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耍心机

    ( )    道明寺家当家道明寺枫举办的宴会自然是上流社会的各家公子千金悉数到场。

    牧野杉菜被道明寺拉着穿梭在人群之中,道明寺司到现在都不知道今天自己的母亲举办这次宴会意何为。

    他带着杉菜去购买服饰装扮也是为了让杉菜给自己的母亲一个好印象。之前,他的母亲知道他和一个平民交往很是不满,甚至安排了三条樱子的阻扰。

    而他今天特意让杉菜到场他家举办的宴会也是为了作无声的反抗。当他看到宴会上出现的各家千金,认定自己母亲又和以前多次一样是为了给他挑选未婚妻。他是无论如何都没有想到自己母亲心中一直有一个满意的关于他的未婚妻人选,他也不知道这个人选会给他和杉菜的之路设定了许多阻碍。

    所以,当他还没有牵着杉菜走到已经上台的母亲边的时候,当他看到出现在自家母亲边的少女的时候,当他看到自己母亲亲昵温和向众人介绍她旁的少女的时候,当他得知这场宴会是自己母亲特意为那位少女举办的时候,道明寺司的脸色突然变得很沉,很难看。

    忍足惠里奈,那个该死的女人。

    道明寺司在心中骂道,握着杉菜的手突然收紧,没有察觉旁少女不呼痛出声,更没有察觉杉菜在见到忍足惠里奈上穿着的裙子的时候脸上变得僵硬的表

    紧随其后的F4另外三人,对于忍足惠里奈的出现也是颇感惊讶。

    “哼,不愧是她,手段果然高明。”花泽类冷笑,起先接受他们的主动示好,其后更是出其不意。

    “原来,这就是伯母的打算。”美作玲叹道,不责备自己怎么没有想到伯母对忍足惠里奈从前就是喜,选中她也不为过,可是万万没想到伯母居然会为她亲自举办宴会,这不是变相说明她中意忍足惠里奈为她心中的儿媳之选么?

    西门总二郎对于台上那位少女,不免刮目相看,想必那通电话就是伯母打的。难怪,她的态度转变那么快。明明知道他们的目的,把他们都当做猴子戏耍吗?

    几人各番猜测,无人注意到牧野杉菜越加难看的表

    她双眼紧紧的注视着道明寺他母亲旁站着的那位少女。

    道明寺司的母亲不喜欢她,她知道。她出言侮辱过她,她可以忍耐。

    可是,她真的觉得老天是那么的不公平。她对她百般挑剔却对那位小姐如此的温和。只因为她出自平民的份吗?就是因为她的出生,而她却要对她百般挑剔,不拿正眼瞧见一次?

    牧野杉菜平生第一次开始诅咒上天的不公平,也在心中默默发誓,总要一天她要做人上人。让那些曾经不屑看她,小视她的人都不会有好子过。而台上那位少女,她要让她知道,她,牧野杉菜,从来不需要别人的施舍。

    那位蛇蝎心肠的女人,她怎么会拿她和藤堂前辈相提并论?藤堂前辈是那么温柔优雅对人又亲和的一位女,而那个叫忍足惠里奈的女人却是那么的满腹心机耍卑鄙手段!故意把裙子让给她,她还傻傻的感谢她,认为她心底是多么的善良。哪知,她居然穿着和她类似的裙子出现?她虽然是个平民,但是,她知道穿着相同会成为大家议论的对象。

    这不,边窃窃私语的声音是在拿她和那个女人做比对!原本,她学校的同学们就对她和道明寺的交往冷嘲讽的,这不,她们都对她开始指指点点了,下周去学校上课,估计她又会成为大家话柄取笑的对象!

    她是真的很难受,为什么你们这些含着金汤匙的人偏偏要和她过不去?明明你们是不知道赚钱辛苦的二世祖,不知道生活艰辛的社会蛀虫,凭什么鄙视我瞧不起我?

    惠里奈看到台下站在道明寺边的牧野杉菜眼底闪过的愤怒、不甘、委屈和受伤,心里并不感到同,眼底闪过了冷笑。

    只是这样而已,就承受不住了吗?杂草小姐,这个世界根本不是你这种人能够生存下去的!如果,你连这么一点觉悟都没有,只是这样你都忍耐不了,接受不了,你根本就不必踏入这个不属于你的世界。

    现在你的心是在悲鸣、绝望还是诅咒上天的不公呢?无论是哪一种,都只能说明你是有**却虚伪懦弱胆小的人。装作单纯的模样羡慕着这个你表面上不在乎,不愿意接触的世界,其实,内心是无限的渴望去踏入甚至是永远存活在这个物质横流的世界!

