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不简单

    ( )    “忍足小姐,这样的回答是对于外界的风言风语毫不在意是吗?”传奇小姐紧接着问出了另一个问题。

    “不,并不是这样。我认为只是和自己弟弟的小打小闹没有想到会引起那么大的风波。我实在无法理解,只是平常的生活片段被拍摄下来,居然被曝光后让人遐想非非,甚至被人恶意中伤我和弟弟之间的亲。说实话,我很生气。”惠里奈的语气起伏并不是很大,但是说出的话却让人听出了她的不满。

    “若是一般姐弟,也不会拥抱,甚至是亲自背起对方。这些不得不让人怀疑你们之间的关系。”川崎小姐疑问。

    “我不知道别的姐弟是怎样相处的,但是,我和弟弟之间的感像朋友更是家人。小的时候,父母工作忙不在边,我和弟弟总是在一起。我记得之前有过一场事故的时候,我的脚被打上了石膏,弟弟说,哪怕我是瘸了,再也无法正常走路也没有关系,他会背着我,因为我是他唯一的姐姐。所以,我真的很无法理解明明只是家人般的拥抱,亲人相互之间的玩闹居然会被人说成我们之间是超越了亲之间的感

    我一直认为谣言止于智者,但是,这一次让我看到或许这个世界上更多人被所谓的三人成虎蒙蔽双眼信以为真了。对于中伤我个人,我可以无所谓,但是,中伤我和弟弟之间的亲这件事,我无法容忍,我已经和我的律师商量过了会针对这一次的各大媒体的失实报道采取法律措施。”惠里奈的表虽然温和,语气却有些严肃。

    “忍足小姐,你介意告诉我们你口中所说的事故吗?”川崎智花敏锐的察觉到她所说出的‘事故’绝对是很重要的一件事,是她专业的职业判断。

    果然,她看到她突然僵硬了一会,虽然只是一小会,但是作为主持人,观察力一直很好的她还是发现了。

    “很抱歉,这件事,我拒绝回答。”惠里奈拒绝的有些强硬。

    主持人看了看一旁的导演,发现他示意她不要再继续这个问题,

    “忍足小姐,那么,你对于这一次的事是否有过怀疑是别人故意针对你呢?”

    川崎智花并未说出针对忍足侑士和忍足家族,惠里奈也注意到了这一点。看来,这个川崎小姐有着不错的观察力。

    是的,川崎智花在采访惠里奈之前就有仔细看过最近的报道,发现从照片所拍摄的角度看来的主角就是惠里奈,而非忍足侑士。忍足侑士只是旁边的一个陪衬,把他拍进镜头里也无非是为了引起这段时间的话题风波。

    “这个,答案很难说。没有人希望自己是别人的眼中钉,我更希望这只是一场恶作剧。”惠里奈回答的时候稍稍顿了顿,挂在嘴角的微笑也稍微停了一下,出口的答案并未说出自己的真实看法。

    川崎小姐看了看导演重新换上的问话板,对于眼前受访的忍足惠里奈不对她的看法有些改观。开始认为她不过是一个花瓶人物,不过听到她的几番回答,几次都是避忌锋芒而巧妙应答便开始认定眼前的女人绝非小角色。

    其实,这个忍足小姐每次回答显然都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就好比她刚刚说的答案,虽然是拒绝回答,和她打太极。其实,她方才停顿了一下的语气,以及面上表的可以让人看到的些微变化就已经清楚回答了。

    他们这一栏节目是现场直播,想必,现在在电视机前的不少的人都会被她方才的回答牵引,反倒是忽略了这段时期的流言蜚语。

    这个女人真是不简单,只是一个表动作,都可以牵引人。事实上,方才,听到她的回答,她也忍不住去猜测那个可能针对她的人,之前闹得满城风雨的录音事件的女主角。

    众所周知,忍足小姐在家族医院成功劝说自杀女病人的报道,若是和不久之前的录音事件结合起来,两者之间的联系莫大。

    之前,那段她劝说女病人的视频在网上引起的效果,还有其后录音在网上流传引起的骂声。全部可以引出一个故事,前未婚妻回归,水泽家和大岛家的结合岌岌可危?

