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受罚了

    ( )    昨夜接到哥哥打来的电话惠里奈就已经知道她该去面对了,所以今天在看小侑的比赛的同时她也在等待真田诚一郎。哥哥今天也是在同样的地点参加全本大学生剑道男子组个人赛总决赛,惠里奈是没想过为哥哥去打气的,以哥哥的实力绝对是胜券在握。

    真田诚一郎,真田家的长孙,是忍足惠里奈从小一起长的青梅竹马。他们两人之间相差两岁,所以,诚一郎从小就把惠里奈当做自己的亲妹妹对待。真田族长和远在关西大阪的忍足家主曾是相交的好友,两人祖上就有过不少关联。

    14年前,真田弦右卫丧妻,心郁结。他被自己的儿子儿媳劝导离开神奈川一段时间出去散心。真田弦右卫听从了自家孩子的话去往了大阪许久没有相交的好友忍足本家。

    那时候,随行的长孙诚一郎便和好友的孙女惠里奈相识一起玩耍。不久之后,当真田弦右卫回到神奈川的时候,带回了一个小女孩也就是忍足惠里奈。

    那时,年仅6岁的惠里奈得知自家爷爷的好朋友真田爷爷是剑道老师便请求她的爷爷让她跟随真田爷爷学习剑道。向来疼孙女的忍足靖一舍不得孙女吃苦却也不想拒绝孙女难得的请求,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真田弦右卫。原本真田家主配合自己好友的做法,但是,当他看到那孩子几天下来做他所交待的基本训练都不吭声说一点苦后就改变了初衷。

    这孩子是好苗子啊,他对好友说。最后,忍足靖一对好友提出收惠里奈为徒默许了。原本他希望惠里奈自己吃不了苦自己提出放弃,哪知自家孙女的毅力和决心让他大感意外。既然惠里奈这孩子喜欢就让她跟着弦右卫学习。

    真田家主只是在大阪小住,不时指导惠里奈练习顺便督促自家孙子倒也转移了丧妻的难过和悲伤。不过,真田家主没多久就返回了神奈川,而惠里奈的学习剑道并未放下。

    因为惠里奈家住大阪,真田本家在神奈川。两位老人为此达成了一个约定,每逢长假就让惠里奈去神奈川居住真田本家由他亲自指导惠里奈学习剑道,平时惠里奈在大阪自己也得好好训练不得松懈!

    所以,从6岁到12岁这一期间,惠里奈每逢假、暑假、秋假、冬假都在真田家小住,直至今惠里奈在真田本家还有着属于自己的房间。而真田诚一郎的父母对于家里突然多出的一个女孩子也是甚为喜

    忍足惠里奈12岁那年,忍足家和关东水泽家族联姻,注定了惠里奈要在关东求学的事实。适逢忍足家族医院入驻东京,忍足瑛士夫妇忙前忙后,无法抽空照顾女儿。经两家人商量,忍足家决定让惠里奈去念神奈川百年名校樱华女子学院,学习期间就住在真田家。从此,真田家是真正意义上多出了一个女儿。

    而真田诚一郎和惠里奈之间的兄妹之,是真田弦一郎都无法介入其中的。两人年纪相差不大,况且那个时候惠里奈入学后就跳级国三,所以他们两人经常在一起学习。不过,更多的时候是两人背着家里的大人在外面玩闹。

    真田诚一郎外表是谦谦君子温润如玉,内在和外在相差极大。从国中时期起,他就开始结交女朋友,是比忍足侑士还要花花公子的存在。这也是惠里奈对于自家弟弟滥并未提出指责的原因。因为在惠里奈的眼里,真田诚一郎的滥指数是自家弟弟小侑绝对无法达到的级别。见惯了诚一郎的滥,就自家弟弟那样在她眼里还远远够不上滥一词。

    真田一家对于诚一郎的作为提出过无数次的惩罚却也没有改变他的劣根。事实上,诚一郎虽说交往无数女友却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事,这也导致真田家对于诚一郎的婚姻大事没怎么上心,反倒是次子弦一郎的婚姻事让他们心。

    真田弦右卫对于自己的长孙是又恨又,明明是他真田家的长孙却怎么一点也没有遗传到他,还是弦一郎像他些。虽然诚一郎很优秀,无论是剑道还是在学习方面,可是,他一点继承人的意识都没有。还好,他打从弦一郎出生起就放弃了把诚一郎当做继承人培养。

    真田诚一郎的格太随,外表一副温柔的模样内在却是桀骜不羁。反正,惠里奈和他在一起未成年就开始飙车,和不良少年打架,用真田诚一郎的话来说,和不良少年打架正好可以检验自所学。很难想象严苛的真田家会出他这么一个异类,不过,真田家所出的异类可不止他一个,忍足惠里奈也是其中一个。

    所以,这两人从小起就一起闯祸,一起受罚,一起逃开训练,一起去疯去闹,也导致他们之间的感是任何人也无法理解透彻的。他们两个人都是这个世界上最了解彼此的人,可是,他们之间却没有擦出火花。

