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有预谋

    ( )    作者有话要说:
讷讷,求收藏求抚摸,送我支持我~~
  忍足惠里奈在东京综合医院门口下了车,来的途中分别给远在大阪的爷爷和正在上班的父亲打了一个电话。

    忍足爷爷听到孙女说侑士已经在回大阪的途中,就知道自己的孙子肯定是在某方面没做好而让他的姐姐生气得赶他回大阪本家闭门思过。

    对于惠里奈这个孙女,他一直都很放心。很小的惠里奈就表现出了超脱年纪的成熟,或许是因为父母常年在外工作的缘故,惠里奈和侑士两人的感比一般姐弟的感还要深厚。侑士从小就依赖自己的姐姐,可以说侑士许多做人处事的方面都是受到了惠里奈的影响。

    忍足惠里奈和自家爷爷又说了些其他的话,便挂上了电话。她很担心和自家爷爷说话,真的。不是害怕爷爷,而是,只要是和爷爷说话,她总能感觉到爷爷的言语间的愧疚。明明该愧疚的人是她不是吗?为什么爷爷要觉得是他亏欠了她呢?明明5年前,是她的原因而连累了大家啊,该愧疚的是她啊!

    这样想着的她压下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拨通了父亲的电话,她需要药。

    这就是他们家的医院吗?比5年前看到的样子,现在的医院比以前要好上许多。绿茵茵的草地,茂密的大树,树丛下还有不同的椅凳,有石凳也有木质的靠椅,甚至还有秋千。这样充满绿色的医院平添了许多生气。

    斑驳的树影下站着的少女,风扬起她蓝色的发丝,甜美清新。

    惠里奈在这片绿意下感受了一番,才调试好心绪。

    她不是不在意水泽惠美的话,事实上,她在意得要命。

    5年前她所有的骄傲在一夕之间被人摧毁,她一直努力变得和他一样优秀却变成了被他背叛的理由。

    可是,现在的她不能表现得太伤心、太难过。

    无辜被人陷害,是她识人不清,无辜牵连家人和家族,是她不够强大。

    这一次她真的不想再让她的家人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这一次,她要自己亲自动手,夺取她曾经所失去的一切。

    那些曾经伤害到她家人的人,她曾发誓绝不放过。

    那些曾经让她蒙受污言秽语的人,她定要一一回击。

    努力压制住今天被水泽惠美勾起的记忆,忍足惠里奈紧紧拉着手袋金属链子,似乎,那透过手心传来的冰凉感觉能够提醒她要镇静,千万不能在父亲面前表现出让他担心的样子。

    “爸爸,好久不见。”忍足惠里奈看到自家的父亲竟然亲自到一大堂里等待她,这让她愧疚万分。回本的当天,她只是匆忙的和父母吃了一顿饭。

    院长出现在门诊部本就让大厅的几位护士觉得惊讶,突然进来的少女竟然叫院长爸爸?

    他们知道院长有一个儿子,但是从来不知道院长竟然还有一个女儿。【勿怪,这些护士都是新来的。】不过,看她和院长,还有忍足少爷无异的深蓝色头发,不难看出他们是一家人,而且,这个少女和院长夫人长得真的是很像。

    果然,院长一家都是俊男美女么?这儿子遗传了父亲的帅气,女儿遗传了母亲的貌美,真是羡慕院长家优良的基因啊!

    “爸爸,我的药吃完了。”这些年,她一直都在吃药,控制神经痛的药。

    5年前,她从学校的梯上摔下,摔得头皮血流,幸好被救下了。不过,她的梦想却在摔下去的时候被毁了。

    忍足瑛士把忍足家旗下制药厂生产出来的药拿了出来。这些年惠里奈吃的药,都是他们寄到国外的。是药三分毒,他要把药的副作用降到最低。不过,最近,小奈的况有变啊!

    将药放进了包里,惠里奈和忍足瑛士准备出去吃中餐。途经走廊的时候,只见一阵慌乱。

    “小岛护士,这是怎么回事?”忍足瑛士拉住了一个从面前急忙经过的护士。

    “院长?是这样的,前段时间因为自杀的那个女病人现在又不见了,不知道是不是会再次想不开。您知道的,她最近在住院期间试图自杀好多次却被人及时救下了。”

    “这么严重的事,你这么不来通知我?”忍足瑛士有些不悦。

    小岛护士看了一眼边的忍足惠里奈,原来这就是院长的女儿啊,和千鹤她们说的一样,像极了他们的院长夫人呢!

