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警告人了

    ( )    真田诚一郎?

    大岛希惊讶的瞪大双眼看到搂着惠里奈的男子居然是真田弦一郎。更让她惊讶的是真田诚一郎和忍足惠里奈的互动。

    “抱歉,家姐失礼了。”大岛翔对眼前这个前辈非常尊重,抱歉实属真意。于他而言,他是绝对无法原谅自己差一点就让忍足惠里奈在他面前被他的姐姐所伤。

    “大岛翔,你在做什么?”大岛希原本就恼火被大岛翔拦住,可恶,为什么总是会有人帮你?她一度沉浸在惊讶之中,直到耳边传来自家弟弟的道歉声她才回过神来。凭什么要向这个人道歉,而且还是以她的名义?

    “闭嘴,大岛希。你是想让大家都来看大岛家的笑话吗?”

    大岛翔知道大岛希的弱点,他的话让大岛希收起了不甘心和那些已经到了嘴边的话。

    幸村精市听到自家前辈的话,突然很想笑。

    大岛前辈,我是不知道你怎么突然改变了旁观者的态度,不过,让你们大岛家被人看笑话可是你一直放任的结果啊!明明一开始就可以阻止的不是吗?可是你却采取放任态度,前辈,你到底是什么意图呢?

    视线投向忍足惠里奈,幸村精市的表僵持了一会,随即撇开了头。真是避都避不开,现在的你早就不是记忆里的那个人了。他绝对不会承认在他看到她揪弦一郎那个动作的时候,他竟然会觉得有点怀恋。

    惠里奈对于道不道歉是谁向她道歉表现出无所谓的态度。

    她退开真田诚一郎的怀抱,做出了让大家意想不到的举动。

    大岛希看到忍足惠里奈做的一切后还露出似笑非笑的表,再度气红了脸,若不是大岛翔拦住她,她真想撕烂眼前这张漂亮脸孔。

    “忍足惠里奈,你别欺人太甚。”大岛希的表有些扭曲。

    “大岛希,这张邀请函太过寒酸了,我对于不美好的事物,”惠里奈突然停顿了一下,变冷的语调继续道,“你是知道的,我喜欢摧毁不美好的东西。即使是人,我也不会放过哟,这一点,你很清楚的,不是吗?”说完,惠里奈摊开手心的碎纸片,轻轻地吹了一下,碎片在两人之间缓缓落下。

    大岛希气得发抖,却无能为力。看着那被撕碎成碎片的邀请函,比那些忍足惠里奈讽刺她的话语还要心中难受万分。

    忍足惠里奈还是如同当年一般,手段残忍却还能摆出一副无谓态度。她不瑟缩,双眼紧紧盯着地上的碎片,她,忍足惠里奈让她颜面扫地,她绝对不会放过她。

    “呐,哥哥,你那里还有一张邀请函。”惠里奈自是不会去管大岛希瞬间变得更加难看的表而是转头问向边的人。

    “啊。奈奈做我的女伴就好了,我想水泽浩矢会很高兴看到你的。”真田诚一郎兀自说着,全然没去看大岛希听完他的话后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不甘心的表

    真田弦一郎早在自家大哥出现后就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大哥和小奈姐在一起的话,那是绝对比幸村精市还要可怕的存在。

    两个无害的人加在一起简直是堪比恶魔般恐怖的存在,虽然当年的事他不是很清楚,但是,水泽浩矢是当年辜负小奈姐的那个人的名字。

    哥哥变得如此可怕也只会为了小奈姐,他们之间的兄妹之曾是让他嫉妒数次,大哥对小奈姐的疼曾经一度让他后悔他为什么不是女孩子,当然这个想法只存在他很小很小的时候。

    “是嘛,那么,我还真是期待大岛希生宴会的到来呢!”听到熟悉的名字,惠里奈并未如大岛希料想的那样有着悲伤。反倒是大岛希听到水泽浩矢的名字后面色变得煞白。

    浩矢,她在心中喃喃着这个曾经让她疼痛数次的名字。

    大岛翔看着自家的姐姐面露悲伤,只觉得可笑可悲。这一次他的讽刺表并未一闪而过,柳莲二看着自家前辈在笔记本上记载着。

    不知道什么时候,惠里奈边就只有真田家兄弟和亚久津三人。

    “哥哥,小侑比赛已经结束,我们走,把小弦也叫上!”忍足惠里奈看到场上冰帝啦啦队的欢呼,却不想他后面的一句话让真田全僵硬。

    “你决定就好。”

    “大岛希,收起你那难看的表。”大岛翔嫌恶地看了边的人一眼。

    听到大岛翔嘲讽话语,大岛希一点就燃,歇斯底里的叫道:“大岛翔,我和你才有着血缘关系,你为什么要去帮着外人?”

