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被绑架了

    ( )    说不上是哪里不对,幸村精市在听完迹部的话便打定主意现在回家看看。

    在走出宿舍是时候对擦肩而过的真田说了一声麻烦他对宿管老师说一声,便一边走着一边拿出自己的手机按着自己的电话号码。

    可是,那边传来的一直都是通话中。

    幸村索没有再继续播下去调成了自动重拨功能后,便拿出惠里奈交给的他的车钥匙走向网球训练营停车场,开着那辆惠里奈让他第一天来到这里开着的那辆蓝色的玛莎拉蒂4.7Automatic。

    所谓名车的好处在于速度之快,东京的高速公路上风驰电掣的行驶着一辆蓝色跑车。早已超过了限速却因为它那早已备案的特殊车牌号而没有交警去阻止。

    幸村的突然离开,真田虽然疑惑却替他隐瞒了下来。

    惠里奈早上在公司收到了一封匿名信,看过内容之后被她扔进了垃圾桶里。

    无聊,她对于做出这样恐吓之事的人觉得愚蠢。再者,她因为最近越来越多的工作而忙碌着根本就没有放在心上。

    处理完手中一半以上的案子的惠里奈离开公司的天色已经渐暗,因为幸村不在家她也不需要急于赶回神奈川做晚餐倒是随在公司加班。

    不知道是她的错觉还是怎样,一边开车一边和下属讨论着新的构想的她总能在自己的后视镜里看到一辆紧随其后的白色面包车,可是,当她回头的时候却又觉得没什么异常。

    下车开门的时候,她刚好讲完了那通和下属的电话,却发现手机立即响起一阵铃声,她有些惊讶的看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是精市的电话。

    “幸村,有事吗?”惠里奈一边在包里摸着钥匙,听着电话里传来的风声不皱了皱眉,幸村现在不是应该在训练营里吗?为什么她会听到呼啸的风声呢?

    幸村在专注开车的同时也会注意一下放在副驾驶座上的手机是否打通了电话。可是,快到家门口的他之前再度看了一次,居然还是未通。

    “幸村。”一直没有听到应答声,惠里奈隐隐感到不安,却听到一阵急速刹车的声音,便对着电话大叫了一声。

    不会是?

    惠里奈并未察觉有人的靠近,昏迷之前似乎听到幸村的叫唤。

    “惠里奈。”幸村停下车便看到有好几个人已经站在惠里奈后,而她似乎并未察觉,他不大声提醒,却还是看到惠里奈被人袭击立即就晕倒了。

    而他的叫声让袭击惠里奈的几人发觉有他人的存在,随即,停在路口拐角出藏着的那辆白色面包车上又下来了几人,幸村精市瞧见他的叫声让自己陷入了困境,即使学过一些防术却难以对付这些将他包围起来的似乎是专业的黑衣人士。

    不见任何光亮的黑色密闭的房间内突然亮起了一盏昏暗的灯光,少女因为刺眼的光束而睁开了眼睛,可是,她隐约能够感觉到自己的脖颈处有些疼痛。而她的双手被反捆在后,双脚也被粗糙的绳子给绑着。

    “嗯”少女突然发现她边还靠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人,而透过昏暗的光亮,她看到边和她同样被绑着的人穿着运动装,不过,红白相间的运动上衣却有些暗黑色的污垢。

    幸村?少女试图叫出声却发现自己的嘴巴上被粘着胶带。

    惠里奈思绪快速转悠着,果然之前的确是幸村的声音,却是不解为什么幸村会在那个时候出现?

    还有,幸村为什么会打电话她,她因为担心电话那头一直没有应答的人才会掉以轻心,连后有人接近她都没有察觉到。

    “哈哈哈。”突然,一阵聒噪刺耳的笑声响起。

    惠里奈皱眉看了看一群黑衣装扮围着的中间的那人,似乎是有点眼熟的人,却是知道他就是绑架她和幸村这些人的主谋。

    不知道为何,那群站在那对他不屑的人两边让她觉得有些违和感。

    男人看到惠里奈并未露出害怕反倒是镇定如常的神色,不有些不悦的走向她。

    “哼,忍足惠里奈你还认识大爷我吗?你堂堂的千金小姐不做,却偏要去迹部财团上班,你还真是不知道享受的忙碌命啊!”男人捏起惠里奈的下巴她和他对视,他却在她的眼中看到她对他的嫌恶。

    惠里奈很是不悦被这个人拉近了距离,听着他的话不皱了皱眉。

    难怪觉得眼熟,这个人原来就是之前她和迹部合作那起拖了很长时间的那起收购案的对方公司老板的弟弟。

    他想从中多分得一些便要求自己的老板哥哥一再押后时间甚至还反悔之前谈好的价钱,最后让她忍无可忍,特意压低价钱,收购不成还有下一单,在他一再抬高价钱的同时,她和迹部一再坚持往下压价钱。

