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少女,和藤堂静有仇

    ( )    “Carol小姐,你有男朋友吗?不知道我还有没有这个荣幸。”午餐席间,赤井先生突然提出来的问题,让大家纷纷暧昧地看向了他们。

    大家都是27、28的年纪,虽然这里面只有Carol一个人例外。但是,Carol长时期和比自己年长的人打交道,她早已习以为常。和他们交谈并没有阻隔相反她很快就与他们谈起了话题。

    赤井就是在今天一个上午的工作之中被她吸引,无论是被她绝佳的外在条件还是内在的能力,对Carol有了好感。这个年龄段的年轻人表白来得更加直接。

    “很抱歉,赤井先生,我想这是我的私人问题。”少女此话一出就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并不打算回答。

    赤井听出了疏离之意也听出了委婉的拒绝之意。

    场面一瞬间有些冷止,这时突然响起了乐曲让大家纷纷回神,再度扯开话题。

    “抱歉,我出去接个电话。”Carol对于自己的话引起的尴尬氛围不以为意。

    公司里,他们可以是同事,虽然这样的伙伴关系她不介意在私底下维系。但是,她拒绝别人踏入她的领域。

    她的私人问题还没有和他们熟悉到要对他们交代的地步。

    她早已发誓,这辈子不再相信

    她全心全意和守护的也只会是她微少不多在意的人而已。而试图自以为是进驻她领域的人,她会不给对方一丝一毫的机会全然驱离。

    她的世界有家人和她所认定的那些人就够了。

    其他的人于她而言,可以是陌生人,可以是熟识的人,可以是工作伙伴,却远远构不成朋友。

    因为,她同样不相信友

    即使这样很孤单,可是,于她而言,少数的朋友就足够了,不需要再去结交新朋友。

    “中村君,我知道你还是有些不满。可是,她的能力摆在那里。你听说过华尔街的传闻没?”

    宫崎小姐的话让众人纷纷侧目。

    “什么传闻?”

    “你们认为Carol有多大?”宫崎小姐并未直接说出答案。

    “17、8岁的样子。”回答的是中村先生,也正是因为她的年轻才让他之前有些不满甚至是轻视。

    虽然迹部少爷也是这个年纪,但是他的能力他们都是有目共瞩的。但是,这个少女才一出现就成为他们组这个案子的负责人,虽然,她的能力他有看到,可是,心里还是有些不服气。

    “中村君,你可别不服气呀。Carol小姐来头不小啊,她年纪轻轻可是在华尔街闯出了自己的天地。”宫崎小姐没有了之前的严肃模样,说出口的话更像是一种感叹。

    “早些年听闻华尔街最有价值的盘手曾手把手交过一个小孩子。”看到大家惊讶的模样,宫崎小姐继续说着。

    “喂,宫崎小姐,你可别说那个人就是Carol小姐啊。”

    “虽然让人无法置信可是这的确是事实。去年我去美国出差,我以前的一个大学前辈在华尔街上班,他曾对我说华尔街出了一个天才新人,让华尔街的几大公司争相抢着。听说她制定的几起收购策划案让她在华尔街可是一下子就有了名气。不过,她却是和她的老师一样并不固定属于任何一家华尔街的公司。她不做任何公司的长期工作。

    这些内部消息可是比报纸杂志上的八卦来得更加确切啊。而且,她的年龄大概也和朋友说的那般最多20岁。况且,半个月前关于那个暗示购买藤堂家股份的企划大家可是都看到了那个签名,那样的手段和她在华尔街的手段相差无几。她在华尔街可是有着绝佳实战的人,比起我们这些只会纸上谈兵的人,她更懂得抓住契机和如何以最小的成本获取最大的利益。”

    宫崎小姐的话一说完,大家更是惊讶不已。

    而此时我们的话题女主角并不知道她的同事在背后对她的评价。

    只见她一走出门外按下接听键听着手机那头的人的抱怨声,是她最亲的弟弟。

    “小侑,这只能怪你们社团的部长这个时候安排出去集训。好啦,你今天才集训回来就别急着来找我,正好下午我还要去忙,明天我们再见面。”

    挂下电话的Carol并没有再次回进包间,而是转去往前厅结账后便发了一条短讯给宫崎小姐后离开。

    Carol驱车离开后便来到了幸村广告公司下了,这一季迹部财团的广告,早上埃迪森在电梯里就说总裁把这件事交给她负责。

    果然是见不得她清闲么?

    她这几天可是熬夜补充修改那份企划案,昨天才得空回到本家,一大早又从大阪赶到公司。竟然算准了她早已修完企划案,会有空闲的时间啊!

    虽然说是报恩,可是不带这样的把她当做压榨劳工使唤!

    明明之前她只是为了报答迹部财团当年对他们忍足家族的援助,她才会在法国度假期间找到迹部叔叔,主动请缨一挫和迹部家并列本第一的道明寺家族的锐气,而藤堂家就是这个突破口。

    之前在法国度假结识法国上流社会和藤堂静打交道的人,得知藤堂静有回本的打算。她就知道,她能够回报迹部家的机会来了。

    在法国期间,她听到了不少关于藤堂静的传闻,果然还是和五年前得宠于本社交界的那个‘静公主’一样呢,永远天真得可笑!

    自以为是的以为自己是救世主可以拯救世界上的每一个人吗?

