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遇见前任了

    ( )    忍足惠里奈的出现让大家都纷纷想和她近乎。不过,这也是有可原。忍足家族如今在本的地位让人难以想象它在5年前曾岌岌可危过,忍足家族医院更是和柳生家族医院平分本市场。而忍足惠里奈如今可是迹部财团的高层,行事作风手段不输那些男人。经她手解决的案子用时短、成本低,却能收到最好的效果。

    或许,5年前惠里奈会努力压下自己的厌恶去应付这些丑陋的面孔了。可是,如今的她能够收放自如自己的态度。更何况,这一次,是她主动心甘愿真真切切要回到这个她曾经厌恶却不得不进入的世界。

    所以,面对大家的各种问题各种谈话,她都能够应付自如。管他是真还是假意,说到底,真真假假谁又分得清呢?谁又有那个心思那个时间那个精力去分辨清楚呢?

    她那似真似假的笑容让有的人很反感,最终走到花园里去喘口气。

    真的是一个虚伪、不折手段、心机颇重的女人。

    他真的很讨厌这样的她,很讨厌。

    即使有着那样的背叛、那样的过往,你怎么能够变成这样?

    存留在记忆里的那张大姐姐般温柔真诚的笑脸,和现在的那人完全不同。

    为什么现在的你要让我如此的厌恶呢,真的很作恶般的厌恶啊!

    没有人能够明白幸村精市的矛盾想法。

    忍足惠里奈,他很早就认识的人了,可是,看她的样子早已不记得他了。他这些年只对三个女孩子印象深刻,一个是他的亲妹妹,一个是忍足惠里奈,另一个,则是他的初恋。

    她在他的记忆里存留的部分并不多,只有几个简短的片段而已。可是当他再次见到她,向来力求完美的他竟然觉得自己的认知出现了偏差,他排斥这样的认知,甚至,不愿去承认她就是他记忆里的那个大姐姐。

    因为,他真的真的不想去讨厌记忆里的那个大姐姐,不想将记忆力那个大姐姐的美好给抹煞掉。

    可是,事实却是如此无力的摆在他的眼前。他讨厌这样逃避的自己,更讨厌如今的忍足惠里奈。

    一开始,他就不想将两个人的影重合,一次一次麻痹试图说服自己她们是两个不同的人。

    可是,弦一郎的那一声称呼将他所有的心理建设全部打破。他不得不去正视她们两个本就是同一个人的事实。

    公司的见面,他就怀疑了,和以前没有多大变化的那张脸,他不会记错的。

    记忆里大姐姐会很温柔的微笑,会和弦一郎开起小玩笑。

    如今的她,每一面都能够压得别人喘不过气来,更别提和她面对面交锋的人了。

    他真的很讨厌她现在的她,为达目的不折手段的做法,做任何事都像是算计好一般,步步为营,真的很让人厌恶。

    可是,为什么当她不记得他,他竟然有一丝黯然?他不懂,也不想再去想关于那个女人的任何的事了。

    他很讨厌她,这是事实。所以,他不想和她有任何一丝一毫的交集。

    可是,命运似乎早有安排,安排他们之前的一次又一次的巧合,一次又一次的撞见。

    不知不觉中他走到了花园深处,他想退出来,可是,后传来的叫唤让他不得不停止住脚步。真的不是他想偷听,却再一次听到了关于那个女人的事

    “奈。”趁着看到自己的未婚妻被她的那些女朋友拉着聊天的空挡,水泽浩矢摆脱了大岛希,一直在宴会上找寻奈的影。期间,他也被朋友拉着喝了几杯酒,等他看到奈的时候,奈一个人走了出去,他也紧随其后。

    惠里奈摸了摸自己的右耳的耳环,并未因为后人的叫唤而止步回头,而那一声叫唤也让她知道背后的人的份。

    夜风不时轻抚她的面颊,也让她的思绪越加的分明,头脑更加的清醒。

    水泽浩矢见惠里奈还是没有停下脚步甚至是加快了步伐,她在躲他?

    水泽浩矢三步并作两步一把拉住惠里奈的手腕,“听我说,奈,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那时候没办法接受奈越来越优秀,似乎要让我拼尽全力才能追赶上你一直在向前奔跑的影。是的,那时候的你压得我喘不过气,让我烦不胜烦。所以,我才会被大岛希的安慰温柔所迷惑。”

    “哦?那么,水泽君,你现在对我解释这么多是做什么呢?我们之间早就没关系了不是吗?”惠里奈转掰开那人紧握着她手腕的手,退开几步避开了他试图再拉上她的手。

    “奈。”水泽浩矢无可奈何的放下手,她说的没错,是他背叛了他们之间的感,也是他亲自割舍他们之间的感。“奈,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次能够再次回到你边的机会,让我们重新开始。”可是,他真的很她,直到失去她,他才知道他对她的感也如她对他那般的深刻。

    惠里奈突然很想大笑,真的是听到了一个天大的笑话。

    “重新开始?直到今天,我才知道我所认识的水泽浩矢你是一个想法如此的天真的人。

    你认为在你背叛设计我之后,我们之间还有可能吗?

