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说抱歉了

    ( )    不知道是以什么样的心,惠里奈挂下了电话。可是,即使是挂下了电话,她的心也久久不能平复。

    那时候的幸村精市才是一个15岁的孩子啊,为什么他要去面对这样的一切?

    惠里奈无法想象当时听到那些谈话的幸村精市保持的是什么心。无法想象他是如何消化自己最的人所说出的那些残忍的话。

    是心痛,心酸,心碎?还是其他,她都不知道。

    可是,她知道幸村精市那时候的心一定在悲鸣。

    有什么事能比自己最的人说出那些抛弃的言语更令人伤心呢?

    保健室一直没有人进来,她就一直保持着那般之前站着接电话的姿势。直到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她看了下自己的手机,已经是下午5点钟了。

    惠里奈走进保健室内间的洗手间,看着镜子中哭得眼睛红红的自己,有点狼狈。她先洗了洗脸,然后为了确保自己被人看不出之前哭红过的双眼,惠里奈又重新化了一次妆。

    完毕之后,惠里奈才拎起了自己的手袋锁好了门。惠里奈没有直接开车离开,而是去往了网球场。

    之前,她一般是下班后直接离开去买菜回家,偶尔忙到很晚会和幸村一起回去。再后来,就是她下班坐在保健室等幸村精市,而当幸村训练完毕后会直接发短讯通知她,然后,两人一起回去。

    而今天,她是第一次站在这个网球场外等幸村精市,也是第一次看到在打网球的幸村精市。

    场中,和幸村对打的是切原赤也。

    惠里奈对那个孩子的印象颇深,还记得她帮过他补习英文,听说那孩子英文有史以来考出了高分。其后,他每每见到她不再像第一次那般无礼了。

    “GAME WON BY Seiichi  6:1。”

    惠里奈听到幸村获胜,但是,这胜负也相差也太大了。

    不过,小侑说立海大网球部在全国大赛再度夺冠,精市也是很厉害的。记得那时候自己这样问着弟弟的时候,小侑只是沉默了会说道,何止厉害,他可以一直带领立海大网球部夺冠的神之子啊。

    惠里奈这样想的时候,没有发现幸村精市下场就看到了她,他已经从场中走了出来。

    立海大网球场边围观的人较少,事实上是因为真田的关系,大家可不敢惹怒风纪委员。

    “你怎么来了?”幸村精市一手拿着一瓶水,一手拿着毛巾在擦汗。

    “偶尔也想来看看,一直都没看过你打网球。”惠里奈在幸村诧异的目光下接下了毛巾,帮他轻拭着他额角的细微汗珠。

    “可以了吗?我在这里等你,你快去收拾下。”惠里奈的动作很轻柔,想到平常这个时间幸村都会通知她训练结束了。

    感受着惠里奈帮自己的轻柔动作,幸村精市心里有一丝清甜滑过。虽然是不解她此刻的温柔,却是心安理得的享受着。

    网球场内在收拾着自己的物品的人早在幸村走出场外就一直观察着他,看到那两人相处和谐的场景,自然而温馨。

    “虽然很不想这样说,难道部长是见一个一个吗?他难道已经忘记上野学姐了吗?现在居然用那样的眼神看着忍足老师。”

    切原赤也对惠里奈的称呼改变了,不是因为幸村或是真田,而是他真的很感激她的授课方法,让他的英文一下子就有了不错的提升。只是,多少对部长不满呢?

    “真是太大意了,切原训练明天翻倍。”真田斥责着切原赤也。

    “切原,他们两个在一起天经地义。幸村的事不是我们能够管得了的。”柳莲二记录数据的手停顿了下,幸村和忍足桑是未婚夫妻关系,相处和谐有什么不好?

    况且,上野和幸村的事恐怕没那么简单。就算是幸村和她分手了,她没必要整个人像凭空消失了般?而且,每当他们之中有谁不经意间提起上野晴子,幸村的脸上就会露出受伤或是自嘲的神,虽说只是瞬间的事,可是,他还是看到了。

    “PURI,赤也,现在幸村可是和忍足桑是未婚夫妻。”仁王雅治左手搭在切原的肩上提醒着他一个事实。

    柳生看了一眼黑脸的真田和思考着什么的柳推了推自己的眼镜,随即说道:“切原,无论幸村过谁,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他倘若和自己的未婚妻产生感也是正常的,况且,他们既然订婚了,这就是说明他们未来会是夫妻。你难道还希望幸村挂念着别的女人和自己不的人结婚?结婚,相的两人结会比较好。现在,他和忍足小姐的这样发展对两人都好。”

