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被偷拍了

    ( )    碧海蓝天,光着的脚丫在细腻的沙滩上,一步步的向前走着。海风轻拂面颊,一阵清凉凉。

    当双脚靠近海水的时候,还是有点微凉的水却带给人凉爽。回转看道自己后所留下的脚印,都是歪歪斜斜的。

    “小奈,在看什么?”卷起裤脚的忍足侑士站在海边的浅水里,突然撩起一把水泼向了自己在发呆的姐姐。

    惠里奈听到弟弟声音冷不防的回转头就被自家弟弟泼了一水。她的衣裙有不少地方被浸湿,不过,她现在才没有心去顾忌,躲开了侑士的新一轮攻击后,也不甘示弱的向自家弟弟泼过去。

    深色的衬衣被打湿后紧紧的贴在上,显得忍足侑士更加惑,感,引来同样在海边玩耍的少女频频向他抛媚眼。不过,许是他边的惠里奈,也或许是忍足侑士对那些美女的的媚眼视而不见让那些美女望而却步。

    海边的少男少女的嬉戏是一副美好的画面,落在摄影师的镜头里被很好的捕捉下来。

    “小侑,我决定了搬到神奈川来住。这里的空气,真的很清新!”惠里奈和弟弟坐在沙滩上休息时突然提议。

    原本对于神奈川,她就有种好感。东京的快节奏生活,他有时候都觉得无法跟上,每天都是绷紧自己的神经。若是连休息时间都无法得到舒缓,她想她很快就会疯的。

    “小奈,你不是在东京上班吗?特意跑神奈川住对你上班来说岂不是很麻烦。而且,若是小奈愁没房子住的话,可以搬到我那里,反正那房子本来就是姐你给我住的。再或者你可以搬回家,我想爸妈会很高兴的!”忍足侑士有些不解惠里奈突然的决定。

    “不了,我本来就对东京没有什么好感。住在神奈川的话,上班距离虽然远了点,但是,我上班一般是开车,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最关键的是,我希望我下班的时候,神经能够放松。

    看到自家姐姐已经决定好,并不打算改变决意。忍足提出为自家姐姐找房子。

    “小奈,我最近听迹部说你们又有了一个新案子在跟进,找房子的事就交给我好了。”忍足侑士打定主意要把许多因素考虑进去,帮自家姐姐找到一个合适的住处。

    “好。”惠里奈很开心自家弟弟为她分心。

    两人都是许久未放松的人,一个因为工作,一个是因为都大赛的关系。这一天,两人都玩闹了许久,在旁人看来两人像是一对侣般和谐,其实,只有两人清楚他们姐弟关系和一般姐弟关系不同。他们之间既是朋友、家人,也是想守护对方存在的亲人。

    “小奈,我早就想说了,那个人一直拍了我们很久。”忍足侑士背着惠里奈在沙滩行走时说道。

    “我知道啊。有一个人帮我们多拍些照片也不错。”惠里奈无所谓,不,事实上今天也是她想证实下最近总觉得被人偷拍是不是属实。

    惠里奈跳下侑士的背,向那边还未察觉的人走去。

    背着单反相机的人突然感觉到镜头一黑才缓缓抬起头,看着面前的少女把他的镜头用手掌挡下了。男人一僵,不站起退后。转一看却发现有一个少年已经拦下了他的去路。

    “先生。”惠里奈在男人面前摊着自己的手掌。

    “小姐,我、我只是在这里拍海而已。”男人紧紧抱着自己前的单反相机。

    “哦?是吗?那么先生您介意我看看您所拍下的美丽景色吗?”

    “这个?”男人有些犹豫,实际上是他很紧张。

    看着那人迟迟不交出东西,忍足侑士做出了没那么绅士的行为,在他犹豫之间一把抢过了他前护着的相机。

    “小奈,这个人跟了你很久啊。”忍足侑士翻看着照片发现里面的照片女主角都是小奈,而且,拍摄的不是只有今天一天的。越看到后面,忍足侑士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

    “呐,你拿着这些赶紧走,不过这个相机我买下了。”惠里奈从自家弟弟的口袋里掏出钱包扔下了一叠钱,足够买下他这款单反相机的钱以及支付给他的工钱。

    看到那男人似乎还要说些什么,惠里奈拿着单反相机举在手里:“先生,你说我拿着这些交到警察手里你认为会怎样?聪明人应该知道怎样选择的,对?”