    你认为如今早已是别人未婚夫的你,我们之间还有在一起的可能吗?

    你认为在你牵着别人的手对我的死活不闻不问之后,我们还有在一起重新开始的可能吗?”

    惠里奈突然举起了自己的右手:“你知道了吗?我的右手被你们给毁了,我曾经的梦想也断送在你们的手里。你的见死不救,毁掉的不是我骄傲,我的尊严,我的梦想。而是,我的心,是我的这颗曾经那么深你的一片真心。可是,在5年前那个雨夜,我的这颗曾经全心全意放在你上的心再也找不回来了。”惠里奈的右手附上自己的心房说道。

    “你知道这是是为什么吗?因为,它碎了,一片一片。而亲自打碎它的人是你,即使修复、拼凑、黏上,却早已布满伤痕,再也无法恢复往昔的完整,因为这颗被修整过的心里再也没有你水泽浩矢这个人。

    如今的一句对不起就想祈求我的原谅,如今的一句对不起就想让我放下被背叛的怨恨,如今的一句对不起就想让过往发生的一切随风消散,重新开始?别开玩笑了!”

    惠里奈连续的反问,让水泽浩矢突然觉得这一次他要真的失去奈了,不,他不能再失去她了,真的不能再失去了!

    “5年前,你为了你自己,不惜和别人一起预谋设计摆脱我,甚至其后对我的家族穷追不舍,这些你要怎么算?如何算?一句对不起就可以原谅吗?一句对不起就想让你曾对我所做的一切一笔勾销吗?不可能,绝不可能。

    水泽浩矢,请你听清楚了,在5年前的那个雨夜,我们之间就结束了。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乃至永生永世,我们都只能做陌生人!”

    “不,奈,我是真的知道错了。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你看,这是我们之前的订婚戒指,我还一直保留着它,5年来,我每天每夜都睹物思人,从来就没有一天忘记过你!”水泽浩矢一时之间急切的拉住要离开的惠里奈的手,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戒指硬塞进惠里奈的掌心。

    惠里奈摸着手中的戒指,突然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都是莫大的讽刺。

    为什么在我被你伤得体无完肤之后你才说你有多我?

    对不起,真的有用吗?

    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可以回以一句没关系?

    一句对不起能够让我受伤的心还原吗?

    一句对不起能够一笔勾销我们早已成为世仇的可能吗?

    更何况,这句对不起,你足足欠了我整整5年!

    “你知道这个戒指让我想到了什么吗?”

    水泽浩矢摇摇头,有些不解。为什么他无法读懂奈现在的想法?

    “这个戒指让我想到我曾经付出的真心收回的却是满目狼藉的伤。这个戒指记载着你曾经对我的背叛,这个戒指提醒着曾经的我到底有多么的天真、多么的愚蠢,居然会天真的以为我们之间的会地久天长,我们之间会幸福一辈子。哼,,只是一种美好的幻想罢了。”惠里奈丝毫不留恋的将戒指扔还给水泽浩矢,似乎觉得那东西多拿一秒都是病毒。

    “奈。”水泽浩矢不舍得眼前的这个人再次让他错过,他已经弄丢奈一次了,这一次他真的不想再失去那么美好的奈了。

    “水泽浩矢,收起你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你说5年前不愿追逐我不停奔跑的背影,那么,现在的你就愿意追逐了吗?知道吗,我这辈子最大的错误就是认识了你,做出的最错误的决定就是上了你。不要试图得到的我的原谅,因为那只是你的痴人说梦,无论你做什么我都是不会原谅你。而且,我从未打算去原谅你,我只会拼了命去憎恨你们,因为只有恨才是现在的我存活下来的理由。”

    是的,只有恨。这是我5年来一直持有的感

    “真的,无论做什么都不会原谅吗?”水泽浩矢试图再次去拉惠里奈的手最终无力垂下。

    “是,即使是你死了,我也不会原谅。因为,你曾经带给我的伤,我的痛,我的耻辱,我这辈子都无法忘记,也不能忘记。”惠里奈没有回头,自然也没有看到水泽浩矢的垂头丧气。

    沉默,还是沉默。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