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真情流露了

    ( )    “忍足惠里奈,你这个人!我就知道,你是在报复,报复我抢走了浩矢,所以现在你再次来勾引他!”大岛希一直在找寻消失的未婚夫,心知他肯定是来找忍足惠里奈那个人了。所以,在花园里一看到他们两人想也没想就冲了上来。

    水泽浩矢一把拦腰阻止了大岛希冲上去教训惠里奈。

    “你在发什么疯?不要无事生非去找奈的麻烦!”此刻,他的语气全然没有对待惠里奈时的柔

    “奈?水泽浩矢,你居然还这样叫她?你为什么总是对她念念不忘,现在,我才是你的未婚妻啊!”大岛希捶打着水泽浩矢。

    惠里奈自动的站在一旁,看着两人之间的争吵,没有丝毫要去帮的意思。仿佛在她眼里,眼前发生的一切也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

    帮的话,她也会将其越搅越乱!

    她看着两人互相指责对方的不好,心里觉得无限讽刺。

    5年前的你明明说大岛希的有多好多好,可是,那些你曾经口中对我说她的那些好如今居然会成为你嫌弃她的借口。

    大岛希,这就是你要和我抢的人,多亏了你,我直到今天才看清他无耻的面目。这样的人,你喜欢就拿去,我可没打算去和你抢!

    那对未婚夫妻不知何时离开了,也许是顾忌大声的争吵将宴会里的那些人引过来。惠里奈把玩转着自己的手机,眼里再次闪过算计。

    她那嘴角勾起的讽刺被幸村精市看得分明,他不想到这个女人是要再一次耍心机了!不过,很快,他的眼中就没有了对惠里奈的厌恶之色了。

    因为,他看到,她在流泪,是的,她在流泪…….

    即使上一次在医院看到过她的眼泪,可是,全然没有这一次带给他的震撼那么大。

    他以为她说出那些话是心底早已没有了所谓的愫,原来,不是。

    水泽浩矢,5年来我从没有一天没有不去恨你,可是我更恨从未忘记过你的自己。

    这一次真的再见了,水泽浩矢。

    如果一切可以重来,我希望我从来都不认识你,从来都没有过你!

    冷冷的话语似乎在说给自己听,也似乎是在对过往那段恋的最终的割舍。

    幸村精市原本微皱的眉头在听完那她自言自语的话时不握紧了双手。

    就如同他看到她眼角滑落的泪,他不得不承认,此刻,那个女人也不过是一个被所伤到的受害者罢了。

    因为曾经也深过,所以,他能懂她那颗被伤得体无完肤的心。

    因为曾经也深过,所以,他能懂她被背叛的难受煎熬。

    因为,他也曾经被背叛过,所以,她的感,他都懂!

    可是,也仅此而已。

    过了今晚,他会将他今晚所看到的一切从脑海里驱除出去。

    可是,今晚所见他怎么也想不到,会是他永远也无法忘记的画面。

    道明寺家为忍足惠里奈举行宴会的这件事原本会是第二天被各大媒体争相大肆报道的话题,也会引起人群的揣测。可是,各大媒体被第二天凌晨时分被有心人放在网上的一段录音给吸引了过去。

    因为那段录音,其中涉及的男女主角分别是大岛希和水泽浩矢这对在人前恩的未婚夫妻。但是,录音的内容显示两人的矛盾不少。其中,大岛希泼辣的言语以及水泽浩矢对大岛希诸多不满的指责之词让两人自录音曝光之后遭受了网上网民的不停抨击。

    更有不少人对于这对不久之前因为忍足惠里奈那段视频的关系而被牵扯上的未婚夫妻再度被推上风口浪尖。牵扯其中的当然也有两人背后的家族,一时之间,水泽家和大岛家的财团股票均有幅度下跌的迹象。

    其后,大岛希和水泽浩矢面临的是各自家长的责备。两人的家长均说他们两个怎么小吵小闹都行,可是,那也得关在家里。现在,居然暴露在网上,影响了家族生意的正常运作。

    “幸村。”真田提醒着在一旁站着的幸村训练已经结束了。

    “啊,弦一郎。”

    “真是太松懈了!”真田皱眉看着这几天有些心不在焉的幸村精市。

    “呵呵,的确是松懈了呢!”幸村精市向网球部换衣室走去,那天晚上的画面他是怎么也忘不掉,外面传的事,他知道是那人所为。思及此,他的心又烦躁了几分。

    道明寺枫心知惠里奈单方面的拒绝,却没打算让她脱。况且,这孩子让她越来越欣赏,人也比5年前更加明事理。更何况,她现在没有婚约在,如此好的机会让她打定主意要为自己家的儿子着想。

