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报复心起

    再度关上门,看到那依然面对她展露不羁笑容的人,惠里奈就近抄起一个沙发上的抱枕就扔了过去。

    “越前龙雅,一段时间不见,你的品位居然变得如此之差!”惠里奈冷淡的讽刺道,熟悉她的人会知道这是暴风雨来临前的前兆。

    可是,被点名的男人并没有反驳。

    不过,他倒是因为她的话回想起那女人(身shēn)上所带有的浓烈的劣质香水味,还真是让他有些反胃得想吐呢!

    视线扫视到室内的另一人(身shēn)上,越前龙雅勾起不羁的笑容。

    “呐,Carol,你这样说,我可以理解为你是在吃醋吗?”越前龙雅丝毫未因在场有另一人的存在而收敛起他平时喜欢制造出暧昧气氛的习惯。

    如越前龙雅所想,他果然见到在场那位他所认识的人皱眉不悦的看向他,那眼神充满了敌视,仿佛是在警告他。

    啊拉,还真是意外看到Carol居然会带回一个异(性xìng)啊。

    而且,还是他和小不点都认识的人啊!

    果然,这个世界很小。

    “唔。”

    方才,惠里奈扔出去的第一个抱枕被越前龙雅灵活的(身shēn)体给巧妙躲开,这一次,他的视线由于关注在幸村精市(身shēn)上而忽略了惠里奈的再度袭击。

    “越前龙雅,你皮欠抽了是不是?”对于越前龙雅语言上的调戏早已不是第一次了,惠里奈已经能够应付自如。

    不过,此时的她摒弃了平(日rì)的优雅,一手叉腰,另一只手则是拿着抱枕,准备继续攻击。

    幸村精市惊讶的看着这样的惠里奈,如此粗暴的惠里奈,还真是让人难以想象。

    比起第一次见到她对黑川监制的动粗,第二次见到她对付那几个小啰啰的还击,这一次更像是对待亲朋好友的举动,并非让他感到反感。

    他除了感到意外之后,倒是欣喜惠里奈并未因为他的存在而有所收敛自己的表露无遗的(情qíng)绪。

    再度看到惠里奈的另一面,让他意外的满足。

    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代表,那层阻隔在我们之间的雾,渐渐淡了呢?

    这样的话,是不是就代表,我能够离你更近一步了呢?

    我想是的吧,多看到你的另一面,让我开始觉得你在我面前越来越真实了。

    “喂喂,我知道错了还不行么?你也看到了,我只不过是和那个女人调**罢了,哪知道那个女人自己居然会扑上来啊。再说,我才是吃亏的那个好不好?”越前龙雅对于惠里奈的攻击东躲西藏,还不忘对惠里奈解释加推脱责任,着重强调他才是‘受害’的一方。

    “越前龙雅,之前,我早就明确告诉你不论是出于什么理由都不要把不伦不类的人带到我这里来。你吃亏?我可是看到你刚刚很乐意呢!叔叔说不定都不会意外你会让他提前当上爷爷吧!”

    “呐,这样说可就不对哦,我可是很有节((操cāo)cāo)的。安全工作做得很到位。”

    幸村精市对于两人之间开放的话题没有出声,却更是确认了一点,越前龙雅足够放浪不羁。至少,在男女这方便极度开放。

    想到此,他不(禁jìn)皱眉,打定主意以后让惠里奈离这个越前龙雅远一点。

    气氛冷凝了几秒钟,实际上是惠里奈瞪视着越前龙雅,让他无疑辩驳。

    “好,你把女人带进这里的事(情qíng),我可以暂且不计较。毕竟,这是你们家的房子,我不过是租客。不过,我想你有必要对我解释下外面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面对女王气势全开的人,越前龙雅不得不坦白,只不过,他的坦白无疑是继续挑怒了惠里奈的怒火。

    越前龙雅摊摊手说道:“Carol,不是你说圣诞节要回到美国来,让我为你打扫房子吗?我的确是按你说的做啊!你看,比起之前这里到处堆着纸箱子衣物包包之类连在室内走路活动落脚的地方都没有,现在看起来是多么的宽敞整洁啊!”

    越前龙雅显然是没有想到他自己说出口的这番话是多么欠打,还全然没有危机感的继续说道,“你不用太感谢我,多送我一份圣诞礼物就行了。”

    某人还在一副悠哉乐哉双手放在脑后,却不知道眼前越加靠近他的人此刻恨不得想杀了他。

    “越前龙雅,那是我的宝贝,宝贝啊。你知不知道那花掉了我多少(日rì)夜拼搏劳动的成果啊。你居然没经过我的同意就把它们((贱jiàn)jiàn)卖掉,你简直就是皮厚欠打啊!”

    说完,惠里奈手中丢出一个又一个抱枕。

    她想,她现在不就此发/泄的话,她真的很有可能控制不住自己的(情qíng)绪想把眼前的越前龙雅碎尸万段啊!

