。

    幸村精市没有再好奇,能够得到惠里奈的回音他已经很满足了。

    他相信惠里奈也对他有了感,不然,她完全可以不顾及他的感受不对他解释继续装睡下去。

    两人在洛杉矶的平安夜紧紧相依,是不是代表他们彼此间的心更加的靠近了呢?

    次,习惯早起的幸村精市伸手抚摸侧却是发现早已冰凉。

    漱洗完毕之后,下楼后的他便看到越前伦子在厨房忙进忙出。

    “早安,越前伯母。”幸村伸手帮越前伦子接下盘子。

    “幸村君,早安,怎么不多休息下?”越前伦子感激的看了他一眼。

    “我习惯早起做运动。”

    “这样啊,和我家南次郎一样。如果幸村君想和南次郎对打的话,现在可是好机会哦。”越前伦子对幸村眨眨眼说道。

    “好,谢谢您。”幸村精市把盘子放在了餐桌上,四处张望了下,却是没有发现惠里奈的影。

    “在找Carol吗?”

    “嗯,请问您知道她去哪里了吗?”

    “幸村君,Carol没有对你明说吗?”越前伦子不经意的反问让幸村挑了挑眉。

    幸村默不作声,昨晚惠里奈只是对他说今天她要出去一趟,可是也没想到一大早就看不到她的影了。

    看到幸村没有说话,越前伦子叹了口气:“幸村君,Carol的事我虽然知道的不多,但是那孩子心思却是很细。就拿她对Tony的态度来说,那孩子明明一直都很关心照顾Tony,却是表现出对他不闻不问的态度。”

    幸村精市在一边认真的听着越前伦子的话,按捺不住好奇心里的嫉妒的那个人,不问道:“越前伯母您很早就认识惠里奈了,算是惠里奈在美国很亲近的人了。那么,请问您知道Tony的父亲是谁吗?”

    “Tony父亲?我不知道,而且,Carol并不开心提到Tony的生父和生母。”

    等等,Tony的生父和生母?

    “Tony不就是惠里奈的孩子的吗?您怎么提到他的生母?”幸村精市突感惊讶。

    “幸村君,莫非你以为Carol就是Tony的母亲?”

    看出幸村的误解,越前伦子笑着解释道:“Tony是5年前的一个雨夜Carol抱回来的孩子。而且,后来听Carol不经意间提过一次,Tony的母亲就是在圣诞节过世的。”

    原来,Tony不是惠里奈的亲生孩子吗?

    那么,她为什么要那样问他呢?

    惠里奈一大早的离开是和Tony的生母有关系吗?

