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小燕子流产,紫薇出嫁

    一道将明珠格格紫薇赐给多隆当侧福晋的旨意,无端激起了一片浪花。对于这个自从未婚夫行刺皇帝被当众绞杀后,就疯魔了的格格,大家早就已经遗忘了她的存在。哪里想到再一次听到她的消息,竟然是一道赐婚的圣旨。而且还是以侧福晋的份嫁给一个文不成武不就的多隆贝勒。

    本来乾隆是真的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个女儿,不过前阵子小燕子查出来怀了孩子,这一下子让乾隆高兴极了。自己最疼的儿子即将有后代,这让乾隆高兴的同时,大大地赏赐了一番小燕子。小燕子和永琪来谢恩的时候,提到了尚独自一人呆在淑房斋的紫薇,这才让乾隆想起了这么一个人物。

    只是,紫薇疯魔的名声早就传了出去,哪家愿意要这么一个疯癫的媳妇。想来想去,乾隆便想到了这晴格格的夫婿多隆贝勒。当初紫薇和福尔康定下婚约的时候,晴格格随太后回到宫中之后,太后可是和乾隆提过娥皇女英共侍一夫这个主意的。再加上乾隆听说这多隆是个多种,府内的女子一碗水端平的,想来即使紫薇有些魔障,应该也会好好地善待紫薇的。再加上晴儿是太后养大的,素来就是个宽大的,应该也会好好照顾紫薇才是。这样一想,便有了这么一道旨意!

    而亲王府内,多隆对于这突然的指婚圣旨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虽然文不成武不就的,还喜欢美色,可是也不能将所有女人都往他这里推啊!只是,圣旨就是圣旨,无论如何还是要接下来的。最后没办法,还是要张灯结彩地准备将这位明珠格格迎进府门。

    小燕子得知紫薇要出嫁的消息后,很是高兴,可当得知了紫薇的夫婿同时还是晴格格的夫婿后,并且紫薇嫁过去还是做小的时候,心底就有些不高兴了。只是她刚想要去找皇阿玛反应自己的不满,却被永琪给拦住了。那些大道理什么的,小燕子并不懂,她只知道紫薇这样是受了委屈的。在永琪出去办差事的时候,偷偷地跑去找了乾隆。一番义愤填膺的话语后,却在乾隆的一句话之下,陷入了茫然。原来,紫薇是和自己一样都当了侧福晋!和她一样!可是金锁不是说侧福晋就是个小老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以后永琪还要学着那多隆一样娶个嫡福晋吗?

    不知不觉将心口的问题问了出来的小燕子,得到了乾隆肯定的回答:“小燕子,你也不小了,又有了孩子,也该懂事了。你的出能够当永琪的侧福晋,已经是天大的荣耀。你现在该做的就是好好地照顾好自己还有肚子里的孩子。永琪是皇子,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女人。他今后肯定会有一个份相当的满洲姑当嫡福晋。”

    后面的话,小燕子根本就听不进去,跌跌撞撞地就出了御书房,压根就忘了自己来的目的是为了让乾隆收回成命!由于太过慌乱,根本就没有看路的小燕子,一个不小心栽了个跟头,不过两个月的子,这么一跌,这孩子就这样没了。小燕子只觉得好疼,好疼,也不知道是因为失去孩子而肚子疼,还是因为口疼。

    永琪匆匆从礼部赶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一脸惨白的小燕子。从太医那里知道他和小燕子的孩子没了的消息的时候,永琪心口有些怨怼。他千言万语地小心叮嘱,就是让小燕子不要再这么莽莽撞撞,可是她却老是不把他的话放在心底。一想到他们的孩子就这么没了,永琪的心底很不好过。可小燕子的一句话,却让永琪心底的这些怨怼一下子都消散了,只剩下满满的心疼。

    “永琪,永琪,皇阿玛说你我不是你唯一的女人,你以后还会有其他人,说我只是和紫薇一样是个侧福晋,是你的小老婆,你以后会有满洲姑当你的嫡福晋。永琪,我的口好痛,好痛。”

    一听这话永琪就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怜惜地将小燕子抱入怀中,轻声安慰着绪激动的小燕子。只是,这一段子入主礼部,看着皇亲贵族的迎来嫁娶,永琪又想到乾隆对自己的暗示。心底也隐隐地明白自己这一辈子怕是不可能只有小燕子这么一个女人的。只能努力地安慰着小燕子,告诉她,他的心中永远只有她一人!