    于是,这样想的她,再度将手中拿着的抱枕,对准目标砸了过去。

    当然,人家惠里奈可不是千手观音,能够一下子丢又一下子捡起那些抱枕。

    这可都是多亏了一直在一旁当做壁画的幸村精市的功劳啊。

    幸村精市一直看着这两人的对话,着实打从心底认同越前龙马和越前龙雅不愧是兄弟啊,两人说出口的话都是不同程度的欠扁。

    这也难怪惠里奈会那么生气了,听到越前龙雅对惠里奈解释院子里的事(情qíng)幸村精市如是想到。

    于是,幸村的手上却是越加卖力的捡起抱枕再递给惠里奈进行下一步攻击。

    所以,理所当然,越前龙雅败在了夫妻联手的阵下了。

    “Stop。我认输。我投降。我赔偿你全部的损失。”躲闪得一(身shēn)汗的越前龙雅无力的说道,这女人还真不是盖的,居然这么有力气。

    直到越前龙雅说出最后一句‘我赔偿你全部的损失’,惠里奈这才停下对越前龙雅的穷追猛打。

    惠里奈停下了动作却是懒得对眼前向他举手投降的人开口,只是在他面前摊开了手掌,意思很明显了。

    越前龙雅在惠里奈掌心放下了一张卡。

    “这是那个人给我的,没有上限,你可以尽(情qíng)的去刷卡。”说这话的那人语气里明显是带有不屑。

    和越前龙雅认识也很长时间了,惠里奈自然是知道他口中说的‘那个人’就是他的亲生父亲。不过,她才没有管那么多,再则一点,她是绝对不会对他客气的。毕竟,认识越前龙雅这么久以来,他可是从来没对她客气多少。

    “喂,我说兄弟啊,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居然一直帮着她,见色忘义啊!”越前龙雅坐在了幸村精市(身shēn)边勾着他的肩膀指责幸村的不对。[喂喂,人家是夫妻,当然是上阵夫妻档啰。]

    幸村精市侧开了(身shēn),便让越前龙雅搭在他肩上的手自然滑落。微微笑着说道:“越前君,我想我们不过只是相识罢了。”

    幸村精市的意思很明显,我和你不熟,不要和我这般称兄道弟。

    “啊咧啊咧,你还真不是一般的了无(情qíng)面啊。好歹我们曾经也是队友啊!”越前龙雅靠在沙发上懒洋洋的说道。

    两年前U17训练营里,幸村精市是知道随着海外组一同归来的越前龙雅的实力非比寻常。

    不过,那时候两人也没有多少交往,倒是听青学的人说他是越前龙马的哥哥。

    “嘛,所以我才说,只是旧识罢了。”幸村精市向来对人是拒之千里,即使是以往就认识的越前龙雅。

    虽然他们两人交道打得不深,幸村却是明白眼前的这个人放((荡dàng)dàng)不羁,难以掌握。

    “原来你们已经认识了啊,那么,我也就没有为你们相互介绍的必要了。”惠里奈倒是没有好奇他们相识的原因,拉起幸村的手向外走去。随即像是想到了什么转(身shēn)对(身shēn)后的人说道:“麻烦你把我们的行李搬到你家去,谢谢啰!”

    “嘭。”

    将(身shēn)后的门给拉上的惠里奈,没有丝毫觉得不好意思,反倒是空出的另外一只手拉过越前龙马。

    反正,这些钱收不收都是零头,有越前龙雅补偿的卡就足够了。

    喂喂,Carol,你真当我是你家佣人吗?险些被惠里奈随手带上的门磕破鼻子毁容的越前龙雅在心中无声的嚷道。

    被惠里奈牵着的幸村随着她走到方才开车经过的一片暗色林子,穿过树林深处,他们停在了一间和刚刚那间相似外表的房子前。

    随着一声轻微的猫叫声,一道黑影突然扑了过来。不过却是扑到了越前龙马(身shēn)上。

    “卡鲁宾,是不是龙马叔叔回来了?”

    幸村精市听到一声童音,被打开的门前站着一个穿着(套tào)帽熊宝宝装的小孩子。

    只是,那道欣喜的童声猛然刹住,那孩子停在门边一句话都不说。

    幸村精市不解的看着那方才从传出来的声音便可辨别出声音的主人原本的喜悦为何一下子变得迟疑。

    而且,他也发现牵着他的手的惠里奈动作稍微迟疑了下。

    这是怎么回事?

    “MU,M……Ca…Carol。”

    正在幸村疑惑不解的时候,听到了那个小男孩的对惠里奈的称呼却是让他紧锁起眉头。

    而(身shēn)边妻子的态度,更是让他不解,只是依然牵着他的手走进门内,对那孩子不屑一顾。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