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冷言冷语

    ( )    惠里奈的声音让藤堂静得知到自己的失态,却更是不满惠里奈对她的评价。

    “如今的你,藤堂静有什么资格和我这样的嚷嚷,到底是谁给你这个权利敢这样和我说话?”一句反问让藤堂静的怒气腾升,却被惠里奈此时警告的眼神震慑到。

    她们两个人之间一直是互相看不顺眼,但是,像今天这样争吵倒是头一次。

    “忍足惠里奈,你又是以什么份什么资格居然敢这样和我说话?”藤堂静丝毫不示弱。

    “哼,没有了藤堂家依仗的你,还真是改不掉你的高傲啊。看来在法国的让你没有吃尽苦头呢!”

    惠里奈背靠着沙发冷笑,欣赏着因为自己的话而脸色促变呆站在一旁的人。

    “知道吗?如今的你,自己的事都管不好就别来多管闲事。我想做什么,我要做什么,我想怎么做,你以为你藤堂静能够管的着,拦得住,干涉得了吗?”

    “你。”藤堂静因为惠里奈再次嘲讽的话有了反应,她藤堂静从未像今天这般被人鄙视,不屑过。

    被怒过中烧的她冲上前扬起的手掌被惠里奈拦下,整个人跌进了沙发上。

    忍足惠里奈并不想教训藤堂静,她要藤堂静好好的回到法国尝尝被人冷嘲讽的滋味。

    没有家族依仗的你,定是没有想到那些曾经对你的份有所尊敬,恭维甚至是忌惮你的人一瞬间都对你冷漠对待!回本说的那么好听是想帮助F4,无非也是想逃开法国被那些你曾经未想到过的待遇!

    更何况,我才不会相信你藤堂静在得知道明寺家一直以来控制着你们藤堂家,此次更是借机入驻了藤堂家之后的你会那么好心那么心的去帮助道明寺司获取自己的

    她不会认为藤堂静所做的一切会是出于那么单纯的目的。就如同她所认知的藤堂静从不单纯一样。

    看到此时跌进沙发李毫无形象可言的人,惠里奈不免嘲讽道:“他人眼里的藤堂静或许是高贵、优雅,富同心待人亲切温柔,是男人眼里女生般的存在。可是,我所认知的藤堂静,自私、冷漠、虚伪、卑鄙。你来找我当真是为了道明寺他们吗?你的想法当真会是那么单纯吗?你敢说现在的你心里对他们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恨吗?”

    你敢说你在心里没有怨恨F4他们吗?没有怨恨是他们几大家族联手得到了藤堂家吗?

    看到藤堂静因为自己的话瞪大了双眼,然后又有些躲闪着她的视线,惠里奈勾起微笑:“知道吗?你的复仇计划可是没有什么准备呢!而你居然以为仅仅靠你自己的几句话就可以复仇成功吗?道明寺家的继承人配上粗鲁、俗不可耐的杂草小姐你是想让道明寺家被整个上流社会嘲笑吗?你的想法,真够天真!静桑,你还是乖乖回到法国,不归你管的事,你最好不好去管!”

    最后一句话,藤堂静听出了惠里奈话里的警告。

    她知道她此刻在她最讨厌的忍足惠里奈的面前是有多么的狼狈。可是,她……她的手紧紧的抓着真皮沙发,修长的指甲在真皮沙发上留下了一道道划痕。她那受尽屈辱的眼泪夺眶而出,泪水滴在了真皮沙发上,忍足惠里奈则是环手抱在一旁冷冷的看着她。

    藤堂静,那么高高在上的你如今也会在我面前如此狼狈到落泪,该说是风水轮流转吗?

    当年在那件事背后推波助澜的你是否会想像得到你也会有这么一天呢?

    当年在背后笑着看我遭受那些流言蜚语的你是不是也像我现在这样在一旁冷笑着看着一切的发生呢?

    没有了光环笼罩的你,没有了家族庇佑的你,没有了F4护航的你可是比当年的我还要狼狈呢!

    你知道我现在的感受吗?就是很痛快的看到了你有了如今的下场。

    只是,很可惜呢,你所有一切的下场都不是我亲手造成的,而是你自己亲手所赐给自己的!