    为什么你要口是心非呢?这真的不是好习惯呢?虽然我们无冤无仇,可是,很抱歉,我要出手了。

    惠里奈走下台,向道明寺所站着的地方走去。她每靠近一分,人群对她的议论声就多一分。

    人群传来猜测声,惊叹声。并不陌生的名字,忍足惠里奈,5年前和藤堂静并列上流社会的社交公主,人称‘蓝姬’。

    这个名字绝对对于他们来说是印象深刻,无论是五年前嚣张自傲的作风,还是在她突然消失前的流言蜚语,都足以让上流社会的人记住这个名字。

    更何况不久前的那段视频,让‘蓝姬’高调的回归上流社会的视野。还有今晚的宴会,道明寺枫的做法不得不让人深入思考。

    幸村精市和自己的同伴呆在一旁,从亚美姐的店里离开后就收到家里的通知,让他务必来参加道明寺家举办的宴会。到了这里,他才知道她之前的态度转变的原因,原来如此。不得不说,这个女人心机颇重呢,眼神里闪过的冷笑让旁的柳莲二捕捉到了。

    “PURI,今晚的宴会还真是没白来。‘蓝姬’真正的回归啊!”仁王雅治不免感叹了一句,今晚所见,可见当年的‘蓝姬’不愧是上流社会的社交宠儿。连道明寺家都欣赏她,不得不佩服她的交际。只不过,这往后的子说不定越加令人期待啊!

    绿色长发的男子,一脸深的望向那位即使今天自己都无法忘记的女人。可惜,他被自己的未婚妻紧紧挽着胳膊,阻止他想走向那个女人面前的冲动。

    大岛希眼珠子冒火的死死的盯着忍足惠里奈,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她要出现在这里?为什么道明寺伯母要为她举办这个宴会?

    可是,她不能冲上前去质问她,不能,她还要顾及自己的份,顾及自己的形象。

    可是,为什么连她边这个人到现在还是忘不了她?

    如果不是她紧紧拉着他,说不定他会做出有损两家颜面的事

    水泽浩矢,为什么你要如此对我?

    为什么你明明在我的边,我却还是觉得我们之前的距离是相隔得那么遥远?

    忍足惠里奈可没那么多心思去管投注在自己上那些冒火的视线,她现在要完成枫阿姨的交代她的事

    “牧野小姐,我说过我们会很快见面的哟!”惠里奈此刻完全是一个电视剧里风万种的反派作风。

    很快,大家都发现惠里奈上穿着和牧野杉菜上的着装很相似,方才怀疑的撞衫,现在可以确定是真真切切的撞衫了。

    人群之中的窃窃私语交头接耳之声比之前更胜,大家这一次鄙视的视线可没有之前那般因为顾忌牧野杉菜边的道明寺司以及她后的F4另外成员而有所收敛。

    幸灾乐祸的人不少,或许,这就是上流社会的本质。奚落的言语不绝于耳,牧野杉菜咬紧下唇,她上一次也被人嘲笑却有人帮助她。可是,这一次没人帮得了她。即使道明寺的咆哮制止了一些人对她的鄙视之言,可是,还是有更多的人对她进行无声的指指点点。

    她不知所措的紧紧抓着自己的衣裙,心里对于这种事真的是不知该怎么办。慌张的视线瞥见惠里奈时,看到她在一旁冷笑旁观,顿时,心底很是恼火。都是因为这个女人,都是因为她,不然她今天不会这般难看!

    F4几人早已看出是忍足惠里奈故意而为之,可是,心有余力而不足。明明知道她就是造成杉菜被这些人耻笑的的原因,却根本不能把她怎么样,着实让向来横行霸道的F4四人一阵气恼。

    最后,道明寺司把牧野杉菜带离了人群之中,拉她到一旁去喝果汁吃蛋糕之类。

    “嗯哼,还真是不华丽!”早已和忍足侑士碰面的迹部景吾看着所发生的一切不免说道。

    不过,道明寺司的眼光还真是不华丽,他所看到的那位没有丝毫亮点甚至连璞玉也无法称得上的平凡少女怎么会入道明寺司的眼?光是这一点,他也不会把道明寺司当做对手,道明寺家的继承人若是没有一点改变,根本就不足畏惧!

    “忍足,你还真是不担心你姐姐!”迹部端起高脚杯饮上一口,葡萄酒的醇香顿时在他嘴间散发开来。

    “小奈,自有办法!”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镜,在来时的车上,姐姐已经对他说明事来由,也知道姐姐已经单方面拒绝了道明寺家的那位。想必那位夫人也不过是为了让他的儿子回归正途,而借姐姐之手迫那位杂草小姐知难而退。

    姐姐也说了,她只要把结果给道明寺夫人看就行了。无论怎么做,那位夫人最终要的结果也不过是自家儿子和那位灰姑娘各自回自己的巢。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