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很残忍

    ( )    “好啊,你说玩什么好呢?”惠里奈绕了几步拉开了和黄毛之间的距离,在那人快要流下口水的表下,拉扯下自己脖颈上的丝巾。

    幸村听到周围好几声吞咽声,那似乎是压抑着自己/望的声音,渐暗的眼眸显示出他此刻不悦不耐的绪。

    黄毛被惠里奈惊艳的动作给吸引住了,心想着这位美女还真是够上道,这材真是有够正点啊。

    惠里奈嘲讽的一笑,却像是牵住了黄毛的魂。

    等到黄毛反应过来时是感觉到自己的危险,他的脖子上被硬生生的抵住了一个冰凉的东西。低下头一看,他才看清那个东西。

    惠里奈是故意的,在取下脖颈的丝巾之时,趁机掏出了上的短刀。只是一瞬间的事就将短刀抵在了黄毛的脖子上。

    “美、美女,这个可不好玩。”尖锐的刀剑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有些疼,似乎只要移动一点,就会丧命。即使拿着刀的是女人,他也不敢拿自己的命做赌。

    自家老大有些颤抖的声音让攻击幸村等人的小弟们不回头,这一回头不要紧,看到自家老大的命悬一线啊!

    幸村几人攻其不备,在那些被他们打倒在地的不良少年上狠狠的补上了几脚。

    “哦?不好玩吗?可是我觉得很有趣呢!”惠里奈微微侧泪一下刀柄,刀锋在他的脖子上轻轻一划,留下了一条血痕。

    “美、美女,别这样,会死人命的。”黄毛两腿发软。

    “别太高估你自己了,被我的‘千本’划伤是你的荣幸。想死在‘千本’之下,你还没那个资格。”惠里奈的话语平淡无奇却还是让人感觉到一阵森可怕的感觉。

    “小……”心。幸村还未来得及出声提醒就响起一声惨叫。

    “啊。”

    黄毛突然对着惠里奈后的人眨了眨眼,却不想少女只是腿向后一踢,耳边再度响起了与之前凄惨无异的惨叫声。

    “赤也,现在你知道了!还想去学吗?”仁王好笑的看着脸色变化很快的学弟打趣道。

    “不,不用了。”扫/腿,绝对是对男生的侮辱啊,天啊,那该有多疼啊!

    “偷袭吗?小弟弟,你们还嫩了些,想和姐姐玩,真是有够放肆。”带着些许血迹的千本沿着黄毛的脖颈滑到脸颊,黄毛此刻的惊悚不比方才少分毫。

    “大、大姐。你就放过我,你看我流了这么多血。 ”黄毛的眼睛看到了刀锋上的红色血迹,只觉得自己的后背冷汗直冒。

    “放心,你死不了。不是你说让姐姐陪你玩吗?小弟弟可不要临阵脱逃啊!”刀面在他的脸颊上拍打了几下,黄毛却只感觉到自己的心脏都快要被吓停止了。

    后的小弟们早已溃不成军,现在看着被吓软的老大,不免觉得眼前的女人真是有够可怕的。虽然是一个尤物,可是最毒妇人心这句话果然没有说错,老大,地球太可怕了,我们回火星去!

    忍足惠里奈无缘无故被抢劫,心底许久没有发作的绪不一次发泄个够,她自己都觉得对不住自己。正好有送上门的玩物,不玩白不玩。只能怪你们刚好不巧撞到姐姐面前来了,不过,现在的高中生都是这么弱吗?一点成就感也没有!【小姐,你可比高中生年纪还要大啊,欺负未成年你不觉得脸红吗?】

    “喂,你们真的是不良高中生吗?好弱啊,虽然我是不愿意欺负小孩子,不过,既然你敢调戏我,就要做好惩罚。你知道的,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说完,惠里奈将‘千本’手法熟练的刺在了黄毛的大腿上,避开了大动脉。

    惠里奈没记错的话,方才回头看到了被这些不良少年围攻那几个她眼熟的人脸上或多或少有那么些微伤。

    真够下三滥的,这么多人围攻几人。

    惠里奈绝对没有那么好心替人出气,却在瞧见幸村几人时发现他们是小侑认识的人,上一次车祸他们也在小侑边,而且他们也和自家弟弟一般大,这一次就当做是给这些不良少年一些血的教训好了。

    幸村精市绝对是没有想到少女接下来的举动,看到她那番动作多少还是有些震惊,真的就那样刺下去了。然后,他再次看到刀被少女□后,少女掏出了小包里的纱布将黄毛的伤口缠绕了几下。

