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未婚妈妈

    被隐瞒了呢?

    被惠里奈拉进屋子坐下的幸村,看到随后被怀抱着猫的越前龙马一手牵进屋子的那个小男孩不时看向惠里奈时所流露出沮丧的表如此想到。

    惠里奈对那孩子异常的冷淡本就显得反常。

    更何况……

    ‘Mu……’那个孩子看到惠里奈时未叫完的称呼,让人不难猜测到什么。

    幸村心底由生一种苦涩被他隐隐压制住,随即看到他们两人自进屋坐在沙发上起依然交握在一起的双手,嘴角不勾起自嘲的笑容。

    牵着那个小男孩的手进屋的越前龙马对惠里奈方才的举动有些不满,不,应该说一直以来对惠里奈对Tony的态度都很不满。

    “啊啦,伦子妈妈做的菜可真香啊,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尝到了吧!”其后,提着惠里奈和幸村的行李进屋的人,仿佛未察觉室内冷凝的气氛,放下手中的行李如释重负闻着从厨房传出来的香味说道。

    “切,就只知道吃。越前龙雅,你还MA DA MA DA DA NE!”越前龙马没好声没好气的接了一句,却是不忘加上自己那嚣张气人的口头禅。

    “喂,小不点说什么呢!”对于自家弟弟,越前龙雅毫不客气的弄乱他头上的帽子,却是得到自家弟弟狠狠瞪视了他一眼。

    “我去厨房帮伦子阿姨。”惠里奈已然察觉到边幸村的变化,却是暂时不想对他解释Tony的事,起离开。

    空留下的三人加一个小男孩,你望望我,我看看你。

    “Hey,Tony,你怎么都不叫人?”越前龙雅不抱起那个小男孩坐在了幸村附近的沙发上。

    “龙雅叔叔,Mummy果然是不喜欢Tony。”没有了惠里奈所在的客厅,Tony并不避忌他对惠里奈的称呼。

    Mummy?

    果然,是他不愿意去确认的事实。

    Tony从越前龙雅上跳下来,走到了刚刚和自己妈一起来的男人边,小心翼翼的开口问道:“你刚刚和我的Mummy在一起,请问你是谁?”

    幸村看着眼前的可的孩子,压抑心中的酸涩说道:“你叫Tony是吧,如果你愿意,你可以叫我Daddy。因为,我是你Mummy在本的合法丈夫。”

    可是,既然是惠里奈的儿子,他即使有些意外和难以接受惠里奈的隐瞒,但是,不可否认他也会是他法律上的儿子。

    “咳咳咳。你刚刚说什么?”正在喝橙汁的越前龙雅听到幸村口中说出的事实,让他大吃一惊。

    一旁原本在和怀中的猫儿玩耍的越前龙马听到此话也不抬起了头,睁大了他那双可的猫眼。

    “龙雅叔叔,你太丢人了。”Tony其实是一个很活泼的小男孩,对着现在吃惊的越前龙雅说道,“刚刚他不是说过了吗?他是我Mummy的合法丈夫,也是Tony的Daddy哦!”

    小男孩突然洋溢的笑脸,让让不觉得之前他那有些闷闷不乐的他只是你的错觉。

    幸村精市不摸了摸Tony的头,这样的可的孩子,为什么在惠里奈面前会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而且,惠里奈显然是对这个孩子视而不见。

    “Tony,我记得我警告过你,不要叫我Mummy。”突然插入的冷淡语气,让幸村意外惠里奈居然会对一个孩子发脾气,更是如此重的语气。

    “……对,对不起。”看着自家Mummy端着一盘削好的水果出现,Tony垂下头弱弱的说道。

    幸村看着刚刚那个活泼的孩子迅速消失不见,只有对惠里奈的唯唯诺诺。

    “啊咧啊咧,少女何必要划分得那么清楚?哟,有客人在啊,又是一个青少年啊!”南次郎和出现的惠里奈一样,手中端着一个餐盘,只不过餐盘里装有的却是一碟苹果派。

    “您们好,我是幸村精市。”幸村精市站起接过惠里奈手中递过来的水果对越前南次郎和他后的越前伦子说道。

    “大叔,伦子阿姨,幸村精市是我在几个月前结婚的丈夫。”惠里奈对越前一家介绍他的份,毕竟,越前一家也算是她在美国比较亲近的人了。

    之前在美国上大学的时候,她是晚入学的。因为心受到创伤的关系便在洛杉矶租下了一房子静养,而房东则是越前一家。她刚搬来的时候,越前龙马还是一个小孩子,而越前龙雅早已离家出走去追寻他的梦想去了。

    后来她去学校学习的时候,也没有退掉租下的房子,而是请下了一个保姆帮她长期照顾那时还是婴儿的Tony。

    而她则是在纽约一面忙着应付学校的课程,一面紧随着师傅在华尔街学习实战经验,偶尔抽空才会回到洛杉矶。

    5年来她在美国都是过着这样几处奔波的子。

    和越前一家的相处,起先则是因为他们对同是本人的她独自一人在美国生活甚为照顾。其后,则是他们经常帮助不在家的她照顾孩子。

    她时常在纽约,□乏术。还是婴儿的Tony,那时候时常生病,保姆忙不过来时,伦子阿姨总是会帮忙。

    后来,她每一次回到洛杉矶的时候,都会被伦子阿姨一家款待给了在异国他乡的她足够多的家的温暖。长此以往,越加长大的Tony也时常逗留在伦子家。

    不过,后来越前一家回到本居住了一年。在那一年,她回到洛杉矶的时候,认识到了流浪归家的越前龙雅。

    所以,对于越前一家的感,惠里奈是甚为珍惜。

    毕竟,在美国,是他们一家给予了在外生活的她有了家的感觉和温馨。

    “啊,我想起这位青少年是哪一位了。”越前南次郎一直盯着幸村精市,那气氛诡异的。

    不过,他突然叫出了一声,然后手指指向了幸村精市激动的说道:“你就是让我们家臭小子陷入苦战的那个少年,嘿嘿,少年,现在要不要和我去球场打上几场?”