    真田在听到柳生说‘结婚’两个字的时候,动作有些不自然。他压了压自己头上的帽子,精市和小奈姐两人早就结婚了。也正好是和你柳生说的相反的况,没有相的两人结婚了。

    拿上自己整理好的网球包,幸村和惠里奈一起去了超市。

    幸村推着小推车,惠里奈在他一旁看着满目琳琅的物品。经过冰冻区,惠里奈挑选了几条新鲜的小鱼,然后买上了一些作料。

    “晚上,做烤鱼可以吗?”惠里奈看着幸村精市说道。

    “嗯。”幸村精市点点头,好像自从和惠里奈结婚他就没有再吃到烤鱼。

    结账,开车,回家。这两人做事都利落,不喜欢拖拉,结果买菜到回家也就用上了30分钟。

    幸村精市双手环靠在厨房门边,再度有幸的看到惠里奈精湛快速的刀工。

    看到惠里奈把已经剖开的几条小鱼在去除内脏后清洗了数遍,就是没有看到惠里奈的下一步动作。

    幸村迟疑的看着惠里奈冲洗着鱼,她有洁癖?

    就算她有洁癖,可是这些鱼她都已经清洗了不下20分钟了。

    就在幸村还在思索着惠里奈为何还不动手烤鱼的时候,惠里奈突然抬头看向了幸村。

    幸村被惠里奈迷茫的眼神给怔住,她,怎么了?

    “呐,幸村,你知道怎么烤鱼,对?”惠里奈文化间眼中充满求知的看着他。

    绝倒,即使是幸村精市也不淡定了,他平挂在嘴角的笑容也有些僵硬。

    幸村精市沉默了一会才说道:“我记得母亲会把把鱼放到专门的烤箱里烤。”

    意思就是说,我也不会,只看过母亲是这样做的。

    “烤箱?糟糕,家里根本就没买烤箱。”惠里奈没说的是,因为她之前没结婚的时候,她很少用的厨房,所以购买的也是一些简单烹饪工具。而结婚之时,长辈们提前更换了家里里里外外的装修和家具,却没有更换厨房那从未用过的崭新的厨具。

    幸村精市叹了一口气,他承认这样的惠里奈让他觉得有些可。皱眉,迷茫,眼睛冒星星的看着他都很可。算了,吃不了烤鱼,看到露出这样表的她也值得了。

    可是,幸村的叹气在惠里奈看来是失望。

    于是,惠里奈说道:“这样,我来煎鱼你吃。反正应该大概不会差很远的。”

    惠里奈的语气有些勉强,似乎是在说服自己似的。

    应该?大概?

    幸村听到惠里奈如是说,也不好打击她,尤其是看到惠里奈肯定的点了点头。虽然,他心里明白这煎和烤之前有很大差别。

    可是,心底这隐隐不安是怎么回事?

    很快,幸村精市就知道自己心底的惴惴不安是怎么回事了?

    倒油,扔鱼。

    这是惠里奈自以为的程序,殊不知因为她之前冲洗鱼数次,让整条鱼上都是水渍,鱼被她丢尽锅里,锅里的油便四处飞溅出来。

    结果,当然是弄得一团糟。

    惠里奈为了避免溅出来的油烫到自己,不小心撞倒了摆放在一旁装油的器皿,结果引发了火灾。

    如果不是幸村精市赶紧拿起门边放着的灭火器对着火源喷,估计,今天不是这间厨房被烧毁,而是这栋房子都会被烧毁。

    这是被幸村拉离走出火灾现场的惠里奈看到已经乱糟糟的厨房所想到的。

    惠里奈一路被幸村拉到客厅坐下,幸村发现她的手上有好几处被油给溅到了。

    他从沙发前的茶几下的小抽屉里拿出了医药箱,把治疗烫伤的药膏帮惠里奈涂上了几层,还好,没有起泡。

    晚餐算是泡汤,原本是想做顿幸村喜欢吃的食物道歉的。可是现在,算了,她真的是和煎、炸之类的绝缘啊。

    “呐,精市,对不起。”惠里奈闷声的说道。

    幸村为惠里奈涂药膏突然听到她这般说,抬起头看向她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她的唇印在了他的额头上。

    她说,对不起。

    然后,她紧紧的抱住他说,精市,我永远不会离开你。

    “呐,精市,晚餐我们出去吃。”幸村诧异间,少女已经退出了他的怀抱,向梯处走去。

    幸村还是沉思在方才那个吻、那个拥抱和那句承诺的话之间,听到惠里奈的提议也只是点点头。

    惠里奈上了迹部梯,突然抓住扶手转头对幸村说道:“呐呐,真是抱歉哟,现在才知道你就是小弦的小女朋友哟。”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