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盛气凌人

    ( )    仁王亚美亲力亲为拍摄海报,艺术是相通的。她在喜服装设计的同时也喜着摄影。所以,她不时的提出意见让惠里奈站在三个穿出不同味道的西装少年之间。

    幸村和仁王穿的都是白色西装,一个穿出温文尔雅的味道,一个却穿出雅痞的味道。而穿深色西装的忍足则是穿出邪魅的味道。一时之间,仁王亚美也在犹豫着到底该如何安排,到底以哪一个人和惠里奈配合当主角。

    惠里奈浅笑,看着三个弟弟般年纪的少年,都是很优秀的存在,气质各有千秋,呐,亚美酱也很为难呢!

    突然,仁王亚美注意到一个细节。她看到幸村精市的视线不小心撞到惠里奈,却急忙的撇开了视线。

    因此,仁王亚美让惠里奈和幸村两人站在中间。惠里奈左手叉腰,右手搭在幸村精市面向她的左肩上,两人相互‘深’注视着对方。至于,忍足侑士和仁王雅治两人分别站在幸村和惠里奈两侧。他们两人一个双手拉着自己的领带,似乎在弄领带的样子;另一个则是双手插/在西裤的口袋里,两人嘴角都若有似无的勾起魅惑人心的笑容。

    “Perfect !”仁王亚美很满意自己拍摄到的照片,随后又让几人摆出不同的POSE,或一人,或两人,或三人,只是四人的合照没有再拍了。

    这期间,三位男士换上了许多次服装,而惠里奈却没有被亚美要求去换衣服。用仁王亚美的话说,她上的这件裙子是她这次拍摄的主题,也是为惠里奈量设计的。既然她穿出来的效果如此好,就势必让她全程都穿这件裙子拍摄照片。

    仁王亚美绝对没有想到她这一次拍摄海报的计划会把不相干的两人之间的红线给连上。

    “好了,今天非常感谢!“仁王亚美对于刚刚的收获很满意。方才太投入的众人没有发现有人进来了。

    “没想到‘蓝姬’也效仿静当模特儿。”丝丝慵懒的语气说出的话却不是那么好听。

    几人望去看见到他们所熟悉的四个长相出众的男子以及一个长相平凡的陌生少女,而说出此话的则是此时靠在一旁平话最少的花泽类。

    “呵呵我当做是谁呢,原来是一如既往的有钱有闲的F4几位啊!”惠里奈不怒反笑,走上前了几步。随即,眼神锐利的看向花泽类,“花泽君,方才你可是太抬举学姐我了,效仿静桑吗?我可是比不上她呢?不然,我也不会只在这里当模特儿了。”

    惠里奈一边说着一边玩弄着自己特意留下来的几缕发丝。

    她的话一时之间让听在耳里的F4几人脸色不佳,尤以花泽类为重。

    忍足侑士但笑不语,对于自家姐姐口头上的功夫佩服万分。

    见识过惠里奈的犀利言语的幸村精市表没多少变化,这话里的明嘲暗讽他倒是听出了几分。首先嘲讽四人无所事事,其次提出花泽类没有对她提出敬语,最后,暗讽藤堂静的事

    “烦死了。喂,你快去选衣服。”道明寺不满道,他可不想和这个讨厌的女人起什么冲突,虽然他和她没什么交际,但是,他记得这个女人是他姐姐的朋友。

    “喂,道明寺你冲我大呼小叫做什么?”众人这时才把目光投注在方才匆匆扫视的平凡少女上。

    惠里奈对于牧野杉菜有些不满不免说道:“司君的喜好真够特别。”不知道椿姐和枫阿姨知不知道。

    对于F4她的交集甚少,不过她和道明寺司的姐姐道明寺椿从前的关系就不错。若是枫阿姨知道道明寺和这个平凡少女在一起,不知道会怎么做?刚刚她就有注意到道明寺对这个女孩子的在意。

    “忍足桑,阿司的好这和你没什么关系。”半长发的美作玲说出这话的语气有些责备惠里奈的多管闲事。不过,他特意借此靠近惠里奈在耳边暧昧的说道:“不过,我想的我好,惠里奈桑是很清楚的。”说完,他执起惠里奈的手落下一吻。

    “呐,美作君的好与我无关哦。”惠里奈等他吻完,收回了手,反手在他的衣服上神色自然的擦拭着自己的手背。

    F4几人看着他的这番举动,突然变得很安静。少女似是未察觉般兀自说着:“不过,美作君,姐姐今天不妨给你上一课,**也请看清对象。”惠里奈的手似是无意的替他拢了拢他脖颈被他早已扯松的领带。

    此时,美作玲才想起眼前这个人是向来我行我素的‘蓝姬’。她要做的事,从不会替你保留面也不会顾及你的颜面问题。得罪她的从未有过好下场,除了5年前得罪她的人。

    不过,最近却显现了她蠢蠢动的苗头,才回到本就那么高调的回到上流社会的视线。方才,他真不该对这个姐姐级人物挑逗。她和那些他曾经交往的年纪大的女有着本质差别。

    花泽类嘲讽的看了她一眼,他就觉得静家里的事和她脱不了干系。不然,为什么静一离开她就回来了。而且偏巧不巧的是迹部家在藤堂家获利不久就回来了,而且,听说她现在是迹部财团的高层人员。

    “还真是我行我素惯了的‘蓝姬’,教训人也是‘手不留’啊。”花泽类的声调的讽刺意味就连原本不懂事态的牧野杉菜都听出来了。

    惠里奈摇摇头,觉得花泽类今天是准备要和她杠上了。

    是因为发现藤堂静的事有她的参与么?是想来替藤堂静出气的?

