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未免太无情

    ( )    忍足皱眉的看着水泽惠美的眼神变化出声道:“小奈,我们走。”他必须让小奈赶紧离开这里以免让她认出了眼前的女生,让才回国的小奈心蒙上霜。

    幸村皱眉的看着这两人的举动,忍足侑士虽然很花心,但是还没见过他对哪个女生如此无过。

    不光是幸村皱眉,其他几人对于忍足方才一系列做法也是有些看不惯。

    Carol看着自家弟弟,点了点头。她并没打算为难这个女生,但是,这个女生刚刚说的那些话真的是让她很气愤。同样的,自家弟弟的做法她也很生气。就算为了救人也不能罔顾自己的危险。

    泪包少女已经确定了眼前的这个人是谁,既然如此的话,那么…..

    “‘蓝姬’姐姐,我知道侑士是喜欢我的,他一定是顾及姐姐才会一直不接受我的。”原本要走的Carol被后少女拉住了衣服。

    “……水泽、惠美?”那位少女的话硬生生让她原本要抬起的脚步停住了,不过,她没有去问那位少女,而是将目光投注给了自家脸色变得不好的弟弟。

    “嗯。”忍足侑士的面色有些暗,右手紧握成拳,似乎在压抑着某种负面绪。

    “‘蓝姬姐姐’,我就是惠美,姐姐你曾经最喜欢惠美的不是吗?惠美求求你,成全我和侑士。刚刚姐姐你也看到了,侑士竟然会不顾自己生命也要来救我。”水泽少女以往分不顾场合说着这些话,全然没有察觉到在场好几人的变化,更是没有看到Carol突然勾起嘲讽的嘴角。

    “最喜欢?呵,5年没见,水泽小姐的变化还真够大的。”Carol不着痕迹的甩开水泽惠美拉住她衣角的手冷笑道。

    明明5年前还是可人的小妹妹,5年后竟然变得这般自私自以为是的哭哭啼啼的女生。

    先不提忍足家和水泽家的恩怨,这样的你,小侑是一辈子也不可能喜欢的。而且,就算小侑喜欢这样的你,这样的你是永远也得不到忍足家的认可。

    更何况,有我在的一天,你是绝对不会有任何机会进得了忍足家的大门。

    “‘蓝姬姐姐’,你怎么,怎么这样和惠美说话,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对惠美说话。”水泽惠美看着眼前的和记忆中全然不同的那位小姐姐的表,突然感到有些害怕,方才,被她打的脸又再次火辣辣的疼了。不过,她努力忽略她子自认为的错觉,似撒、似责备的语气兀自说着。

    “你也知道那是以前么?现在和5年前早已变得不同。侑士会喜欢你?还真是可笑,如果小侑只是刚刚推开了你,你就自以为是他喜欢你,那么,你断定喜欢的理由也太过浅薄了!小侑看到小猫小狗也是会去救的,我想他推开你也不过是出于这样的初衷罢了。”

    小猫小狗?是在暗示那位少女只能比及小猫小狗有余么?幸村听着少女的话,觉得她这番话未免说得也太过无了些。

    “不,不是这样的,‘蓝姬姐姐’,侑士他不会是这样想的。”水泽惠美再次哭啼啼的拼命摇头,却不知这番举动看在Carol的眼里更是反感。

    “小奈,你误会了哦,我的初衷!”忍足嘲讽的看了一眼因为自己的话而燃起希望的水泽惠美,无的话语直接将她的希望打下地狱。

    “小猫小狗我是会救的,可是,水泽家的人我可是一点也不想救呢!水泽小姐,救下你,只是因为我担心小奈赴约的时候会看到恶心的尸体呢!”冰若寒潭的目光扫视着水泽惠美,让她一瞬间无法动弹,寒气布满全

    “呵呵,侑士,若真的是尸体的话,不管恶不恶心,我可是很喜欢的呢!”Carol听到小侑的话接话道,水泽家的人么,有让侑士救的资格吗?[不过,说喜欢尸体那句话不是假话哦!]

    丸井文太听到Carol的话突然感到一阵恶心,于是刚刚吹起的泡泡一个不注意就破了。

    水泽惠美不相信自己听到的从忍足嘴里说出的无话语,突然跑到忍足面前拉住他说道:“侑士,你说的这不是真的,你快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啊,你刚刚的确是救下了我啊!侑士明明是我的啊!我知道了,侑士你会这样说一定是因为她对不对?”

    看到水泽惠美突然举起手指向了少女,柳生推了推眼镜,听到水泽家这个字眼再联系忍足侑士说的那些话,心下确定了忍足家和水泽家不和是真的。

    忍足不耐烦的甩开突然扑上来的水泽的手,脸色丝毫不掩饰着他对她的厌恶。

    “水泽小姐,我很厌恶你,非常厌恶。一直被你缠着让我和你交往,可是,我连多看你两眼的心都没有。更别提我会以德报怨的去救流着水泽家血的人了。水泽惠美小姐,别再来烦我了,你的出现会影响小奈的心。”忍足每一句话敲击在少女耳中让她仿佛听到了地狱的声音。

    少女无力的跌倒在地,忍足侑士懒得多分出一点心去同她,而是拉住自家姐姐早已冰凉的手,心疼不已。

    即使过了5年,他相信当初那个人对姐姐的伤害依然存在。

    5年前,姐姐遭遇背叛、诬陷乃至被抛弃的那些伤害,即使是他,他也永远忘记不了。

    而水泽家,就是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

    他无法忘记当年自己赶到医院,看到毫无生气的姐姐时的恐惧。他的姐姐差一点就死了啊,那个人的见死不救差一点就害死了他的姐姐啊!