    黄毛在听到惠里奈的那句‘出来混的,总要是还的’的时候,就感觉有些不妙,却没想到自己在下一秒抱着腿伤痛倒地。

    惠里奈为他简单处理之后,就用手上的丝巾擦拭着刀,那些沾染的血迹让她觉得很脏。

    手腕上的几只金属手环随着她手上的动作,发出清脆的声响。

    或许是刚刚在他们面前的伤人行为太过让他们震撼了,谁都没有再出一声。

    “喂,女人。”背后响起的声音,并未让惠里奈有充足的准备去防备。

    惠里奈虽然即使避开却还是不小心让自己摔倒在地,就势的双手撑着地面却让右手一阵疼痛。

    惠里奈虽然站起来了回转踢了一脚方才在背后偷袭的已经醒来的抢劫犯先生,可是,她手腕上传来的痛感让她有些力不从心。

    “找死,这个女人你也敢动?”还是刚才那个声音,只见出现的那人将抢劫犯先生再度踢了一脚,周围的人似乎都听见骨头裂开的影,男人的脚踩上了抢劫犯先生的脸上,表厌恶的看了他一眼,再度补上一脚。

    “你,你是,山吹高中的,亚久津。”

    “亚久津仁。”

    溃不成军的不良少年中纷纷有人认出了出现的那人。

    他们看到了方才亚久津那一脚的威力都有些腿软,听闻亚久津打架的嗜血,却没想到是这般的残忍。而且他还好像还认识那个女人,该不会是老大调戏对象是亚久津的女人,这下子他们可都要死定了。

    亚久津瞥了一眼周围的人,眼里闪过不耐。

    若不是约定时间还没看到女人,他才不会来找她的,真是一个麻烦的家伙。

    “喂,女人你在做什么?”亚久津发现惠里奈蹲在地上半天都没有站起来。

    药,我的药呢?为什么这么痛?该死,包去哪里了?惠里奈的脸色突然变得很差。

    幸村精市惊讶突然出现的亚久津仁,随即看到了惠里奈有些异样。走上前为她捡起了落在地上的小包包。

    “你是在找这个。”幸村将包包递给了惠里奈,却看到惠里奈捂着右手腕的左手才一接到包包,右手一抖撞上左手,小包包再度掉在了地上。

    那一瞬间,他看到了惠里奈有些惨白的脸。不皱眉再次捡起了地上的包包,却发现包包里的东西都散落了出来。

    捡起滚落到脚边的药品,柳生诧异的看着上面的英文单词,一瞬间的迟疑被边的柳迅速捕捉到了。

    “给,你的药。”他走到惠里奈面前,将早已拧开瓶盖的药瓶递给了她。

    只见,惠里奈接下来的举动让几人是不解和惊讶。

    少女毫无形象的用左手将药倒在了右手的掌心,不论倒出来了多少粒,也不管那些药片是否散落在地,她将手掌的药全部吞进了嘴里。

    果然是这样,柳生的眼镜一阵反光。

    亚久津仁看到惠里奈一把将手上的药片全部都吞了进去,这才反应过来。

    “喂,女人,药不是这样的吃的,你怎么吃这么多?”亚久津那明显烦躁的语气中竟然透露着担心,他一把抢过少女试图再次去倒药的药瓶。

    “喂,女人。”看到蹲在地上的女人还是没有站起来的迹象,亚久津一把拉起了她。

    “阿仁,让我靠三分钟,三分钟就够了。”借助亚久津拉起她的举动就势靠在他怀里。

    亚久津听到惠里奈说话的声音似乎在压抑着什么,听到女人的话,动作也放轻了很多。

    他看到少女苍白的脸色没有再说话,女人你这几年到底是怎么搞的?

    他看到了那段视频,5年前的不得已?他早已猜到5年前的事不简单,虽然他不是上流社会的人,可是,他和女人早就相识,女人也算是他微少的家人。虽然对他总是恶趣味,但是,她是把他当做自己人。

    虽然面向凶恶,可是意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柳莲二在笔记本上在亚久津仁那页上写着。虽然亚久津现在没有再打网球,但是,过往的记载中他良好的体素质是运动员梦寐以求的,不过很可惜的是,听说亚久津升入高中就没再念书而是和一家赛车俱乐部签约成为了一名赛车手。

    “女人,我们走!”看到怀里脸色逐渐恢复颜色退开他的怀抱,他才提步向前走去。

    忍足惠里奈看着边的幸村几人说道:“这条路过往的人人蛇混杂,还是少走为好。”

    说完,她就跟上亚久津。

    “对了,你们也赶快离开,过会警察来的话,你们会很麻烦的。”少女扬起手机好心提醒。

    “幸村,我们也走。”柳看着幸村精市不发一言提醒道。

    “嗯。”幸村精市背上一旁靠着的网球包。

    仁王嗤笑了一声看着那些地上人,不赶紧离开的话,他们会很麻烦。

    至于他们后的那些人,警察来也只会是认为内部纠纷闹事。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