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被刁难了

    微凉的天气,渐入深秋的季节,立海大的少年少女换上了秋季的制服。男生们都是格子样式的制服,而少女们即使是秋季的制服,长腿依然/露在外。

    本的女孩子本就是很会搭配服装的,不少女生在自己的长袜上动起了心思,选择不同的花色搭配。而向来严谨治学的立海大对于高中部的女生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毕竟,这个年纪的少女们美之心人皆有之。

    因为惠里奈是幸村精市的未婚妻的关系,立海大的女生们还是有一些不服气,尤其是看到幸村精市经常进出保健室,更是传言称虽然他们两人是联姻的关系,可是他们之坚强却是有了真感

    因此,背后不知道有多少人妒忌红了眼,却碍于惠里奈后的家世背景,而不敢轻举妄动。

    更何况之前送盒饭事件,事后她们才知道是她们都被保健室那个女人所糊弄了,却是无法找她声讨。

    另外,她们即使嫉妒惠里奈得到幸村精市的关注,却也依然保持着一定的理智。

    毕竟,她们不像是冰帝那些草包千金,她们的家世虽然比不上富家子弟,可是,大部分家底也算是中产阶级,同样也有心高气傲的资本。能够进入立海大学习的她们,自然也有着一定的理能够认清了目前的形式,忍足家族和幸村家族他们惹不起。

    不过,因为临近12月关系,立海大的舞蹈社即将迎来一场重大的赛事,立海大舞蹈社的社员水川莉香借此机会想到了一个计划,这让在背后嫉妒却不敢随意出手的人翘首以盼。

    水川莉香的计划并没有多少人反对却也没有多少人支持,多数人纷纷采取旁观看戏的态度。她们心里都是矛盾的,希望看到忍足惠里奈出糗,却又不想把麻烦引上自。所以,此时大家对于水川莉香的出头是乐见其成的。

    还有一点就是,无论水川莉香的计划是否成功,她们这些旁观者都没有任何损失。

    至于,这个水川莉香为何敢如此胆大妄为,这和她的天生傲慢的态度不无关系。另外,水川家族在神奈川也算是一家名门大户,水川莉香这人有些自负过头,平大家也是不喜她那一副不把什么人放在眼里的样子,却是被大家忌惮她是水川家千金的份。

    不过,无论她她多么的傲慢却是不敢和比她更加高傲到孤傲的舞蹈社部长柳生由衣呛声。只是,柳生由衣这学期开学至今一直请假到现在未报到,据悉她是在国外参加个人舞蹈大赛。

    不然,水川莉香是绝不敢在有柳生由衣存在的舞蹈社里指手画脚的,更是不敢放肆到以舞蹈社之名实行她心中的那个计划。

    所以,面对水川莉香的举动,大家纷纷在心里拍手叫好。当然,大家这拍手叫好并非是他们‘好心’到替水川莉香打气。而是希望两头斗翻天,他们才有看戏的份。而且,这场戏,即使忍足惠里奈没有被水川莉香整到,也可以借忍足惠里奈之手以挫水川莉香的傲慢态度。

    所以说,女生的心思尤其可怕。看似表面没有行动,实际上各自的内心都是蠢蠢动。

    “舞蹈社指导老师?”当惠里奈将这些告诉幸村的时候,幸村惊讶之余不免皱了皱眉。

    “精市,如果你不同意的话,我这就去回绝她们。”惠里奈有些奇怪幸村不止惊讶的反应,似乎还掺杂着别样的绪。

    幸村这才发现自己的失态:“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这舞蹈社的事,你还是不要接触比较好。”

    “精市好像对舞蹈社有些忌惮?”

    幸村没有回答惠里奈的话,而是说起了另外一件事。

    “惠里奈,你不要告诉我,你不会不知道那些人请你当指导老师的目的吧。”

    “怎么会呢?只是不觉得现在的小女孩的心思啊真是复杂,不过,这也都是因为你的缘故。”惠里奈一句话就指出到底是谁惹出这些事

    幸村精市无奈的沉默以对,惠里奈最终还是觉得接受舞蹈社社员的邀请,毕竟,她倒是想看看那些小女孩们想耍上面把戏。

    三天后,惠里奈正式出任舞蹈社指导老师。

    惠里奈被水川莉香一再要求跳舞示范给她们看,在她每每都能跳出水川莉香所说出的不同特色的舞蹈后,她好笑的和舞蹈社其他社员一起欣赏着故意找她茬的水川莉香不甘心的脸色。

    水川莉香的计划是这样的,邀请忍足惠里奈出任舞蹈社的指导老师,其一,有借口故意刁难她;其二,临近的一场舞蹈大赛,若是立海大初赛就失败的话,可以把所有的责任推卸到指导老师的份上。毕竟,舞蹈社这么些年常拿奖不说,而且每一次都是拿的大奖。虽然现在舞蹈社欠缺核心人物,可是,这个时候舞蹈社失利,更是有足够的借口把责任推卸到指导老师上。

