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放低姿态

    ( )    “侑士,你今天怎么那么开心?”向岳人看着边好友的表,虽然说侑士对每个人都是公式化的笑容,不过今天的微笑却是和平不同,似乎是发自内心的微笑。

    而且,侑士现在就做着运动,侑士是很期待今天的比赛?怎么可能?向来散漫的冰帝军师,今天是要打算一开场就认真么?

    忍足侑士的反常大家看在眼里,不过看在迹部眼里却是正常。想到在家父亲对他说的话,忍足惠里奈吗?他和忍足/交/往甚久,迹部也鲜少从忍足口里提到这个人,不过,他倒是知道忍足和他姐姐关系不错。忍足这个不华丽的人,现在是因为他的姐姐而终于要开始认真了吗?

    “啊拉,岳人,我每天都很开心啊!”忍足推了推眼镜,眼底的笑意不同如往,这一次深入底。只是很快,他便收起了自己的笑意。

    “小奈。”忍足侑士瞧见出现在自己这方场地的人,还有和小奈走在一起的那个人。

    “侑士,今天可要加油哦!”惠里奈应自家弟弟的邀请来看他今天的比赛,而且,她今天还有一个目的。

    “嗨嗨,姐姐都这么说了呢!”忍足回抱住自家姐姐给予的鼓励拥抱。

    “前辈,那个是?”凤长太郎不确定的拉了拉户亮的衣服。

    “啊,不会错的。现在外面传的年度哭得最美的少女,忍足的姐姐。”

    “啊,是忍足SAMA的姐姐大人,我竟然看到真人了!”此起彼伏的女声尖叫声,忍足惠里奈现在是大家的偶像啊!

    “真的是侑士的姐姐吗?看起来和我们差不多大的样子!”向岳人看着少女的装扮说道,真的看不出来比侑士年长三岁的样子,而且,看着眼前的少女甚至让他有种错觉她是他们的学妹抑或最多和他们一般大的年纪。

    这不能怪向岳人看岔眼,惠里奈的确是看不出年纪,就连之前幸村也认为她年纪不大。

    再说说惠里奈现在的装扮,上是一件金色吊带外罩着一件深蓝/色/网/格衫,下配了一条泛白窄脚牛仔裤,脚上是一双白色球鞋。手腕上着金色手环,上斜挎着一个卡其色的休闲挎包。整体装扮和时下的年轻少女无异,松松垮垮用发带扎着放在左前的头发为少女增添了一丝懒散随的感觉。

    迹部景吾看着少女不同于之前被媒体播报出的那段录像的装束,只是换了一装扮,整体的气质感觉真的是变了太多。不过,她的眼神始终都没有变,那眼神似乎能够说话。

    “你好,我是迹部景吾。”迹部很高傲,不过礼貌他还是有的,而且眼前的这个人是自家父亲再三交代他要好好学习的对象。

    虽然他不满过,不过当自家父亲把最近公司经她手处理的几个案子给他看后,他心知眼前的女人绝对不能把她当做他所认知的那些女人来看待。而且,这个女人手段过人,是一个为达目的连自己都能够狠心利用的人。

    忍足惠里奈看着眼前的少年,自家亲的弟弟的好友,迹部景吾。小侑心甘愿的追随者,他那眼底天生的傲气,只是站在那里浑就有着让人无法忽视的王者之气,不愧是迹部叔叔的儿子。

    “忍足惠里奈。迹部君,不嫌弃的话,可以和小侑一样叫我小奈就好!”对于弟弟的朋友,惠里奈不介意多用一份真心。

    “啊,本大爷许你叫我迹部。”迹部很少对一个异如此说道。

    “那我就不客气了,迹部。”惠里奈并不矫

    “啊拉,小奈,你只和迹部一个人聊这么久,我的朋友们会不高兴的哟。”

    “抱歉小侑。你们好,我是小侑的姐姐,忍足惠里奈。谢谢各位对小侑的照顾。”忍足惠里奈弯下了腰,完全是放低了自己的姿态,这显然是迹部等人没有料到的。

    只有忍足心知自家姐姐还是在内疚,内疚连累到了他。他知道自家姐姐是真的很高兴他在东京交到了不错的朋友。

    “迹部,我很抱歉,晚上的约会不能赴约了。”看到周围人少了之后惠里奈对迹部说道。

    “啊,本大爷晚上也有事。”迹部心多少是有些不悦父亲为他安排的约会,而且还是和自家好友的姐姐。

    “啊,那我就放心了。”少女说完便走向背靠着树下的那人,迹部皱眉看了忍足一眼。

    还在球场上比赛的忍足侑士,眼神不时扫向场外的姐姐。看到自家姐姐和她一起来的那人的互动后,眼神一下子变得森冷泪许多,握着球拍的手不由得收紧,亚久津仁!