    惠里奈穿着深色大衣,脚上穿着一双细高跟的长靴在昨晚下了一夜大雪所堆积起来的雪地里缓慢地一步一步走着。

    放晴的天空下的少女在一片雪白的世界里显得格格不入,尤其是她手中那鲜明得耀眼的一束小雏菊。

    这里是一个空旷寂静的世界,除了管理员,鲜少会有人在圣诞节出现在这里。

    远远望去,有满枝头挂满白雪的的排排树木陪衬下的却是冰冷水泥所建构的世界。

    基本上每一个墓碑上都有着墓志铭,可是,惠里奈的脚步却是停留在只有一张照片和一个刻有文名字的墓碑面前。

    今时京子,这是墓碑上所刻着的名字。

    照片中的少女有着甜美的面容以及和那甜美面容并不搭配的浅淡笑容。

    这样清浅的笑容会让人忽视她的美丽,并不耐人寻味,吸引他人,反倒是让她甜美的面容减了一分姿色。

    可是,初见这样清浅笑容的惠里奈却觉得这样的少女犹如小雏菊般清新。

    那时候的她并不明白少女清浅笑容下掩下的是多少辛酸和胆怯,多少委屈和悲伤。

    今时京子,是她入读樱花女子学院时认识的第一个人,也是她最为珍视的朋友。

    记忆里的今时京子总是很胆小,虽然比她还要大上两岁,可是在她面前那样懦弱的格更像是一个需要被照顾的小妹妹。

    只要她一离开她的视线,很有可能随时被欺负。

    学校里的人都很意外,那时候才念一年级的她和即将升入高中部的今时京子是如何成为朋友的。

    毕竟,两人间的格相差太远。可是,强势如她,懦弱如京子却都没有在意大家的流言蜚语。

    而且,那时候的她,并不在意京子的懦弱。

    只要她在学院里有足够强大的能力,作为朋友的她一样可以保护到京子。

    她刚入学院之时,便进入学生会,树敌众多。别人找不了她的麻烦,全部算计在京子头上。

    对于今时京子,她有过愧疚,有过感激。

    可是,她却不曾言语。

    只是,用着自己的真心回报她从京子上所获取的友

    可是,在一切真相所展示在惠里奈眼前的时候,她才知道曾经的她是多么的可笑。

    她所付出的真心不过是别人所算计好的一部分。

    今时京子她,一直恨着她,一直深深的恨着她。

    在一切真相□呈现在她面前的时候,她才知道,原来友也可以是虚假的。

    从一开始对她的接近不过是京子遵从她家族的安排,一面在自己面前装可怜人,一面背地里帮她挑起了不少人的怨恨,让她从入学起就过得举步维艰,不得不小心为上,步步为营。

    可是,她却是对这样人付出了三年的真心。

    她怎么能不恨她,不怨她,不怪她?

    可是,她更恨,更怨,更怪那个一直被谎言所蒙蔽了三年的自己。

    如果,如果不是京子对她因为嫉恨得恨不得毁掉她,找上大岛希,恐怕,她还是会被这样虚假的友继续蒙蔽,被这样虚假的朋友继续耍得团团转。

    今时京子她,是她忍足惠里奈一生之中所犯的第二个错误,是她愿意承认却必须去正视的污点。

    可是,她就突然那样死了。

    她的猝死,剥夺了让她报复和怨恨的机会。

    可是,为什么你死掉了,却是让我永远也摆脱不了你了呢?

    为什么要留下Tony这个你和那个同样恶心肮脏虚伪卑鄙无耻的孩子让我来抚养呢?

    为什么?

    惠里奈轻抚着墓碑上的照片,极度温柔的动作下,内心却是极度复杂。

    今时京子,无论你曾经带给我怎样虚假的友,无论你带给我怎样的伤害,这一切都随着你的死亡消失无踪。

    可是,尽管我一遍一遍说服自己,你已经死了。

    可是,我始终无法释怀。

    同样,也无法对你原谅。

    或许,我会一直恨,对你,继续恨下去。

    其实,上天早已给了你最好的报复。

    如果说上天给了你最好的报复,那就是让你拥有了你和你所的人的孩子,可是,却没给你抚养他长大的机会。

    如果说上天给了你最残忍的报复,那就是让你深深上了一个人,可是,却没有给你他同等于你深他的感

    可是,尽管你已经得到了只有的结局。

    我依然无法释怀,更是无法原谅在我没有对你报复你所带给我的一切时就猝死的你。

    或许,维系在我们那段虚假友的最后,就只有我对你永远也无法消散的恨意。

    今时京子,你知道上天对你最残忍的报复是什么吗?

    就是你的儿子喊着你生前最嫉妒、最恨的人为妈妈!

    惠里奈最终嫌恶的拿开了抚摸着照片的手,原本拿在手中的花束早已被她扔弃在面前的墓碑上。

    离去的背影带着悲的诀别,散落在墓碑前的小雏菊在白色雪地的背景下,显得艳丽无比。

    许久之后,来过的人,撒气般的拣起一支支散开的小雏菊,抛向了远处。

    转看到墓碑上的照片的人,眼底流露出残忍的冷笑。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