    于真田诚一郎而言,奈奈是一个值得去疼值得去宠值得去的小妹妹。

    于忍足惠里奈而言,诚一郎是一个值得信赖值得她去撒的大哥哥。

    他们之前虽然没有血缘却是做了十几年的兄妹,比亲兄妹的感还要深厚万分。因为惠里奈是女孩子的关系,诚一郎对待她比对待自己的弟弟还要上心得多,这也让弦一郎小时候很羡慕自己的小奈姐。

    所以,当5年前惠里奈被水泽浩矢伤得那么深的时候,不知道他和奈奈交的与他相识的水泽浩矢不解自己的朋友为什么突然找上门将他揍得鼻青脸肿,两人之间也从此鲜少交往。

    真田诚一郎把惠里奈当做是自己的亲妹妹,他自己都舍不得去欺负,谁欺负她他第一个不放过。可是,他曾经的朋友水泽浩矢却将他的奈奈伤得遍体鳞伤,他绝对不能原谅。若非奈奈的阻挡,他真的很想狠狠的折磨死那个家伙。

    可是,5年前被奈奈知道他去揍水泽浩矢那个混蛋后被奈奈给臭骂了一顿。奈奈说,她失去的一切,她要亲自夺回,她所遭受的,她回亲自还击。

    是吗,奈奈?现在回来的你计划就已经开始了,那么,我会守在你的后,支持你!

    “奈奈,受罚的话,我也会陪奈奈一起。”一直牵着惠里奈的手向家门走去的诚一郎突然回头。

    真田弦一郎在一旁什么都没有说,他们几人刚刚在外吃饭回来。小奈姐回到本一直没入真田家,这一点让祖父大人很生气,惩罚的话是必不可少的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小奈姐5年前的不告而别。

    “家主大人,少爷他们和忍足小姐一起回来了。”

    回?一旁跪坐的千璃少女有些疑惑。

    “阿璃,她就是那个房间的主人。”旁的真田夫人温和的看向一旁的儿媳说道。

    “嗯。”少女知会的点头。

    不过,家里的气氛是怎么回事?好像自他们从中国回来就发现家里的气氛有些奇怪。

    “真田爷爷,真田爸爸,真田妈妈好久不见。”

    思考间千璃少女听到一道好听的女生,抬眼望去,被大哥牵着手的是一个漂亮的少女。她就是那个房间的主人?

    “惠里奈,和我到书房来。”上座的灰白头发的老人的声音很威严打断了惠里奈的敬安,站起向书房走去。

    “真田妈妈,真田爸爸,失礼了。”惠里奈对两位中年夫妇跪拜了一下就紧随真田爷爷其后。

    “诚一郎。”真田爸爸叫住了自己的长子,示意他不要跟上去。

    “父亲。”真田诚一郎不解。

    “你去的话,只会让小奈这孩子更加的麻烦。这一次小奈过家门而不入着实过分了些。”真田父亲对惠里奈早已看成是真田家的孩子,不过却对惠里奈这一次的做法不赞同。

    真田诚一郎没有说话,不过,他心知祖父大人比他们中任何一个人都早知道小奈回本的事实。因为祖父看到小奈出现在电视上的时候并不惊讶她出现在本,想必是忍足爷爷早就和爷爷联系过了。

    “小奈,你为何要学习剑道?”真田弦右卫看着她的眼睛问道。

    “为了保护重要的人和自己。”

    “那你为什么过家门而不入?”真田爷爷一手拍在了桌子上。

    “真田爷爷。”忍足惠里奈听到声响赶紧跪在了地上,“是我的错,小奈不是不入家门,而是,没有脸面见爷爷。爷爷曾经教导我,永远要忠于我心不要逃避事实。可是,小奈辜负了爷爷的教诲。”

    “哦?原来你还知道是自己的错。”真田爷爷并不是真的生气,忍足跟他通过气,惠里奈不来见他自有她的原因。

    惠里奈是个骄傲的孩子,过往的那些是她的耻辱,她的自尊心让她无言面对曾经教导她任何事都要全力面对不要逃避的他。

    逃避是惠里奈的耻辱,也和他的教导相违。

    “是的,爷爷。小奈受不得打击而逃避本的人和事,5年前的不告而别让小奈无颜面对爷爷。爷爷一直教导我既然学习剑道就要贯彻剑道精神,不害怕,不放弃,不气馁,不逃避。可是,我逃避了。”

    听到惠里奈的话,真田弦右卫沉默了一会。

    “把《诗经》里的《弟子规》抄写一千遍,明天中午之前要抄完,这期间你不能踏出这书房一步。”说完,真田弦右卫走出房门,示意让人守在门外。

    “祖父大人,奈奈呢?”真田诚一郎看到自家祖父后并未发现奈奈的影。

    “老夫罚她在书房里抄写《弟子规》。”真田家主越过自家长孙,“不准去帮忙。”突然,他打破了孙子的想法。

    “你们谁都不准去看她,这期间不准给她送任何东西。”

    “祖父大人,你是想饿死奈奈吗?”关在书房不准任何人去看望。

    “饿不死的,明天中午她抄写完就可以出来了。”真田弦右卫一句话堵住了大家试图再问下去的**。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