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谈条件了

    ( )    “小侑,现在有时间么?”惠里奈刚刚敲定一个案子后提前下班给自家弟弟打了一个电话。

    “嗯,刚放学,今天没有训练。呐,小奈来接我,我早上没有开车上学。”忍足一边整理着课本,一边头贴着手机夹在肩膀上说着话。

    “好,那你到校门来,我马上到。”惠里奈看了一下时间,估计自己赶到冰帝侑士就应该出来了。

    忍足看到被挂断的手机对边的迹部说:“今天的我就先走了。”平时大家都是被迹部的私家车送回家的。

    惠里奈走出公司大门去停车场取车,动作利落。手不疼的话,开车基本上没什么问题。而她更清楚自己的伤其实早就好了,那不时的隐隐作痛更是因为自己单方面的原因。可是,学医的她对此无能为力。尽管不想那么没用,却还是依靠药物来求得心理上的解脱。

    把车停在了冰帝大门附近,惠里奈摇了摇头。

    “小奈。”忍足侑士走出校门就看到了自家姐姐的紫红色跑车,真的是嚣张艳丽的颜色啊。

    径直走过去拉开车门上车坐下,忍足看向自家姐姐:“我们这是去哪?”

    “一个许久没见的朋友,她说有点事需要过去一趟。”惠里奈想到今天中午收到的简讯,让她下午务必去一趟,所以她才迅速的敲下案子。

    “小奈,你说的就是这里。”忍足看着眼前的牌子---‘Felicity’,他时常光顾的店,姐姐和这家店的人认识?

    “嗯,小侑,有什么不对吗?”惠里奈看了边的弟弟一眼。

    “不,没有。”忍足不打算说出来。

    “哦,那我们进去。”

    ‘Felicity’的店门外挂了一个‘今不营业’的牌子。不过,惠里奈显然是没有在意那么多,推开了并未锁上的门。

    “奈奈酱。”才进到店里,惠里奈迎面接住了一个向她扑来的人。

    “忍足?”幸村精市有些意外看到出现在此的姐弟,怎么总是遇到她?

    “幸村?”忍足看到了穿着正式的幸村精市和仁王雅治。

    “亚美酱,你太了。”惠里奈好不容易拉开了她们之间的距离。

    “PURI,老姐你说的就是她?”仁王雅治倚在一旁,看到来人惊讶只是一瞬。难怪他就觉得忍足惠里奈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原来是出自自家姐姐之口。

    “哎?你们和侑士、奈奈酱认识?”银色短发少女不免惊讶。

    看到几人都点点头,仁王亚美不觉得这个世界果真很小啊。

    “等等,亚美酱,你认识我家小侑?”

    “是啊,我当初看到他的时候就觉得和你以前给我看的照片很像呢,而且他可是我们这里的老客户哦!只是没想到他和我家弟弟也认识。”仁王亚美眨眨眼。

    “亚美姐,你会害死我的!”忍足侑士也是到现在才知道‘Felicity’的老板居然是仁王雅治的姐姐。随即他转头看到自家姐姐的脸色赶紧解释道:“送人礼物。”

    “哦?原来这就是你卡上的账目往上窜得那么快的原因。”惠里奈知道那送人礼物是送给何人?没想到自家小侑交女朋友是那么舍得花钱啊?起初她还以为是自家弟弟的投资,看来,他赚钱学得快,花钱也是迅速啊!

    似笑非笑的表看在忍足眼里不免感觉到自己这一次检讨字数又要噌噌往上增加了。

    “亚美酱,真是坏心哦,让我家弟弟为你进账了不少啊!”惠里奈似责备的看向仁王亚美。

    “哪里哪里,是为我们共同进账不少啊!奈奈酱别那么介意嘛!”

    忍足侑士推了推眼镜,有点不解。

    “PURI,忍足君不会不知道你姐和我姐是联合经营这家店!”仁王雅治彼时穿着白色的西装,比平时有所收敛,只是他那口癖还是和往常无异。

    “亚美酱,你那么急找我来是有什么事吗?”惠里奈并未在一件事上过多埋怨仁王亚美。算起来,她和仁王亚美的交源于5年前所有事还没有发生的时候。

    5年前,仁王亚美不顾家族反对执意大学时选择念服装设计系被家人一怒之下断了生活费用。不过,好在她的确在这方面有着不错的天赋,才入大学没多久,就被学校推荐参加东京举行的一场婚纱设计大赛夺得了最佳设计奖。

    那次总决赛在电视上播放的时候,惠里奈看到之后,很喜欢仁王亚美设计的那条命名为‘felicity’的婚纱,与她会面后要求她将那条婚纱赠予她,而她可以为仁王亚美无条件开设计服装公司。最后两人达成共识,而仁王亚美虽然接受了惠里奈这场明显是让她得利的条件,却最终改成了是她向惠里奈借钱开公司,所以这间以她获奖作品‘Felicity’命名的店总的来说也有惠里奈的一半所有权。

