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恶作剧了

    ( )    自从惠里奈当立海大保健室老师以来,保健室可谓是时常人满为患。惠里奈原本的清闲时光自打头天上任开始便不复存在。总是忙完了这个,又有别的人受伤进来。

    幸村精市总是逗留在惠里奈的保健室,原本最初是担心惠里奈一个人闷来陪她聊天或是和她一起吃午餐。却不曾想过,每当他来保健室的时候总是看到惠里奈忙得焦头烂额,甚至他有时候还会帮惠里奈打下手。

    很快幸村就发现这些受了点小伤的基本上都是男生,而这些小伤多数都是手上有一个小伤口只需要贴上创可贴。更有甚至连续几手指都受伤了,一只手贴满了创可贴。

    这种不正常想象,柳莲二有做了记录。从柳莲二的数据中,幸村精市无语了。

    学校商店最近卖小刀的销量从未如此的好,也确定了一个事实,是惠里奈本把那些人给吸引过来的。

    幸村精市对真田弦一郎耳语了一番,让真田这个风纪委员长采取了一些特别的措施才使得学校的部分人停止了继续 ‘自残、自虐’的倾向。

    只是,幸村精市特意到保健室和惠里奈相处的时间还没有两天便再度被打扰了。

    “讷讷,不好意思打扰了。”进来的是几个羞涩的女生,一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幸村精市在此便不由得脸红了低低的叫道:“幸村君。”

    幸村精市微笑颔首,站起对惠里奈交代了一句便离开。

    少女们青涩的表并未逃脱惠里奈的眼睛,不自叹自己的少女怀早已过去了。

    “同学,请问是哪位受伤了?”现在她只要是看到有人进来保健室,她就会不由自主的问是不是又有人受了伤,毕竟,前段时的忙碌还历历在目,让她一看人进来就形成了条件反

    “不是,没有人受伤。我是想,我是想。”一位少女脚尖在地上点了点就是半天没把此行来的目的说出口。

    “惠子,算了,还是我来。”另一位女生【暂且说少女B】拍了拍名叫‘惠子’的女生,然后,走到惠里奈面前弯着腰说道:“虽然说这些话很无理,但是,请您谅解我们的心。”

    啊?惠里奈莫名其妙的看着这些女生的举动。

    “我们知道您是幸村君的未婚妻,可是,我们想送幸村君礼物,但是请您不要阻止我们,请您原谅我们冒昧的请求。”她们需要的是一个口头承诺,一个不被惠里奈报复的承诺。

    少女B和朋友们观察了数,觉得她们新来的保健室老师同时也是幸村精市的未婚妻是一个比较亲切的人,所以才打算和一直暗恋幸村的一部分后援团成员一起向她说明。

    毕竟,她们幸村后援团的成员还比较文明,知道幸村精市是名花有主的人,所以才会冒昧请求惠里奈恳请准许她们向幸村精市传达自己的心迹。

    啊?噢。

    惠里奈合上自己的嘴巴,有些惊讶她们居然会找她。

    少女们看到惠里奈半天没有回话,心灰意冷的说道:“还是不可以吗?我们喜欢幸村君已经很久了,从国中的时候就喜欢那么优秀的幸村君了。可是,那时候的幸村君眼里只有上野晴子一个人,所以我们一直都在默默的支持他。

    可是,好不容易等幸村君恢复了单,我们都在期待或许还有机会。但是,你却已经成为了他的未婚妻,你们的关系已经成为了铁一般的事实,可是,我们暗恋了那么久从未表白过自己的心意,只是想最后把自己的心说出来而已,因为,恐怕再也没有机会了。”少女声色泪下,是的,她们没有机会了,幸村君又遇到了他喜欢的人了,这样的话,她们真的只能在他背后永远支持了。

    惠里奈不是那么无的人,听到她们这般说,心里有些动容。可是,她同时也没有忘记,她是幸村精市的妻子。

    而她们却是来请求她这个幸村精市的妻子答应她们去给自己的丈夫表白?!

    惠里奈眉头皱了皱,说道:“明明知道冒昧你们还不是说出来了吗?明明知道过分,你们不是还要打算去做了不是吗?对我请求,也只是提前报备一下。”

    亦或者是……惠里奈冷笑。

    少女们抬起头看到惠里奈冷然的表,咬了咬自己的嘴唇。

    “好,我可以同意你们向精市送礼物。”

    惠里奈应的话让她们有些惊喜,却是有些不甘心的听到惠里奈下一句。

    “但是,表白的话就算了。既然你们知道我是幸村精市的未婚妻,那么最起码的对我的尊重该有。你们让我同意你们向我的未婚夫表白,不觉得太无礼、太可笑了吗?”

