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茅塞顿开

    ( )    新婚次的早晨,惠里奈比自己平时上班早起了一个小时。原因无它,因为她现在和幸村结婚了,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不准备早晨。就算她不需要吃,但是幸村他需要。

    更何况,昨天她说过要尽到做妻子的责任。这不,她还特意定闹钟六点钟起给幸村做早餐呢。只是,她起早幸村比她更早,现在还在外面晨跑。

    “你回来啦,早餐除了玉米粥还需要别的么?”

    惠里奈端着一大碗玉米粥放在餐桌上时,幸村一边拿着毛巾擦汗一边走进来。听到惠里奈的话,幸村擦汗的手停顿了下,然后像是什么事也没发生般上。

    “别的不需要了。”隐隐听到幸村的声音传来。

    惠里奈有些愣神的站在方才的餐桌旁,有些诧异自己方才脱口而出的话。原来,自己已经这么快就入到新婚妻子的角色上了吗?

    两人从小就习得礼仪食不言寝不语,这时候很好的贯彻着。他们两人虽然面上都是不动声色,却是在心里思索着各自的事

    惠里奈一边舀着自己碗里的粥,一边在想着方才若是幸村还需要别的什么食物,怕是她也做不出来。

    她的厨艺很烂,所谓能够喂饱自己的厨艺也是在美国学的。熬粥,煮饭,煨汤,这些她还拿得出手,或许,还可以加上会炒几样小菜。除此之外,煎炸蒸之列的她还真拿不出手。

    更何况,她当时学这些本就只是为了照顾孩子的饮食。看来,她要在最近的工作之余学习一下本菜式,但愿不难就好。

    幸村精市没有注意到少女方才微微皱眉思索的表,今天的假期呆在家里面对她,会很尴尬。算了,还是找一个借口出去好了。

    “忍,惠里奈。”幸村开口便发现自己叫错了,她现在是他妻子不能称呼忍足了。

    幸村没有发现他第一次叫惠里奈的名字,倒是如此顺口。

    “嗯。”惠里奈听到幸村的叫唤抬起头便发现幸村微微皱眉。

    “等一下我要和网球部的人一起去复习功课,所以,中午你就不用做我的那份午餐了。”幸村精市第一次撒了谎。

    “哦,好。”惠里奈应道,这样的话,待会她还是去销假上班好了。

    搬到神奈川这栋房子这么久,她今天早上还算是第一次用上自家的厨房,她一直都是在公司解决午餐,晚餐的话一般会去餐厅吃。今天去东京正好可以再整理下明天开会要用的材料,下午回来的时候再多买些要用的食材好了。

    惠里奈在听完幸村的话后脑海里迅速是拟出了今天的做计划。

    幸村虽然是撒了一个小慌,却真的去了真田家顺便把网球的部员一同约在了真田家补习。都大赛已经接近尾声了,而在都大赛完毕之后,他们就要步入暑假,这也就说明他们临近考试了。幸村精市是喜欢什么事都力求最好,所以他习惯有万全准备。

    今天碰面之时,除了真田知外,柳生,柳还有仁王均参加过忍足惠里奈的生宴会。自然是已知道幸村和忍足惠里奈订婚的事,却是不知道他们昨天就已结婚的事实。而网球部的其他成员也从柳的口中得知他们的部长大人和冰帝忍足侑士的姐姐订婚了。

    切原赤也听说这件事的时候不免脱口而出:“部长大人和忍足姐姐是姐弟恋啊!”

    切原赤也不明白为何这一次部长的笑容更加可怕了,其他的人也只当切原不小心说错话惹恼了幸村。不过,只有真田知道切原这话放在平时没错,可是,现在幸村已经结婚了。幸村精市的的确确和比自己大三岁的姐姐结婚了,早已不是什么姐弟恋那么简单,而是根本就没有任何感基础的姐弟婚姻。

    在真田家一天的补习,虽然期间遭受千璃的冷眼,几只小动物的的狼嚎鬼叫外还算顺利。当然,这得撇开再度被切原这英文无能的人打击得暴走的柳生比吕士和柳莲二不谈。

    幸村精市也是对切原赤也很无奈,每一次都得依靠柳的猜题政策抑或是伪装的仁王雅治混进考场给他扔答案,这才保证了切原赤也在这一门能够低空飞过及格线啊。

    中午是在真田家的吃的,他们也不好意思叨扰真田一家太久。幸村以往这个时候,幸村还是会留在真田家吃饭。但是,他已经订婚,不,熟知内幕的真田家自然是知道他和惠里奈结婚的事,便没有多留他。

