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她的邀请

    这个女孩,脾气很怪呢!惠里奈点着唇角想到,想起方才柳生由衣下的逐客令,她走出了舞蹈社便看到幸村精市等候在一旁。

    “惠里奈,刚刚你在想什么?”幸村精市握上了做思考状的惠里奈放在嘴角的手。

    “遇到了一件有趣的事。”惠里奈神秘的一笑,拉过幸村附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

    温而暧昧的呼吸喷在幸村的耳际,可是此时他还并未就此察觉两人之间的亲密,只因为惠里奈刚刚附在他耳边说的那句话。

    柳生家和忍足家有可能结姻?

    可是,柳生由衣她的格……幸村精市不知道该如何对惠里奈说出这些。

    “怎么了?精市是在替侑士担心吗?”

    “惠里奈,我和你一样关心忍足。”幸村精市认真的说道。

    “嗯,我很高兴呢。”

    惠里奈并不知道,幸村精市在和她结婚之前,与外校相处的网球部的对手兼朋友之中,他和忍足侑士、不二周助尤其合得来。

    虽然,他和忍足碰面也只是点点头说上几句话而已,其实私下却是经常用手机简讯联系。

    而现在,他和惠里奈的结婚,让他们多了一层亲戚关系。即使忍足侑士总是对他表现出若有似无的敌意也不过是因为他抢走了他的姐姐。

    他想起上次不二周助的谎言和他的隐瞒,幸村精市总有一丝担忧。担忧着惠里奈的同时也担心着忍足侑士,更担心若是这一切被隐瞒的某些被摊开说来,更会影响惠里奈和忍足的姐弟谊。

    “精市,你为什么?”言又止的样子,惠里奈顿了顿最终没有把话问完。

    不过,她的心里却是盛满担忧,精市,他为什么这个样子?

    幸村精市决定还是将未定论的怀疑告诉惠里奈,不然,若是发现到头来只是一场误会的话,现在说出口,也只会让惠里奈徒增多余的揪心和烦恼。

    这样想着的他,突然安抚的施加力度紧握着惠里奈的手,“我只是在想,柳生由衣恐怕并不适合忍足吧。”

    “原来精市是在担心这件事啊。”

    真的是这样吗?

    惠里奈皱眉,她第一次对幸村说的话产生了一丝怀疑。不过,即使这样有所怀疑,她却并未就此点破。

    他也需要自己的空间吧,惠里奈无从解释她此刻为何有股闷气堵在心口。

    “那只是家族里有人这样提议罢了,小侑的话,我不舍得强迫他做任何事,也绝对不许任何人去强迫他。”

    幸村精市知道自己的妻子对她弟弟的百般呵护和照顾。他知道她的意思是说,联姻的话,只要不是忍足真正喜欢的人,她绝对会为了他争取到最大的幸福权利。

    飘雪的圣诞节,即将喜庆降临。

    同时,这也意味着立海大高等部这一学期即将结束,期末考也即将进行。

    于是,临近考期的这段时间,惠里奈晚上晚餐过后就会帮幸村辅导化学,对他巩固基础和加强练习。

    幸村精市是一个很聪明的学生,稍微点拨,他就能明白。

    看到幸村的很认真的做着之前做错的类似的习题,惠里奈不免心疼,这个力所能及尽量完美自己的孩子和当年的她如此相像。

    轻掩上书房的门,惠里奈走到楼下厨房为幸村泡好了一杯花茶,而她似乎是想到了什么,掏出了自己随都会携带的药瓶。

    还未向自己手心倒下药片,惠里奈就发现刚刚拿出来的药瓶被突然的伸出来的一只手给截走了。

    幸村在惠里奈走出书房没多久就停下了笔,满意的看着自己的所作出的答案。环顾书房四周均未发现惠里奈的人影,心知她一定是去了厨房为他准备茶点了。

    相处的时间长了,两人之间的默契不言而喻。

    果不其然,幸村倚在楼栏上欣赏着惠里奈在厨房忙碌的影,只是,当他看到惠里奈拿出上那瓶他所熟悉的药瓶时,不免皱了皱眉。急忙走下楼梯,拦截住了那人的动作。

    柳生当时的话,他还记得一清二楚,惠里奈她有很严重的药物依赖。只是,结婚以来,他在她边一直没有发现她有时常吃药这样的举动。

    而且,上一次车祸的刺激,让原本拿药给惠里奈吃的他最后都忘记给她喂药了。事后,他并未发现惠里奈有什么别的异样,便索自作主张藏起了那瓶本该给惠里奈的药瓶。

    而现在,当他看到惠里奈掏出他早已熟悉的药瓶,不免疑惑她到底有多少这些药时也没有忘记把从惠里奈手中截下来的药瓶紧握在手中。

    “精市,你在做什么?”惠里奈不解他阻止她的举动。

    “这种东西以后还是不要吃了。你自己也是知道的吧,你对它太过依赖成瘾,对你的体没有什么好处。”

    惠里奈皱了皱眉,最终松开了紧皱的眉头,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是知道啊。不过,我吃这个药瓶的药吃多少都没有关系。”

    看出幸村的不悦和不赞同,惠里奈心知还是解释清楚为好,她知道精市也是在关系她。

    “这个药瓶的药是我从爸爸那里拿来的,不过,里面的药早就被爸爸动过手脚了。”

