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误会了

    ( )    夜色很安宁,浩瀚夜空之中悬挂着明月似乎被一阵云笼罩,并不显得多么明亮。

    室内,熟睡的两人各自都显得很安详。

    少年的呼吸很匀称,睡梦之中他再度回到了年少的时光。

    那年的夏天,清爽的夏风拂过面颊,带走了燥

    “精市,你真的这么决定了?”说话的少年皱了皱眉头,明显是有些不赞成。

    说话的少年边的那个孩子有着鸢尾蓝色的柔顺头发,双眼紧紧的盯着自己双手小心翼翼捧着一只小鸟巢。

    那个小鸟巢显然是经过修葺了的,鸟巢里还有几只喑哑叫着的小雏鸟。

    少年有些怜的哀求着自己边的朋友:“弦一郎,你不觉得这些小家伙他们很可吗?不把他们放回原来的位置上,它们的爸爸妈妈会找不到它们的。”

    那时候的真田弦一郎也不过是6岁大的小孩子,面色也没有长大后的严肃。听到自己的的青梅竹马的好朋友幸村精市的哀求,有些动容。

    看到真田有些松动的迹象,幸村继续说道:“呐,弦一郎,待会我跳下树的话,你也会接到我的,对不对?”

    他知道自己的好友不赞成自己把鸟巢送回到树上的很大原因是因为这个树容易爬上去,不易爬下来。

    可是,这些小雏鸟真的很可怜呢?

    妈妈说过的,小朋友和爸爸妈妈一起走丢的话,都会哭。

    那么,这些刚刚出生的小雏鸟,见不到自己的鸟爸爸鸟妈妈也是会很难过的。

    看到幸村一手护着怀里的鸟巢,一手攀爬着树干。树下的真田紧紧锁着眉头关注着在往上爬树的好朋友。

    幸村攀爬着树干,站在了粗粗的树干之上,小心的呵护着自己怀中的鸟窝和小雏鸟。

    确定到了一个不错的位置,才把怀里装着雏鸟的鸟窝掏了出来。

    这棵树很高大,幸村站在树上往下看都有些后怕。往下爬爬到了一个落脚的地方。

    “弦一郎,我要跳下去了啰。”幸村看到自己无法再往下爬了,对自己的好朋友提前说道。

    “嗯,我知道了。精市,你跳下来,我会接住你的。”真田弦一郎保证道。

    幸村点点头,闭上了双眼,往下纵一跳。

    “唔,嗯。”幸村闷声叫了一声。

    “精市,你受伤了?”真田接到了幸村,两人一起到底,可是,他似乎听到了幸村吃痛的声音。

    “唔。”幸村坐起,轻轻的卷起了自己的裤腿,卷到一定高度,膝盖那处红红的。

    “精市,对不起,我去叫人来。”真田看到自己的好友的膝盖红红一片,已经有血丝渗了出来,真田弦一郎有些自责。

    幸村拉着真田的手摇摇头:“弦一郎,这不关你的事。是我自己的腿磕到石头上了。你不要去找人来,不然真田爷爷知道了,你又要受罚了。”

    隐忍着疼痛的幸村说完紧咬着下唇,如果对什么事都很严格的真田爷爷知道他爬树,哪怕是知道这件事和弦一郎没有任何关系,恐怕真田爷爷也会要去责备弦一郎没有阻止他而受罚。

    “可是,你受伤出血了,不赶紧处理的话会很严重的。”真田劝着幸村,知道他是担心他受罚。

    “小弦,你在做什么?”突然插入一道好听的女声,是路过后院准备去喝水的惠里奈。

    幸村精市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明显要比他大的穿剑道服拿着竹剑扎着高高的马尾辫的大姐姐。

    她是谁?他来弦一郎家里这么多次,还从未见过她。

    “小奈姐,你快来看看。”真田拉着惠里奈的袖子,把遮到的幸村精市露在了外面。

    小奈姐?弦一郎的姐姐吗?可是,他只记得弦一郎只有两个哥哥啊!

    卡哇伊!