    他更是无法忘记醒来后的姐姐曾经抱着他哭泣了一整夜,即使今天他耳边还能够听到那绝望凄惨的哭声。

    他曾经发过誓言要永远保护姐姐,可是,如今,他还是没能保护姐姐。因为水泽惠美的出现,让他的姐姐再次记起了那些痛苦不堪的记忆。

    Carol双目如寒冰的视线扫了一眼再次拉住她衣角的水泽惠美。

    “‘蓝姬姐姐’,你真够残忍,真够无。明明是你做了对不起哥哥的的事,哥哥才会和你分手。

    明明是你做错了,却还要对小希姐姐围堵。明明你才是坏女人,为什么后来搞得好像你才是受害者?

    为什么现在你还要让侑士背负上你对哥哥的那些怨恨,明明是你的错不是吗?

    为什么要搞得我们两大家反目,为什么啊,明明一切都是你的错啊!

    为什么现在你还有脸回来,如果不是你,侑士他不会不理我的,如果不是你,侑士他不会对我说这么多无的话。”

    水泽惠美拉着Carol不停的指责抱怨,她知道忍足侑士一直没有接受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忍足家和水泽家水火不容的关系。

    但是,她更清楚,这里面忍足惠里奈占着其中很大一部分。毕竟,忍足侑士一直最听的就是‘蓝姬姐姐’的话了。

    她是真的很忍足侑士。可是,为什么因为这个女人的关系让侑士对他们家的人那么的怨恨,明明5年前是‘蓝姬姐姐’的错,是‘蓝姬姐姐’的错啊!

    听到水泽惠美的话,Carol只觉得心底有无限的悲凉却没有委屈,心房传来阵阵刺痛却没有当年那般的撕心裂肺的痛苦。

    因为,委屈早已委屈过了,撕心裂肺的痛苦也痛过了。

    明明是她的人先变心了,他却借机说她先背叛了他。

    明明她才是那个最无辜的受害者,却被人陷害成了不折手段嫉妒她人的坏女人。

    明明她是那么相信他们,可是,他们一个到头来背叛了她,一个设计了她,一个诬陷了她。

    她在离开本之时为自己洗刷清白有什么错?

    明明那些事她都没有做过,为什么她就不能还给自己一个清白?

    “水泽惠美,闭上你的嘴。你有什么资格来指责我的姐姐?”忍足侑士听到水泽惠美颠倒黑白的指责之言彻底爆发,此时的他没有了往昔的冷静和风度,有的只是全心维护家人的尊严的怒火。

    果然,当年的澄清因为姐姐不在场的缘故没有更强的说服力,而让姐姐今时今还要遭受这些莫名须有的诬陷吗?

    水泽家,颠倒是非黑白的能力无论是5年前还是5年后总是那么说得理直气壮!

    忍足侑士眼神变得犀利:“5年前,做错事的是你的哥哥,弄僵关系的也是因为你们家的背信弃义。现在你们水泽家的人又有什么资格以什么份来侮辱我姐姐?还是水泽家今时今早已忘记了,今天的忍足家早已今非昔比,早已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了!”

    “水泽惠美,回去告诉你们家的那些老东西,今天的忍足家,只要是想做随时都可以如同捏死一只小蚂蚁般整死你们水泽家。这一次,新帐旧账,我们家会和你们家一次算得清清楚楚。”

    被忍足捏着下巴的水泽惠美只感觉一阵疼痛,但是,忍足侑士那恨不得杀了他的眼神让她看了浑战栗。

    忍足一放手,还未从自己的恐惧中回神的水泽惠美一个踉跄跌倒在地。

    “啪。”Carol抬手就给似乎失去理智的弟弟一个耳光,似乎要让他彻底清醒过来,不要沉浸在自己愤怒的世界里。

    在忍足侑士震惊的目光下,Carol说道:“忍足侑士,你的沉着和冷静呢?我说过,不要插手我的事,更不要说这些罔顾家族利益的话。”

    “姐姐,我。”忍足侑士知道自家姐姐连名带姓叫他况不妙。

    “把钱包给我。”

    忍足侑士虽然不解还是听话的掏出上的钱包,看着自家姐姐从你们抽出了几十万块递给了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着的一个中年大叔手里。

    “司机大叔,这些钱是给刚才的车费,还要麻烦您开车亲自把我的弟弟送到大阪忍足宅。谢谢。”

    一旁的司机还处在惊讶之中,原本是来提醒少女还未给车费,没想到才过来,就看到他们似乎在吵架。

    “姐姐,你。”忍足看到自家姐姐还未好转的脸色,在自家姐姐警告的眼神下不敢再多说一句,任命的进了出租车。

    “不用说了,爷爷那里,我会亲自说明。学校那边我会帮你请假,还有这个,等会你记得换纱布。你在家里好好反思几天,不要太闲,我会检查作业。”Carol递上了方才的小药箱。

    听到最后一句,忍足侑士知道自家姐姐是彻底的生气了。

    作业=30000字自我反省的检讨!!!这是以前经常罚他的招数,即使姐姐在国外5年,期间也这样惩罚过他。

    看到出租车开走,Carol转看到水泽惠美还没有离开,而是恶狠狠的瞪着她,可是,她那狼狈跌坐在地上的模样配合着她那泪眼汪汪的眼睛,这种瞪视一点震慑力也没有。

    她看着狼狈的那人说道:“就如同你说的那样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那么,麻烦你转告你亲的哥哥和你的小希姐姐,坏女人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

    不过,转之后的她面若冰霜,她这一次绝对不会狼狈逃离。

    这一次,我要好好维护我和自己家人的尊严。

    忍足家的骄傲不是你水泽家三番两次都可以挑战的!

    至始至终,Carol都没有多看一眼在旁边充当背景的人。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