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计划辞职

    ( )    惠里奈按照自己之前看到的,门就在他们正前方。

    幸村拉着她向前摸索走去,原本只是试试能否打开门,却不想门根本就没有上锁,两人都有些惊讶。

    似乎闻到了什么,惠里奈还没有来得及制止幸村,门就被幸村一把拉开。

    “嘭。”惠里奈拉过幸村往后退了一步。

    果然。

    幸村隐约感觉到是一个人倒在了他们面前,有些惊讶又不确定的问着便的惠里奈:“是死人吗?”

    “嗯。”惠里奈皱眉,如她所想,这么浓烈的血腥味,幸村开门前没有闻到可能因为他之前上受伤混杂着血迹的关系。

    “幸村,你退后一点。”黑暗之中,惠里奈弯下,凭借着感觉试着去接触倒地的尸体,那种难闻恶心的感觉很快就让她知道这具尸体是谁了。

    右手摸到温的粘稠液体,看来是刚刚没多久就死掉的!

    可是,她不解,为什么明明被上锁的门,现在没有上锁,而且为何要把尸体靠在门边,故意的吗?亦或者是给她的警示!?

    “呕。”幸村虽然看不到,但是,此番闻到的浓烈的血腥味道让他作呕。而且,若不是惠里奈拉开他,此时那尸体就会压到他的上来。

    惠里奈扯下自己衣服的一角擦拭了下沾血的右手,才再度摸索到幸村边。

    “我们还是呆在这里不要离开的好。”惠里奈握着幸村的手感觉到他的颤抖,这孩子还是第一次‘见到’新鲜的人类尸体!

    “现在好些了吗?”她尽量把他往后拉,两人坐在地上靠在一起。

    “嗯,抱歉。”幸村心底恶心感觉缓和了一下,尸体多少是让他有些震撼的,更多的是那浓烈的血腥味让他有些不习惯。

    “惠里奈,你今天是不是收到了恐吓信?”

    沉默了一会,惠里奈才开口:“嗯,你怎么知道?”难懂说,那个时候的电话就是……担心她吗?

    “迹部对我说你们之前一起做的一起案子得罪了人,他今天收到了一封恐吓信,那封恐吓信迹部给我看过,信里提及了对你和迹部的不满。”

    “嗯,所以你就急着赶回家?”惠里奈的语气听不出什么绪。

    幸村没有说话,只是沉默。

    “谢谢你。”惠里奈轻轻的说道,“不过,下一次还是不要这样了。”

    惠里奈有些感动,幸村为了她受了伤。

    幸村听到惠里奈的话只是更加沉默。

    “呐,那个尸体就是绑架我们的那位我所得罪的人哟。”似乎是为了打破这样的沉默,惠里奈开口,可是语气中却有着对早已死去川岛横的嘲讽。

    “你是说?怎么会?”幸村此时已是一头雾水,把他们带到这里的人居然死了!!!

    惠里奈想起之前自己所感觉到的违和感,一个破产公司老板的弟弟有什么能力去聘请那些专业人士呢?

    不过,她很清楚一点,他们两人现在是不会有危险的。

    “那个人恐怕也是被人利用了呢!”

    “你得罪的人还真不少。”幸村精市不免感叹,那么,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呵呵,说的是呢。才回到本没有久,就发现自己周围的敌人真的是很多呢,这可是我没有想到的呢。”惠里奈的话透露出自嘲的意味却更像是对自己的反思。

    黑暗中的幸村皱了皱眉,在心里咀嚼着她的话。

    还有没想到的敌人么?

    收到惠里奈用耳环发出的求救信号,那些救援的人没多久就赶到了。至于,那具尸体,她相信忍足家和幸村家的暗卫都不是混饭吃的。

    回到来接他们两人的车上,惠里奈这才发现幸村上布满了不深却还是流了血早已结成血痂的伤口。之前,昏暗的灯光下,她并没有看清楚。

    惠里奈抢下为幸村处理伤口的医生的工作,用蘸着酒劲的棉花棒一遍一遍的轻擦着他的伤口反复消毒然后才上药。

    幸村左胳膊上被惠里奈上好药之后密密麻麻的贴上了创可贴。

    少女的动作很轻柔似乎是怕弄疼了她,她的神和专注让幸村之前瘙痒的心再度被小小震慑了一下,或许,这样也不错。

    幸村因为受伤的关系,惠里奈强烈止他继续去参加网球训练营的活动。幸村提出的反对意见被惠里奈无视,于是,幸村在暑假中期便不得不得回到家中,天天喝着惠里奈熬煮的滋养汤。

