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很浪费

    ( )    作者有话要说:
建议再看下第八章,因为增加了些许内容,对未来的故事发展是一种铺陈!


    幸村精市冷眼看着出现拦在他们面前的人,虽然是切原在外招惹的手下败将。可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些赤也的手下败将竟然会使出这般下三滥的手段拦截他们。

    “喂,切原赤也,现在你再狂妄啊!”一个长相流里流气的人拿着网球拍指着切原说道。

    “喂,是你们几个手下败将联合都打不过我,凭什么来找我们的麻烦?”被撩拨的狂妄小子一点就燃,一副要去干架的姿势。

    若不是柳莲二和柳生比吕士一人一只手压制住他,恐怕他早就失控的冲上去了。

    幸村嫌恶的看了一眼拿着球拍指着他们的人,偏巧真田在中国还未回来,真田可是这里面最有能力对付这些人的人。

    仁王雅治把玩着自己的头发转悠着眼睛,黄绿色的眼眸少有的认真了几分。

    没想到原本是绕这条捷径去往秋名山看今晚的赛车比赛,吆喝着网球部成员一起来却不想被人给盯上了,想必是观察他们许多天了才能如此的了解他们的活动动态埋伏在此。

    “BAGA,都在这个时候了,你竟然还顾着挑起别人的绪。”丸井文太心烦意乱的吹破泡泡,有些烦闷的打了一下这个不争气家伙的头。都是这个麻烦的赤也,到底是在哪里招惹上这些人啊。

    “文太,你别怪赤也了。”好人桑原安抚着丸井的绪。

    “幸村。”柳看见幸村放下了自己的网球包提醒道。

    “柳,你在担心什么?”幸村精市的双眸早已没有了往的笑意。

    “他们一共20个人,我们7个人。若是平均算的话每个人至少要对付3三人。而且,全国大赛预选赛在即,如果在此刻出现打架事件的话,会被赛的。”虽说王者的骄傲不容他人冒犯,但是,他有他的顾忌。

    “喂,你们几个还在叽里咕噜的做什么?快来给本大爷磕头求饶,要怪就怪你们部上的切原赤也运气不好惹到爷们几个。”另一不良少年嚷嚷道,上一次在街头网球场被切原赤也横扫他们这些人,让他们丢尽了面子。

    “柳,我想被人侮辱到这个份上,军师不需要再去顾忌能否比赛的问题了。”柳生松开压在切原肩上的手,和幸村一样放下了自己的网球袋。

    “PURI,搭档说的对。王者立海大可不是让人随意踩在脚底下的。既然军师担心会被赛的话,那就打得他们说不出去。”

    仁王雅治邪魅一笑,望向自己的学弟:“赤也,待会可要好好表现啊!”

    “我一定会染红他们。”切原赤也着自己的嘴唇,露出了好久没再出现的恶魔状态。

    “好,那就一起。”柳军师叹了一口气,心想若是真田在的话,光是气势都可以胜上一大截。而且弦一郎在的话,阿璃必定也会在,那么,他们完全可以作壁上观让阿璃练手了。

    “啪。最近练网球太久了也想换换口味了!”丸井文太吹着泡泡和胡狼桑原一起放下了背上背着的网球包。

    “大、大小姐,拜托、拜托你,放、放过我行、行不行。”

    突然插/入的气喘声音让原本蓄势待发的人停下了手。一齐望向了出现在巷子口不断向后退的男人,那人似乎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体前倾、双手还压着自己的膝盖喘着粗气。

    “为什么要放过你?”传来的女声听不出怒气。

    “大小姐,我只是抢了你的包,你有必要追了我十几条大街吗?”男人休息了一会终于能够完整的说完一条长句子了。

    “是她。”

    ‘噔噔噔’的声响传入耳里,他们看到不断向陌生男人近的女人。看清她的脸后,幸村、柳、仁王、柳生、丸井几人都不有些惊讶出声。

    “学长,你们认识?”切原同样在胡狼眼里看到了疑惑,转头问边的其他几位学长。

    “啊,认识。”柳莲二忙于记资料没去做多解释,敷衍了一句。而其他人,更是不会去做解释这么复杂的事

    “幸村,要不要去帮忙?”柳生征询着幸村的意见,完全忽略了他们其实也遇到麻烦的事实。

    “不用。”幸村记得分明她踢向黑川监制的那一脚的快准狠。

    “柳生,刚刚那个抢劫犯说了,他已经被忍足小姐追赶了十几条大街,你看她有什么不良反应吗?”柳从他们的话中已经理清,陌生男人是抢走忍足惠里奈包包的人抢劫犯。

    柳生推了下眼镜,没再说话。的确如柳所说的,她在追赶抢劫犯这么久,出现气喘吁吁这种况的只有那个抢劫犯。

    仁王搭上柳生的肩膀,好笑的看着一旁原本对峙着他们的那些不良少年,此刻像是没见过女人似的双眼瞪直看向出现的少女。

    啊啦,忍足姐姐魅力不小啊!

