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被求婚了

    ( )    清晨,惠里奈早早的就去往了东京。

    原因无他,之前惠里奈从迹部财团离职时手头上交接了一项大案子。现在,这个案子正在实施之中,但是除了这个案子当时的总策划惠里奈之外,没有人比她更清楚这其中的运作和细节部分。

    虽说她是迹部财团已离职的员工,可是,在之前受任在迹部财团几个月,经她手策划的几个案子让公司上下的人刮目相看。所以,即使是离职的她再次进入迹部财团的大之时还是受到了不少善意的注目礼。

    彼时,幸村精市则是在家里帮惠里奈整理她早上出门前签收的一份超大件的国际快递。

    撕开纸箱,幸村精市对着里面包装各异的礼品不得不无声的感叹下,真多。

    一件一件的将礼物搬到茶几上摆放好,幸村精市惊讶的发现有一份礼物并未包装隆重。那是一个心形紫色丝绒盒子,上面还贴着一张心形的小卡片。

    幸村精市并非是好奇心很重的人,也不是一个喜欢刺探他人**的人。可是,此时他的视线却不受控制的看着手中拿起的心形紫色丝绒盒,他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若是他现在没有打开这个盒子的话,他一定会后悔。

    或许是手中紧握的盒子和盒子上面贴着的卡片的形状都让人有想法,他平生第一次未经他人许去窥见他人**。

    幸村首先拿下了盒子上的形状刺眼的卡片,映入眼帘的是漂亮的英文字体。不过,这些字体此时看在他的眼里,却没有让他有心去夸赞抑或是欣赏。双眼紧紧盯着卡片上的那段话,握着卡片的手不用了些力度,等回过神来时,卡片上有些难看的褶皱。

    随后,打开手中的盒子,幸村并不意外看到的是一枚镶嵌着漂亮黑钻的戒指。早在看到这个形状的盒子时,他就隐约可以猜到里面有可能会放着的东西。

    拿起戒指,幸村该死的发现这只戒指若是戴在惠里奈的手指上会是多么的漂亮夺目。可是,他一点也不想惠里奈会戴上这只戒指,更是不希望惠里奈知道这枚戒指的存在。

    这样想的他立刻将这枚戒指原封不动的放进盒子里,连同那张被他捏皱了些的卡片一起塞了进去。

    仿佛什么事也发生一般,幸村继续将纸箱里拿出的礼品摆放在茶几上。等这一切都做完,他将心形的紫色丝绒盒拿上了,锁进了他书房的抽屉里。

    似乎有上天预示般,今天总会有什么事发生似的。

    惠里奈走出迹部大如是想到,电话的铃声响起适时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幸村精市突然决定去东京,开着车戴着耳机对着那头电话提醒语音信箱说道:“惠里奈,我现在正开车去东京,你忙完的话,我们中午一起就在东京吃饭。你听到留言后给我回一个电话。”

    同时,惠里奈在接听到一通电话,脸色降到冰点。

    “有什么事请快说,我不想和你乱耗时间。”语气之中明显显示出她的不耐烦。

    电话那头的人担心惠里奈急于挂电话,赶紧说道:“奈,我想和你见一面……”

    “好,我知道了。”说完,惠里奈不想多说一句就挂下了电话,心里却是对于水泽浩矢打来这通电话很是反感。

    可是,她不知道是水泽浩矢是理解能力出现问题了还是脑子本就有问题,凭什么他就一直断定她还对他念念不忘,还主观断定她和幸村‘订婚’什么的就是只是赌气做样子给他看罢了。

    她怎么以前不知道这个水泽浩矢是这么自恋的人啊,居然认为到现在还执着的认为她被他那般背叛和伤害之后还会对他有感

    是,她是对他还有感

    可是,那种感不是,是怨恨。

    她想她真的是有必要及早解决掉水泽家,慢慢的消磨他们家的势力,恐怕迟早会让她被水泽浩矢这个家伙给恶心死。

    挂下电话之后,她便发现手机上有一段语音留言。打开一听才知道是幸村刚刚打过电话给她。

    惠里奈立刻回了一通电话给幸村。

    “喂,精市。”惠里奈心里说不出为什么自己要这么迅速的给幸村回电话,单纯的只是不希望让他等太久?

    “嗯,惠里奈刚刚。”幸村精市有些言又止。

    “抱歉,刚刚有一通无聊的电话。”

    幸村精市听到惠里奈似乎有些抱怨的语气,内心有些开心的同时却挑了挑眉。

    “呐,精市,你现在到哪里了?我现在要去XX,你待会就直接到这里来好吗?”

