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受惊吓了

    ( )    惠里奈站起,一手合上了他打开的戒指盒,冷淡的说道:“求婚?水泽先生,你难道忘记了吗?我已经订婚了。你现在这样做是想让我挂上莫名须有的‘出轨’之名吗?”

    水泽浩矢听到惠里奈的话,一时之间有些惊讶她居然会在怀疑他的意图。

    为什么?他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了,他的奈为什么还是不肯原谅他!他已经低声下气来乞求她的原谅了啊!

    原本艳羡加期待目光看向惠里奈的那些人不有些失望事的发展,随即鄙视的看向单膝跪在地上的水泽浩矢。

    难怪那位小姐一直对那位先生表现得一直很冷淡,原本,他们还以为是浪漫的求婚仪式呢,没想到是那个男人明知道别人订婚了还去求婚,看来,是对那位小姐死缠烂打的疯狂追求者。

    “奈,你。”看到惠里奈特意举给他看的右手上面的那只漂亮的蓝宝石戒指,水泽浩矢心里极度不悦和难堪。

    好听的乐曲打断了他试图要继续说下去的话,惠里奈接通了电话。

    “精市,你到了,不用特意进来了,我马上就出去。”

    水泽浩矢听到惠里奈温柔讲电话的声音和对着他明显是冰冷的说话语气,心中划过不甘心。听到她亲的叫着‘精市’,仿佛有千万只毒虫爬过他的心房,痛苦难耐。

    惠里奈挂下电话,没去看旁水泽浩矢难看的脸色,收起手机,叫住了一个路过的服务员。

    “麻烦你帮我打包两份抹茶蛋糕,谢谢。”

    水泽浩矢原本就难堪的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两份蛋糕的意思就是说她还要给那个人带一份?

    凭什么?他给她买蛋糕她不吃,她居然还给那个毛头小子买蛋糕?

    水泽浩矢真的觉得自己心中最重要的东西被抢走了,再也回不来了。

    他愤怒,不甘心,他的奈只能是属于她的啊!

    他双眼冒火的看着对他不屑一顾和不耐烦的惠里奈。

    不要,他绝对不要奈去那个人边。不要,即使是死,奈也要属于她。

    他不要看到奈对着他以外的男人微笑,他不要奈对着他以外的人温柔。

    奈,是他的,一辈子也只能是他的。突然,他的脑海之中有一个疯狂的想法形成。

    惠里奈拎着打包好的蛋糕走出门,她一刻也不想在此处过多停留。

    忽然,她的背后有一股很大的冲力将她撞倒在地,掉在地上的蛋糕盒她都没来得及捡起来,就被刚刚撞上她的那人紧紧拽住了自己的手腕往公路上冲去。

    “水泽浩矢,你在发什么疯?”空出的左手紧紧抱着被方才水泽浩矢一个劲拉着向公路跑去时不小心撞到自己左肩的街道上的路灯。

    惠里奈不悦的试图挣脱被他紧握住的右手腕,隐隐的作痛从右手腕处传来,连带着她愤怒的表都有些苍白。

    “发疯?你居然说我在发疯?是,我是在发疯了。奈,我是被你疯的啊!”水泽浩矢没有发现惠里奈的异样,听到她的的话不满的大声吼道。

    刚从附近停车场走出来的幸村精市原本悠闲的步伐在看到前方在拉扯不下的两人之时,加快了步行的速度,干脆小跑了起来。

    惠里奈整个人的感觉被右手腕传来的隐隐作痛所牵引着,明明是好了不是吗?却因为她该死的薄弱的意志力,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想手腕上曾经的伤。

    药,对了,她现在需要药。

    药在包里,可是没有多余的手去拿药了。不知道水泽浩矢这个人到底要做什么,她真的怀疑这个家伙是不是神经有问题。

    看到惠里奈一言不发,水泽浩矢有些疯狂的说道:“奈,和我在一起,不要离开我好不好?嗯?”

    水泽浩矢的语调明显降低了许多,周围的人看着这一切不敢上前去帮忙,因为,看他的样子真的像是一个疯子。不过,已经有不少人纷纷拿出自己的手机报警,也有人拿出手机拍摄视频。

    “水泽浩矢,快点把惠里奈放开。”幸村精市走近看到惠里奈被水泽浩矢紧紧拉住的右手腕,再看到惠里奈此时苍白的脸色。

    惠里奈转头便求救般的看着幸村:“精市,拿药我吃,好痛好痛,痛的我受不了了。”