    不过,当仁王看向少女的着装时,不由得在心里吹了一声口哨。忍足的姐姐材很有料啊!

    少女全上下的清凉装扮难怪吸引了不良少年的眼球。

    高挑的材,修长的美腿,无疑哪一点都是刺激着男的肾上腺素。

    幸村显然也是注意到少女的着装皱了皱眉。

    抹样式的上衣,脖颈上系上了一条花样繁复的丝巾。如若他没看错的话,那是马仕的限量款丝巾。因为当初他为自己的母亲选择生礼物的时候,他有在杂志画册上看到过。

    她的下是一条破烂的牛仔短裤,脚上是一双厚底高单鞋。看到此,幸村不免有些佩服她穿着高跟鞋竟然能够跑上十几条大街还气不喘的。

    不过,幸村精市注意到的是她右耳上耳环。因为,通过她的耳环反的光刺得他的眼睛有些疼。喜好艺术的他总是会留心一些独特的设计。上一次在公司他有留意到她右耳上的耳环,实在是太过独特的设计了。

    蓝碎钻镶嵌而成的翅膀形状,若只是如此,幸村精市断然是不会如此印象深刻的。独特的设计在于那翅膀中间有一条明显的裂痕,而拼凑那条裂痕的是镶嵌着白色的碎钻。

    思绪转悠着的幸村,没有注意到少女说些什么。

    “你知道吗?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抢走我的东西了。不喜欢的东西我愿扔掉也不会送人,但是,你很不凑巧的犯了我最大的忌讳,你说,我该如何放过你呢?”少女似笑非笑的表,若是此刻少女的表被忍足侑士看到,就知道自家姐姐是真的很生气了。

    少女一步一步向抢劫犯靠近却给了抢劫犯一种无形的压力,居然让不断退后的抢劫犯忘记了自己眼前的是一个女人。

    “大、大小姐,这个还给你。”抢劫犯被忍足惠里奈无形的气场给压迫得受不了,一把将自己之前抢来的包包扔回给她。

    忍足惠里奈的双眸中积压着怒火,接住包包的手不由得收紧。

    “还?你以为被你抢走了的东西还回来后,我还会多看一眼吗?呐,抢劫犯先生,这个GUCCI包包被你的手给弄脏了,我已经不需要了。”少女掏出限量版古驰包包里的一个内侧小包后,然后将包里的钱包、手机和药瓶如数装进去后,就将当初自己在法国刷掉一百万币的包包毫不心疼的扔在地上。

    少女的举动让在场好几人皱起了眉头,却无法对少女的行为作出评价。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价值观,你可以不认同,但是没办法去指责,更何况,浪费也是她的事

    “啊。”凄厉的惨叫声,让大家回神。

    只见,方才的男人捂住自己体上的重点部位跪在地上,终究因为疼痛倒地。

    “她刚刚做了什么?”切原赤也听到了好凄厉的一声惨叫,然后就见那人已经被KO掉了,好厉害,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听闻切原的问题,亲眼目睹的几人都偏开了头。

    柳生推了推眼镜,方才幸村的反应就像是早先料到般,一点也不意外自己所看到的。

    柳莲二合上笔记本对边跃跃试的学弟说道:“我劝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啪啪。”惠里奈没再理会倒地的人,看到一群人赤//的眼光盯住自己,眼底闪过方才的不悦并未消散。

    “不愧是我看上的女人,下手够毒够狠。不过,我喜欢。”之前威胁幸村他们的黄毛走近惠里奈,闻到美女上的香味不免迷恋般的吸了一口气说道。

    然后,只见他试图搭上惠里奈的肩膀被她嫌恶的避开。黄毛丝毫未察觉到美女的变化,还自以为帅气的摆了一个POSE对后的兄弟们说道:“你们先解决那几个麻烦的家伙,这位美女就让我和她一起玩玩。”

    小弟们对于大哥的话当然是听的了,只不过,眼角还是偷看了几眼美女啊,真是天生的尤物。

    惠里奈这时才发现巷子里的幸村几人,有些惊讶可是表却没有什么变化。

    “好啊,你说玩什么好呢?”惠里奈绕了几步拉开了和黄毛之间的距离,在那人快要流下口水的表下,拉扯下自己脖颈上的丝巾。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