    “好,我快到之前会给你打电话。”

    感觉到幸村要挂下电话,惠里奈深吸了一口气并不打算隐瞒他就此坦白说道:“刚刚是那个人打电话要和我见一面, XX就是等一会和那个人碰面的地方。”

    幸村精市沉默了一会说道:“嗯,我知道了,我会尽早到的。”

    挂下电话,幸村精市先前看到戒指时的烦闷心消散了不少。惠里奈口中的那个人,他自然是知道是谁。其实,惠里奈没有和他说明也是没有关系的,但是,惠里奈对他坦白让他很开心。

    这是不是就可以说明她开始在意起他的想法,开始在意起他是不是会误会?

    惠里奈推门进入水泽浩矢约好的地方,是一家甜品屋,一家她很熟悉的甜品屋——‘纯色’。

    在进店之前,她抬头看了一下这家店的招牌,原先的木质招牌已被现在的玻璃招牌替换掉。

    ‘纯色’?呵呵,现在看到这个名字,她就觉得很可笑。

    曾经以为所有的都是纯色之恋,所以,那时候当她第一次看到这家蛋糕店的名字时就甚是喜欢。和水泽浩矢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时,他们每次在东京约会都会首选这个地方。

    不过,一直以来水泽浩矢却是以为她最吃这里的蛋糕,所以每次约会都会选在这家蛋糕店。

    ,哪有一层不染的纯色呢?

    不会有的,现实就是现实,纯色的感只停留在每个少女幻想的梦境之中。

    惠里奈摇了摇头,试图甩开脑海之中的某些记忆。

    现在,想起这些也是无用的。

    如今,再度看到‘纯色’这个名字,她真的觉得很讽刺,似乎是在提醒她曾经的那段可笑的

    走近水泽已经坐好的那桌,惠里奈冷冷的看了一眼桌子上摆满被水泽浩矢点上的黑森林蛋糕,兀自坐下却没有动口吃蛋糕的意思。

    “,有什么事?”惠里奈的视线并未停留在水泽浩矢上,而是游移在柜台的橱窗上。

    以前,她和他约会时来到这家蛋糕店只点黑森林蛋糕,其它口味的蛋糕她倒是没有品尝过,不知道这家店的抹茶蛋糕味道如何,要不要待会买一份给精市尝下呢?

    水泽浩矢有些失望的看着惠里奈对他表现出的冷淡,不过,他认为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端起一块黑森林递到惠里奈面前讨好的说道:“奈,这是你最喜欢吃的黑森林,今天你想吃多少就可以吃多少。”

    “水泽君,我不喜欢吃黑森林。”惠里奈并不打算接过他递过来的蛋糕。

    水泽浩矢的动作有些尴尬:“奈,怎么会?我记得你以前明明是最喜欢吃黑森林的不是吗?”

    惠里奈听着他的话,皱了皱眉。

    这个人,找她来就是为了和她重温过去记忆的吗?无聊!

    “如果你约我来只是为了让我吃蛋糕的话,那就请你省省。”

    惠里奈不想对他解释喜好蛋糕问题,只觉得她如今才发现水泽浩矢是多么天真幼稚的人。

    招牌的都更新了,换口味不行吗?

    你真的记得我喜欢吃什么蛋糕吗?

    我,我以前就对你说过我不吃甜食啊。现在喜甜食是在美国生活的时候培养出来的。曾经,一直吃黑森林,也只是因为你最黑森林。

    现在想起来,那时候的自己也真是有够傻的,一个人到连他的喜好也去。如果是对了人,做这些还无可厚非,可是,是她识人不清,错了根本就不该全心全意投入去的人。

    “好好,我们不说蛋糕的事了。”水泽浩矢很怕惠里奈就这样走掉,想起刚刚看到奈眼神怀里的看着这家店的招牌,他赶紧放下手中的黑森林语气放软拿出原本的打算。

    “奈,我今天找你来这里,是想让你知道我对你的一直都没有遗忘过。曾经,我们经常在这里约会,会相互喂对方吃蛋糕,有的时候甚至会两个人一起分享一份黑森林。

    奈,我真的是从来就没有忘记过你,我是真的很你,今天在这个我们过去经常约会的地方,我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原谅我的错误,回到我的边,让我好好的珍惜你。”

    说完,水泽浩矢单膝跪在了惠里奈面前,手中拿着一枚装有璀璨戒指的盒子。蛋糕店内不明所以的人看到这种求婚况对惠里奈有着艳羡。

    不管水泽浩矢方才做的一切有多真诚,在惠里奈看来却像是一钞作秀’。

    原谅?谈何容易?惠里奈在心中不免冷笑。

    你以为你这样‘深款款’的对我说上几句话,就可以让我原谅你吗?未免太过天真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