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好一个努达海!

    新月万万没有料到在自己满怀期待地嫁入将军府,在自己为了和自己心目中的天神共同孕育的孩儿万分高兴的时候,竟然会看到努达海和自己的贴女婢云娃厮混在一起的景。听着努达海一声声柔蜜意的“云儿”,一声声的甜言蜜语,那些话不就是当初对着她的时候曾经说过的吗!

    新月一气之下一把推开门,看到屋内努达海和云娃调笑的模样,两人都是衣衫不整的模样,那云娃浑上下更是只着了一件粉色的肚兜,偏生那肚兜还要挂不挂地吊在上。整个人都腻在了努达海的上!

    一个气愤之下,新月起桌上的茶杯就往这对狗男女上丢过去,声嘶力竭,表扭曲地质问道:“努达海,你就是这么对我的!你明明说过要对我好的,结果你竟然在我怀着孩子的时候,和云娃搅在了一起!你真是,好好好……”

    新月伤心过度连话都说不利落,怎知道她这么一闹,努达海看着神带着委屈彷徨,眼角挂着泪珠的云娃,挡开了那些茶杯,先是温柔地拿过亵衣给云娃穿上,自己又随便地穿了条裤子,对着新月因为嫉妒而扭曲的脸庞,一阵腻烦,忍不住说道:“新月,我的月牙儿,你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你当初的善良、大度呢!你当初以格格之尊都愿意为妾嫁给我,只要和我在一起,愿意和雁姬共同呆在我边。现在雁姬离开了,你成了堂堂正正的将军夫人,你怎么就变了呢?变得这么丑陋,我和云娃是两相悦的,新月,你不是应该替我感到高兴吗?你不是一直都说为了我什么都愿意做吗如今,我想要了云娃,她也已经是我的人了,云娃又是你的好姐妹,你不是应该为我们感到高兴吗?”

    云娃听了努达海的话,迅速来到新月面前,一下子就跪了下去,言辞恳切地说道:“格格,我是真的尊敬慕将军的,您千万不要责怪将军,一切都是云娃的错。云娃知道自己份低微,配不上将军,云娃只要能够留在将军边,看着将军就好。云娃真的别无所求,还望格格能够成全云娃的这点心意。”

    新月瞪大了双眸,看着自己的贴女婢,眼前的这一幕景象是这么地熟悉,只是角色发生了对换。当初的自己何尝不是这样哭泣着跪在雁姬的前,一声声地诉说着自己和努达海的深。只是那时的她很清楚,以自己格格之尊给雁姬下跪,努达海定会怜惜自己,重自己,反而会觉得雁姬嫉妒成,不大度,不善良。可如今自己成了这将军府的女主人,自己的贴女婢竟然学着自己当初的样子,爬上了努达海的,还一声声地说着请求的话!

    难道这是惩罚吗?上天在惩罚自己破坏别人和睦的家庭,所以才这样对待自己吗?不,她不信,她根本就没有做错,她只是想要一个对自己好的,对自己一心一意的男人,这样子有错吗!云娃不过是个婢,她怎么敢!一脚踹了过去,将在自己面前装可怜的云娃踢到在地,而新月自己也因为动怒的缘故,子有些虚,忍不住抚着桌角喘了口气。

    努达海本来见到云娃给新月跪下就满心的心疼,听到云娃不求回报的对自己的慕后,更是满心的心疼,刚想要把云娃扶起来,告诉他自己一定会好好待她的。却不想新月竟然这么狠毒地一脚踹了云娃。忍不住用陌生的眼神打量新月,努达海痛心疾首的上前握住新月的肩膀:“新月,你还是那个心地善良的月牙儿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地对待云娃,她一直尽心尽力地伺候你,你怎么可以这么对她!你把我的那个善良纯洁的月牙儿弄到哪里去了!你真是好狠毒,狠毒得让我害怕!”

    新月望着近在咫尺的容颜,这张脸一脚显出了几分年迈的痕迹,甚至鬓角也有了白丝,就是这样一个人让当初的自己飞蛾扑火,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切名节也要嫁给她。她当初为的到底是什么呢?新月突然觉得浑好冷,好冷,这就是自己选择的男人吗!

    努达海见新月不说话反而以这么一副样子看着自己,忍不住心底有些气虚,可是听到云娃一声声低吟的疼后,就立马将这些压下,刚想说些什么,却听到云娃突然大叫一声说道:“好疼!”

    再一回头,看到云娃下一片血迹的模样,心底一慌,忍不住手头用了大力地将新月往一旁一推,这一推刚好让新月咯在了桌角上,疼痛弥漫上来的时候,看到努达海抱着云娃那副心疼的样子,泪水弥漫上眼眶,新月眼底透出沉暗恨的光芒,小声地呼其痛来:“痛,孩子,我的孩子!”