    面对大岛希不客气的指责,大岛翔讽刺一笑:“血缘关系?大岛希,是你说你不承认我在大岛家的份,不承认我是你弟弟的事实。现在,你又凭什么说我不顾血缘?你可别忘了,如果不是我,你今天还有够让人看笑话的。”

    “哼,大岛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把话说的那么冠冕堂皇。你一早就知道我会找她的麻烦,你却在一旁袖手旁观,让我被人看尽笑话。怎么?看到她有可能会被我弄伤,你心疼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被那个人吸引了,哼,那个人还是和以前一样只会到处勾引人,这不,才回本就勾引到了浩矢曾经的好朋友,用意谁都看得出?现在,连才见一次的你魂也被她勾跑了?”大岛希还在介怀着真田诚一郎对惠里奈说的那句‘水泽浩矢会很开心看到你的’。

    “啪。”大岛翔的动手是大岛希没有料到的,同样也让在树后的幸村精市很是惊讶。

    幸村精市并非有意偷听,大岛姐弟刚刚先一起走了。哪知道他刚刚在这里接完电话就听到这对姐弟俩的对话,更是让他意外的是他见识到了平时虽然话不多但是脾气还不错的大岛前辈的另一面。

    “大岛翔,你这个私生子竟然敢打我?”大岛希显然是被这一巴掌打愣了神,好半天才反应过来。

    大岛翔轻蔑一下,捏住向他扑上来的大岛希的下巴:“大岛希,不要认为全世界的女人都和你一样肮脏。你自己担心她的出现会让你拴不住水泽浩矢是?”

    大岛希被大岛翔突然的一松手而踉跄后退了几步,她双眼紧紧锁住平时对于她的冷嘲讽从不吭声的弟弟。

    “你应该比谁都清楚,水泽浩矢的心从来就不在你上,以前不会,现在不会,将来更不会。你现在要做的可是要好好的栓劳水泽浩矢,他可是你最后的一根救命绳呢!”大岛翔看着大岛希面色变来变去,似笑非笑。

    “为什么你什么都知道?”这样的大岛翔让大岛希有些害怕,为什么他对她和水泽浩矢的事都是那么了解。

    “是,我都知道。包括5年前你们几个人一起商量的卑鄙计划。你们利用忍足惠里奈的真和信任,友,一步一步的设计她。一切的一切都是你们几个龌龊的人为了自己的目的联手部署一切。你,水泽浩矢,今时今子几个人,不,还有人,还有两个,其中一个就是藤堂静。至于另一个,哼。”大岛翔没有说出最后一个人的名字。

    “大岛翔,你早就认识忍足惠里奈对不对?你喜欢她对不对?”所以,才会在我要伤她之时出手。

    “是,我喜欢她,但是,那不是。大岛希,看在我们之间还有点血缘关联上,我奉劝你一句,不要和忍足惠里奈过不去,不要和她作对,否则,赔上的或许会是整个大岛家。”大岛翔说出大岛希在乎的大岛家,希望制止她不要再出手,但愿还来得及。

    “哼,你在说什么笑话?一直和我作对和我过不去的是她,是她忍足惠里奈抢走了我的一切,我的成功,我的骄傲,我的青梅竹马。她曾经拥有的都是从我的手中抢走的,我拿回属于自己的一切有什么错,啊?大岛家,就凭她?即使现在大岛家比不上如今的忍足家,可是忍足家从未多大岛家做过什么?她,忍足惠里奈有什么能耐?除了她那一张勾引人的脸。”

    怒火中烧的人听不得大岛翔出自真心好意的奉劝。而她不听劝告的后果,为她在不久之后招来了许多恶果。

    “你和忍足惠里奈相识已久,你应该知道她的格。她是说到做到的人,你可别忘了,藤堂家的事过后,忍足惠里奈就回来了。”大岛翔说完没再去看后和自己有着血缘关系的人,他只说这些,听不听都在于大岛希自己。

    忍足惠里奈,他在心中无限温柔的叫着的这个名字,那曾经是他的一缕阳光。

    他曾经无限自责自己知道了那场谋却没来得及阻止。让他心中的那抹阳光被人给生生的抹煞掉了,直到今天,他再度拥有了那抹阳光。

    他知道,5年前的事从未落幕,5年后再度出现的那个人会为所有的事划下句点。这一次,他,只想守护那个人。

    幸村精市在确定人都走远之后才从树后走出来,听过这些谈话的他心变得更加的沉重。

    大岛希最终是没有听进去大岛翔一再的提醒,或者说是恼怒的她没有整理大岛翔对她说的那些预言般话语。

    她边的人居然都在替她说话,而她对忍足惠里奈的怨恨也在逐步加深之中……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