    惠里奈现在急需心理依赖的药物,缓解自己的痛苦。

    听到惠里奈有些颤抖的声音,幸村精市有些不忍,赶紧问道:“药还是在你的包里吗?”一边问话的他一边奋力掰开水泽浩矢拽着惠里奈手腕的手。

    毕竟,幸村精市是运动员出生,不仅拥有精湛的球技也有不错的力量。稍微用力,可不是音乐家出生的水泽浩矢可以比得了的。

    水泽浩矢不甘心的看着被幸村环在怀里的惠里奈,趁着幸村在给惠里奈倒药全部注意力都放在惠里奈上时,一把推开幸村精市再度拉上惠里奈还在疼痛的手腕跑开了。

    幸村回转头的时候,惠里奈已经被水泽浩矢拉向车来车往的公路。

    “啊。”水泽浩矢偷袭幸村让她异常不爽,近乎本能的踢了拉着她要向公路上跑去的水泽浩矢一脚。

    “嘭。”

    只是一瞬之间,悲剧就此发生。

    只在自己相隔一米远的距离,鲜血溅洒在惠里奈的脸上,瞪大的双眼愣神的看着眼前突然发生的一幕。

    突然,她能够感觉得到一双温暖的大手盖在了她的双眼上。

    “啊。”周围的尖叫声不绝于耳此起彼伏。

    毕竟,亲眼见证的事故是在刚刚一瞬之间发生的事

    如果,如果那个女人没有踢一脚挣脱开那个男人的话,恐怕现在和那个流满鲜血的人一样的下场了!

    幸村精市拉退浑僵硬的惠里奈几步让她就此靠在他的上,双手抚上她因惊吓而睁大的双眼。

    同时,他也偏开了头,没去看倒在血泊之中的人,安慰着怀里的人说道:“不要看。”

    原本就因为近距离而沾染了飞溅鲜血的惠里奈,在幸村将她搂进怀中的时候,他的衣服也或多或少沾染了些惠里奈上沾染的还未干的血迹。

    医院走廊处的休息椅上,幸村紧紧的搂着并未清理自己脸上血迹的惠里奈,陪她一同坐着等候在手术室门外。他能够感觉被他握在手心里的那双手在发抖和发凉。

    幸村精市说不上现在是何种感觉,也没有去顾忌现他心中的酸涩。

    惠里奈,他的妻子在这里,他就陪她在这里。

    尽管里面那个人是他妻子的前任未婚夫,尽管里面那个人和他的妻子有着共同拥有的许多记忆,尽管里面那个人是差一点就要拉着他妻子同归于尽的人。

    “呜呜呜,我可怜的孩子。”走廊里突然传来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和刺耳的哭声。

    “哥哥他,呜呜,哥哥他应该不会有事呜呜呜……”水泽惠美拉着边在哭泣的妇人问道。

    许是她们的哭声让人听了心烦,边的男人突然大吼道:“哭,你们就知道哭,浩矢还没死呢!你们两个人是准备来哭丧的吗?”

    听到自己丈夫/父亲的话,两个女人赶紧闭上了自己的嘴巴,不过,还是能够听到她们呜咽嘤咛的抽泣声。

    “伯父伯母,浩矢现在怎么样了?”大岛希急速的奔跑赶上了前面的三人,脸上尽是担忧之色。

    水泽浩介看了一眼大岛希点了点头便抬脚走在前面,倒是水泽夫人和水泽惠美拉着她赶紧哭诉了一番。

    “忍足惠里奈,你怎么会在这里?”大岛希尖锐的声音响起,她也是接到惠美的电话才知道她的未婚夫出了车祸,看到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心里一阵烦躁。

    “你们就是伤者的家人是,那位小姐是受害者,若不是她推开了水泽先生,只怕她也会被水泽浩矢先生拉着同归于尽。”一旁的警员对水泽一家解释道。

    “你说什么?不可能,警察先生,一定是这个女人害了我的未婚夫出车祸,浩矢,他怎么可能会,怎么可能会?”想要和她同归于尽?

    大岛希瘫倒在地双手抱住拼命摇晃的脑袋,同归于尽?为什么浩矢你要这样对我?

    “警察先生,你为什么不去逮捕那个女人?说什么我哥哥要和她同归于尽,不可能的。我哥哥他已经有了自己的未婚妻,她是无耻的女人,我的哥哥才会抛弃了她。哥哥他是绝对不会想要和这个坏女人一起死的!”水泽惠美看着一言不发的忍足惠里奈对着警察控诉她的不是。

    都是这个人,是这个人的关系,浩矢才会被迷惑想要和她解除婚约。都是这个因为这个人,浩矢他才会想不开的。

    她无法相信浩矢会抛下她想要和忍足惠里奈一起同归于尽的想法,无法相信。

    大岛希陷入自己的思绪里,无法自拔。看了一眼一边的忍足惠里奈,心里火大却因此时受到了刺激浑使不上力气。

    “水泽小姐,水泽先生当时要拉着这位小姐一起去撞车的景,在场有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就连撞伤水泽先生的司机也可以作证,是水泽先生自己突然拉着这位小姐冲上车道的。”

    “ 不,不会的。哥哥他才不会为了这个坏女人这样做的。”水泽惠美深受打击的退后了几步,脸上混合着泪水鼻涕拉扯着警察先生的手一遍遍说着他们是不是搞错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