    作为成千上万网民的之一的川崎智花打定主意,这场采访结束要把她的这段分析发在网上。不过,川崎智花虽然在自己脑海里思索着许多东西,却没有在面部上流露出来。为主持人,时刻都知道该控制好自己的绪。

    “我听说忍足小姐5年前就出国,是最近才回到本。方便向我们说说你在国外的生活吗?”川崎智花很好控制着自己对于新发现的雀跃。想到这个采访并不能单一的和她进行外面流言的那些交谈,便换了一个新的问题。

    “嗯,可以。”惠里奈对于眼前这个主持人突然转换话题并未应接不暇。

    “其实在国外的生活很单调。每天都是往返学校、住宿和打工的地方。”简短的回答其实便是真实的答案,只看你信与不信的问题。

    “打工?为什么?”川崎智花想起之前看的那段关于她是视频里也有提到她在国外一边学习一边打工。

    “嗯,为了让自己的得到锻炼,而且,那时候我的钱很不经花。必须的赚钱养活自己。”

    若是忍足家族听到一定会很郁闷,小奈,那是你自己不肯动用你在瑞典银行的小金库,从小到大你在里面存的可不少啊!

    惠里奈说的‘养活’不是一般的养活,那些赚来的钱只是供她大手大脚的花销。而且,在国外‘打工’的她是赚大钱,那些零头都足够许多人一年才赚得到的钱。

    川崎智花对于惠里奈的回答并未深究,毕竟,她最终想问的是另一个问题罢了。

    “忍足小姐是毕业于哈佛大学,听说你当年选的专业是解剖学,入学的时候又做了更改,改成了心理学。不知道这其中是什么原因?”想到之前关于忍足惠里奈的资料,川崎主持也有些不敢相信眼前的少女已经从哈佛大学毕业。即使,她现在已经确定眼前的女人不简单。可是未满20岁的她已从哈佛毕业,的确很难让人相信。

    听到主持的问话,惠里奈放在腿上的手有些收紧,似乎是想起了一些不好的事

    “因为家族经营的是医院,我的爸爸和家里各位叔叔都是医生的关系,所以很小我就立志长大要在家族旗下的研究所当解剖师。但是,后来入学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便做了更改。主修心理学,选修解剖学。”

    川崎小姐发现少女的回答找不到任何漏洞,不过她的心里多少有些震撼,居然会有女孩子想当解剖师。

    惠里奈没有说的是,解剖师曾经是她的梦想,可是,她在5年前就放弃了这个梦想。大学四年学着心理学,选修解剖学。后一年则是真正的跟着老师一起工作。

    “我很好奇15岁的你为什么会想到要上哈佛?”

    “川崎小姐,你应该知道我15岁的时候已经是高三生,参加哈佛大学的应试并不是多么让人感到不可思议。”惠里奈的回答的语气有些冷淡。

    惠里奈并未说出她当时的真实想法,那时候只是为了能够更早的成为他新娘才总是三番两次的跳级,最后申请哈佛的医学系本来是想给他的一个惊喜。她和父母是商量过了,上大学她就和他结婚。

    可是,所有的努力,所有的一切准备都只是徒劳罢了。用不上那件她喜的婚纱,婚礼也只是她一个人的幻想。

    到最后,她不得不更改专业。她的右手根本就没有办法让她去选择念解剖学,可是,最让她难过的不是这些,而是,那人践踏着她的骄傲、她的梦想,而她却只能无能为力看到自己的家族受难却什么忙也帮不上。

    川崎智花这才发现自己居然在她的年纪上质疑,是啊,眼前的这个人年国中高中期间跳级三次。可是,她作为女人的直觉,忍足小姐是避重就轻的回答。不过,她没打算继续这个问题。

    川崎智花深吸了一口气,问道:“现在忍足小姐在迹部财团工作,不过,并非专科毕业的你,如何得到迹部财团高层的青睐?”

    川崎智花的这个问题问得有些犀利,似乎是在质疑惠里奈的能力。其实,也的确如此,这个女孩子所经历的让她觉得坐在她对面的她和她一般大似的。一点也不像是一个未满20岁女孩子似的。

    惠里奈听着问话不笑了起来,“川崎小姐,这个问题你若是问我们的迹部总裁,想必他一定会给你一个非常满意的答案。”

    对于少女再次转悠话题,川崎主持算是能够习惯了。聪明人是不会在同一个问题上打转的。

    其后,川崎主持人又问了一些其他的问题。这一次采访本就不是针对外面的流言蜚语,而是要采访这个上流社会最近新回归的忍足家的千金。屡次的曝光显现出她的高调回归,更大一部分原因是她出现在迹部财团高层。最近财经报道有报过近几次迹部财团屡次合并了几家破产公司的手段之利落。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