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她的噩梦【倒V】

    ( )    明明是夏天,握在手中的手温度低的吓人。而且,从餐厅走出来到停车场,这一路上边的妻子也没有说出一句话。

    就连忍足侑士也是意外的反常,提前开着自己的车离开。

    “惠里奈,我来开车。”幸村精市制止要走向驾驶座的人,不给她任何反对的机会,便把她拉到副驾驶座这边的车门处把她给塞了进去。

    惠里奈有些不在状态,幸村精市皱眉的看了一眼侧的人,还是处于晃神状态。幸村精市叹了口气,发动车子。

    菊田纱织?今时京子?

    忍足侑士既然提起那个名字,是在暗示说那两个人之间有联系吗?

    今时京子这个名字,他有些印象。

    之前惠里奈的在医院天台的那钞特别救人’之后,网络上陈列了一堆5年前那段是非的几个当事人的名字。

    “今时京子,你这是在做什么?”

    少女睥睨着跪在她面前的今时京子,有些不耐。

    “祈求我的原谅吗?不,不可能。”

    少女说出的话敲击着跪地的少女的心中,让她泪流满面。

    “哭?哭什么?你应该知道在你选择陷害我的时候,你就不再是我忍足惠里奈的朋友。对你,我们过去的友从你背叛陷害我的那一刻起,就终止了。”

    跪地是少女什么也没有说,拉扯惠里奈裤脚的手最终放下,掩面低泣。

    是啊,是她所做的一切背弃了她们的友

    忍足惠里奈的眼中流露出残忍的冷笑:“如果可以原谅你的话,只有一个可能,那么,就是死。”

    惠里奈说完把今时京子推出了门外,关上门的她背靠在门板上。说出刚刚那些残忍的话,似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

    京子,为什么你要抛下我们的友呢?

    为什么那个要害我的人会是你呢?

    她们之间的友起源有些莫名,很多人都不解,好强,骄傲,对许多事都不屑一顾的她为什么会和今时京子那么懦弱的人做朋友。

    事实上,她也不解。

    今时京子明明比她大,却在学院里受到她过渡的保护。

    可是,到头来,她所认定的那么懦弱的今时京子最后会选择那样的方式去报复、她陷害她。

    是今时京子选择诀别她们之间的友,是今时京子亲手毁掉了她们之间的友

    最后,今时京子死了。

    她恨她,可是,她却死了。

    而且,死的那么的可悲。

    今时京子,你怎么可以死去?我不会因此原谅你。

    我怎么可以原谅你,原谅你背弃我们的友,原谅你对我的伤害?

    你知道吗?你的死亡,让我连对你的还未开始报复的计划全部落空了。

    今时京子,我真的很恨你!

    “京子。”惠里奈从梦靥中惊醒,嘴里大叫着今时京子的名字。

    看了一眼边的人还在熟睡,惠里奈放心的抚着自己的额头,却发现上面都是冷汗。

    她又一次梦到了京子,梦到了京子来乞求她的原谅,梦到今时京子最后死了。

    她再度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幸村精市,轻轻地走下了

    回到客厅的惠里奈为自己倒了一杯凉水,便坐在了客厅沙发上发呆。

    浑浑噩噩的思绪回到了很久之前的那一天……

    “忍足惠里奈小姐吗?”

    那是她在美国见到京子没多久之后接到的一通电话。

    “是的,我是,请问您是?”

    “您好,我是今时京子小姐的律师。你能到XX医院吗?今时京子小姐过世了,您能过来帮她办理一下后事吗?而且,今时京子在生前让我要给您念一份遗嘱……”

    京子死了?今时京子死了?

    她再也没有听到那时候那通电话后来说的那些话。

    她手中的话筒掉在了地上,而她自己早已跌坐在地。

    今时京子她死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死?

    我对你的恨意才刚刚开始,我对你的报复还没有开始,你怎么可以死去?

    那一天,她再度哭泣了。

    那一天,窗外同样下起了倾盆大雨。

    “忍足小姐,您好,我是梶本甚,今时京子的代表律师。”着西装的男子看到惠里奈出现在他们约好的医院门口。

    “您好,梶本律师。”

    惠里奈的表一直冷淡,并未有什么悲伤。

    “忍足小姐,今时京子小姐生前还放了一封信在我这里,她让我一定要亲手交给你。”梶本甚在对惠里奈念完遗嘱之后把一封信交到了惠里奈手中。

    实际上这样是今时京子生前交代过的,一念完遗嘱在忍足小姐还未说出对遗嘱到底接受与否的条件前把信交给她。

    惠里奈默然的接过了那封信,当她看完全封信的时候,有一滴泪悄然滑落滴在了信纸上。

    “梶本律师,今时京子的遗嘱我全部接受。”