    得知自己和云娃同时没了孩子的时候,新月的唇角竟然勾起了一抹灿烂的笑容,只是眼底一片暗沉,再不复从前的清澈,或许,从新月算计着要破坏将军府的幸福,算计着要嫁给努达海的时候,她就已经失了最初的清澈。报应啊报应!

    如果这真的是报应的话,为什么就只有她一个人得了报应,她不甘心,努达海,努达海,只要心底一念到这个名字,新月的心就痛上一分。她不甘心,她既然不好过了,那么,努达海也别想好过!还有,云娃!凡是让她不好过的人,都别想好过!

    云悠悠从珞琳那里知道将军府的一团乱,那个新月格格和云娃将好好的将军府搅得乌烟瘴气,弄得努达海焦头烂额,两头都不过来,还将老夫人给生生的气病了的消息的时候。她正在帮自家夫君还有宝贝儿子做衣裳。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针不小心刺了一下手指头。对于这样的结果云悠悠有些愕然,又有些果然如是的感慨。既然努达海当初可以为一个更加年轻,更加漂亮,更加高贵的格格而忘记了结发二十几年的妻子,现在不过是在新婚妻子怀着孕的时候,和一个丫头搅在了一起也就不是怪事了。只是,心底到底有些感慨罢了。

    本想劝珞琳几句,却看到她眉眼间满是释然的快感,只是快感背后,又藏着几许深沉的失望。见状,云悠悠就闭了嘴。她知道珞琳把这件事看得很清楚,只是摊上了这么一个阿玛,也着实让珞琳添了不少堵。悄然地将话题转向在郊区别院的雁姬。知道雁姬的小子过得很舒心后,云悠悠笑着说了几句,也要去看看到底是怎么样的福地竟然让雁姬如此喜欢。珞琳听了也笑着说要去看看。

    两人笑闹了一阵后,云悠悠就送了珞琳回自己的院落,自己则开始准备做晚饭,等到准备的差不多的时候,先让丫鬟给小包子洗漱了一下,抱起小包子在屋里玩闹,拿着自己亲手做的彩色卡片逗着小包子玩。看到小包子能够迅速准确地找出自己要他找的卡片,云悠悠忍不住抱起小包子就狠狠地亲了一下。小包子也地回应了自家额娘一个湿漉漉的吻,弄得云悠悠满脸的口水。小手小脚更是激动地扑棱个不停,小手一巴掌打在云悠悠脸上,见云悠悠瞪了他一眼,还以为自家额娘在跟自己玩,咿呀咿呀地吐着小泡泡。

    云悠悠见状,点了点小包子的鼻子,见他瞪大了双眸的俏模样,什么生气的心思都没有了。不过,玩闹了一阵,想着弘昱也该回来了,便又让丫鬟替永逸整理了一下,自己则去洗了把脸,又换了衣裳,刚出来,就看到自家夫君大人和宝贝儿子两个人大眼瞪小眼的模样。

    反正弘昱的那张冰块脸,云悠悠是早就没有指望能够看到他变脸的样子了。每每这个时候,云悠悠都有些羡慕自家额娘,听柳满儿还有弘融他们的意思,什么时候禄惹了柳满儿,让柳满儿不高兴伤心的时候,禄就会化金禄,一口一个京片儿的逗柳满儿开心。摇了摇头,云悠悠嘲笑自己的不知足。弘昱待自己已经是极好极好的了。贪心不足蛇吞象的道理,她又不是不知道。

    想到前阵子自己还为太后要给弘昱的指婚而心底不高兴,哪里知道弘昱竟然直接回绝了太后的指婚,虽然期间态度强硬让太后和皇帝都一阵不高兴,却因为庄亲王禄的关系而没有追究。又因为柳满儿进了宫,跟太后说了一句:“我已经失去了弘普这个儿子了,不想再失去弘昱。”

    许是太后想起了自己着弘普娶琼古和琼玉,结果却导致弘普压力过大旧疾复发进而逝世的后果,许是弘昱的态度太过强硬,最后这件事还是不了了之了。云悠悠知道自家夫君在这当中的态度强硬才是最关键的。

    将脑海里的胡思乱想摇散,云悠悠笑呵呵地看着自家宝贝儿子学着弘昱的模样,也冷着张小脸,乌溜溜的大眼睛瞪着大大的盯着弘昱。那小模样,真是怎么看怎么可!呜呜,真是太让人想要捏捏那张小脸了。

    噗嗤笑出声来的云悠悠立马引起了父子两人的注意力,弘昱周的冷气一下子回暖了很多,不过在看到自家儿子用那张和自己相差无几的小脸笑得一脸无耻地张开小手,要求云悠悠抱抱的时候,那周的温度一下子又降了下去。

    云悠悠抱过小包子,亲了一口,看到弘昱的样子,笑得一脸温暖地叫道:“夫君!”

重要声明:小说《[琼瑶+古灵]天生一对》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