    也不知道小燕子是真的被安慰了,还是假装自己不在意了,埋在永琪的口大声地哭诉着他们的孩子没了的时候,永琪松了口气。因为这一次小产,小燕子休养了很多天。又因为心不高兴的缘故,在体康复了之后,便闹着出了宫,到了贵宾,看到自称是自己哥哥的萧剑的时候,哭着扑到了萧剑怀里。这一幕让不放心跟着过来的永琪皱了皱眉头。即使萧剑提出的一些证据让永琪相信了他是小燕子哥哥的这个事实,可是看到他们两人这样亲昵,还是让他有些不舒服。又想到小燕子一向对男女大防没个注意的况,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萧剑已经从玉弘明的报网中知道了小燕子发生了什么事,虽然知道是因为小燕子的不小心才小产的,还是对永琪感到不高兴。上来就狠狠地揍了永琪一拳:“你就是这么照顾我的妹妹的!”

    因着萧剑的这句话,小燕子立马气鼓鼓地瞪大了眼睛,在一旁添油加醋地说了几句永琪的坏话。永琪自然是可以反手的,甚至在永琪看来手无缚鸡之力,即使打了自己一拳,也没有多少力气的萧剑根本就不是自己的对手。可是看着小燕子对萧剑的那一股子维护劲,永琪想了想就当是给大舅子打了一拳,罢了罢了。

    当永琪再一次向萧剑提出让萧剑入朝为官的主意后,听着萧剑的拒绝,永琪心底倒是越发肯定了萧剑这人的品。虽然偶尔会吃醋小燕子对这个莫名其妙冒出来的哥哥的亲昵。可是萧剑豁达的言论,坦襟,还是让永琪心生敬佩的。他和萧剑谈过诗词歌赋,谈过朝政,发现此人在某些方面有着极为精妙的理解。他一开始想着推荐萧剑入朝为官,心底何尝不是想着要让小燕子多个娘家势力。哪知道萧剑会想都不想地回绝了。只说是喜山山水水,不愿意受到束缚,这样的襟,这样的怀,不像是会利用小燕子的皇子侧福晋份,贪慕荣华富贵之人。

    乾隆在知道小燕子又这么一个哥哥后,还特意让小燕子将这个萧剑带进宫看看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儿,能够让自家儿子欣赏的。一见果然是个青年才俊,心底很是喜欢,本想给个一官半职的,却不想被萧剑以不愿意让人以为他靠裙带关系上位而决绝了。这样的心,乾隆很是欣赏。在得知萧剑只是想在思念妹妹的时候能够见一见小燕子的要求后,便大方地赏赐了萧剑一枚进出宫门自由的令牌。

    就是在小燕子和萧剑这个哥哥的感渐深厚,永琪也对萧剑越发钦佩的况下,内务府准备妥当了明珠格格下嫁的所有事宜,在靠近年关的子里,紫薇出嫁了!

    多隆在看到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紫薇后,虽然知道自己的这个侧福晋脑子有些问题,却也是眼前一亮。紫薇的那种烟雨江南的柔弱美,和晴儿的那种爽朗明媚的美自然是有所不同的。所以,这个新婚之夜,多隆倒是过得蛮开心的。只是多隆没有注意到的是,在他破了紫薇的子的刹那,原本空洞的双眸闪了闪,流下了一串泪。

    贴伺候紫薇的金锁在第二天伺候自家小姐洗漱的时候,首先发现了紫薇的变化,看奥自家小姐的双眸不再是一味的空洞,反而多了些无奈后,虽然心底还是为紫薇感到心疼,更多的却是高兴,忍不住一声声地说道:“小姐,你醒醒,醒醒。尔康少爷已经去世了,他已经离开了。若是尔康少爷在的话,也绝对不愿意看到小姐你这个样子的。更何况,小姐你如今已经嫁给多隆贝勒了,俗话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看着多隆贝勒对小姐颇有几分喜,只要小姐……”

    后面的话,金锁没有说完,只因为看到了其他伺候的人推门进了屋子,一听他们的口气,竟是这府里的嫡福晋当初的晴格格下的命令,让他们来看看侧福晋有没有什么缺的,需要帮忙的。金锁和他们一起给紫薇梳妆打扮妥当,就扶着眼神重新恢复成空洞的紫薇往大厅走去。这新妇嫁进府中,第二天总是要敬茶的!金锁看着自家小姐这个样子,只希望自家小姐不要出什么差错才好。

    让金锁放心的是,这晴格格并没有为难自家小姐,反而是带着关怀地问了自己几句小姐的况。只要紫薇的况后,更是拨了下人来帮着她一起伺候小姐,还免了小姐每的请安,只说让小姐好好休养。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