    梶本甚看到面前的少女手指发白的紧紧拽着那封信。

    “我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听到少女的话,梶本甚次回神,可是看到惠里奈的探寻的眼神有些躲闪。

    “是自杀吗?”惠里奈看到梶本律师的反应,声音有些颤抖的说道。

    “不是。”梶本甚推了推自己的眼镜。

    梶本甚的声音落下,惠里奈松了一口气。

    梶本甚叹了口气继续说道:“今时京子小姐长期受到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早已濒临崩溃了,是她祈求我带她来美国找你。她早就想解脱这样的生活,却舍不得心底的人祈求他回心转意。今天是她自己忘记吃药,推测应该是精神失常在酒店浴室里滑倒,头撞到浴缸流血过量而死。”

    梶本甚把一张包好的碟片和一张存折卡给了惠里奈,那都是今时京子所留下来的财产。

    惠里奈紧紧握着手中的东西,看向梶本甚:“梶本律师,今时京子的后事就麻烦你处理,遗嘱中没有说到的事我不会去管。不过,遗嘱中所说的我会按照死者的意思照办。”

    说完,惠里奈将刚刚继承一张存款卡放在了梶本律师的手中。

    看到梶本甚不解便说道说道:“后事处理,就用这张卡上的钱。

    说完,惠里奈头也不回的离开。

    惠里奈面无表的穿过医院里的那条走廊。

    今时京子,你的生命结束,可是,却把这么大的包袱留给我。

    今时京子,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也不会同你。

    今时京子,你知道吗?

    我依然恨你,尽管你已经得到了这个世界上最可悲的报复。

    凄凉的走廊传来高跟鞋的‘噔噔噔’的声响,却像是对一条逝去的生命的悲鸣。

    茶几上的透明水杯之中,还有半杯水未喝完。

    坐在沙发之中,双手抱膝的少女看着电视机上呈现的画面咬着自己的手指拼命的压抑着自己抽泣的声音。

    无论是看第几次,她都是这般隐忍着自己的绪。

    为什么?

    京子,你为什么要留下这样的东西给我?

    为什么要将这样的画面留下来给我看?

    是在奢求我的原谅?

    还是,在奢求我的同

    你明知道这根本不可能,明知道我在你选择背叛我的那一刻就不打算原谅你。

    可是,你为什么要留下这样的东西给我?

    客厅传来拼命压抑的抽泣声,让早已清醒的幸村并不打算继续装睡下去。

    他听到了她的惊叫,可是,她还在顾忌边的他。

    这样的认知,让他心底多少有些不快,赌气的继续装睡。

    幸村精市走到客厅,看到那人缩在沙发一角,瑟瑟发抖。

    那样的姿态深深触动他的心弦,走过去轻轻的搂着她,把她放在口中紧咬不放的手指掏出来。

    她的手指早被她近乎自残般咬破,泛着血丝。

    嘤咛的抽泣声,听在他耳里有些心疼。

    少女浑然不觉有人将她抱紧,双眼紧紧的锁住屏幕上的人,泪水不自觉的滑落,隐忍的哭泣声。

    幸村精市随着少女的视线惊讶的看着电视上的默剧,心底有许多震撼。

    没有声音的录像,是怕打扰到他吗?

    屏幕上只有一男一女两个影,幸村精市断然不会认为这是一张普通的A/V片。

    他皱眉的看着画面中的男人对于女人的/虐待,皮鞭的抽打,虽然没有声音,可是,他可以想象得到女人惨遭虐待的叫声。

    “京子……”惠里奈无意识的盯着屏幕叫道。

    京子?

    幸村精市听到惠里奈口中的叫唤,那个画面之中遭受/虐待女人是今时京子?

    等到幸村精市看清楚画面中女人那张放大的脸,他瞪大了双眼。

    那是,菊田纱织的脸?

    可是,他的妻子明明叫的今时京子的名字啊!

    菊田纱织和今时京子有着相同的一张脸!?

    幸村精市还没有继续想下去,衣襟上冰凉的感觉提醒着他怀里的人还在流眼泪。

    触动心弦的抽泣声,触动心弦的眼泪。

    他缓缓的向少女靠近,轻柔的吻着她的泪水,最后,像是受到一种指引般的游移到被少女此时紧咬着的嘴唇。

    嘤咛抽泣声被这个吻给吞噬,可是,少女浑浑噩噩的并没有什么反应,一切只是被少年带引着,带引着回应……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