    “好,很抱歉小姐,我只是路过打酱油的!”男人听出威胁转就走,离开之前还把上存有照片的内存卡交了出来。眼前的人是他可惹不得的,毕竟眼前的这个女人背后的背景可是比雇佣他的那个女人的背景强上许多。

    “姐,你就这样让他走了?”忍足侑士有些疑问姐姐的做法。

    “小侑,我知道做这件事的是谁。”惠里奈取出里面的内存卡以及刚刚那人交给她的内存卡一起放在了自家弟弟是手里,而她则是拿着那架单反相机放在了不远处的垃圾箱上。不过,不久之后,那架相机就被在一旁停驻看了一会戏的人拿走了。

    “小侑,把那些照片存在我们的电脑上,这么多年我都没和你拍过合照呢,这下子这个人给我们拍的水平还都不错。”

    说完话惠里奈总有一种被人盯着的感觉,然后立刻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小奈,怎么了?”忍足抬头就看到自家姐姐的神有些凝色。

    惠里奈摇摇头,应该是错觉,现在没有那种感觉了。恐怕是最近她神经太敏感了!

    不远处,被少女藏在后的小巧可的相机频幕上留下了惠里奈回头的样子。

    大岛希气愤的扔下手里的手机,心里一阵气结。没想到那人被忍足惠里奈那个人给发现了,现在居然给她辞工让她另请高明。

    气愤的她摔碎了旁的好几个玻璃茶具,不过,没多久她就收到了一封一个陌生的号发给她的一系列关于惠里奈和自家弟弟今天在海边的亲昵照片的邮件。

    看着邮件内容的大岛希嘴角勾起了得意的笑容。

    忍足惠里奈,看,这个世界上恨你的人可不是只有我一个呢!

    大岛希没有去多想发给她邮件的人是何人,不过,心里已经认定,那人是‘合作人’。毕竟,他们所讨厌的都是共同的一个人。

    上流社会再度掀起一阵风云,各大报媒体都有收到匿名人士寄来所拍到的关于忍足姐弟过于亲昵的照片。

    **?畸形姐弟恋?!

    刺激人眼球的句子,让人一度揣测忍足姐弟之间是否真的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

    各大报纸无所顾忌的报道让各大报纸一下子迅速抢购一空。

    因为事件男女主角分别是忍足本家这代的子孙,故连累了忍足家族深陷此次蜚语流言之中,对于忍足家族多少都有些影响。

    一时之间,上流社会猜测之声纷纷四起。也让人产生一个新的怀疑,是不是和忍足家族有仇的人所为,可是,能够和忍足家族的抗衡的大家族并不是很多。

    忍足惠里奈在看到那些报道的时候,就可以肯定那天并非是她神经敏感,背后的确是有双眼睛在看着她。

    只是,这一次到底是谁?

    她无法确定除了大岛希之外的还有别的人的可能。

    不过,无论是谁,想毁掉我,毁掉我的家人,毁掉我的家族都是不可能的。

    惠里奈接受了一次电视台采访。

    闹得满城蜚语的事件既然把忍足家推到了风口浪尖,那么,就如你所愿。

    “忍足小姐,你好,我是川崎智花。”漂亮的女主持人,是富士电视台最近冉冉升起的新人,专档采访上流社会的人物。

    不过,这一上流社会的人物定义的多为是上流社会的有名的女。之前,道明寺枫也曾接受过他们台的专访。

    “川崎小姐你好。”惠里奈没有任何紧张,泰然自若。一颦一笑都显现出自己的优雅和高贵。

    “首先先谢谢忍足小姐你能接受我们的采访。不知忍足小姐对于这段时的对你不好的一些流言蜚语,作何评价?”所谓的采访其实只是随意的提问和交流。

    “我想先谢谢那位为我和我弟弟拍照的人,不过,我建议若是下一次你正对着我们两人一起拍摄的话,我想效果会更好一些,照片也值得我和弟弟的收藏。”惠里奈对于外界传言莞尔一笑。

    川崎智花没想到少女如是回答,很巧妙的一个回答。不过,在她温和的语言下,直指出那人是偷拍者,水平一般。

    惠里奈早已从被曝光的照片看出,绝非是那天她抓到的那人所拍。曝光的照片和她看到现在存储在电脑上的照片无论是质量还是选拍角度都存在很大差异。可见,那天在那里的偷拍她的还有一个人。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