    惠里奈看到嘟着小脸蛋思考着什么的幸村精市,对着他的脸蹂躏了一番。

    惠里奈绝对不承认她是故意的,眼前这个‘小女孩’又漂亮又可,也可以预见‘她’未来肯定更加美丽。可是,她嫉妒了呢,居然长得比她还漂亮。

    想到此,惠里奈瞪着幸村精市。

    “小奈姐,精市受伤了。”真田弦一郎又拉了拉边的惠里奈的袖子。

    惠里奈这才发现眼前的‘小女孩’的膝盖都在流血了,转去自己的房间拿出了小小的医药箱,都是她平时受伤要用特意准备的。

    她一边帮幸村消毒擦药一边对边的弦一郎训斥道:“真是的,小弦你也太松懈了,居然都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小女朋友。”

    “小奈姐,精市不是。”

    “安啦安啦,我知道的,小弦是害羞了。”少女收拾着而自己的药箱捅了捅边拼命解释的真田。

    幸村精市心底很恼火,这个怪姐姐是怎么回事?看到他对他的脸蹂躏了一番,疼死了,看在弦一郎叫他姐姐的份上,他就不计较了。现在居然还把他当成是女生,还说他是弦一郎的女朋友,真是太过分了、

    两个人都没有注意他们口中的主角嘟起了嘴巴,小小的手握成了拳头显示他的气恼。

    “谢谢你帮我处理伤口,但是,你不要太过分哦。”幸村出声打断了正在逗弦一郎的惠里奈和辩解的真田二人。

    “我才不是弦一郎的女朋友,而且,我是。”

    “奈奈,你怎么出来这么久,可不要是害怕得想逃哦?”真田诚一郎从到场出来找一直没有回道场的惠里奈,正好也打断了幸村的话。

    “才没呢,我这就和你一起回到场。”

    惠里奈走到真田诚一郎边,没有看到后幸村气恼的表,甚至还继续说道:“小弦,要好好照顾你的小女朋友哟。”

    边的真田诚一郎回头看了一眼和自家弟弟好朋友,没有打算对惠里奈解释这个误会,奈奈高兴了就好。

    惠里奈走过,真田便看到自己的好朋友气红了一张可的脸,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安慰。算了,精市的脸的确长的像女孩子,他第一次也弄错了。

    所以说,这就是误会之始。

    可是,后来,幸村每次去真田家见到过惠里奈。虽然,见面的次数不多,却每次都没有解释成功。因为,中途总是会有这样或那样的原因给阻挠了,而且,那个怪姐姐每次见到他还说“哟,小弦的小女朋友又来找小弦玩了啊。”

    小小的幸村精市决定要去讨厌那个怪姐姐,因为她每次都认为他是女孩子,每次还那样说他。哼,他决定要去讨厌她。

    10岁那年,他已经很少看到那个怪姐姐了。

    明明听到弦一郎说那个姐姐现在在神奈川念书而且周末还住在真田家的。

    后来,弦一郎说她每个双休要去学习花道、茶道和练习剑道,根本就没有时间在真田家随意走动。

    再后来,他和弦一郎一起入学了立海大附属中,再也没有在弦一郎家里看到那个怪姐姐了。

    弦一郎说那个怪姐姐已经出国了,可是,他一直都没有对她说出他是男孩子的事,恐怕再也没有机会说了。

    可是,他没有想到他还有见到她的那一天。不过,再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不记得他了。

    直到那次在他家里,他才知道,原来她一直记得,可是,你依然没有发现那个你口中的‘小女孩’是个男孩子啊!

    梦在幸村睁开眼的那一刻全部结束了,他习惯的伸手摸了摸边的余温。

    他忽然发现他喜欢了这个举动,这段时每天早上他都会这样做。

    昨晚,他听到她的话,知道她终于认出了以前她认错的那个‘小女孩’就是他了。

    在外面吃晚餐的席间,甚至还听到她抱怨说道,以前一直嫉妒着他,嫉妒他的外表。直到昨天才发现从前第一个嫉妒的对象居然是男孩子,让她莫名受到了极大打击。

    幸村精市听着她的话不免失笑,却也在心中没有点破。

    他想,瑠可已经和她联系过了。

    不然,她怎么会知道她曾经认错的事实?

    她不是之前还认为以前的那个‘小女孩’是瑠可吗?

    幸村精市相信惠里奈已经从瑠可那里知道了他和上野晴子的事了。

    不然,她怎么会对他说对不起。不然,她怎么会突然抱住他说永远不会离开他。

    可是,无论她知道与否,都已经不重要了。

    他想他开始喜欢了这段没有任何感而结合的婚姻,他开始喜欢上了这个有她在的家了。

    他也愿意相信,她说的那句‘精市,我永远也不会离开你’,是真实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