    她不会忘记五年前偶然间听到藤堂静就曾在朋友圈里说她的梦想是当一名公益律师,专门为穷人打官司。当时,她就觉得很无聊。

    当律师,或许可行,但是,公益律师不可行。

    或许只是多了两个字,可是,意义上却是千差万别。

    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藤堂静到法国念法律当模特儿的事。可见,藤堂家对‘静公主’的宠程度。她其实很佩服藤堂静因为以前的梦想坚持到了如今,不过,她还是无法认同藤堂静因为家人的纵容做到了如此地步。

    从很久以前,她和藤堂静就是别人拿来做对比的对象。对比的范围包括家世、学识、才能、礼仪、社交能力等等。

    虽然她们两个一个是在东京的英德学院就读,一个是在神奈川樱华女子学院就读。可是,在那几年里,她们两个的名字总是被人一起提及。

    明明藤堂静是以优雅亲和力著称,而她却明明是和藤堂静相反的人。

    一个是温柔优雅的‘静公主’,一个是能力俱佳的‘蓝姬’。

    那时候,长辈们对她们赞不绝口。

    不过,虽然两人都是社交的宠儿,但是,她们两人关系并不是很好。不,应该说是避免交集。即使她们都和道明寺椿学姐有着不错的关系。

    她和藤堂静相看两厌。

    她不喜欢藤堂静源于初次见面的时候就觉得藤堂静那有着违和感的优雅微笑。

    明明是不屑她这个比她年纪小两岁的她,却还是摆出她的亲切。

    明明是不满被人与小她两岁的她一起被提及,却装作丝毫不在意。

    那样虚伪的温柔和亲和力让她反感。

    而藤堂静也是不喜欢她的,她知道。

    初次见面藤堂静试图亲和力的挽着她被她不着痕迹的避开。

    上流社会出生的人,没有哪一个不骄傲。

    她是,藤堂静亦是。

    只不过,她的骄傲是外露的,而藤堂静却隐藏的很好。

    所以,藤堂静对于她的冷淡是不会脸去贴冷股的,毕竟,她藤堂静是大家环绕的公主,犯不着去讨好本来就讨厌的人。

    而她,求之不得。

    她想,无论是在五年前,还是五年后,她对藤堂静都是不屑的,就如同藤堂静不屑她一样。

    明明是藤堂财团唯一的继承人,却执意念法律。或许选修法律的话,她还可以理解。

    她不解,难道藤堂静忘记了自己家是经商的吗?

    她不相信藤堂静会不知道藤堂家需要的是一个商人而不是律师。

    所以,当她在法国隐约猜想到才从法律系毕业没多久,就瞒着家人加入法国一个公益律师所的藤堂静现在急着赶回本会做的事

    以她对藤堂静格的了解,她知道藤堂静这些年的容忍已经到达极限了。

    藤堂静从未吃过苦头,一直在父母和F4伙伴的庇佑下顺风顺水。

    而如今,她很期待,藤堂静会为了梦想舍弃这些。

    如同她所料想的那样,藤堂静一回到本在上流社会就开了一个PARTY,宣告要和藤堂家断绝关系,拒绝父母为她准备的和花泽家的婚约。

    这样的消息初传到她耳里时,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猜测得到应证而高兴。而是觉得多年前被和这样的人一起相提并论是一件很耻辱的事

    她想,藤堂夫妇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宠溺了多年的女儿,纵容多年做自己喜的事的女儿会如此绝

    他们最为骄傲优秀的女儿竟然会抛下责任,抛下父母,只为了她自己心中那个‘崇高’的理想。

    她很期待,没有了藤堂家依靠的‘静公主’,到底能够支持多久呢?

    当晚,藤堂家的股票下跌,许多小股东纷纷抛售手上的藤堂家的股票。原本,藤堂家主夫妇第二天召开新闻会试图挽回这一切,可是被藤堂静逃离去往了法国,而使原本广大股民担心自己利益的事成为了事实。

    和藤堂家共同进退的四大家族,道明寺,花泽家,西门家以及美作家全力支持藤堂家。

    但是背后的真相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知晓的,藤堂静之前在PARTY上的话无疑公开打了花泽家一个耳光。而花泽家现在和其他三大家族力藤堂家无非是四大家族平分一杯羹。表面上做出花泽家和藤堂家关系并未破裂的假象,实际上内部矛盾极其严重了,四大家族早已纷纷收购了藤堂家的股票。

    而迹部财团早在Carol提醒下收购了许多藤堂家的股票,先前赌博质的做法,即使Carol那个猜想错误也不会让迹部财团吃亏。而现在迹部财团因为提前的出手使得现在和四大家族平分藤堂企业。不过,在道明寺家族的出面下,再次以翻倍高价将手头上的藤堂家的股票高价卖出,大赚了一笔。

    迹部财团原本就没有吞并藤堂企业的打算,虽然藤堂企业发迹要比迹部财团早,可是,越是时间长一定有许多毒瘤。更何况,迹部财团即使有收购某家企业也是会慎重考虑的。像藤堂企业虽然和四大家族持平,可是,圈子里有些人还是知道的,这些年藤堂企业其实是被四大家族扶持的。

    即使,在藤堂静和家族决裂的消息在本上流社会流传了半个多月也逐渐平复下来。不过,藤堂企业虽然依然是藤堂夫妇掌权,可是内在彻底的改变了。藤堂家主不过是表面的主人,内在的主人首先可是已握有藤堂家40%股份的道明寺家,其次是分别握有15%股份的另外三大家族。

    对于这个结果,Carol很满意。

    毕竟,报恩报仇,一箭双雕。

    从一开始,藤堂家才是她的目标。

    那么,亲的‘静公主’,离开了这个圈子,你还能重新回来吗?

    明明从以前开始就那么在意虚名,明明喜欢光环下大家投注在你上的目光,明明喜欢别人称赞,你却总是装作满不在乎。

    这样的你,真的很让我厌恶呢!

    五年前的事,藤堂静,你也插/了一脚。

    今天的一切就当做是我对你的回礼。

    不过,事还远远没有结束,藤堂家只是第一步而已。

重要声明:小说《[网王+花样]无爱婚姻》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