    最后,那家公司的老板担心他自己破产的公司会卖不出去才以比之前谈好的价钱还要低上许多的价钱签订了合约。

    川岛横看着眼前的女人一阵愤恨,都是因为她和迹部家那个小子,害他事后被自己的哥哥臭骂一顿说什么他出的都是馊主意,得罪迹部财团,他们家破产的公司别的财团更是不敢去接手。

    这个女人也是吃饱了没事做,明明是名门千金却非要去迹部财团工作,最后就是她强硬的冷面态度才会让他之前的计划全部落空。

    男人不悦的看着惠里奈丝毫不动容的眼神,撕开了她嘴巴上的胶带,捏着她两边的脸颊狠狠的说道:“女人,被大爷我抓起来了,看来你的能耐也不怎么样嘛?现在继续叫啊,你不是嘴巴很强硬的嘛!”

    “当然,若是你向本大爷低头认错的话,我倒会好好考虑放了你。”

    惠里奈挣脱他锢着她的手,冷冷的声音嘲讽道:“跳梁小丑也想看我笑话,你不配。”

    “啪。”男人气急败坏的扬起手打了她一个耳光。

    “人。这巴掌只是一个教训,本大爷现在不和你计较。你不是过惯了好生活的千金小姐吗,没有食物和水,而且还是在这么肮脏没有人会来的地方,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的死去。”

    惠里奈对于眼前这人的狂妄之词只当做是笑话,死?

    如果只是关在这里,她相信不久之后她就会获救。

    川岛横站起了对瞥向绑来的另一个人对惠里奈说道:“他是你的未婚夫,呵呵,你们两个连死都有个伴,好好谢谢大爷我!”

    惠里奈看到川岛横对于眼前这个男人感觉到一阵恶心。不过,再次看了看还未清醒的幸村很是担忧。

    惠里奈看到川岛横走之前就连这间屋子唯一的灯都熄灭了,变得黑漆漆的。她知道川岛横无非是想饿死她,她倒是庆幸那人没有对她或是幸村做出别的事

    这样想着的她闭上眼睛让自己的眼睛缓和一下才能适应在这黑暗的地方看东西。

    “幸村,幸村。”惠里奈看到边的幸村还是没有什么反应便在叫唤他几次依然没有得到回音后试着撞了他几下。

    幸村精市只觉得浑上下都很痛,没有以前那次生病的痛苦却还是让他有些难受。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推自己,不,好像是在撞自己,他逐步清醒睁开了眼睛却发现眼前一片漆黑。

    “唔。”上移动一下都有些疼痛,似乎是拉扯到了上各处的伤口。

    “幸村。”惠里奈的声音之中听起来有她都未曾发现的惊喜

    “唔。”幸村精市听到熟悉的声音,脑海里也想起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想问问她怎么样却发现自己不能说话。

    惠里奈听到幸村的回应松了一口气,这才试着向他靠近。

    “唔。”幸村发现有温的呼吸喷在了自己的面颊,睁开的双眼猛然撞入少女的眼眸之中,他知道了惠里奈的意图一动不动。

    惠里奈用自己的嘴巴去撕咬贴在幸村嘴巴上的胶带,连她自己都未察觉到此刻他们两人是靠得有多么的近,这番举动是多么的亲密暧昧。

    闻着少女上的淡淡的清香味道,还有她散乱的发丝不时轻吻着他前、脖颈和面颊,心知这般的暧昧却是让他不庆幸这里的黑暗,不然,两个人难免不会尴尬。

    “唰啦。”少女凑到了胶带的一头不负众望的咬到了一角然后借机扯掉了幸村嘴巴上的胶带。

    刚刚?

    幸村有些呆滞,方才惠里奈啃到了他嘴角的一方,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幸村精市不过是一个青涩的少年,即使以前有过一个女朋友,却也是在生涩的年纪下所交往的。

    青涩的接吻过,牵手过,拥抱过,绝无其他。

    可是,那是很多年的相处多积累下来的恋,最终还是走向灭亡。

    无意间的嘴唇碰触,根本就说不上是一次完整的接吻,却让他的心间似乎有什么虫子爬过,痒痒的。

    这般呆滞的他,因为黑暗,惠里奈看不到。

    而他也因为这般走神没有发现惠里奈接下来的举动。直到他的手腕上的绳子被咬断,他才知道她一直用牙齿在啃咬着绑着他的粗糙麻绳。

    那一瞬间,他感觉到有丝心疼。

    双手得到自由的他赶紧为她解开了束缚后才解开捆在自己脚上的麻绳。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