    知道吗?我真的觉得这一切都是那么的讽刺。

    原本在法国经历落魄生活的你根本不需要亲自跑到我的面前接受的我的冷嘲讽和看笑话的对待。可是,你的天真想法再度让你继自己在抛弃藤堂家族、藤堂这个姓氏后继续那么天真可笑。

    5年前,你推波助澜让那些流言蜚语越演越烈,不过是不满别人总是一起拿我们俩相提并论。直到今天,我都还记得你那时候对我的冷嘲讽,对我说很高兴看到那么狼狈被抛弃的我。

    5年前对我见死不救的人不只是有水泽浩矢和大岛希两个人,还有你,藤堂静。你曾经在我意识不清说的那些话我听清楚了,也记明白了。

    真的,我是多么高兴看到如今在我面前那么狼狈的你。那么泪水悔恨交加的你。

    或许,只有在此刻你一无所有面对着我的嘲讽和奚落之下,你才会明白你所舍弃的是什么。

    藤堂静,你知道吗?你的高贵,你的骄傲,你的洋洋得意从来都不是你自己的东西,而是你背后那么多年的依仗所赐予你的东西。

    你抛弃藤堂家,抛弃藤堂这个姓氏,你挣脱的并不是牢笼和得到更多的自由。而是,舍弃了20多年辛苦对你栽培呵护的家族,舍弃了20多年来你背后的依仗。

    如今什么的都没有的你,比5年前的我还要悲惨万分。

    因为,你不顾一切所舍弃的行为是那么的自私。

    而现在的你只有一个人去尝自己所选择的这一条辛酸的路途,不能把所有的苦对人去言说。

    你的面子,你的尊严告诉你,你必须继续走下这条因为自己的天真而选择的路。

    可是,我真的很想看看你这样清贫的子能够忍耐多久呢?

    忍足惠里奈走出门的时候,嘴角的冷笑还没有收起来,让看到她这个样子的那些人不猜测刚刚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不过,忍足惠里奈没有要说什么的意思而是坐在了忍足侑士为她早已拉开的座位上,神态自若的吃着自家弟弟贴心为她早已切好的牛排。

    众人还未反应过来惠里奈的举动,却被不久后从里间走出来的藤堂静给惊吓到。

    藤堂静此时的形象真的很糟糕,头发有些乱,一双漂亮的大眼睛眼眶是红红的,眼神没有什么神采。

    她走到惠里奈面前不甘愤恨的说道:“你满意了。忍足惠里奈,这是我第一次承认我不如你,可是,老天会开眼,嘲笑今时今的我的你是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藤堂静说得是咬牙切齿,可是,却丝毫未惊扰到正在咀嚼吞咽下最后一块小牛排的惠里奈。

    忍足惠里奈拿起一旁的纸巾擦拭着自己的嘴巴,随即优雅的起

    “啊,多谢夸奖!知道吗?虽然我很高兴向来心高气傲的藤堂静你在我面前低头认输。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我要的从来就不是你认输这一点,我要的是你藤堂静最终也有了如此狼狈不堪的一天。”

    惠里奈说完,藤堂静不自觉的腿软了一下。可是,惠里奈并未顾忌有其他人再次继续奚落着。

    “知道吗?我回本以来遇到三件最可笑的事。你亲自从法国回来跑到我面前送上门让我看到你的落魄、你的狼狈,这是其一;你如今不再是高高在上的公主藤堂静,而是变成了流落法国的落烂公主藤堂静。而你所失去的一切都是因为你的幼稚和你的愚蠢而造成的,这是其二;最后一件事就是没想到你藤堂静居然也会如此迷信。天若有眼,你藤堂静断不会过上了这么久安享太平不凑人间烟火的子。不过,或许老天也说的对,你藤堂静今天落得如斯田地或许就是老天开眼,让你自己亲手毁掉自己的一切!”

    “忍足惠里奈!你真是恶毒,什么叫做是我亲自毁掉了一切,藤堂家是因为你卑鄙手段才……”藤堂静被惠里奈气的全发抖,一手撑着椅子,一手指着惠里奈。

    “藤堂静,记住这一点。是你自己亲手把你们家族提前送到了地狱深渊,造成如今所有一切的都是你自己。怨恨的话,就请照照镜子看清楚自己该怨恨的对象!”惠里奈捏住藤堂静指向她的手指掰动着她的手腕指向了藤堂静她自己。

    周围的人看着气势全开的少女说出如此绝的话来,惊吓到的被吓到不敢吭出一声只得往自己的嘴巴里塞东西。不赞同的也只是皱眉的看了两人一眼并未说些什么。

    藤堂静当夜就坐上了飞往法国的飞机,惠里奈的笔电上,笑得优雅的少女的脸上被大大的划上了一个打叉。

    ……目标,又一个自亡!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