    “院长,我听别的护士说您女儿来了,所以,才没有人敢打扰你们。”

    “荒唐,公私有别,现在我还在上班时间当然是病人的事最重要。”忍足瑛士怒斥道,“小岛,以后遇到这种事请镇定。我们是医护人员,如果都无法镇定的话,怎么可以帮助到病人?”

    看着眼前的小岛护士低着头乖乖听爸爸说教的样子,惠里奈拉了拉父亲的手:“爸爸,现在还是找病人的事比较重要!”

    忍足瑛士听了女儿的话,也没再去管小岛护士,而是和女儿一去在医院里一层一层的找病人。

    听到院长女儿为自己说话,小岛心里那个感激如绵绵江水源源不绝啊!

    “院长,有人看到那个女病人出现在天台上,现在高木医生,也就是那个女病人的主治医生现在正在劝她。而且,不知道是谁把这件事传了出去,外面有许多媒体出现。”

    “中泽先去你找几个保安尽量去阻挡那些媒体记者,以免他们进来刺激到病人的绪。然后,再去报警。万一无法把病人劝下来的话,就要采取强制救下了。”

    忍足惠里奈听到中泽的话眼里晦不明。待到中泽离开,她拉住自己准备上天台的父亲。

    “爸爸,让我去劝导那个女病人。”

    女儿的提议让忍足瑛士皱眉,他怀疑女儿的初衷。

    “我选修了心理学,爸爸,相信我,我绝对会救下她的,无论如何,我都是不会拿人命开玩笑的。”看到父亲审视的目光,惠里奈知道父亲已经起疑。

    “好,小奈。不过,我们的家的医院不是开给让你胡闹玩的。”忍足瑛士脸上露出少有的厉色。

    “嗯,我知道。爸爸,我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那个女病人我一定救得下。不过,呆会爸爸在我和那个女病人说话的时候,不能出言打断我或者是阻止我。”

    忍足瑛士深深地看了女儿一眼,他知道她的女儿主动提议一定有某种目的。不过,他的女儿他还是了解的,保证过的话绝对不会食言。那么,惠里奈,一定不能让爸爸失望啊。

    推开天台的门就看到那个女病人站在高台上,她的脚若是往前踏上一步,随时都有失去生命的可能。

    高台下面站着的是女病人的主治医生高木,他现在正在和她谈话。高木医生边还站着一对中年夫妇,看他们一脸担心的样子,尤其是中年妇女泪流满面,想必是女病人的父母。

    其实,惠里奈已经有劝导女病人的对策了。在他父亲和中泽说话的时候,她听到了边过往护士提及的女病人的失去,因为被恋人背叛和自己的好朋友在一起了,而且,她还怀了他的孩子,不过,还是没有挽回变心恋人的心。

    瞧,这和她有多像啊!谁也没有瞧见她此刻的表是多么的混合着悲伤的自嘲表

    “小奈,交给你了。”忍足瑛士和高木医生说了一会,高木医生本原本就有些迟疑。不过,当触及到少女自信的表时同意了。

    少女推开门的时候,幸村精市几人就发现了她。

    幸村复查完毕后照常来到了曾经在这里住院时就常来的天台。他喜欢从高处往下看,喜欢在这里享受安宁和自在。

    刚刚他和队友们上来的时候看到了一个穿着病服的女人表忧郁地站在高台的边缘处,很危险。是他们通知护士说这里有一个女病人的。

    没多久就有好几个医生护士赶上来了,然后,那个女人的父母也来了。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该说是巧吗?一天之内见到了两次。

    不过,看到她走上前的样子,幸村挑眉,她是要去劝那个女人?

    “千枝子小姐,你真的想死吗?”惠里奈上前几步,出人意表的不是安慰女病人而是反问她。

    “你是谁?为什么你要这么问?”千枝子被人问到了心里,她真的想死吗?她不知道,她只知道她好难过,好绝望。

    她最好的朋友竟然和他的男朋友厮混在一起半年了,而她还是最近才知道。她真的好他,可是,他知道她怀孕了还是要和她分手,她吃安眠药、割腕被救下送进医院,他都不曾一次来看过她。

    为什么,为什么曾经那么她的他,说只她一个人的他要背叛她,抛弃她?

    看到千枝子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忍足惠里奈知道她或许在自问自己,在犹豫,很好,她成功了一小步。

    继续。

    “我是忍足惠里奈,这家医院院长的女儿。刚刚千枝子小姐没有直接回答我的问题,看来你也不清楚这个答案呢!其实,你也是害怕的对不对?要不然千枝子小姐不会每一次自杀前都惊动那么多人了。”

    惠里奈的话一说完,就看到千枝子有点惊愣。

    “千枝子你是想让那个人知道,今天这些媒体也是你通知的,目的就是想要他知道。”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