    只是,怎么也没有让她想到的是,大岛和水泽的录音事件压下了那晚以道明寺家的名义为忍足惠里奈举办宴会这件事。虽然外面有些猜测之声,可是,那也只是一小部分,她没有看到自己想要看到的效果。

    之前,她还打定这场猜忌之声越来越大的时候,趁此机会可以向大阪忍足家提订婚的事。可是,这下子她的算盘全被打乱了,她在想这里面肯定有那孩子做的手脚。

    不过,她也清楚忍足惠里奈之前所答应的事,必定会尽全力做到。罢了罢了,若是她能有办法让她看到她想看到的结果,她就让一切顺其自然好了。只是,可惜了她最看好的儿媳人选啊!

    忍足惠里奈这段时间还是像平时一样过,全然没有引起这场风波的幕后黑手的意识,似乎外界发生的一切都和她无关。依然在迹部财团忙碌的工作着,唯一的变化是,她应迹部叔叔的要求让迹部景吾加入了他们组最近一起合作了一起企业收购案。

    这起收购案是她花的时间最长的一起,期间对方的不合作的态度拖延了不少时间,不过,最终还是收购成功。只是,对方负责人看她的眼神想要将她吞咽入腹似的,多少有些让她介怀。不过,很快又有了别的案子的她将这件事抛掷脑后了。

    “你好,我是菊田纱织。”少女甜甜的微笑下略带着羞涩,说完话后低着头的头不时的看向幸村。

    “你好,菊田小姐,我是幸村精市。”幸村精市被母亲强烈要求来这家咖啡厅来见那位她母亲千叮万嘱让他必须去见的少女。即使心里有些不满,可是,他的礼仪家教也没有让他在他的相亲对象面前表露出来。

    其实,这只是幸村妈妈的一番好意。若是自家儿子满意了可以让他们发展一段时间后再订婚。因为,她知道自己儿子自从国三那年的事后就再也没和任何女孩子交往了。

    “精市,你怎么在这里?”

    一声好听的女生叫唤让幸村精市闪了神,不回头时就感觉到出声少女的手已经挽上了自己的胳膊。

    这一声让幸村精市有些惊讶,让菊田纱织小姐有些意外。谁也没有看到她努力考维系的微笑下隐忍的绪,她放在腿上的手紧紧拽着自己的衣角。

    幸村精市很是意外会在咖啡厅里看到忍足惠里奈,却是皱眉她的动手而没有推开亲昵靠在他上的她。他倒是要看看她到底要做什么?

    忍足惠里奈因为在神奈川处理事,事解决完了,想买杯咖啡提提神。她在美国5年已经习惯喝咖啡,不喝的话总觉得缺少了什么。偏偏就是那么凑巧,她在停车附近看到一家咖啡厅,才走进来就看到幸村精市在和一个女孩子相亲。

    为什么她知道是相亲呢?看那少女规规矩矩坐在座位上还穿着和服,幸村精市也是穿的正规,只不过表上却像是在压抑着什么。

    观察至此,惠里奈猜测到或许他并不想相亲。于是,想到他是小弦的朋友便难得多管闲事的帮帮忙。只是,她一直都没有看到那个和幸村精市相亲的女孩子的正面。所以,就有了上面的一幕。

    不过,当惠里奈看到少女抬起头的那一刻,她不瞪大了双眼。随即,强迫自己掩饰好自己的绪说道:“不好意思小姐,我找精市有些事。”说完,她挽着幸村的手臂走出了咖啡厅。

    在出了咖啡厅之后,惠里奈就自动拉开了幸村精市的距离,而幸村精市显然有些惊讶忍足惠里奈会来帮他。

    刚刚她在看到菊田纱织的时候,他明显感觉到她体一僵。这是怎么回事?幸村精市又不知不觉间关注起她的事了。

    “幸村君,刚刚那个女孩子是?”

    幸村精市微微皱眉,她又在算计什么?【原谅他先入为主的想法,几番所见忍足惠里奈的做的事,都是在算计着。】

    “菊田纱织。”尽管如此,幸村还是如实说了。

    惠里奈什么话也没说,但是,幸村精市却是觉得她像是松了一口气般。

    “菊田纱织吗?”夜里,惠里奈咀嚼着这个名字,最终还是放弃了让人去查这个人的资料。

    因为,已经,没有去查的意义了。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