    幸村精市在回家的途中不免想到其实他结婚了,许多事也没有什么变化。唯一的变化也只是从原来的住宿搬到了对面的新房。虽然今天才是新婚第二天,却真的让他一点感觉也没有。照样早起晨跑、早餐、出门、回家,和他平的生活没有什么不同。

    他知道,原本他们是要度蜜月的。不过昨天在教堂举行完简单的结婚仪式之后,他的妻子以他还是学生最好不要请假为由暂时把蜜月期推后。

    幸村精市一边思考着一边往家里的方向走,才走到家门口就看到他的妻子拖着几袋子东西往门边挪去。

    “惠里奈,你这是?”

    “幸村,你来帮我下,今天东西买多了。”惠里奈一不小心买了许多东西,搬上车时就废了不少时间。她看到幸村也没有什么顾忌就使唤他,反正之前没结婚的时候就使唤过了,现在使唤他更是名正言顺。

    幸村走过去,这才看清楚他新婚妻子购买的东西,微微皱了眉。

    “你怎么买了这么多菜,家里的冰箱根本就放不下,这些类蔬菜会坏掉的。”幸村精市好心提醒她一个事实。

    “我知道啊,所以我又买了一台更大一点的冰箱。”惠里奈理所当然的说道。

    幸村精市没有说话,事实上他是不知道如何接下他妻子理所当然的话。面对惠里奈时,幸村的很多时候都在沉默。

    两人一起把这些东西搬进门没多久就看到有几个人把一台还未拆封的大冰箱搬下了货车。

    的确够大,幸村在心里默默吐槽。

    对于惠里奈,他有时候觉得很无奈,就好比刚才,她觉得冰箱不够用就再买一个。还好他早已知道惠里奈的奢侈派作风,不然,他对她只会是更加厌恶了。

    在他们结婚的那一刻,他就告诉自己,眼前这个女人是自己的妻子。

    或许,他们之间可以是没有感基础而结婚,但是,他决计不能再让自己对她的厌恶加深下去。他想,他们会做一对相敬如宾的夫妻。

    毕竟,他同意和她结婚,就是一辈子的事

    既然是一辈子都会在一起的话,那么,厌恶那个人的话,也只会让自己的绪受到影响。

    幸村在想什么,惠里奈不知道。她一直在忙着弄新冰箱,弄好电源之后,她又开始调试新冰箱不同柜门里的温度。把这一切都弄好之后,她便开始整理自己的今天一不小心多买上的那些食材,分层分层的放在冰箱里。

    惠里奈在厨房做晚餐的时候,幸村精市已经在书房里复习化学。化学,是他最头疼的科目。每当拿起化学课本他就仿佛闻到了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可是,即使是这样,每次年级段考幸村精市照样能够考进年级前十,化学的分数虽然比不上其他科目接近满分的数字,却也从未跌出80分之外。这也多亏了他每天在家里都会做一些化学习题的缘故。

    “这里填CH3COOH。”惠里奈做好晚餐便上叫幸村,她打开书房的门便看到幸村在里面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她试着敲了敲门却见专注的他并未察觉,这才走进了书桌前。

    幸村精市在听到惠里奈温和的声音时有些僵硬的发现她的手指着他面前的试题册上,温的呼吸似乎就在他的周围。

    他努力让自己把关注她修长漂亮的手指上的注意力收回到试题册上。他已经很久没有和一个异如此的亲近了,他很不习惯,甚至是有些不悦。

    惠里奈并未察觉幸村的变化,指在习题册上的手过了一会才收回。刚刚她出神了,看到幸村在思考题目的时候,不想起小时候。

    小侑上小学时总是和她一起做作业,不会做的题目,他总是要想出来才会继续做下一题。而她每一次都在一旁撑着手欣赏自家弟弟皱眉的表。一直到看到自家弟弟思考很久也没有得出一个所以然的时候,她才会提醒他一下。

    而刚刚,她忍不住出声,就是把思考着题目的幸村和那个时候的弟弟画上等号了。

    惠里奈想到这里,突然茅舍顿开。

    这一段婚姻,她知道她应该把幸村放在哪个位置了。

    他是她的丈夫,她的家人。

    她不可否认她很别扭幸村是她丈夫的这件事,其实她也是因为爷爷选中了比她还小的人而有些不满。

    既然如此,那么以后就把幸村当做自己的弟弟来对待好了,这样心里也不会有那种奇怪的感觉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