    越前龙雅和越前龙马两兄弟见识到这般的父亲,再度抚额的同时不都觉得丢脸撇开了头。

    幸村精市当然希望和越前南次郎对战,毕竟,越前南次郎是本的武士。只不过,他提出的邀约,实在是不该在要大家一起快要吃饭的时候吧。

    “南次郎,现在是要吃晚餐了。”越前伦子适时的阻止,不过,她那温和的微笑却是让越前南次郎脑后一阵发麻,赶紧听话的坐下。

    “呐,龙马、龙雅,还有小Tony,你们先去洗手吧。”越前伦子对几个孩子亲切的说道,随后,欣慰的看向惠里奈和幸村,“幸村君,请不要不自在,就当做是在自己家里吧。Carol对我们家来说就像是自家人。”

    “好,谢谢您,越前伯母。”看到惠里奈和越前一家的熟络,幸村精市心里已了然。

    “Carol,刚刚过分了哟。明明是关心Tony的不是吗?每一次见面却故意这样对待Tony。”越前伦子想到刚刚出来时听到惠里奈的冷语,一边摆放着餐桌上的餐具一边稍有责备的看向惠里奈。

    “阿姨,你明知道。”

    “嗨嗨,我知道你想要说的。嘛嘛,今年圣诞节你为Tony准备的礼物,我可不知道再继续编下什么善意的谎言啰。”越前伦子对惠里奈无奈的摊摊手。

    “阿姨。”惠里奈有些嗔怪的说道,却没有注意到幸村看向她的视线。

    “伦子,有Tony最喜欢喝的蓝莓汁吗?”洗好手的Tony跑到了越前伦子边,被她一把抱起放在她边的椅子上。

    “有啊,有许多我们Tony最好吃的食物哦。”越前伦子一面说着一面向Tony面前的小碗里夹上不少Tony吃的东西。

    越前一家的晚餐永远是闹闹的,越前南次郎和自己的两个儿子相互竞争,争夺着伦子妈妈的做的烤鱼。

    可是,突然插/入的筷子让他们纷纷看向了那位得利的渔翁。

    看到筷子的主人居然是Carol时,不免惊讶,再则看到Carol把夹到的烤鱼放在幸村的碗里,更是让他们不满。

    真是的,伦子/妈妈做的鱼那么好吃,都不够他们吃的,她居然还来凑一脚。

    越前家三父子的怨念颇深的看向惠里奈,得到的却是越前伦子对三人的‘温和’关问。

    幸村精市看着餐桌上和乐的氛围,全然忘记了之前的不解和酸涩,倒是欣然接受惠里奈为他碗里夹起的几尾烤鱼。

    吃着自和惠里奈结婚之后,久违了的最的他心一阵大好。

    晚上,惠里奈和幸村精市是在越前家的房子入住的。毕竟,惠里奈的房子可是被越前龙雅弄得不成样子了。

    看着惠里奈一手拿着干毛巾擦拭着自己的头发从浴室走出来,坐在头看书的幸村立刻放下书走过去接下了她手上的毛巾帮她擦拭湿润的头发。

    幸村精市恰如其分的温柔的动作,让惠里奈不闭上了眼睛享受。

    “惠里奈,是不是需要对我解释些什么呢?”看着自己的妻子不知不觉间闭上了双眼,幸村精市似是无意的贴着她的耳朵说道。

    只是,显然幸村精市的这般暧昧用得不算是好时机。

    毕竟,彼时的惠里奈有些昏昏睡,听到幸村的话,倒是没有察觉到幸村的变化,迟钝的问道:“解释什么?”

    突然,幸村精市因为她的疑问,动作上停顿了片刻。

    他是真的不理解惠里奈是作何想的。

    若说她对他隐瞒了有一个孩子的事实,可是,她却是主动让他陪她一起到美国来。

    而且,刚刚从伯母和惠里奈的对话中可以听出惠里奈来美国的目的就是为了陪Tony过圣诞节。

    之前回房之前,他还看到惠里奈把准备好的礼物放在了壁炉旁的圣诞树下,那分明是他陪着她一起包好的大份礼物就是给Tony的。

    可是,惠里奈在Tony面前却又是表现出不在乎。

    那么,Tony到底对惠里奈来说是什么样的存在?

    明面上对他冷淡,其实对她很是疼

    可是,为什么她都不对他解释一下这个孩子呢?

    幸村精市的突然停滞,惠里奈是感觉到了。

    毕竟,头顶上传来的舒服感觉一下子就没了,这一下子她的头脑倒是清明了不少。

    惠里奈本是顺势靠在幸村肩上的体移动了下,她抬头看到面色复杂神色的幸村问道:“你是在纠结为什么我突然会有Tony这个儿子吗?”

    幸村精市看到惠里奈认真的眼神没有躲闪。

    “如果我说,Tony是我未婚先孕的孩子,你会接受吗?”

    说完,她便看到幸村因为她的话愣在了那里一言不发。

    惠里奈捡起他手中滑落的那条方才为她擦头发的毛巾,将它随意的挂在一旁的椅凳上。

    “睡吧,明天你和大叔一起打网球吧,我会出去一趟。”说完,已经回到上的惠里奈只留给了幸村一个背影。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