    “阿仁,我记得你之前也是打网球的!”惠里奈也背靠在了树干上。

    “女人,你今天很多话。”即使在和边的人交谈,可是亚久津仁的眼睛并未离开球场。若是看在他人眼里,肯定会认为亚久津对网球场的向往和眷恋。

    “喂,小鬼,对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这么不礼貌!”虽然是惠里奈如是说,但是语气并没有责备的语气。她并不那么介意亚久津对她说话的语气和态度,毕竟,她认识了他那么久,对于亚久津的别扭她可是很了解的!

    时间真的过的好快啊,少女伸出手掌遮住投在她脸上的光芒。

    遇到亚久津那年,她也不过才是12岁。那天,她和哥哥偷逃到东京玩耍看到了被明显比阿仁大很多的孩子们欺负的亚久津仁。

    那孩子当年狠戾不服输的表让她将小时候为了她和小孩子打架的侑士画上了等号,那个时候,她就决定要把这个孩子当成她的另一个弟弟看待。

    单亲家庭的孩子让亚久津从小就被邻居孩子欺负,为了不让自家母亲伤心,他总是打到别人再也无法欺负他取笑他。其实,他也是内心很柔软的一个孩子。用自己的拳头保护着自己和自己的家人。

    那时候,惠里奈是第一次见识到和她所认知的世界全然不同生活的人。不过,尽管如此,她想若不是觉得亚久津仁那一瞬间所表现出的让她觉得和她的弟弟很相像的感觉,她断然是不会那么好心在和哥哥救下了亚久津之后还把他当做家人万般照顾。

    她很自私,自私得当年除了自己所的人、自己的家人、朋友,她看不到其他人。即使到了现在,她依然如此。可是,亚久津仁在她心中早已是等同于小侑一般的弟弟了,她微少在意的家人了。

    “喂,女人。”亚久津瞥见向这边走过来的人,转头便看到惠里奈看着他的眼神变得柔和出声提醒,他不想被人吃那个无谓的醋。

    “小奈。”侑士看到自家姐姐和亚久津的熟敛,有种他也无法忽略的怒气,右手收起的拳头显示着他在压抑自己的怒火,一种被欺骗的怒火。

    “小侑,恭喜你赢了。”惠里奈似乎是还未从回忆里完全清醒,并未发觉边的气氛有些奇怪。

    “嗯。”忍足侑士闷闷的吭了一声。

    “对了,小侑,还没有对你介绍,他是阿仁,亚久津仁,和你差不多大,是我以前在东京认识的弟弟。”

    以前?弟弟?忍足侑士皱眉。

    “山吹中的亚久津仁,久仰大名。”忍足侑士的语气很不好,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怪腔怪调。

    亚久津深深的看了一眼忍足侑士,对于他似乎是小孩子脾气的做法不予理会,而是看向边的女人:“女人,我去给你买饮料。”离开的时候,他连一个眼神都没有分给忍足侑士。

    忍足侑士看着走远的人,握紧的拳头越发紧了。

    “侑士,你是怎么了?对阿仁似乎有很大敌意似的。”惠里奈好笑的看着自家弟弟,难道小侑是吃醋,让他觉得她忽略了他这个亲弟弟?

    “小奈,多想了哟。”忍足抬了抬右手推眼镜,却不知他这番举动看在惠里奈眼里是掩饰的动作。

    “小侑,似乎在隐瞒什么!”似是不经意的话却让忍足有些担心,却还是没有对姐姐解释什么。

    “嘛,宝贝弟弟长大了,也有自己的秘密了呢!”惠里奈并未继续为难自家弟弟。

    惠里奈的确疑惑自家弟弟的态度,若是她当时深究的话,那么断然不会发生后来的那些事了。

    “小奈,刚刚说的以前,指的是什么时候,5年前,抑或是更早?”忍足侑士看到自家姐姐并未怀疑他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不在意自家姐姐刚刚说的那个‘以前’。

    “哎?侑士很在意?”

    “嗯。”

    看到自家的弟弟的认真表,惠里奈认为今天对他说亚久津的事多少是让他吃味了!

    “是8年前到关东没多久的时候……”

    8年前吗?多少有些在意呢!

    忍足原本松开的手再次紧握,耳边回的是自家姐姐说他们认识的过程。而忍足惠里奈再次沉入自己的回忆里,并未发觉边弟弟的异样。

    远处的人,最终把按下的号码始终没有按下拨通键。

    纠葛,从这一刻开始……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