    “啊,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仁王亚美是东京有名的设计师,她是因为设计婚纱而获奖,现在这间开的店虽然也会设计婚纱,但是,更多的时候设计的是礼服,而她设计的礼服在上流社会获得许多名媛千金的青睐。而她的成功也最终让她和家人的关系破冰。

    所以,一直以来她很感谢这个比她年纪小的惠里奈。虽然当年惠里奈找上她只是为了那件婚纱,可是,她却提供给她成功的契机和条件。光是这一点,她就很感谢。也是在两人相识不久后她才知道那件婚纱是那孩子提早为自己准备的,不过,那些准备都是无果的!

    今天,她拐带了自家弟弟和弟弟的好友幸村精市就是为了她的店,为她的店拍摄新一季的广告。作为设计师,她力求完美,包括这一次的广告海报,她自己脑海里有一个想法。

    之前5年和惠里奈一直是保持邮件联系,不过上一次在法国巴黎参加时装节,她才见到了5年未见的那个少女。

    奈奈酱少了原本的青涩,多了一分成熟的味道,而她就是她这一次设计的灵感来源。高贵,优雅,骄傲,不容侵犯的女王气质。

    “所以,你希望我为你拍摄海报?”惠里奈听着仁王亚美的话提问道。

    “对,你是我心中的不二人选。”仁王亚美期待的望向惠里奈。

    忍足惠里奈想了一会,正好有件事要麻烦亚美。

    “可以,不过,我希望你也帮我一个忙。”

    “OK,只要你能够答应拍海报,我绝对会帮。”仁王亚美很开心惠里奈同应,“。”

    “我需要你为我设计一件婚纱,当然时间越短越好!”惠里奈话一说完就看到周围的四人都有些惊讶的看着她,尤其是她的弟弟。

    “奈奈酱,你要结婚了?什么时候?”仁王亚美很震惊,当然,她是很希望奈奈酱得到幸福,可是,为何一点风声都没有啊?难道她是受到水泽和大岛的刺激?她们之间最初的结识是因为她那件获奖的婚纱,如今要求她为她设计婚纱吗?

    仁王亚美也是出自名门,当年她也见到过惠里奈和水泽浩矢在一起的幸福画面,可是,没多久上流社会流传了对奈奈酱不好的言论,她一直摸不着头脑。后来,惠里奈离开本。虽然她们之间一直有联系,可是她从未问起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直到前段时间看到的网络上流传的那段视频,她才得知为何5年前惠里奈会不告而别。

    “没啊,我只是提前准备下,乘机和你索取,免得到时候排队都预约不到你的设计啊!”惠里奈转悠着话题,可是方才的话还是在忍足侑士的心里留下了痕迹。

    幸村精市不觉得她提出这个会只是这样的原因,不过这与他又何干?他在心中自嘲的想到,却未发现他对惠里奈的事总是那么上心。

    ‘爷爷,许我再任最后一次。5年,5年后我满20岁,我就结婚。无论是什么人选,只要是爷爷您选择的人,我就会嫁。’萦绕在忍足侑士的耳边是他当年偷听到姐姐和自家祖父的谈话内容,是姐姐离开本前的和爷爷的谈话。

    已经快要到了吗?忍足侑士收紧手。

    “呐,既然这样,那你也方便把你弟弟借我的。”仁王亚美没让忍足侑士说出‘不’就塞给了他一件深色西装,把他推进了试衣间。

    “So beautiful !”看到惠里奈已经换好她递给她的裙子,仁王亚美不赞叹。

    红色缎面吊带裙,完美的勾勒出少女的167公分的高挑材。金色的腰带为整体增添了一份洒脱,配着脚上的金色细跟高跟鞋简直就是相互辉映。上背部/露在外,几条红色的细绳交叉缠绕。蓝色的长发被亚美安排的发型师简单的插上了一只金色的蝴蝶发夹,特意留出的几缕发丝不时暧昧的擦着她光洁的肩膀。

    而周围的人也不被少女的装扮给吸引,很美,赞叹声毫不吝啬的脱口而出。

    忍足侑士看着自家的姐姐,他的姐姐果然适合最好的。无论是什么都适合最好的,所以姐姐,我会守护你。他在心中暗暗发誓。

    幸村精市看着站在他们面前的袅娜姿,她的确不愧被称之为‘蓝姬’,不愧于5年前能和藤堂静相提并论。若说藤堂静的的气质是优雅,那么,忍足惠里奈的气质是无人能及的高傲。不是贬义而是一种赞美,她只是站在那里就有着让人欣赏的傲然和不容侵犯诚服的高傲气质。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