    可是,这样的子让幸村过得很难受。惠里奈便应他可以出门去附近的网球俱乐部练习,不过,全程必须由她陪同。

    “惠里奈,你不是上班很忙吗?”幸村实在受不了一天到晚被人当成小孩子贴照顾,虽然开口提到,语气却并不生硬。

    惠里奈听到幸村的话并未抬头,只是在幸村走到她边时已拿出一旁放好的毛巾和水递给了他。

    “是啊,的确蛮忙的,所以我现在就在工作啊。”关闭再次修改好的一个案子,惠里奈才抬起头。

    她的确是很忙,最近本工作就多。然后,她又打算离职,现在正在做一些交接前的整理工作。

    坐在她侧的幸村也不好再说些什么,惠里奈对他的关心,他心底有些小小的欢喜。两人之间也因绑架的事,他们的相处慢慢变得像谈得上一些共同话题的朋友。

    “呐,幸村若是不继续打球的话,就和我一起去趟东京!”惠里奈一边关上笔记本,一边对坐在她边喝水的幸村说道。

    幸村挑眉,听到惠里奈继续说道:“今天小侑的训练结束,我们就顺便在东京一起吃晚餐。”

    幸村点点头,心里有些说不上来的滋味。

    吃饭是顺便,特意去接忍足君才是。

    东京银座餐厅

    因为是自己的开的西餐厅,惠里奈、幸村和忍足坐下不久,服务员就把之前惠里奈提早订餐端了上来。

    只是,在入座之时发生了一点小插曲。

    幸村自然的入座到惠里奈边,却遭受了忍足的一阵敌视。

    是不满,忍足侑士只能无奈的坐在自家姐姐对面的位置上,他本来是习以为常的准备坐在惠里奈的边,却被幸村精市抢先了一步。

    惠里奈并未察觉边最亲的两个人间的异样,全部的注意力被眼前的方才端上来的鳕鱼排给吸引了。

    幸村可是没怎么去理会自己小舅子的孩子气,他坐在自己的妻子边是天经地义。

    三人的用餐礼仪都是行云流水般的优雅,忍足侑士把自己面前的牛排早已切成一条条大小相似的形状,幸村精市则是把自己面前的牛排切成一小块一小块。

    “小奈,牛排你也吃点。”忍足侑士没在恪守礼仪,将分出来的一小部分牛排放在了自己面前的碟盘上推到自己姐姐面前。

    这些动作在惠里奈看来是再正常不过,只是,幸村却心里有些吃味。

    同样的把自己分好的牛排堆在面前的碟盘上递给了自己的妻子,不过,却把忍足侑士的那盘再度放在了忍足的面前。

    “忍足,惠里奈吃我的那碟就好,你在训练营里饭菜肯定不是那么合口。”意思就是说,你在训练营没怎么吃饱,今天你就多吃点,不必分给我的妻子了。

    忍足侑士正反击自己面前的姐夫,却听到自家姐姐的应和。

    “是啊,小侑。我吃幸村这份就好。”惠里奈完全是出于疼自己的弟弟,虽然感动弟弟分餐自己,可是,小侑要是没吃饱,她会心疼的。

    忍足侑士心有些低落,虽然面上没有表现出来。他当然高兴幸村的一些小举动是开始在意自己的姐姐,可是,他觉得自家姐姐把对他的那份疼也分给了幸村,虽然这是理所当然的事,可是,他的心里怎么都不悦。

    抬头看到幸村泰然自若的模样,忍足气得牙痒痒的。随即,想到自家的姐姐方才对幸村精市的称呼,不免得意一笑。

    “小奈,原来你还在称呼他的姓氏啊。”忍足侑士虽然是对惠里奈说话,却是看向幸村。

    忍足侑士眼底的得意看在幸村眼里,就像是一种示威。

    原来,我姐姐和你的称呼也不怎么亲近嘛,虽然,你们是亲近的关系。

    幸村精市笑得温柔说道:“惠里奈,你看我都叫你的名字了,你也该叫我的名字了。”虽然不满忍足的态度,但是也多亏他提出来了。

    这两人之间就像是争宠的小孩子。

    “你叫我的名字不是为了和侑士区别开来吗?”惠里奈只是反的回答。

    呃?

    忍足侑士在心底憋笑,姐,你到底是多粗的神经啊。

    虽然,幸村精市比你小三岁,可是他也是一个男人啊,而且还是你丈夫。只要是正常的男人,都会不可避免对和自己相处了一段时间的女人产生感,更何况产生感也是名正言顺啊。

    幸村精市抚额,在他看来惠里奈一直都很精明的。

    难道说她在国外生活久了,连出嫁后随夫姓都忘记了吗?

    “惠里奈,户籍上你的姓名早就已经改成幸村惠里奈了。”幸村提醒自己的妻子一个事实,然后,便看到她瞪大的双眼。

    果然,她忽略了这件事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