    “药瓶里装的是维生素C片。爸爸也是担心我吃太多神经的药物,便一直让忍足家旗下的药厂自己研制副作用极少甚至是无副作用的神经药物。不过,随着,持续刻意被减少剂量的药片,到现在的维生素C片,都是爸爸不希望我太过依赖药物。

    不过,习惯是很难更改的,这些瓶子里的药片,我时常都吃,也不过是习惯使然。就如同,我的右手早就好了。可是,自我心理暗示的原因让我无法正常的使用自己的右手,受过伤让我在无形中产生尽量避免使用它的认知。”

    惠里奈一口气把一切都对幸村坦白了。

    “也就是说,你只是改变不了你的心理作用的阵痛,才会继续吃药。而你知道这是维生素C片,也只不过只是当做是一种依赖而已,与药物本无关。”

    幸村精市分析出来一个事实。

    “是的。就是这样。”惠里奈摊手,无奈自己也戒不掉自己因为心理影响而产生的长期必须食用‘药片’的依赖。

    幸村无言的看了惠里奈一眼,走到一旁的垃圾桶边把药瓶里的药片全部倒掉了。

    “既然这样的话,我看惠里奈你还是把所有的药片都拿出来的吧,我把药片倒掉全部换成口香糖好了。这样的话,惠里奈一定会很快就戒掉的。毕竟,维生素C片吃多了虽然没有什么副作用但总归是不太好,嚼口香糖的话却可以时常活动脸部肌。”幸村精市一本正经的说道。

    “哎。”惠里奈听着幸村似乎很有说服力的话,看着他认真的表,被他怂恿着赶紧上交她藏起来的药瓶。

    如果真的是这样就好了,惠里奈叹气的想到,却也没有辩驳幸村为她着想的好意。

    惠里奈看着幸村精市把那些她拿出来的药瓶一瓶一瓶毫不留的全部倒进了垃圾桶内,而她则是站在一旁看着他的这番举动,并未上前阻止。

    精市的这般举动无疑不是在关心着她,她怎么会去破坏他的一番苦心。心中腾升丝丝感动,暖暖的气体顿时温暖了自己的心。

    “呐,精市,期末考过后,就和我去美国吧!”

    美国?

    幸村精市心中布满了疑惑不解,为什么这么突然想到要去美国?想到此,他的心里顿时涌起一阵不安。

    惠里奈不知道的是幸村精市因为她说去美国的事,心里隐隐不安。

    “精市,精市,你不愿意么?”看到幸村半天没有反应,惠里奈出言。

    “呃,没有。只是,在想你的决定怎么这么的突然。”幸村掩饰的端起惠里奈之前为他泡好的花茶,只是,从杯壁便可感觉到茶已冷,可是,比不上心凉。

    “这被已经凉了,喝了会感冒的。”惠里奈发现了幸村的异样,夺过他手中的杯子,将花茶倒入水池之中。

    “精市,想多了吧。你的期末考过后就是圣诞节,我们去美国过圣诞节,新年的时候还是会回来的。”背对着幸村从壁橱拿出新的干花出来的惠里奈叹了一口气,精市,你在担心什么?为什么会露出那样的表,真的让人很心疼。

    这样啊!

    幸村因为惠里奈的话再度抛弃了方才自己的那些担心,看着背对着自己的忙活着人,走上前头依偎在她的颈窝处。

    突然的源贴上了自己的背脊,惠里奈浑突然僵硬住,试着出声:“精市。”

    “嘘,就一会。”看不清惠里奈表的他自然没有发现惠里奈逐渐变红的脸。

    若是侑士对她做这样的事,她想她会认同小侑的撒。可是,精市不同,最近已经越来越无法把精市当做最初那样的设定看待了。

    小侑也对她提醒过,即使精市是比她小三岁,可是,精市也是一个正常的男人。

    她也察觉到了精市对她的亲昵,她从一开始的不在意到现在的每每面对他的亲近会变得有些稍显不自在。

    她到底是怎么了?

    或许是逃避吧,惠里奈不愿意去过深的去想这个问题的确切答案。

    被他环住的人听话的没有动弹,幸村也不的大胆起来,伸出舌尖轻着近在眼前她那纤细迷人的脖颈。

    “精,精市。”原本思绪飞远的人被幸村突如其来的举动弄得惊讶。

    “怎么了?”惠里奈的震惊和僵硬让她没有推开缠上她的人,却是不知道她这番举动让幸村调皮的心开启。

    “嗯。”方才还温柔的轻她脖子的人突然像是变成的吸血鬼一样对着她脖子上用力的咬上了一口。

    “惠里奈在想什么,一点也不认真。”幸村放开早已僵硬得不知所措的惠里奈,语气却有些不满。

    “不,没什么,精市还是赶紧回书房吧,我等下再去检查你的做的答案。”惠里奈深呼吸了几口才转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似的对幸村说道,不过,她心底的变化她自己很清楚。

    幸村没有挑明,乖乖的点点头。

    不过,看到惠里奈的镇定,他心里其实很不满,只是没有表现出来。

    看到幸村的影消失在眼前,惠里奈突然腿软的滑坐在地上。刚刚试图装作镇定,却像是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这一夜,看似和往昔一样,可是,有什么不同了,两个人都心知肚明。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