    当时,邀请惠里奈出任舞蹈社指导老师的时候,水川莉香说得是理由确切,诚挚万分。期间出动了学校校长,借舞蹈社暂缺社长之名需要一个指导老师来对她们指导练习。

    水川莉香前面的一个有意的刁难的计划没有成功,而后一个计划还没有开始实施就流产了。因为,舞蹈社的社长柳生由衣突然回来了。

    当柳莲二报出自己刚刚得到的新消息时,并不感到意外看到柳生比吕士变得怪异的脸色。

    于是,在柳生请假离开之后,幸村精市也因为担心那归来的舞蹈社社长会针对上惠里奈便也匆忙离开。再加上几个好动分子嗅觉到有戏看的味道,立海大网球部剩余的几个正选部员都不顾真田变黑的脸色纷纷尾随柳生和幸村其后。

    惠里奈靠在舞蹈社办的墙边,她出任舞蹈社指导老师,也算是做的不错。至少,除了当初力邀她的水川莉香有些不甘心不服气之外,她倒是和舞蹈社其他社员相处不错。

    惠里奈并非是舞蹈科班出生,只不过在国外生活过5年,参加各类PARTY的她对各类舞蹈都有略微学习和一定的了解。所以,当她看到舞蹈社社员在练习之时,她偶尔也会指导一下她们的某些舞蹈姿势和动作。

    不过,当惠里奈看到突然出现的女生,瞬时舞蹈社训练停下来了之后,她知道她还未全投入的这场未完全拉开帷幕的游戏就要散场了。

    步入舞蹈室内的少女有着一头漂亮的栗色头发,微卷的头发被一枚别致的发卡夹起,宽松的蓝色针织外内是一件米色的镂空花纹衫,□配着的是格子短裙,灰色打底袜和黑色中靴。她的左耳三个耳洞分别戴着红黄蓝三色的耳环,右耳是金色的羽毛耳饰,垂在侧的一只拎着一只淑女款的包包。

    少女很冷的表环视了一眼室内,不发一言的走到了水川莉香面前。

    惠里奈发现那位少女才一出现,水川莉香发号施令的脸色顿时变化丰富起来。她似乎是没有料想到这个少女会出现,而且,从水川莉香的脸色看来,她对突然出现的少女有些害怕。而其他的舞蹈社成员看到突然进入的少女脸上纷纷流露出喜色。

    呐,有意思的女孩子!惠里奈可以肯定她就是那些和她聊谈的女孩子口中说的那位舞蹈社的冷傲部长。

    冷,的确是很冷。

    那女孩可人的外貌下居然是什么表也没有,她走的每一步都很安静优雅,让人感觉是一位受到极好教育的千金。

    方才环视室内的时候,她眼线扫到她时才微微皱了下眉,似乎有些不悦有其他人出现在舞蹈社的样子。真的是一个面部表很少表露的孩子。

    舞蹈社的社员每一个人都秉持着呼吸,她们一面高兴着自家部长的归来打碎了水川莉香利用她们出赛的机会部署的计划,另一面不幸灾乐祸水川莉香惹的烂摊子自己该如何收拾好。哎呀,水川莉香这回免不了要被部长狠狠的责骂了。

    柳生和幸村赶到舞蹈社的时候,舞蹈社的气氛很冷。

    在柳生由衣的冷光视线的扫下,水川莉香无形之间就感觉到一股压力。

    尤其是耳边还回着柳生由衣那无绪无表的话语,冷冷的讽刺,生生刺耳。

    “水川莉香,我不在舞蹈社,也轮不到你来指挥吧。”

    “还是说,我离开之时,给了你可以当做令箭的鸡毛?”

    水川莉香一声不吭,垂在体两侧的双手不甘心的紧握成拳即使是心有不甘被柳生由衣责骂,却是不敢多言一句。即使,她是柳生由衣的学姐。

    “我讨厌有人利用我的舞蹈社完成自己的私。”

    明明只是对上她那无波的眼神,却让被注视的水川莉香不由得颤抖了一下。

    “学姐,舞蹈社不需要拖后腿的人。”

    柳生由衣说话声音不大,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尤其是她说出口的那句‘舞蹈社不需要拖后腿的人’让舞蹈社其他社员不由得警惕。

    水川莉香不可置信的看着柳生由衣,却见她已经走到了另一边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包包。看到此,水川莉香知道自己被舞蹈社开除是铁一般也无法更改的事实,不甘心的泪水夺眶而出,却是一副隐忍的模样不让自己发出一丝呜咽声而掩面离开。

    惠里奈看到此不免佩服这个女孩子的气场,居然只是短短的几句话就让水川莉香一言不发被气哭了。听她刚刚说的那番话,她还是水川莉香的学妹吧!

    “舞蹈社要训练了,各位无关人员请离场。”少女并无转,语气冷淡却是有些不耐。即使话中用上了‘请’字,可是,她那赶人的语气却是不容置疑的不客气。

    “由衣”柳生比吕士的语气有些斥责自己妹妹的无理,既然知道他们在这里,居然连对前辈的行礼都没有。

    “哥哥大人,还有何事,兴师问罪?”柳生由衣听到自己哥哥的声音这才转,无波的眼神看着眼前的兄长。

    柳生因妹妹的冷漠语气推了推眼镜,对上妹妹的面无表最终也没有说些什么,转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出现的这个新角色,在这本小说中不算很重要,未来计划的小说中会有详细介绍~~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