    听到惠里奈有些嘲讽的语气,她们都没有说话,心里却是紧张得不得了。

    眼前这个女人,有权有势,无论哪一点她们都惹不起。观察了她最近比较温柔的对待那些去保健室的人,忘记了这个女人姓忍足了。现在想想,她们这样做未免太胆大了点。原本就是出于不被事后知道的忍足惠里奈报复才期许得到一个口头应罢了。

    看到这些女生一副紧张害怕她的样子,惠里奈叹了口气才重新挂上笑容说道:“你们要送礼物的话我建议你们送便当,就送精市最喜欢吃的东西好了。”

    惠里奈的语气没有方才的冷淡,倒是让那些女生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惠里奈说道:“你们知道精市最喜欢吃的东西吗?不知道的话,我不介意告诉你们。”

    “是烤鱼吗?”一个女生突然说道。

    烤鱼?

    “我们知道幸村君最喜欢吃烤鱼了。”另外几个女生异口同声有些兴奋的说道。

    原来,精市喜欢吃烤鱼啊。

    惠里奈对于自己旁敲侧击的答案很是满意,这样想着的她不露出狡黠的笑容。

    “呐,你们都说错了哦。精市啊,喜欢吃的东西是黄连。”惠里奈一本正经的说道,说完还很确定的点点头。

    “黄连?”少女们皱起了眉头,黄连那是什么东西啊?幸村君明明不是喜欢吃烤鱼的吗?

    少女们不有些怀疑的看向惠里奈,却从惠里奈泰然自若的表中看不出什么来。

    “是的,没错。精市以前很喜欢吃烤鱼,但是自从他得过那场大病之后,口味就全变了。黄连是一种草本植物,也是一种中药成分,你们知道的,精市以前做过手术,之后精市就一直靠吃这个东西做药引补体。渐渐的,他就喜欢上了黄连的味道。”惠里奈一边对她们解释着一边在自己的心里偷笑。

    “当然了,你们若是不会煎熬黄连的话,可以直接把黄连放在食盒里一样。反正精市每天都会自己煎服黄连的。”惠里奈‘好心’的继续补充道。

    谁让你把这些人招惹到我这里来?而且,害得我不得不去应付她们。

    惠里奈的话说的合合理,而且,还主动告诉她们该怎么做。况且,她们也只是怀少女,自然是看不出惠里奈哪句话真哪句话假,便对惠里奈说的话信以为真。

    看到那些女生离开,惠里奈皱了皱眉看着关上的门。

    上野晴子?她是谁?

    直觉告诉她,这个人,她不喜欢。

    并非是因为那些女生把幸村精市和上野晴子的名字一起连起来说。而是,单从听到这个名字,直觉告诉她,这个女人她喜欢不起来。

    幸村精市今天已经面部笑得僵硬了,看到不知道是第几个女生递给他一个便当盒,他都可以不用打开便当盒就知道里面放的是什么了。

    以前,他都拒绝女生送给他的便当,后来那些女生也知道他不会接受便当就没再送了。

    可是,今天是怎么回事?而且,他现在是根本无法拒绝。

    那些递给他便当的女生似乎都知道他会拒绝似的,把便当一塞给他就跑掉了。当然,她们都像是约好似的,每次她们一放下便当就跑,他都能够清楚的听到她们说的相同的一句话:幸村君,我们依然会在背后继续支持你。

    “这已经是今天的第一百零二个了。”柳莲二走出树后说道。

    “PURI,部长还真是受欢迎。”奇怪,以前不是都是默默支持么,今天是怎么了?仁王雅治转悠着眼珠子。

    丸井文太吹破泡泡郁闷的满怀欣喜打开幸村的收到的便当盒:“啊,又是这个难看的东西啊,像树根一样。不是应该是喷喷的食物吗?”

    “丸井,那不是树根,是一种中药药材。”柳生第N次纠正丸井文太,同样不理解女生们怎么一下子全部都送幸村这个东西。

    黄连,还真亏她们想得出来。

    柳莲二看到前面又出现了一个女生对幸村说道:“幸村,你就不想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幸村笑得温柔的看向柳莲二,你以为我不想吗,我还没有开口问,她们就都走了。不过,莲二,你肯定是知道些什么的。

    “幸村君。”少女把便当放下还没来得及离开就被幸村一把拉住了手腕。

    “同学,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送这个东西给我。”幸村精市拉住少女的同时,一直躲在后面看戏的网球部正选都出来了。

    “对不起,是因为,因为…….”少女看着幸村精市的脸,在幸村的询问之下一股脑全部说了出来。

    听完少女的回答,幸村精市笑的灿烂,可惜眼底并没有什么笑意。

    网球部的几人也都纷纷退后了几步,这百花盛开的笑容看起来好恐怖啊。

    “同学,谢谢你了。也麻烦你在后援团替我谢谢大家费心准备的便当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