    藤堂静,你还真是好运,事到如今,还有骑士不断为你出气,你可真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呢!

    “花泽君,过奖。再怎么‘我行我素’也比不上花泽君你今的‘畅所言’,着实让我惊讶啊!”更何况我的我行我素的作风早就传开了,倒是你今天的明嘲暗讽的针对过分了些。

    藤堂家的事,你们家不也有份参与,倒是现在竟撒气到我的上来了。真当我不敢和你撕破脸皮么,那你未免太过小看我了。我想做的,从来都会去做,绝不顾忌!

    “你。”花泽类一直都是自闭内向,口舌之争断不会是惠里奈的对手,一时之间对于惠里奈的讽刺找不到回击之言。

    F4的另外几位虽想帮忙却多少有些顾忌,甚至一直在旁观的西门总二郎拉住了花泽类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了。

    他们几个向来是横着走都没人敢出声,可是,眼前的人在5年前就是高傲惯了的‘蓝姬‘,和她发展口舌之争是没有什么好结果的。先不说忍足惠里奈向来脾气骄横,却无人批评一句。单是,传出去他们四个男生居然和一个女生争斗就是有失面子的事

    更何况,看在她和椿姐有交的这一点上,他们也不好和她关系闹太僵。更何况,忍足惠里奈是他们的学姐,比他们本就大几岁。而且,方才他也想到了一个缓和枫伯母对杉菜印象的点子。枫阿姨从前就很喜欢她,她若能够帮杉菜说上话,说不定会让枫伯母不再太过反对阿司和杉菜之间的交往。可是,现在类却一直对她冷嘲讽的。

    是,他们和静从小一起长大,和忍足惠里奈没什么交集,而且,静也说不是很喜欢她。可是,类怎么能够把气出在她上。就算在背后算计了藤堂家族真的是她那有怎样,反正总的来说也是静不顾大全之局的结果。这一点,他和玲都看得很明白,只是他们碍于大家是朋友,没有说出来罢了。更何况,这一次平分藤堂家族的可是他们四大家族。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得罪忍足惠里奈很可能就是得罪忍足家族,而忍足家现在在本比5年站的脚步还稳。况且忍足家族现在和迹部家族交好。虽说他们四大家族不怕和迹部家联手的忍足家,可是,若是真的争斗起来只会是两败俱伤。现在,类居然当着神奈川幸村家和仁王家的人对她冷嘲讽,怎么说也过分了些。更何况,是为了一个已经抛弃家族在法国的人。

    “好了,类。你少说一句。”西门总二郎看到被气到的花泽类急忙接下话,现在收拾局面还来得及。

    “忍足学姐,勿怪,类是对你有些误会。学姐回国不久,要不和我们一起去参加今晚的宴会,当做是对学姐回来的见面礼。”西门总二郎主动示好,这在道明寺和花泽类的眼里看来很是不可思议。但是,和西门向来默契的美作却隐约猜到了什么。

    今晚,是道明寺家办的宴会,约了一些上流社会的名流千金,不管忍足惠里奈有没有收到请柬,现在他们提出来也不为过。

    惠里奈看着两人急速变化的态度,虽然疑惑,却打算推去这番不管是真还是假的好意邀请。她没有那个时间,之前计划好的,和亚美酱一起吃饭。

    只是,她的拒绝还没有说出口,便听到一旁放着的手机响起了一段乐曲。

    “抱歉,我先去接个电话。”

    “您好,我是忍足惠里奈。”惠里奈看到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至少,她的手机是没有存储过这个号码。

    惠里奈听到电话里传出来的声音,不免有些惊讶,“枫阿姨!?好久不见,一直没有去拜访您。”只是,握着手机的手让她的绪有些外露。

    被监视了么?知道我和道明寺他们碰面了?惠里奈越往下听去,好看的脸庞竟然有了一些凝色。

    电话另一头画着精致妆容一副女强人的气势十足的女人眼神很是精明。

    “好,我知道了,谢谢枫阿姨的美意,我一定会到场。”惠里奈的手又紧了几分,“至于,阿姨说的事,我会尽力而为,而且,阿姨要的也只是结果罢了。”

    “那就这样,谢谢枫阿姨,晚上见。”惠里奈挂下电话,表并不是很好。

    宴会?回国的见面礼?别开玩笑了,忍足家都没有为我举办昭告我回到本的宴会,您倒是抢在爷爷他们前面举行了。

    要我回报吗?我会遵守诺言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